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身上的幾人也好不到哪裏去,突如其來的狀況讓他們搞不清楚自己身處什麼地方?

直到一抹高大的身影居高臨下的看着他們時,那張黑沉得能把人碎屍萬段的俊臉,他們才覺得頭皮發麻。

“卟…。”

一連串的屁聲過後,臭味也盈滿了四周。

科豐恆的臉色又黑了幾分,一雙星眸裏全是冷漠,一臉嫌棄的看着地上的樊子復。

怒聲吼道:“都給我滾出去,要是再敢放肆,軍法處置。”

“啊!表哥,不管我們的事,都是樊子復硬拉着我們來的。”

科豐恆的表弟姬染櫻有些怕怕的指着樊子復說道。

“好你個姓姬的,你就是一個心機婊,到關鍵時刻就犯賤,我有強拉着你過來嗎?我只是提議了一下,你就跟着過來了,你好意思說是我硬拉着你過來的。”

樊子復費盡力氣從地上爬起來,怒視着姬染櫻。

其它幾個也是科豐恆的表兄堂弟的,更是不敢多說一句話。

“都給我滾!”科豐恆不想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發威,怕嚇到心愛的人。

“知道了,知道了,我們這就走,長公主,明後見。”

樊子復不怕死的和蘇紫念打招呼!自動忽略了自己剛纔放屁的尷尬。

其它幾個男人也好奇的往裏邊看去。

重生之庶女傾城 看着那紅衣映襯下紛嫩的雙頰像掐的出水的蜜桃一般,豐恆今晚一定會一夜無眠的。

科豐恆看着他們大膽的動作,真想一腳把他們踢出去。

他挪了挪身子擋住他們的視線。

用極爲忍耐的又怒氣的聲音吼道:“還要我說第二次嗎?”

科豐恆的這一聲怒吼和不同以往,這下沒有人再看伸着脖子往裏看,逃命似的跑開。

看着他們走遠,科豐恆才重新關上了門,這一次,他從裏面把門反鎖起來,還不放心的在周圍設下的屏障法。 蘇紫念看着他一連串的動作,忍不住笑了笑。

科豐恆轉身,剛好看到這一幕。

他的目光瞬間變得柔和下來。

“念兒,嚇到你了吧?”

“嗯!沒有。”蘇紫念搖了搖頭。

科豐恆大步走過去,一把將她拉入懷裏,在她耳邊輕聲呢喃,“念兒,時辰不早了,我們就寢吧!”

他的聲音很輕很柔,暖暖的澆在蘇紫唸的心上。

“嗯!”蘇紫念溫順的點了點頭,沒有推開科豐恆。

“念兒,真好!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科豐恆的了。”

說着,科豐恆一點一點擁着蘇紫念倒向*榻,科豐恆一直柔柔的注視着她的容顏,這張容顏,他看一輩子都不會厭煩的。

科豐恆大手一揮,除了窗邊的一對紅燭,其它的蠟燭全部熄滅。

芙蓉帳內,傳來窸窸窣窣的脫衣服的聲音,緊接而來的是男子重重的喘息聲……。

而蘇紫念第一次感受到這陌生的情潮朝着她鋪天蓋地的襲來。

而科豐恆也被她青澀的身體徹底引爆了*的火種。

而宮裏,蘇紫陌心裏很奇怪,一整晚的宮宴都很順利,庚桑瑤沒有使什麼幺娥子,她也發現了慕容邵峯和夜輕寒不見了,她也沒有多想,這樣的宮宴多半無聊,應該是回去了。

而馨兒也早早的睡着了,沐雲軒讓宮女帶下去休息。

宮宴結束後,沐雲軒和蘇紫陌第一個走出了食客軒。

“啊!”蘇紫陌毫無形象的伸了一個懶腰,做了快兩個時辰了,腰好酸。

看了看天上的月色,月牙形的月亮彷彿在笑似的。

“啊!姐姐這個時候想必已經開始她的洞房花燭夜了吧!”

