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令人有些意外的是,下午才剛剛進行的蘇緣的對局,很快就蓋過了上午的那場大王銅象。

正火熱的刷著論壇的網友們,再一次證明了人類的本質是「LSP」。

「卧槽,眼神禁錮,這傢伙也太裝了吧!?」

「沙奈朵這一眼女王氣質爆棚好吧!草草草草,我不行了,我要死了!阿偉救我!」

「你們就這?我一包紙巾已經用完了!」

「不得不說,攝影師他實在是太懂了,竟然還給沙奈朵特寫了!!」

「這不給攝影師加個雞腿?」

好吧,正在在討論比賽的人還是少數。

他們的重點,全部集中在了第一戰登場的沙奈朵身上。

然而…人類的XP系統也同樣自由,且奔放。

「那…那個,難道你們就沒人覺得,那隻斗笠菇也一樣可愛嗎?」 講話結束,浦會長拉著聶凡的手走下講台,想和他一一介紹商會重要成員。

「這位是德煌建築的許總、星輝建築的胡總、還有中邦地產的童總…」老會長熱情的介紹,聶凡一個個的握手結交,這幾人剛才都積極響應他的抵制,都是值得結交的朋友。

能讓浦會長親自介紹的會員身價最少在幾億以上,商會還有一些身價不高的會員,倒不是會長不待見,只是太多了,介紹不過來。

「聶總,久仰大名,鄙人是辛浩建築的辛家棟,這是我的名片。」一個中年油膩男擠進來,笑呵呵的遞上自己的名片,聶凡客氣回應,並沒有多想。

那人繼續也不顧會長在一旁繼續說道「鄙人和浦會長是同鄉,還望以後聶總多多關照。」

「啊,原來是會長的同鄉啊,好說好說。」會長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辛家棟並沒有離開,而是不厭其煩的說道「我家有一女,十分仰慕聶總,想和聶總交個朋友,不知聶總可否賞個臉認識一下小女?」

聽到這話,一旁的浦會長暗自搖頭,這個同鄉其他的都好,就是總像個膏藥一樣,黏住人就不鬆開,也不管別人願不願意。

還沒等聶凡答應,油膩大叔對著一旁喊道「女兒,過來!」

聶凡尋聲望去,眼睛一亮,居然是辛晴?還真是巧!

辛晴無奈的低著頭走過來,心裡一百個不願意,他怎麼是聶凡?他怎麼可以是聶凡?

辛家棟沒注意到自家女兒的神情,自顧自的介紹道「聶總,這就是小女辛晴,你們都是年輕翹楚,我女兒還是科技大學研究生,她可是把你做為偶像的!哈哈哈」

聶凡淡淡一笑「辛晴,我們又見面了!」

辛家棟臉色一凝「聶總,原來你們認識啊?那真是太好了,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我女兒可是很優秀的,不知多少公子哥想約我女兒,我女兒看不都看別人一眼,她一直說就想認識聶總這樣的人中龍鳳。」

辛晴臉臊的恨不得鑽進地縫裡「爸,別說了!」

聶凡冷笑「哦?是么?可辛小姐剛才怎麼說,我不配參加這個酒會,要讓我滾出去,還揚言讓我在長明混不下去。辛小姐,我說的沒錯吧?」

此話一出,不光是辛家棟,一旁的浦會長還有其他商會幾個重要成員都紛紛驚訝側目。

辛家棟臉色鐵青「怎麼?…不是…誤會,都是誤會,聶總您肯定是聽到別人的讒言,我女兒怎麼會對您說這種話,我對天發誓,我女兒的人品天地可鑒吶!」

聶凡一擺手「嗯,的確是有些誤會,剛才辛小姐以為我是個開車的司機,所以才會對我這樣說話。辛小姐,我說的又沒錯吧?」

浦會長在一旁聽不下去了,嘆息的搖頭,原來辛家棟女兒是這麼個貨色,他本來還覺得辛晴長相甜美,為人謙虛,沒想到還有兩幅面孔。

這種女孩,他已經看不上眼,以後也會讓家族裡的孩子和辛晴離的遠遠的。

不光是他,聽到這話的商會其他成員也都有了這樣的想法。

辛家棟哪裡不知道自己女兒的德行?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只好拉著辛晴離開,此時再做解釋那就是極力掩飾,只會讓其他人更厭惡自己。

他將辛晴拉到拐角一處沒人的地方,不由分說「啪」的一個巴掌甩過去,「你知不知道,為了接近聶凡,我做了多少努力?老子低聲下氣的結交那些大人物,全給你毀了!」

辛晴捂著臉,眼淚婆娑「爸,對不起,我,我也不知道他就是聶凡。」

「你們到底怎麼認識的?」

辛晴一五一十的把幾天前薛大力和金琪相親的過程講述給自己父親聽,辛家棟一陣痛心,忍不住又一個巴掌打在辛晴臉上。

「你知不知道,你錯過了多好的機會?要不是你以貌取人,說不定聶凡就看上你了,說不定以後我就是龍韻的岳丈,你呀,真糊塗啊!」

「爸,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我們已經沒機會了,聶凡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丟我的臉,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辛晴並沒有像他父親那樣意識到錯誤,反而將一切都怪罪到聶凡的頭上,你聶凡憑什麼不老實交待自己的身份?憑什麼要扮豬吃老虎?憑什麼讓我當眾出醜?

