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遲疑的看着科拿。她是怎麼知道的?自己好像沒有說出來吧?為了避免自己這次離開后再被丟進懲罰副本,陳越快速在腦海中過了一遍自己在這個副本里的經歷。

他好像還沒有見過科拿……科拿抿了抿嘴,好氣又好笑的說道:「你這傢伙,都快把我們給逼瘋了!前幾天你不是還在圓朱市嗎?我和渡特意過去找你,結果在那裏找了一整天都沒有找到你的人影!」陳越:「……你們找我做什麼?」科拿說道:「不做什麼,就是想找你。」陳越無話可說。

科拿咯咯一笑,沒有禮物逗他,而且觀察起了陳越身後的環境。她覺得有些眼熟,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了,便開口問道:「你現在是在哪裏?」陳越誠實的回答:「警局,我被抓起來了。」一旁的君莎小姐見到這一幕哪能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陳越的臉她或許不認識,但冰之天王科拿的臉她還是認識的。聽到陳越的話,她連忙走到鏡頭中,嚴肅道:「抱歉,科拿小姐,不知道您與這位先生認識。」科拿挑了挑眉,眼神詢問的看向陳越。

陳越其實並沒有怪君莎小姐的意思,畢竟君莎小姐也是在辦公。而且他本來就準備找個地方聯繫一下渡,將卡吉鎮這邊的事報給他,順便邀請他和科拿一起組隊打假面男這個大boss。

君莎小姐邀請他來,他就順水推舟的跟了過來。他要是不想來,恐怕十個君莎小姐也綁不住他。

陳越輕咳了一聲,問道:「渡呢?我這邊有點情報需要他來儘快處理。」科拿:「我剛剛已經通知他了,他應該馬上就能到。」君莎小姐聽出來了,她十分有眼力的退了出去,給陳越和科拿留下了一個單獨說話的空間。

科拿看了一眼陳越後面坐在沙發上抱着一杯水喝的女孩,挑眉道:「這位是?」

「我妹妹。」陳越說道。科拿:「好像並沒有聽你說過你有一個妹妹。」

「豐源地區的那個……」陳越提醒道,畢竟花花也和這個事件有關係,關於火箭隊的情報,她知道的很多。

科拿一下子就想起來了,她愣愣的看着花花,問道:「你確定?」陳越:「這和我準備說的那件事有關係,雪拉比你知道吧?」科拿點了點頭,她歪著頭看了一會花花,腦海中有了一個大概的思路。

兩人閑聊了一會,渡匆匆的走到了畫面中,他皺着濃眉,看着陳越,第一句話就是問道:「你在哪裏?」陳越:「……卡吉鎮。」

「這次什麼時候離開?」渡又問道。陳越:「……不知道。」應該是任務完成後就得離開。

渡還沒舒展的眉頭又皺了起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陳越后,問道:「這一年來坂木沒有找你吧?」陳越愣了兩秒后才反應過來渡的意思。

無間道副本對他來說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坂木,他也不知道坂木現在跑哪裏去了。

「沒有。」陳越搖頭。聽到這話,渡輕輕鬆了一口氣,問道:「這次又發現了什麼新情報嗎?」

「是的。」說到正事,陳越的表情變得認真了起來:「關於城都地區火箭隊的事。」接下來的幾分鐘,陳越將假面男其實就是卡吉道館館主柳伯;梨花、一樹、阿桔都是火箭隊的人,以及火箭隊的計劃等情報統統告訴了渡。

渡的表情也從一開始的放鬆到越來越凝重。

「我會去處理這件事。」渡說道:「辛苦了,你永遠都是關都聯盟最優秀的調查員!」渡真的很誇張。

陳越無語了一下,提醒道:「柳伯現在已經逃走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應該會提前做出一些佈置,你們小心梨花一樹和阿桔到時候狗急跳牆。」

「知道。」渡嚴肅的點了點頭。陳越:「那好,先掛了。」回頭見,我的好隊友們!