蘇紫陌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

沐雲軒一聽,到是有些羨慕科豐恆了,他的雖然每晚都可以洞房花燭夜,但是他想給陌兒一個真正屬於他們的洞房花燭夜。

沐雲軒有些委屈的看着蘇紫陌。

“陌兒,我一定儘快去下聘的,我們會擁有一個屬於我們真正的洞房花燭夜的。”

沐雲軒停下腳步,雙手握住蘇紫陌的雙肩,柔情的說道。

“雲軒,你不用這樣,繁瑣的事情讓生活充滿了無奈,成婚只是一個形式而已,對於我來說,只要你一心一意的對我就足夠,而且最近發生的事情很難讓我以平和的心態去看這些紛紛擾擾,過兩日就啓程會皓月國吧!雲霆催了幾次了。”

“也好!先回去休息吧!”沐雲軒握緊她的手,兩人相依着往子陽宮而去。

庚桑瑤看着他們你儂我儂的背影,心裏有一團火在燃燒着。

沐雲軒,你留給我的傷疤總是那麼深。

庚桑瑤一臉冷笑,時間真的是不會騙人,它讓深的東西越來越深,讓淺的東西越來越淺,深的東西讓她怎麼都看不淡,而淺一點的,也不見得就不會痛,她不會靜守時光,安待流年的,蘇紫陌,沐雲軒,你們想白頭偕老,沒有我庚桑瑤的允許,你們永遠都不可能白頭偕老。

“郡主,不走嗎?”

納蘭黎昕站在庚桑瑤的身後,她能從她身上感受到濃濃的恨意。

聽到納蘭黎昕的聲音,庚桑瑤快速的收斂了自己的情緒,轉身笑看着納蘭黎昕。

“黎昕郡主,今晚看着你一直很安靜,難道是因爲星月國皇帝中途走了嗎?”

庚桑瑤直接說出事實來。

納蘭黎昕臉上瞬間難看起來。

但還是快速的矢口否認:“郡主在說什麼?本郡主聽不懂,本郡主先走了。”

納蘭黎昕越過庚桑瑤,踩着沉重的步伐離開。

“郡主的事情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情了,就算郡主不承認,可是事實就是事實,郡主都追到了星月國去了,這樣明顯的心思,瞞得住誰啊?”

庚桑瑤諷刺的聲音在納蘭黎昕身後響起。

納蘭黎昕猛地停下了腳步,心底有一股恨意在蔓延,她恨慕容邵峯的無情,只是夜風裏,她嘴角依然掛着淺淺的微笑,心亦不似之前那般平靜,這段時間,她給自己的煩惱找了一堆的藉口。

“郡主以爲,逃避下去痛苦就會減輕嗎?”

庚桑瑤又開口說道。

“本郡主的事情不用你管,一切隨緣就好!”

納蘭黎昕說完就要走。

可是身後的聲音就像魔音一樣,又讓納蘭黎昕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

“郡主所謂的隨緣,就是要就是要盡人事而聽天命嗎?人們也常說,有隨緣的心態才能看淡失去,纔可能把精力放在你可能擁有的東西上,可是郡主真的能做得到這樣瀟灑的人生嗎?”

庚桑瑤走到納蘭黎昕的身邊,語氣咄咄逼人。

看着納蘭黎昕臉上有了一點點動搖,她得逞的一笑,又伺機說道:“郡主,是自己喜歡的東西就要盡全力去擁有,人如果往往在得失之間徘徊,那麼得到的總會比失去的多,愛情這種東西,可不是我們放平心態,放低姿態就能從心底抹去的,你我同時深在情網中的人,郡主的心情我很瞭解,看着郡主這樣痛苦,想到讓郡主痛苦的根源就是那個蘇紫陌,界的郡主就這樣放棄太可惜了,郡主難道還鬥不過一個有夫之婦嗎?”

“你,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納蘭黎昕想不到會從她的口中聽到這件事情來,震驚得她胸口起伏不定,微眯着眼眸,疑惑的看着眼前這個蘇紫雲。

“郡主難道忘記了,我可是蘇紫陌的妹妹,對於蘇紫陌的事情,我可是瞭如指掌的。”

庚桑瑤看着納蘭黎昕驚訝的眼神,笑得更加的得意,今天晚上給納蘭黎昕下了一劑猛藥,納蘭黎昕一定會和她合作了吧!

