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伏鋼隨即一愣,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凌天賜竟然是回應的如此乾脆。

他原本指望這凌天賜多少都會打打太極,然後繞一個大圈子的。

可他沒有想到,凌天賜竟然是連這些都不需要。

他的確是有些措手不及,他也懷疑,這宋楠到底是死沒死?

太平洋超級帝國 「怎麼?」凌天賜瞪大了眼睛,模樣似乎很是認真的看著伏鋼道:「難道你又不想知道了?」

這句話,當真是將伏鋼給鎮住了,他想知道嗎?

那句話不過是他的一個攻擊借口而已,現在如果凌天賜真的滿口胡茬,鬼知道是不是真的?

「啪啪……」

但是,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旁邊的人群中,竟然有人鼓起了掌。

凌天賜當即眉頭微微一皺,將目光看向了這些看戲的人身上。

對於這種打斷,伏鋼心中也很不舒服,他們雖然是處在敵對。

但是這些人似乎還沒有那種本事干預他們吧?

這種強行干預的人,說到底就是有些噁心。

「你是何人?」凌天賜的語氣變得有些平淡,那一抹不快,也很快的隱去。

那鼓掌之人也不過是一個大約三十來歲的女子,看起來風華正茂,風韻十足,倒是有著一抹風情。

而且,她的身段的確是非常的不錯,在這裡也算是難得一見的尤物了。

只不過,她的眼神卻是有些像狐狸眼,看著就讓凌天賜不怎麼舒服了。

「嘻嘻……」那女子一笑,掩嘴之態,竟然是真的風情萬種。

她蓮步輕移,笑道:「怎麼,你們的這般虛偽話語,旁人連鼓掌都不許?」

此言一出,不只是絕殺的人流露出不滿之色,就連伏鋼的人也是一臉怒色。

「那這麼說來,你就是正人君子一派了?」凌天賜也不怒,他何必要和女人一般見識?

那女子嘿嘿一笑道:「你看看,你都說正人君子了,想來,你這小小少年,多半也不是好貨色啊。至於他嘛。」

她才說到這裡,凌天賜一方的人的臉色就徹底的黑了。

而她還沒有說伏鋼,縱然是伏鋼的人,此刻也知道這女子要說的接下來就是他了。

「比起你來,只怕是還要老奸巨猾。」

伏鋼的臉色反而是變得如同凌天賜一般淡定了,他們絲毫的沒有羞惱,但是雙方的人就不同了。

一個個用一雙帶有強烈殺氣的眸子看著那女子,要不是因為這雙方的負責人都在,他們只怕已經出手了。

「嗯,說的倒是不錯。」沒有想到的是,凌天賜和這伏鋼兩人竟然是同樣的點頭贊同。

這次,倒是輪到那女子一愣,她眼神轉動,神色在瞬間一變。

「呵呵……看來兩位倒是挺幽默的。」那女子說道,轉身就要回到自己的陣營中去。

但是她連同周圍的人都沒有想到,這伏鋼和凌天賜兩人的身影同時的橫移到她的面前。

這番舉動,當真是讓所有人都不懂了。

本來,這兩人就是針鋒相對的,現在有個人突然跳出來攪局,對著他們一通批評。

現在就想回去?就算是男人不打女人,似乎在這裡也行不通吧?

「難道兩位還要對小女子動手不成?」那女子笑著說完,但是迎接的就是啪的一聲脆響。

伏鋼一個耳光,當真是響聲如雷,那女子的髮髻一下子就徹底的亂了。

她的頭因為這伏鋼的一巴掌,狠狠的扭到了一邊,臉上出現了一個血紅的手掌印。

而凌天賜這一次沒有任何的嘲諷,反而是笑道:「既然伏鋼團長出手了,那麼我就不用了。」

那女子轉頭,並沒有想象中癲狂,也沒有那種女子抓狂之態。

她反而是很淡定,看了一眼伏鋼,然後看向了凌天賜道:「真是沒有想到,兩位大名鼎鼎。」

「啪——」

這一個巴掌,當真是將所有的人都給打懵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沒有一個人明白這是咋回事。

