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以前商璟煜是不信什麼前世今生的,可是如今他不得不信了,他必須搞清楚,凌安是誰?

「你是因為這個生氣?」商璟煜問。

「才沒有!」我堅決不承認我小氣愛吃醋,商璟煜卻是一副看透我的樣子。

「商璟煜!」

「嗯?」

我看了看他,他也正低頭看著我,目光深邃

「我沒有安全感,我覺得你有很多事瞞著我!」

商璟煜一愣,隨即點頭:「我是有很多事瞞著你!」

我就知道,商璟煜的誠實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我還沒也查清楚,等我查清楚我或許會告訴你!」

我沒說話,隔了一會兒,我才說:「你知道有個小女孩模樣的成年人拿走了一幅畫!」

「你見過顧離了?」商璟煜語氣有些不悅。

我想了半晌,還是把顧離跟我說的話都說了。

「那幅畫畫著你?」商璟煜一字一句的問。

我點頭:「我看過,確實很像我!但應該不是我,畢竟這年頭長得像的人太多了,何況那是多久前的一個人了!」

商璟煜沉了沉眼睛卻是半晌沒說話,看不出在想什麼。

「怎麼了?」

「沒什麼!睡吧!」商璟煜拍了拍我的頭。

我心中雖然疑惑卻還是睡了。

等我睡著后,商璟煜站在窗口久久沒動,忽然聽見底下有動靜,然後他就看到了一個正在撬鎖的人。

「張遠,來了!」商璟煜給張遠去了個電話。

很快,底下那人就被悄悄的帶走了。

等商璟煜過去的時候,那位已經被打成了豬頭。

「總裁,他不認,一口咬定自己是個小偷!」張遠累的氣喘吁吁,好久你這麼活動筋骨了,感覺都生疏了。

商璟煜走過去,保鏢搬了個凳子,商璟煜坐下,冷冰冰的看著那個「豬頭人」!

「我是個沒有耐心的人,所以我只問你一遍,誰派你來的!」

或許是商璟煜的氣場太過強大,那人覺得後背冷颼颼的,蹲在地上看坐著的商璟煜就更覺得他越發高大,且氣勢逼人。

「我都說了,我只是來偷東西,我…」話沒說完,商璟煜已經站了起來。

「扔到江里餵魚!」說完已經抬腳走了出去。

「豬頭人」愣了幾秒,直到有人來抬他,他才驚覺商璟煜沒跟他開玩笑,可是他不顯想死啊。

「我說,先生我說!」

「豬頭人」趕緊說,生怕說的慢了就來不及了。

「說!」商璟煜沒有什麼耐心。「是老大!」小偷咽了咽口水說道:「我真的是小偷,只不過我們老大最近接了個活就是把念念婚介所那個女的搞垮,我們本來打算開車撞殘她,可是被她躲開了,後來我們

來了一個小弟來撬鎖了,但是他技術不行撬不開,老大又派人跟蹤她想把她綁了去,還是沒成功,今天老大就派我來撬那道鎖了…」

說完他還求饒道:「早知道她和您有關係,我是死都不會接這活的,先生求求您放了我吧…」

商璟煜皺了皺眉:「派活的是誰?」

「我真的不知道,這活是老大接的,只有老大知道!」小偷被打怕了,一股腦全說了,他有理由相信,如果不說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老大在哪?」商璟煜涼涼的問。



