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說完,轉身走向另一輛車。

慕婉如看著他頭也不回的上車,然後離開,眼裡一直積攢的淚水,終於涌了出來,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讓陸少安這麼對自己,她喜歡陸少安,從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就喜歡,為了和他在一起,她費盡了心思,放下身價去討好陸家的人,終於結婚了,她萬分的歡喜。

陸少安一直對她若即若離的,她都知道,結婚前她安慰自己,是他還不夠喜歡自己,所以才會那樣。可從結婚以後,她百般討好,換回來的依舊是他就對自己不冷不熱,甚至還不如結婚之前,她再也欺騙不了自己。

陸少是真的不喜歡她,甚至是厭惡她,連和她同房都不屑,除了新婚後的頭幾天,他就再也沒碰過她,甚至當她放下自尊,厚著臉皮向他求歡,他不是以公司的事情太忙身體太疲憊推拒就是假裝聽不到。

慕婉如站在瑟瑟的秋風裡,默默地抹著眼淚。

一旁的司機看著她,不言不語。

哭了好一會兒,慕婉如的眼淚依舊無法抹乾,她在慕家自幼起,就是家裡的公主,哪裡受過這些罪。

以前為了陸少安也就忍了,可今晚陸少安把她一個人丟下,那些委屈噴泉式的爆發的了出來。

夜深人靜,偶爾有風吹過來,樹葉刷刷的響。

「婉如,你在哭什麼?」

幽幽的聲音打破了夜的沉寂,嚇了慕婉如一跳,她慌亂的擦去眼角的淚水,轉身看向來人,見到是慕溫婉,笑著說:「溫婉,你怎麼還沒睡?」

「睡不著,出來走走,沒想到碰到你。」慕溫婉身穿著白色的旗袍,外面披了一件狐毛制的披肩,蒼白的臉色在月色下顯得弱不經風,同時也滲著一絲的涼意。

「哦,那你繼續,我這就走,不打擾了。」慕婉如低著頭,想要上車。

可還沒走上車,就被慕溫婉抓住了手腕,「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哭呢?婉如,咱們一起長大,你有什麼事情不能跟我說的?」

慕婉如咬住下唇,不說話。

她不想讓家裡知道,陸少安和她不和。

「好,你不說,那我就告訴老太太去,讓老太太問你。」慕溫婉臉色一沉,放開她的手,轉身要往老太太的房間走。

慕婉如急了,要是讓老太太知道,她哭了,怎麼了得?

「溫婉姐,我都告訴你,你別跟老太太說,我都告訴你。」慕婉如抓住慕溫婉的手說道。

慕溫婉停下了腳步,看著說:「說吧。」

慕婉如知道事情瞞不下去了,只好事情說出來,只不過她也沒把自己和陸少安生活不和諧的事情說出來,只說了陸少安心情不好,在慕洛琛跟前失態,然後丟下她走了。

「就這些。」慕婉如緊張的看著她說:「溫婉,你千萬別告訴奶奶,她知道了,肯定饒不了少安的。」

慕溫婉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我不會告訴老太太的,不過婉如,你真的以為少安心情不好,是因為公司里的事情嗎?」

慕婉如不解,「不是因為這個,還能因為什麼?」

慕溫婉緩緩地靠近她的耳朵,壓低了聲音說:「那天家裡舉辦宴會,我看到陸少安和簡汐在一起親親我我。」 第64章早晨的旖旎

「你說什麼?」慕婉如瞪大了眼睛,驚叫出聲。

「我說那天舉辦宴會的時候,我看到你老公和葉簡汐在一起,拉拉扯扯的。」慕溫婉咬字清晰而殘忍的又重複一遍,看著慕婉如煞白的臉色,她勾唇嗤笑了一聲,「本來這話我不想告訴你的,可看著你和琛哥哥被懵在鼓裡,我氣不過,才說出來的,你……」

