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顯然在和寧遠暗暗較勁,事情都過去了那麼久了,這個小心眼竟然還記在心上。

「對了,你去客廳沙發上坐一下吧,等會才吃飯,我去做。」

「你做?」

「怎麼?又不是沒做過。」

「這倒也是。」唐柒柒沒有反駁,按照他說的去了客廳沙發,一眼看到壁掛爐旁邊放着的結他。

封晏見她察覺,立刻道:「還有因為這東西,我更是手到擒來。當年在國外隨隨便便上台彈得鋼琴,讓音樂教授都為之動容。」

「是嗎?」

她看到了壁掛爐上還放着證書獎盃!

以前這兒可什麼都沒有的,家裏的裝飾是那麼的樸實無華,現在變得花里胡哨。

她上前翻了翻,狐疑的看着他:「不會是假的吧?你要想做個假的榮譽證書,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嗎?」

封晏鎖眉,沒想到他竟然不信任自己。

看來只能當眾征服她了。

他直接拿起結他,調了音,簡單的彈了一曲。

唐柒柒完全沒有聽過,陌生的旋律,十分好聽。

她有些驚訝的看着封晏,他還真是深藏不露。

「這是什麼曲子?」

「自創的。」

「你還是原創曲手呢?」

「那當然,你男人的優秀之處,多到無法想像!」

封晏有點傲嬌的說道。

想當年自己雙學位博士的時候,也是才華橫溢。

。 車隊星夜趕路。

白季開始整理得失。

最大的消耗,是用掉了一枚相當罕見珍惜的朱顏鳳血丹。

畢竟本身就用的鳳血作為材料,世間罕有。

但也算是為白季提供了對於朱顏鳳血丹暴增實力的大致使用心得,以及對於後患的大致了解,也算是做了一個實驗。

下次若是再有需要使用的時機,起碼也有了些經驗。

而且親身使用了一次后,白季才從切身的體驗之中,大致了解到了朱顏鳳血丹的效力以及限制。

是的,限制。

丹藥上註明了的使用條件——本身力量、敏捷、體質,在15點及15點以下時全額生效。

這不是一句空話,白季能夠感覺到,若是自身屬性超過這個限制,那麼這個丹藥所能為人物帶來的加成,恐怕就相當有限了。

且備註里體質低於8點的人物不建議使用,也是一個極為嚴苛的限制。

而就算他的屬性達標,在藥力徹底消退後,白季才從面板的狀態欄上,看到了一個讓他每三天掉1點生命值上限的負面狀態。

這讓他無法承受的起,需要儘快解決。

這也是他哪怕是趕夜路,也要急着趕回家的最大原因。

總之,這是一種使用要求極為嚴苛,且有着嚴重後遺症的爆發性丹藥。

如非必要,剩下的兩枚,白季覺得可以封存起來了。

當然,使用了一枚丹藥,將一個最高可以獎勵《武學初典》的任務成功續上,且還救了作死的老爹一命,白季覺得是相當賺的。

更別說,在這個過程中,他所斬獲的那些戰鬥經驗,以及摸屍得來的戰利品。

除了丹藥,剩下的,似乎就全是得。

「少女眼中的世界」任務顯示正在進行中,顯然還有後續。

只是目前白季身上掛着致命的負面狀態,不敢多做拖延。

等解決了身上的要命玩意,才能再做打算。

至於戰鬥經驗……

因為在與那些人交手時,自己的實時戰力被丹藥提升到了一個和那些人差不多的境界,所以即便是以一敵多,且造成擊殺,戰敗多人,最後所獲得的戰鬥經驗,也沒有想像中的那般豐厚。

加上所剩的8點戰鬥經驗,白季如今的戰鬥經驗儲備,也就只有423點。

雖然相較於戰績來說不算太多,但相較於白季來此之前。

不但花費了400點習得了鎮派劍式,還剩下這麼多,絕對算得上大賺特賺。

至於戰利品……

三位熱心人士,一共為白季提供了——

《射燕》*1

《雲羅步》*1

《基礎身法心得》*1

《基礎輕功心得》*1

《基礎暗器心得》*1

《淬毒心得》*1

一本黃級的暗器技法,一本集輕功與身法為一體的玄級雲羅步,三本常見增加熟練度的心得,以及一本配毒、淬毒的心得。

其中,那位被白季以低境界實力斬殺的婦人給與的東西最多最好。

屬實帶善人。

二話不說,白季直接全部拍掉。

技多不壓身。

而且當下也沒什麼需要戰鬥的場合,白季也就由得它們在時間的作用下,慢慢掌握。

……

和去時不同,回家時輕裝上陣。

在出發以後的第二天夜晚,白季一行人就已經回到了鑄劍山莊。

「你爹呢?」

得到消息,來到門口迎接的白石眼見只有白季一人,下意識地對着白季身後的上山道路眺望,試圖找到白岩的身影。

同時一邊嘴裏也是緊張地對着白季問道。

「二叔你怎麼知道我爹要去和邪道妖人作對並且被抓?」

白季好奇問道。

白石一愣,僵硬地眨了眨眼睛。

片刻后猶如斷線重連般猛然點頭。

「是的沒錯!我夜觀星象,料到此次你爹出門有一場血光之災,才拜託你去尋他。所以他人呢?」

「沒事,被救了。」

白季似乎隨意地擺了擺手,不太緊張的樣子。

這個態度也是傳染了白石,他頓時放下心來。

接着又是對着白季身後的上山道路一直打量,「那他人呢?」

「回來的路上了吧……」

白季一邊說着,一邊向里走去。

心裏卻是對二叔的態度更加感到奇怪。

二叔心裏顯然裝有着什麼只有他知道的消息心存擔憂,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又不願或者不敢明說。

還是和老爹有關。

老爹這麼一個龜慫的老頭子,總不至於結下什麼仇家吧?

搖了搖頭,白季沒有多想,畢竟光想也想不明白。

「對了,去郡城的時候,老爹正式傳位給我了,我現在是莊主,招人吧!」

傳位?

白石臉色一愣,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白季。

「真的?」

白季真誠地點點頭。

「當然。」

說着,還招呼過同行的三個僕人。

「來,你們說那天街上的時候,我爹是不是說從那一刻起,我就是莊主了?」

面對白石審視的目光,三個僕人微微有些猶豫。

大老爺二老爺平日裏在他們這些下人面前不苟言笑,還是有些威嚴的。

「說。」

白石督促一聲。

三個僕人頓時共同點了點頭。

雖然那天看起來大老爺似乎是在開玩笑,但主家的心意可不好瞎揣測。

但這話,倒確確實實是說過。

所以此刻說起來,三人倒是不會心虛。

聽到三人確認,白石臉色頓時一喜。

「招!明天我就去招!」

「山莊未來,就在二叔手中了。」

白季面色嚴肅地囑咐。

……

第二天一早,起了個大早準備為山莊的未來傾盡心血的白石就發現,白季已然背上了行囊。

「你又要出去?」

白季點了點頭。

「有點小事。」

三天掉1點生命值上限,由不得白季不爭分奪秒。

好在回家的路還算是順路,不然白季甚至連家都不想回。

「多久能回來?」

「不知道。」

白季隨意地擺手,正打算走,又想起一事。

「對了,如果招募時,有霧海人要來,就先收著。」

「霧海人?」

白石輕聲嘀咕了聲,也不知道季兒為何出此言。

……

白季再度出發。

白家鑄劍山莊地處大夏帝國偏北部,離南海明玉堂有不短的距離,趕路可能都需要好幾天,白季帶了雙馬,一路換乘。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