“郡主,那紫雲就先走了。”

庚桑瑤笑得一臉燦爛,看了一眼震驚到失了神一樣的納蘭黎昕以後,她決然的離開。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夜風中,納蘭黎昕纖細的身影有些搖搖欲墜。

“邵峯,怎麼辦?就是我不說,這件事情也一樣會傳入紫陌姐姐的耳朵裏的,到時候紫陌姐姐知道了,你要如何面對紫陌姐姐,紫陌姐姐心裏沒有你,只是把你當成藍顏知己,你的愛,終究得不到回報,可你依然沉醉在其中無法自拔,而我愛你愛的無法自拔,你卻寧願守着一份永遠也得不到迴應的愛,也不肯接受我的愛……。”

“姑娘,在愛情裏,沒有規則,也沒有輸贏,沒有對錯,更沒有智者,因爲愛一個人是從習慣的認同的,姑娘又何必如此執着呢?最終痛苦的還是自己。”

秦晉鵬從這裏經過,突然聽到納蘭黎昕的自言自語,他本想一走了之,誰知看她太傷心,他又不由自主的開了口。

納蘭黎昕猛的轉身,看到是不認識的男子,不過在月光下,他看起來很雋美,嘴角微微上揚,帶着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在月光下顯得更加的柔和。

可是想到他剛纔的話,納蘭黎昕臉上迅速的騰起一抹憤怒。

“你是誰?爲什麼會在這裏,剛纔的話你聽到了多少?”

“呵呵……!”

看着納蘭黎昕瞬間變成了張牙舞爪的小野貓,秦晉鵬忍不住笑了笑。

“姑娘,該聽的不該聽的在下都已經聽到了。”

“那麼就把該聽到和不該聽到的都忘了吧!”

納蘭黎昕怒聲吼道,她剛纔太傷心,都沒有發現附近有人。

“可是怎麼辦呢?在下記性一向很好……!”

“本郡主怎麼說你就怎麼做?哪來這麼多廢話。”

納蘭黎昕快速打斷秦晉鵬的話。

“呵呵!”面對納蘭黎昕的怒吼,秦晉鵬不怒含笑。

“怎麼辦呢?在一下並不一個別人怎麼說就怎麼做的人。”

秦晉鵬無奈的攤了攤手,其實別人的事情他是不會去亂說的,他只是覺得逗眼前的這位小姑娘很好玩。

“你……!”納蘭黎昕瞪眼美眸,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男子。

“姑娘,感情不能貪心,感情也不是夢想,這個世界上沒有十美的愛情,所以,我們應用心來守候屬於自己,並不驚天動地的愛情,等待之後便是一生一世的相守,姑娘不必太執着了。”

說完,秦晉鵬笑着轉身離開。

納蘭黎昕這下徹底風中凌亂了。

“你等等。”

凌亂過後,納蘭黎昕快速的叫住秦晉鵬。

秦晉鵬笑着回頭問道:“姑娘是還有話要說?”

“爲什麼對第一次見面的人說這樣的話?”

納蘭黎昕不明白,從來沒有人說過她的執着是錯的,就連剛剛的蘇紫雲說的話都讓她動搖了。

“沒什麼?只是不想讓姑娘一直痛苦下去而已,因爲姑娘愛的人並不是姑娘,在他的眼中,姑娘不是最美的那一個,姑娘的微笑也不能讓他沉醉,你的好,你的壞,你發脾氣時候的可愛模樣,在他的心中,都不是最美好的,這就是不愛的人不能體會到的東西,有的愛,並不是只拿起,而是更應該放下。”

說完,秦晉鵬大步離開,也許他不該介入的人生,可是相遇的人,總有經過別人的人生的時候。

納蘭黎昕看着他漸漸遠去的背影,腦海裏想着他剛纔說的話。

可是她把真心交出去了,她只想以真心換真情。

世界這麼大,如果連連一個甘願捧出真心的人都沒有,那且不是更加的悲哀。

她一直對自己說,真心換真心才能溫暖人心,以真感情對待自己愛的人,才能活的得更坦誠。

回想他的話,也不無道理,人的心就是這樣,能很大,也很小,大的時候,它能夠裝得下整個天下,小的時候它又容不下一粒沙子,在慕容邵峯的心裏,紫陌姐姐就是他的全天下,而她,連一粒沙子都不上。