我起床后,收到了一個信息。

看著手機上的信息,一股怒火竄了起來。

中午12點,我到的商業街那家咖啡店的時候米昔已經來了,離開商璟煜后她的穿衣風格都有了很大的變化,妥妥的名媛淑女風。

看到我,米昔眼底滿是不屑。

我冷笑:「米小姐是哪裡來的優越感,看人的時候這麼不屑?」

米昔顯然沒想到我一上來就找茬。

「看別人自然不會,但是你這種人,我實在高看不起來。

我沉了沉眼睛:「我這種人?」

米昔挑釁的看著我。

「也是!」我笑了下:「就是我這種人米小姐都比不上呢!」

「你…」米昔難掩情緒。

拐個王爺回山寨 我坐下,服務生過來問我要什麼,我看了下菜單,全是英文我看不懂。

「牛奶吧!」我把唯一看懂的那個要了。

服務生走後,米昔端起杯子優雅的喝著。

「約我來什麼事?」米昔問。

沒錯,就是我約的她。

「我家最近被人撬了…」

米昔手一頓,卻依舊平靜的說:「那是不是你虧心事做多了?」

「也許吧,不過我報警了,相信警察很快就能找出撬鎖的人,順便挖出前幾天想開車撞死我的人!」我慢悠悠的說。

米昔眼底的慌亂一閃而逝,很快就鎮定了下來:「那還真是不幸!」

我冷哼了一聲,這時我的牛奶來了,我喝了一口,和家裡喝的區別不大,不過好像加了紅豆,軟軟糯糯的紅豆配上牛奶倒也不錯。

「你來就是為了這個?」米昔有些不悅。

「當然不是!」

米昔還沒反應過來,我就狠狠的上去甩了她一巴掌。米昔愣了,咖啡廳里為數不多的幾個人也都看了過來。 「你…你敢打我!」米昔看著我,一隻手捂著臉,眼底藏不住的怨毒。

「米昔,你我本無仇,我也不想打你,可是你的吃相太難看了!我不教訓你,你以為我真的好欺負是不是?」

王者榮耀之絕世戰魂 「你這個賤人,你說什麼?」米昔揚起手也要打回來。

我抓住她的手腕:「想清楚再打,米小姐可是申城名媛,你確定要在米市長即將調任的關鍵時期毆打一個普通的小老百姓?」

「無恥!」米昔氣的臉都白了,可最後還是放下了手。

米昔氣急敗壞的走了。

我無力的坐在椅子上,不時的有人看著我,我把杯里的牛奶喝完,服務生拿著賬單走過來。

我看了一下,付了牛奶的錢。

「這…」服務生面露為難。

「剛剛那個你認識嗎?」

「認識,是米小姐,市長千金!」服務生說。

「我的牛奶錢我付了,至於米小姐的咖啡錢…」

我看了看服務生:「我和她不熟,只是湊巧坐一塊,我沒必要替她付錢吧?」

「沒…沒必要…」服務生一臉吃驚。

「那你還不去追?想自己貼錢嗎?」我問。

服務生反應過來了,拿著賬單就跑了,我出門的時候正好看見服務生站在車前找米昔要錢。

我沖她露出個勝利的笑容。

米昔咬牙切齒。

外面,秋高氣爽,陽光刺眼,我擋了擋陽光,打了個車。

張遠從暗處出來,給商璟煜打了個電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

「我剛來就看見凌小姐和米小姐在一起…」

「我們沒有走漏消息!」

「是,我會儘快查清楚是誰告訴了凌小姐!」

掛了電話,張遠並沒有鬆口氣,他們審訊了半晌才得知那個花錢僱人撞凌安的是米昔,當然只是疑似,畢竟米昔做的很小心,她還特意做了偽裝。

可是看剛剛那架勢,確實是米昔做的,而且凌安還先他們一步知道了,這件事情怎麼看都透著詭異。

最近總裁的脾氣像個易燃的火藥桶,公司上下,連保潔員都看得出他心情不好,張遠的體重一天一斤的往下掉,再這樣下去,張遠前途堪憂。



出了門,我到了念念不遠處的一個小公園。

楚言今天打扮的很隨意,他本就英俊,加上柔和的性情,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配上微黃的樹葉,明媚的陽光,像極了一位溫暖的鄰家大哥哥。

只可惜…

我長吸了口氣走上前,額頭忽然一涼,我心中疑惑,再看楚言時就能看到他頭頂纏繞著的白色的死魂…那是屬於不二神的死魂,如今在楚言這裡,加上不二村的那些事,我很快就想通了,恐怕,楚言那個時候拿走了不二神的死魂珠,那是不二神村莊那些村民死後怨氣凝結

的珠子,可以吸收死魂的怨氣,可是那是給鬼用的,楚言他…

「來了!」

楚言笑的溫暖,一如小時候我們一起玩耍時一樣,只不過時移事宜,我們都變了。

我知道,他不是我認識的那個楚言了。

「嗯!」我走到他旁邊:「你為什麼告訴我米昔的事!她怎麼說也是你的未婚妻!」楚言笑的和煦,卻沒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說:「你還記得這裡嗎,這裡以前沒有這麼好,就是破草坪,還有幾個廢棄的水泥筒,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幾個捉迷藏,你躲在水泥