「夠了!別說了!」慕婉如捂住耳朵,大叫。

慕溫婉眼底滑過一抹惡意,上前一步,拉下她堵住耳朵的手,故作體貼的說:「婉如,你先別急著生氣。其實要我說,陸少安也未必看得上葉簡汐,否則當初他也不會和你結婚了。」

「要怪就怪葉簡汐,那個女人是個狐媚子,喜歡到處勾三搭四的!這種女人嫁進來,不止禍害了琛哥哥,說不定還會繼續勾引其他人,所以我們必須阻止……」

聽著她喋喋不休的聲音,慕婉如感覺腦子都要炸掉了,她崩潰的甩開了她的手,怒吼:「我讓你別再說了!」

慕溫婉停住了話。

慕婉如拉開車門,鑽進了車裡,然後對司機說:「開車。」

車子緩緩地啟動,慕婉如哭的傷心欲絕,而她沒有注意到,在她身後,慕溫婉臉上露出的惡毒的表情。

……

天蒙蒙的亮的時候,葉簡汐醒了,感覺到身體暖暖的,她猛地睜開了眼睛,入目的是慕洛琛那張驚為天人的俊顏,他的眼睛閉著,顯得格外的柔和,薄唇在陽光下,散發出淡淡地光暈。

那麼美好的存在,卻讓葉簡汐腦子嗡一下懵了。

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她整個人都縮在了慕洛琛的懷裡,手腳像八爪魚一樣,緊緊地抱住了慕洛琛。

想想也知道,昨天自己睡覺的時候,滾到了他這邊,然後毫無知覺的就纏了上去……

葉簡汐臉像火燒的一樣,輕手輕腳的,想要把自己的手和腳抽回來,可剛挪動了一下,慕洛琛的眼睛忽然動了一下,像是隨時要醒過來一樣。

葉簡汐嚇得心頭一跳,猛地閉上了眼睛。

還是裝死吧!

而在她閉上眼沒幾秒鐘,慕洛琛緩緩地睜開了眼睛,漆黑的眸子在看到懷裡的小女人的剎那,有片刻的閃神,但很快,他微微的勾起了唇角,露出一個暖暖的笑容。

昨晚她睡覺的時候,把自己縮成了小小的一團,躲到了床邊,明明是雙人床,可兩人的中間卻隔著兩個人的距離。

沒想到今天醒來,她主動地『投懷送抱了』。

慕洛琛手一抬,搭在葉簡汐的腰側,將她往自己的懷裡又樓了一些。

臉頰靠在他的胸口,鼻息里充斥著他的氣息,耳朵里能聽到他有力的心跳,葉簡汐臉熱的厲害。

她以為,慕洛琛會推開她的……

可沒想到,他竟然把她又往懷裡樓了……

葉簡汐胸腔里的心撲通撲通跳的厲害,她感覺自己的心快要爆掉了,害怕慕洛琛發現自己的異樣,假裝嚶嚀了一聲,翻了個身,想要擺脫慕洛琛的懷抱。

可她剛拉開點距離,慕洛琛大手一撈,再度把她拉了回去。 第65章祭祖

葉簡汐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僵硬了起來,可怎麼也不敢睜開眼睛,只好乖乖的趴在慕洛琛懷裡。

迷迷糊糊的又睡去,不知道過了多久,又醒來。

慕洛琛已經不在房間里了,只有她一個人。

葉簡汐坐在床上,發獃了一分鐘,才爬起來,洗漱了一番后,走出衛生間,見到慕洛琛出現在卧室,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現了,早上他把自己緊緊地抱在懷裡的那一幕,有些臉熱的躲開了他的視線。