渡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可視電話卻顯示出了通話被掛斷的提示。科拿好笑的看着他,說道:「人還活的好好的,這下可以放心了吧?」渡點頭,想了想說道:「他果然一直在暗處為聯盟的和平而奮鬥!」科拿覺得渡說的很對,她想到了陳越不顧自身安危獨戰假面男的事,贊同道:「他是個偉大的人。」……又到了傍晚時分。

陳越帶着花花離開了警局,來到了一家餐廳吃晚餐。

「我們去哪裏?」花花問道。陳越咬了一口壽司,看着玻璃窗外落下的太陽。

今天過去,距離任務倒計時便只剩下了六天的時間。對於他來說,現在完成任務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反正失敗了也沒有任何懲罰。

讓陳越唯一擔心的就只有花花了。她不是這個時代的人,等七天後自己一走,她就沒有地方可去了。

而且陳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下次過來會被送到哪個地區,哪個時間節點。

也許是未來,又或者是以前。橘黃色的夕陽透過玻璃映照在陳越的臉上,給他本就英俊的側臉額外增添了一股神秘的色彩。

花花盯着看了一會,問道:「哥,你在想什麼?」陳越回過神來,思索道:「我可能過幾天就要離開這裏了,下次回來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在那之前,我得先給你找個住的地方。」 曾寶宇不是第一次跟劉文心表白,故劉文心已經習慣了,臉不紅心不跳:「謝謝了,不過我對奶茶不是很迷,喝多會發胖的!」

曾寶宇也不是第一次被拒絕,撇嘴:「行吧,隨你便!」

劉文心側臉瞅曾寶宇一眼,不得不說,他明明皮相不差的,卻偏偏太邋遢了。

並且,她也已經有了喜歡的人!

眾目睽睽之下,徐牧南已經來到了林可頌身旁。

「唉——」女孩們齊齊幻滅。

「同學,我能坐嗎?」徐牧南的聲音介於男人跟男孩之間,說話時帶着微微的笑意,很好聽。

「嗯!」林可頌只感覺旁邊站了個人,再聽到對方詢問時她更是下意識起身讓開一條路讓他進去,可她的視線,由始至終一直在書本上。

徐牧南費了好大勁才從別人那要來了林可頌的課程表,過來之前,他還在心裏想好了腹稿,比如林可頌拒絕他怎麼說?林可頌不管他怎麼說?林可頌生氣怎麼說?之類的話……可是,實戰現場,他沒想到,自己居然被林可頌無視了。

哦,不對,不是無視,是她壓根就沒抬頭看他一眼,這,讓他情何以堪?外面還有一堆兄弟看着呢!

階梯教室外,以蘇騰為首的一群吃瓜群眾正翹首以盼著……

「咳咳——」徐牧南捏了捏衣領,故意咳嗽了幾聲。

林可頌本是起身讓他進去的,可她都讓開了,對方卻遲遲不動?蹙眉,抬眸……

徐牧南?

林可頌驚了!

徐牧南很是滿意林可頌這個『驚艷』的表情,頗為滿意沖她挑眉:「早啊,林可頌,真巧!」

階梯教室外,以蘇騰為首的一干大男人被徐牧南這婊里婊氣的話語給刺激地個個捂著胸口,就怕沒忍住那口老血要吐出來。

靠,太刺激了,他們眼裏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大哥徐牧南竟然也會有這麼『綠茶』的一面?簡直是發現新大陸啊!

「不巧!」林可頌第一反應就是遠離他,準備坐下,不讓他進去了。

奈何,徐牧南眼疾手快拉住了她的手,在她冷冷的目光下,他似猜到她在想什麼,沒等她出聲便晃了晃手中不知蘇騰從何處借來的心理學書本,一本正經胡說八道:「放心,我是過來上課的,你看,我書本都帶來了……」

「……」林可頌默,他以為她會信?