「這……這啥情況啊?」葉方銘揉著自己的眼睛,無法相信這一切。

「卧槽,這兩大傭兵團團長同時對一個女人出手?」觀戰的人都咽了一口唾沫。

他們這些人一臉膽顫的看著那一邊一個大巴掌印的女子,實在是有些憐惜。

這後面的一巴掌,當然是凌天賜打的了。

凌天賜看著這女子,冷冷道:「我們兩大傭兵團的人在這裡決戰,與你何干?嗯?」

說完,他的目光看向了剛才那女子的站定地方,指著那其中一個衣著正常的男子道:「你算什麼東西?嗯?居然煽動自己的女人來評論?」

說話間,凌天賜的步伐已經朝著那男子而去,周圍的人頓時流露出恍悟之色。

「原來是這傢伙。」

「真他娘的慫蛋,讓自己的婆娘出來。」

「敢在這種場合撒野,他真的將自己當成這裡的老大了?」

一道道的噓噓之聲,已經爆發出來,剛才他們還在納悶,兩大團長怎麼打女人?

現在看來,這其中似乎還有很多的門道啊。

而那男子竟然是一臉平淡,沒有絲毫的羞愧之色,冷冷道:「凌天賜,你又是什麼東西?我丁晨還輪得到你來管教?」

「怎麼是他?」孔嘉等人皺起了眉頭。

「排行可是遠遠的在我們之上啊。」葉方銘也有些怪異的說道。

伏鋼隨即冷笑了一聲,揚手又是一巴掌,狠狠的將那婦人抽到在地。

「輪不到他?那麼我呢?」伏鋼一隻腳狠狠的踩在了那婦人的嬌軀之上,使得那婦人一陣抽搐,發出輕微的叫喊之聲。

丁晨臉色不變,反而是看著伏鋼道:「你?窩囊廢一個,還真以為和宋楠這個慫包有多大出息?」

這下子不管是絕殺的人,又或者是魂念的人都有些毛了。

「窩囊廢?」凌天賜的臉上綻開了如花一般的笑顏,冷冷的看著丁晨。 現在,絕殺的人也算是對凌天賜觀察的夠多了。

當他們看到凌天賜燦爛的有些過分的笑臉之後,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蟬。

但同時,那原本殘軍傭兵團的一份子,卻是有著一股無名的怒火。

儘管這宋楠已經死了,但是對於一個死人,他們不能容忍這種詆毀。

而凌天賜同樣是如此,宋楠雖然是他殺死的,但是同時,宋楠也是他最為尊敬的人。

這丁晨,竟然是好不識趣,還敢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如此的一番話來。

丁晨冷笑的看著凌天賜和伏鋼兩人,還以為這兩人是被他說的有些啞口無言了。

他正要說話,凌天賜的身影卻是突然的消失了,作為一名高手那感知的程度可是異常的強大。

而且,他的傭兵團,比起當初的殘軍和現在的魂念還要來的可怕。

而他本人,也是修為驚人,武皇高手。

可是,那又如何?

凌天賜照樣打,而且這出手的速度相當之快,丁晨根本就沒有料到凌天賜會直接出手。

那金色的拳頭,帶著一股激昂的龍吟之聲,瞬間激蕩出來。

恐怖的武念力,翻湧而出,這周圍,彷彿是有著一道巨大的沉悶聲響起。

丁晨的心一陣駭然,他雖然是武皇,但是也不得不小心這個狠角色。

更何況,這旁邊還有一個並不比他遜色多少的傢伙存在。

「砰——」

這一股沉悶的聲響傳來,所有人終於是從那絲震驚中醒悟了過來。

那丁晨竟然是在這凌天賜的一拳之威下,竟然足足倒滑了三米多遠,這才在黃沙中穩住自己的身形。

凌天賜保持著出拳的姿勢,淡淡道:「別以為曾經的晨光傭兵團就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有趣。」丁晨淡淡的彈了彈自己衣裳,然後笑道:「你知不知道你打的是誰?」