“邵峯,你若真心待我,我便傾心相報,你若能一生廝守,我便不離不棄,你知道嗎?這就是我的心。”

納蘭黎昕孤獨的背影緩緩的消失在黑夜裏。

深夜,一切都是那麼的安靜,安逸的生活讓人們可以放心的矇頭大睡。

沐雲軒幽幽轉醒,看着身邊的人睡得香甜,他小心的起身,在周圍佈下屏障法以後,快速的出了子陽宮直奔香韻別院,他想知道的事情,今晚一定要有結果。

青楓和敬淮早就在院子裏等着沐雲軒了。

沐雲軒剛到,三人就往地牢而去。

一進地牢,一股濃濃的黴味迎面而來,沐雲軒不悅的皺了皺眉頭,回去身上該有味道了。

爲了讓嬌蕪不能逃跑,青楓和敬淮一直守着她,不讓她調息身體。

嬌蕪靜靜的坐在潮溼又髒亂的雜草上,角落裏,幾隻老鼠不停的叫着,可是嬌蕪是毫不在意。

只是聽到開門的聲音,她暗淡無光的眼眸才轉動了一下。

沒有看向來人,僅僅是感受到那股凜然的氣勢比,她就知道來的人是誰?

“白巫祝,我們又見面了。”

沐雲軒冷笑着問候嬌蕪。

嬌蕪平靜的眸子裏快速的起了波瀾,他知道她的身份了?

“本座也不想和你廢話,你要你交出火靈石的氣息屏,本座便可饒你一命。”

氣息屏?沐雲軒怎麼會知道這個,他怎麼可能會知道?

這下嬌蕪不淡定了,心裏驚濤駭浪,這樣一個隱密的事情他怎麼會知道,嬌蕪想不通是哪裏出了問題。

“嬌蕪不明白聖主說的意思?”

嬌蕪冷冽的回答撇過頭不看沐雲軒,不說不做就不會錯,沐雲軒想從她這裏的得到其它消息,不可能,她是不會出賣老族長的。

“看來你對巫族挺忠心的。”

沐雲軒的語氣有些飄渺,聽在嬌蕪的耳朵裏,全是蝕骨的冷意。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而我只是忠於自己的內心而已。”

嬌蕪心裏明白,沐雲軒想知道的是進巫族禁地的辦法,就是死,她也不會告訴沐雲軒的,嬌蕪眼眸決然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的眼神如陰冷的鬼物盯着她,像是滿滿的不懷好意,看到嬌蕪的眼神,心裏也明白了嬌蕪的想法。

嬌蕪察覺到這道異樣的目光,順着感覺看去,對上沐雲軒的眼睛,她衝對方淡淡一笑。

這笑容在沐雲軒眼裏是*裸的挑釁。

但沐雲軒不是別人,他比任何人沉得氣。

“是嗎?本座有很多辦法讓你說出氣息屏的事情來,你是自己開口說出氣息屏的存在還是本座讓兒子帶着噬魂靈過來讓你開口,說出更多關於巫族的事情來呢?”

沐雲軒語氣淡淡的,好像再說一件和自己沒有一點關係的事情一樣。

聽到噬魂靈三個字,嬌蕪的身子很明顯的抖了一下,噬魂靈的厲害她是知道的,那是很遠古的神器,會在蘇齊一個五歲的小娃兒的手中,真是讓世人跌掉了下吧!

“名滿天下的雲城聖主也喜歡暗地裏搞鬼的把戲嗎?用那樣卑鄙的手段來對付我一個弱女子嗎?”

“本座不是聖人,對付你這種想傷害我家人的人,更卑鄙的手段我都使得出來,不信你可以試試。”

沐雲軒收回目光,從容淡定,只是那眼底,有着很明顯的殺意。

“再給你一晚上的時間,青楓,如果她不說,明天晚上殺了她。”

沐雲軒陰冷的說,這裏查不到消息,還有六個巫師還活着呢?

“是,聖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