徐牧南笑得臉頰處還有淺淺的酒窩,湊近林可頌,用着別的同學聽不到的聲音:「你要是不讓我進去,信不信我告訴他們整個教室的人,你偷了我的初吻還不肯負責?」

「你……」林可頌握拳,氣地周身都縈繞着騰騰殺氣,如果不是此刻教室內幾百號人在,她都想把他的頭擰下來了。

殊不知,此刻在外人看來殺氣騰騰的林可頌在徐牧南眼裏卻異常可愛,他就特別喜歡逗她生氣,她氣鼓鼓卻又奈何不了他的模樣真是越看越可愛呀……

「那可是我的初吻……」這麼多人看着,徐牧南也不怕別人聽到,說着說着聲音分貝就加大了。

「進!去!」林可頌直接上手,動作粗魯推他進去。

這下,不僅階梯教室內,就是外面吃瓜的眾人眼睛都看直了,這?這是直接就上升到肢體接觸了啊……

得逞的徐牧南無視林可頌那吃人的眼神,落座,伸手朝蘇騰的方向虛空揮了揮,示意外面的人趕緊離開,別打擾他跟林可頌的相處。

蘇騰會意,與周圍眾人面面相覷,大哥果然還是大哥,不過幾個回合就將林可頌拿下了,厲害!。 「夜無痕怎麼還沒來!」容華的雙腿還有些發顫,他強行站了起來,哆哆嗦嗦的對身旁的侍衛道,「不管夜無痕了,找准機會,殺了那頭狼,別傷到夜小墨。」

不然,他今天肯定會被撕了。

身旁的侍衛想哭,現在小世子就和狼在一起,他們若是要放箭的話,根本不可能傷不到他。

如若不放箭,下一秒,也許小世子就會被狼吞進肚子……

「吼!」

狼發出一聲不滿的吼聲,想要將背上的小奶包給甩下來。

隨著他的這一聲吼聲,驚得眾人的心都跟著顫了顫,絕望浮現在所有人的眼中。

但是下一刻——

小奶包的手砰的一聲就打在了狼的腦袋上。

「你居然敢凶我,一點都沒有小雪乖!」

「嗷嗚!」

狼發出一聲叫聲,這聲音還有些委屈。

它想用自己的狼爪抱住腦袋,可惜它的狼爪太短了,硬是碰不到自己的頭。

容華:「……」

他整個人都呆住了,目瞪口呆的望著前方的一人一狼。

這……為什麼和他預料中的情景有些不太一樣?

小王爺也剛被侍衛從門外帶著走了進來。

他一走進來,看到的就是夜小墨騎在狼的背上,那小手砰砰砰的打在狼的腦袋之上。

狼被它嗷嗷直叫,聲音凄慘到讓人心疼。

噗通。

小王爺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大佬,這才是真正的大佬。

將狼都馬騎,還敢對它動手。

換成一般人,早就被嚇尿了——

牆上的弓箭手也是一呆,面面相覷,不知道自己這箭,還要不要射下去……

還好在這時,容華罷了罷手,示意牆上的人不要輕舉妄動,他邁開了步子,小心翼翼的看著一狼一人走去。

狼看到有陌生人的靠近,它揚起了腦袋,雙眸血紅血紅的,喉嚨里發出低低的吼聲,嚇得容華太子向後退了幾步。

「那個……」

容華太子臉色發白,顫顫的轉向夜小墨:「你能不能讓它別凶我?」

就連容華太子也不明白,為何這一刻的第一反應,就是找夜小墨求助。

果不其然,夜小墨又一巴掌甩下,他扳著臉,用那嚴肅的語氣說道:「小雪從來不凶人的,你也不許凶人,不然我娘親也會生氣的。」

小雪可乖可乖了,還和王府的丫鬟小廝們打成了一片。

可這隻大狗大凶了,居然還敢凶容華叔叔。

「嗷嗚。」

狼發出一聲委屈的叫聲,他垂直的尾巴也垂下了,隆拉著腦袋,一副可憐兮兮的姿態。

容華目光獃獃的,有些錯愕的看著夜小墨。

他記得之前……楚辭就是一個眼神,讓小雪乖乖的跟著她走了。

現在夜小墨同樣是如此。

這對母子……是妖孽嗎?

「趴下。」

夜小墨扳著臉說道。

狼嗷了一聲,乖乖的趴在了地上,他的腦袋都貼合在地上,讓夜小墨踩著它的腦袋走了下去。

剛爬起來的小王爺看到這一幕之後,又再次噗通一聲的跪了下來。

大佬,我給跪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