「這是早餐。」

慕洛琛面色從容的將一個托盤推到她跟前,托盤上放了一杯牛奶,一個吐司麵包和雞蛋。

葉簡汐拿起吐司麵包,咬了一口,說:「你們家祭祖需要我參加嗎?如果不需要,我想去找一份工作。」

「作為慕家的未來孫媳婦,自然是要去參加的。」慕洛琛視線落在她臉上,嘴角微揚,劃出一道寵溺的弧度,他頓了一下,伸手碰觸她的嘴角。

葉簡汐下意識的躲了一下,可沒能躲開,被他輕輕的按住了腦袋。

「別動。」慕洛琛輕聲說道。

葉簡汐一動也不動,像個木頭一樣,看著他,然後下一秒,唇瓣傳來他指腹擦過的感覺,他的手指有一點粗糙,夾雜著幾分溫熱,還有一絲淡淡地煙草香味。

「奶油沾到了嘴角。」慕洛琛給她看自己的手指,那上面沾了些奶油。

葉簡汐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慕洛琛將自己手指遞到嘴邊,然後將奶油吞了,血液瞬間湧上了腦袋,她瞪大眼睛,看著慕洛琛,一個字也說不上來。

「怎麼不吃了?」慕洛琛像是沒注意到自己的舉動有多麼曖昧。

葉簡汐憋紅了臉,悶聲吃吐死,窘迫的想要挖個坑,把自己埋進去。

好不容易吃完飯,傭人走進房間,輕聲說:「少爺,葉小姐,老太太請你們過去一趟。」

老太太叫人,沒人敢耽擱的。

尤其是葉簡汐,在昨天看到老太太凌厲的手段后。

所以兩人很快就趕到了前廳。

慕家上下都差不多到齊了,每個人都穿的很正式,老爺子和老太太坐在大廳的首座,面色沉著,老太太身邊站著慕洛琛的母親,章子芩。

而老爺子身邊,則是慕溫婉。

一掃昨天的陰沉和嫉恨,慕溫婉穿了一件淡紫色的連衣裙,黑亮的頭髮梳成了一個精緻的髮髻,神情柔順而溫婉,像是舊時代里書香門第的小姐。

葉簡汐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對上她的目光,慕溫婉也沒什麼特別的表現。

見到兩個人來了,老太太招了招手,示意兩個人過去。

「爺爺,奶奶。」慕洛琛開口打招呼。

葉簡汐也隨著他稱呼。

慕老太太笑的和藹,低聲問她昨天休息的怎麼樣。

葉簡汐說好。

慕老太太還想說話,一旁的慕老爺子開口說:「都這個時間了,怎麼婉如和少安還沒來?祭祖是大事,可不能耽擱了,阿琛,你這個做哥哥的,怎麼也不知道關心一下?」

「我這就讓人去聯繫。」慕洛琛淡淡地應了一聲,正準備找人。

可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一道聲音。

「不用了,爺爺,我們已經來了。」 第66章故意絆倒她

葉簡汐扭頭,便看到了陸少安和慕婉如兩人相攜走來,兩人穿戴整齊,走到跟前停下。

「婉如。」葉簡汐開口打招呼。

慕婉如抬眸,看著她不說話,目光扎人。

葉簡汐愣了一下,不明白為什麼她為什麼這麼看著自己,正要問原因,慕老太太卻開口說道,「既然人都到了,就正式開始祭祖吧。」

大廳里的人都開始動了起來,葉簡汐再看向慕婉如的時候,她已經挽著陸少安走了。

望著她的背影,葉簡汐擰了眉頭。

「大家都走了,還愣著做什麼?」慕洛琛挽住她的手,帶著她隨著人流走。

「婉如好像有些不對。」葉簡汐猶豫的說道。

「可能是昨天沒休息好吧,她就是小孩子脾氣,情緒變化的很快。」慕洛琛沒放在心上。

葉簡汐想了想,覺得他說得對,也就沒再去想。

慕家祭祖是一件大事,每年都要召回慕家所有的子孫,對祖先進行祭拜,儀式繁雜,從開始到結束,往往要花上三四天的時間。

葉簡汐還是第一次參加這麼正規的祭祖儀式,不免有些緊張,好在慕洛琛在一旁提醒她,也沒出多大錯誤。

好不容易結束了前奏,葉簡汐還沒來得及鬆口氣,就聽老太太說:「簡汐,今年你代替我參拜慕家的列祖列宗吧。」