筒里睡著了,我們都急瘋了,等找到你的時候,你居然在裡面睡著了!」

楚言像是回憶起以前的事,忍不住笑了。

「這都是過去的事情,我都忘了,師兄你也忘了吧,畢竟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

我坐在長椅上,和楚言之間隔著一個人的距離。

楚言笑笑,喉嚨想被塞了黃連一般苦澀的很。

「好,我忘了!」

我看了他一眼,終究還是說不出什麼惡毒的話來,畢竟,楚言於我,在少年時期是美好的。

「米昔要害你我早就知道,但是我不知道她會用這種手段,再等等吧,等米建國調任之後,我會好好看著她!」楚言說。

「她不是你的未婚妻嗎?」我倒不是同情米昔,我只是覺得男人怎麼都這麼薄情。

楚言笑了一下:「安安,別說你不知道我結婚了!」

我沒說話,之前關於李玉的事只是商璟煜說的,但是具體的沒人清楚。

「李娜的姐姐李玉,我的第一個女朋友…」楚言頓了頓:「不說了,總歸是件噁心的事!」

我沒說話,摸不清楚言的套路,不知道他今天告訴我米昔的事又約我來這裡想說什麼。

「安安,我們之間愛情是不可能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

「楚言!」我打斷他:「有什麼事請直說,我不喜歡拐彎抹角!」

「…好!」

楚言笑了笑:「我們可以談談合作!」

「什麼合作?」我眯了眯眼睛。

楚言一怔,凌安眯眼睛的動作,真是像極了商璟煜。

「你知道顧離現在在哪嗎?」

「不知道!楚言,請不要在賣關子了好嗎?」我現在真的沒心情玩什麼文字遊戲。楚言也不生氣,繼續說:「平江商璟煜買的地下,我們的人找到了一幅畫,這個地方,一般人是進不去的,所以才派了顧離,可我當時不知道組織還派了其他人去,所以這

幅滿含秘密的畫就被人搶走了。而顧離被打了個半死不活,現在正躲起來療傷!」

我想起顧離上次的狀態,的確是很不好。

我沒說話,楚言繼續說:「商璟煜去了趟昆城,在那找到了一個姓姜的教授,不知道他們談了什麼,但是在商璟煜剛離開的時候,姜教授就被人殺了。」

「這件事我知道,商璟煜說過!」

「那他有沒有說過,他去找姜教授問什麼?」楚言問。

我沒說話,商璟煜的確沒說。

「你知道李肅嗎?」楚言問。

我一怔!

我忽然想起那個和我有一紙婚書的李肅。

楚言看我的樣子就知道了。

「他就是去查那個,我很好奇商璟煜查一個古代人做什麼?」

我看著楚言沒吭聲。

「安安,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合作,我可以…」

「我不願意!」我打斷楚言。

「我自己會查清楚!」

我說完就走,走了幾步,我回頭看了看楚言:「死魂珠是給鬼用的,人用了,未必好!」回去的路上不長,我就步行了,路上我一直在想李肅的事情,商璟煜查到李肅了,可是他卻什麼都沒告訴我,從他師父讓他接近我,到那個奇怪的李肅,再到商璟煜的一

系列反應,處處透著詭異和蹊蹺,我不相信楚言,所以我會自己查。

到了念念,我看到門口果然停了一輛車,我理都沒理,直接回去,大門一鎖,眼不見,心不煩。

商璟煜也沒下車。

「商…」

「開車!」商璟煜說。張遠只好啟動了車子,他覺得,他得儘快給商璟煜招個司機了,這太折磨人了… 我躺在床上,一直在想李肅的事情。

商璟煜既然查到了,他為什麼不告訴我,這其中有什麼隱情?而且,那幅我的畫像又是怎麼回事?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這件事說到底就是因為我和商璟煜開始的結合而起,想找到答案,要麼從商璟煜師父嘴裡問出來,要麼就是我奶奶了,既然我有那張婚書,那麼我

奶奶一定是個最關鍵的人。

想到這,我給奶奶打了個電話,可是完全打不通。

奶奶也走了很久了,從她上次的表現來看,她是同意我和商璟煜在一起的,可李肅…

我被自己忽然的想法嚇了一跳,難道商璟煜和李肅有什麼關係? 第三種絕色 或者根本就是一個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