辛家棟沉思片刻「不,還有機會,你不是說聶凡的同學薛大力和你那個閨蜜談戀愛么?這就是你的機會…」

辛家棟繼續給辛晴傳輸調上聶凡這個金龜婿的計劃,而聶凡這邊繼續和商會成員一一碰杯。

「聶兄弟,哦不,應該稱呼您聶總。」沈潤德臉色緋紅的和聶凡舉杯,真是沒想到,原來是龍韻的新老闆一直在幫自己,怪不得能那麼順利就拿下龍韻的合同。

「沈老闆,咱們是朋友,就不用這麼客氣了,再說了,我幫您,不是為了別的,只是不想您這樣的人,被不公正對待,這個世界需要的正是您這樣正能量的人不是么?」

「聶總,之前您給我的那五千萬,就當做入股怎麼樣?我把潤德建材一半的股份給您!」

聶凡搖頭「不必,那些錢對我來說不算什麼,就當是借給您的吧,以後資金充裕了再還給我。」

「那我給您算利息吧,這麼大筆錢,總不能白白放在我這裡,而且短時間我也還不上。」

聶凡無奈「不急,這種事情以後再說吧,您放心,只要我在一天,龍韻的大門就永遠會對您敞開,我對您也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永遠不忘初心!」

沈潤德有些激動,眼圈微紅,聶凡的話無疑是對他最好的肯定,而且有聶凡的支持,沈家的建材生意只會越來越好。

李雲嫣湊了過來,從後面拍著聶凡的肩膀「好小子,可以啊你,我算是明白了,怪不得你比張少還囂張,原來你的背景比他大多了呀。」

聶凡尷尬說道「我哪兒有囂張,明明是那個張少自取其辱。」

孫大慶一旁說道「雲嫣,時間差不多了。」

李雲嫣憋著嘴「聶凡我要去獻歌了,你還欠我一頓飯呢,記得還我。」說罷在眾人矚目之中登台獻歌。

李雲嫣的歌唱讓酒會達到一個高潮,不管男女老少都被歌聲吸引,不少人拍照發朋友圈。

聶凡正欣賞著,徐哥走了過來「聶兄弟,現在該稱呼你聶總咯,你可藏的真深吶。」

「徐哥見笑了,我能當龍韻的新老闆也是巧合罷了,沒什麼值得炫耀的。」

「說起來真是慚愧,我還讓龍韻的老闆給我幹活,哎,真是…」

「徐哥,咱們是朋友不是?」

「那當然,能結交聶總這樣的朋友,我求之不得。」

聶凡滿意笑道「那就行了,英雄不問出處,兄弟莫問貴賤,不是么?」

徐哥大笑「哈哈哈,好,好一個兄弟莫問貴賤。」 江白在半空中洋洋得意,這玩意就跟鞦韆一樣。

盪~盪~讓我們盪起雙槳~

或許有點小刺激,但絕對不至於像網上說的那麼恐怖。

「不會吧不會吧,就這啊?」江白笑著對下面喊道。

大擺錘的機器咔噠一聲。

江白突然感到有點不對勁,大擺錘速度……似乎加快了。

而且座椅上的江白開始旋轉起來,不僅僅是前後搖擺。

下面站著觀看江白體驗大擺錘的博愛介紹著這家遊樂場大擺錘的特色。

「我體驗過一次,對此我只有四個字能形容這個大擺錘,循序漸進!」博愛壞笑道。

「別的大擺錘都是一上來就特別刺激,而這個不一樣,他前面特別平緩讓你產生『就這』的錯覺,而在某個節點,突然加速讓你猝不及防。」博愛暗想。

他想傳播假消息,提供錯誤的知識!

為了製造節目效果不擇手段,真不愧是你啊!

咻咻咻!

這突然加速真讓江白猝不及防!本來前一秒帶著笑,后一秒又帶上了痛苦面具。

他感覺膀胱里的尿都飛起來了!這種失重感讓五臟六腑都空了。

只剩下心臟,心臟被一根鐵絲懸著,隨著大擺錘的晃動搖啊搖,搖到外婆橋。

鐵絲的另一頭卡著江白的喉嚨,讓他無法發聲,喉嚨用鐵絲連著心臟,搖搖欲墜。

但鐵絲非常堅固,拖拉著心臟像流星錘敲打著身體內壁,不暈,也不想吐。

只是在攝像機的記錄下,江白的臉上鐵青,似乎在經歷死亡。

人在前面飛,魂在身後追。

「修仙大概就是這樣吧。」江白想。

大腦一片空白,剩餘的時間就在大腦放空中過去。

度日如年,江白感覺時間已經禁止。

又感覺時間變得很快,快到……

繁華已然唱遍,回首梨園不見。

江白感覺自己好像暈過去了,所以沒什麼感覺,只有腦子在提醒他,他很暈。

大擺錘緩緩停下,安全帶自動打開。

江白顫抖著腿走出大擺錘的遊樂設施範圍,一幫人紛紛迎了上去。

「怎麼樣,沒事吧?」呂顧關切,手搭在江白的肩膀,臉貼臉問道。

江白甩了甩腦袋,表示並無大礙。

「爽不爽?」博愛幸災樂禍,他跟江白一樣是先體驗過的。

不然怎麼能說是導遊呢。

江白剛想提醒他們這個大擺錘不會循序漸進,而是在某個特定的時間點突然加速,讓人猝不及防。

但看到博愛對著江白擠眉弄眼,瞬間就明白他的意圖。

不就是整蠱嗎,我最在行了!

「這大擺錘還行,後面看著快,實則沒什麼感覺。」江白顫抖著雙腿發表自己的感想。

但配合上江白慘白的臉,讓他的話信服力大減。

「循序漸進嘛,先讓你體驗慢慢的,然後就越來越快。」博愛也忽悠道。

「循序漸進的話就還行,又讓人準備的空間。」與珊稱讚道。

「不會吧,你這麼虛?循序漸進的東西都讓你臉色這麼慘?」呂顧問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