老太太話音落,順手將手裡的大拇指粗的黃色香,塞到她手上。

葉簡汐有些無措的看向慕洛琛,卻見他明眸淺笑,好整以暇的盯著她看,根本沒插手的的意思。

「奶奶,這個……我不行。」葉簡汐只好自己推辭。

「有什麼不行的?直接把香放到香爐就可以。」慕老太太笑著,輕輕推了她一把。

葉簡汐心裡不想去的,因為在老太太說出這句話后,她能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想來代替慕老太太上祭香的事情意義非同一般。

可慕洛琛不肯幫她,老太太這邊又推辭不掉,她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前。

葉簡汐抬步,一步步的走向慕家祖宗的牌位。

眼看著快要走到跟前,葉簡汐忽然一個踉蹌,跌倒在了地上,手裡的香從手中滑落,摔在地上碎裂成了幾段。

寂靜的祠堂,因為這個變故,嘩然一片。

葉簡汐趴在地上,手腕疼痛的厲害,可她顧不上疼痛,而是抬頭看向自己的左側,剛才她感覺有人絆了自己一下,才會跌倒的。

目光穿過吵鬧的人群,落在慕婉如臉上的剎那,葉簡汐心頭顫了一下。

慕婉如正面無表情的看著她,那模樣像是很樂意看到她摔倒。

是婉如嗎?

婉如這個位置極有可能絆倒她,而又不被別人察覺到的。

可她怎麼可能……

慕婉如沒想到她會看過來,有剎那的閃神,然後很快走到葉簡汐跟前,邊扶她起來邊關切的說:「簡汐姐,你怎麼這麼不小心跌倒了,有沒有感覺到哪裡痛?」

葉簡汐望著滿是關切的慕婉如,眨了眨眼睛,剛才婉如面如表情的模樣,像是她一個人的錯覺。

而就在她發獃的時候,一道身影撥開人群,快步的走到她跟前,將她一把撈到自己懷裡,急聲問:「摔到哪裡了?」 第67章慕家大忌

慕洛琛快速的檢查了下她身上的傷,見只有她手上擦破了,心放下了一些,但面色依舊嚴峻:「怎麼走的好好的,會摔倒?」

目光凌厲的掃向一旁站著的眾人,慕洛琛的語氣冷的能結冰。

「我沒事,是我不小心摔倒的。」葉簡汐不想鬧事,尤其是在慕家祭祖這麼重要的日子裡。

可她願意息事寧人,別人卻不肯。

在她話音落下后,一個尖利的聲音響起,「阿琛,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還懷疑我們故意把她絆倒的不成?」

慕洛琛聽到這個聲音,眉頭一皺。

葉簡汐抬眸看向那人,只見一個年約四十歲,穿著白色皮草的女人站在那裡,她的唇瓣猩紅,眼睛微微的向上斜,美則美矣,但看著她,給人的感覺卻不怎麼舒服。

而在她打量那個女人的同時,女人也在打量著她。

女人在她身上掃了一圈后,定格在她的臉上:「不用看了,我是阿琛的小姑,論資排輩,也是你的長輩。葉簡汐,不是我說你,以你的身份能嫁進我們慕家,已經是你燒了高香了,我媽看的起你,讓你敬香,可你倒好,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把象徵我們家吉利的祭香給摔了,你看你做的好事。」

慕洛琛的小姑?

葉簡汐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慕洛琛,那天她來參加慕家晚宴的時候……曾經撞到一女一男偷情,而那個時候,慕洛琛和她說的——那個女人是他小姑。

就是這個女人?

慕碧雲見她不說話,眼一翻,不滿到了極點:「我跟你說話呢!你是不是聾了,聽不到?」

「碧雲!」慕老太太高喝了一聲,打斷了慕碧雲的話,「今天是什麼日子?你在這裡吵吵鬧鬧的,還有沒有規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