那伏鋼驟然降臨,喝道:「勞資打的就是你。」

這一下,整個氣場都變得詭異起來,那晨光傭兵團的人準備出手,但是卻被丁晨何止了。

凌天賜的身影驟然加速道:「所有絕殺的人員不準出手。看好他們。」

說話間,那股強烈的殺氣已經鎖定了丁晨的身軀。

而那被凌天賜和伏鋼扇了巴掌的女子,此刻臉頰紅腫不堪,眼神中有著一縷幽冷閃過。

她正想爬起來,但是卻不料一道巨大的威壓驟然降臨在她的身邊。

「好好待著,否則,死。」此言正是凌天賜所說。

他眼神中,有著一絲冷酷掠過,那眼神掃視到那女子的一瞬間,後者竟然覺得後背發涼。

她不敢輕易的動顫,因為她知道,前者是相當的殺伐果斷。

「就憑你們兩個?打我?」丁晨站在原地,猛然的一揮自己的右手,那強盛的武念力在前面化為了一道巨大的防禦。

伏鋼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側,抬手就是一掌印出。

「嗤——」

那股聲音,十分的刺耳,就像是那燒紅的烙鐵,猛然丟進冷水中一般。

兩股截然不同的武念力充斥著周圍,發出嗤嗤的聲響。

在修為上,這丁晨終究是要強勝一籌,但是別忘了,這可不是兩大武皇在交手。

凌天賜的身影驟然的出現在這上空中,那燦爛的金色,顯得有些刺眼。

他一揮手,那上空中就有著一道巨大的掌印,帶著一股強盛的威壓降臨。

「哼。」丁晨冷哼一聲,對於這樣的攻擊,他不得不重視。

當初的游海也是武皇啊,可是他最後還不是被殺了?

凡事都不能太過於自信,否則倒霉的絕對是自己。

所以,丁晨很明白,自己面對的是何人?

那巨大的金色掌印,的確是有著一道特殊的氣息,不能不讓丁晨注意。

他腳掌一跺地面,頓時周圍捲起了兩道武念力光柱,空出來的左手一揮,直接的迎上凌天賜的一擊。

而這伏鋼又豈會讓他輕易的得逞,剛才兩人的一番觸碰,可是如蜻蜓點水一般。

現在他必須先和凌天賜聯手才行,否則,這個丁晨他是干不掉的。

不過,之所以和凌天賜合作,一是因為這丁晨傢伙,太欠揍了,讓一個女人出來。

他就要狠狠的羞辱一番這女人,另外,如果一旦是他和凌天賜開戰,那麼這些強大的傢伙必定最後坐收漁利。

既然如此,那還不如和凌天賜先聯手,除掉這礙眼的傢伙,最後,兩人再慢慢的算賬。

反正大家都在這裡,誰也逃不掉。

只是,其餘的人都沒有跳出來,丁晨已經跳了出來,那就足以說明他的心理想法了。

伸出的右手對著丁晨的身軀一握,頓時那周圍的恐怖威壓,都開始朝著丁晨的身軀收縮。

既然你丁晨要迎接凌天賜的攻擊,那我就必須要攻擊你。

丁晨自然是清楚的很,可是,他現在真的沒有辦法。這兩個人的戰鬥意識都很強。

凌天賜也有著如此的想法,不管是丁晨迎接哪一方的攻擊,另外的一方攻擊,必然到來。

「哼。」

驟然的一聲冷哼,他的雙手一震,竟然是直接的放棄了對凌天賜的攻擊。

下一瞬,他的攻擊,就已經與這伏鋼的攻擊撞擊在了一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