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但是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面前的這些盔甲將軍絕對沒有那麼簡單,而且他們還帶著大量的怪物。

「殺!」

只見這幾個將軍開口說道,揮舞出手指著陸方。

就在這將軍身後的這些怪物,瞬間就形成了怪物浪潮,向著陸方沖了過來,這些怪物們十分的恐怖,身上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不過是眨眼之間,就已經席捲了大半的天空。

陸方從這些怪物席捲的浪潮之中,察覺到了一種可怕的變化,一部分怪物還不顯得可怕,當這些怪物匯聚成潮流的時候,就顯得異常恐怖。

他們的身上,散發著濃烈的煞氣。

同時似乎隱隱約約契合著某種陣法,他們身上所有的力量全部都匯聚到了一起。

「不能力敵。」陸方放的心中閃過了這樣的念頭抓起了張麗紅,就在這一瞬間轉頭而去。

此時的陸方速度是那麼快,只不過是眨眼之間就已經離去。

只是這些黑影追在陸方的身後,速度也不怎麼差。

「啊!」

在陸方手中的張麗紅的臉上露出了恐懼之色:「這些怪物很可怕的,要解決的辦法只有一個,殺死一個怪物,弄一個怪物用他們的血塗在身上,我們才可以塗躲起來,逃過這些怪物的追殺。」

張麗紅的臉上帶著恐懼,說出了她自己用過的方法。

陸方低頭看了眼面前的張麗紅:「沒想到你居然還用這種手段來獲得逃命的機會,挺不錯的,創意也非常好,的確是怪物身上有著血跡,他們就認為你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

陸方點頭稱讚的說道,只是搖了搖頭補充說道:「但是有一個問題,現在這些怪物追的這麼緊,你覺得就算我們把這血液塗在上面有用嗎?而且是怪物似乎認得我,是來殺我的。」

「完了,完了。」張麗紅一時間推頭喪氣,眼眸之中帶著淚水。

「哭什麼?」陸方笑著問道。

「我能不哭嗎?我原本以為你是救星,我可以在你的身旁逃離這裡,可是沒想到你才是災星,這些怪物都跟在你的身後,他們要來解決掉你,我都快哭了,原本以為你是前輩,可沒想到這些怪物更可怕。」

張麗紅這樣說道,讓陸方微微一笑:「你懂什麼?難道我沒有準備就會過來?」

「你有辦法?」張麗紅瞬間就提起了精神,眼眸之中露出了驚喜。

「當然有。」

陸方說到這裡,停在了這天空之上,而是轉過了頭盯著這些怪物,笑著說道:「把這些怪物全部斬殺,不就可以了?」

「嘶!」張麗紅嚇得倒吸了一口涼氣,看著面前的陸方不敢置信。

「你不要開玩笑了,前輩,你這樣只會把我們兩個都害死的,這麼多怪物,你又怎麼可能解決得了?」

張麗紅無語說道,抬頭翻了一個白眼。

陸方笑了笑,就這樣看著面前的這些怪物,然後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你們這些怪物,倒是挺囂張的,接下來,看我的實力如何?」

下一刻,陸方抽出了自己手中的龍鱗劍,將自己的實力直接發揮到最大。

靈神期五重的氣勢就在這一瞬間釋放了出來,隨著鋪天蓋地的氣勢席捲了面前所有的怪物,原本那就要衝過來的怪物們一個個都是停了下來,眼眸之中帶著一些驚疑。

面對著陸方,這些怪物們是恐懼的。

靈神期五重跟靈神期一重二重那可不是一般的差距,別看面前的怪物這麼多,靈神期五重的氣勢之下,這些怪物一個個都在瑟瑟發抖。

他們雖然都已經死去,但是死亡之後,他們的身體本能卻依舊存在。

一個個都是發出了怒吼之聲,顯得那麼的兇殘。

「吼」

不斷的嘶吼著,卻又不敢上前。

聽到面前這些怪物們的叫喊聲,陸方的嘴角勾了起來,他在賭,賭面前這些怪物會恐懼他身上的氣勢。

隨著陸方發出來的氣勢,面前這些怪物瞬間就是倒退。

在烏雲之中的幾個盔甲將軍也是跟了上來,這是察覺到陸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股強大的氣勢,一時間眼眸之中露出了恐懼。

「你的修為已經提升到了這個程度,大家撤。」

只見這些烏雲之中的怪物,紛紛就是逃竄而去。

陸方站在那裡,並沒有動手。

在一旁的張麗紅一時間都看呆了,沒有想到陸方居然是如此可怕的前輩,於是推了推他,小聲說道:「難道你不打算解決掉他么?」

陸方搖了搖手:「哪有那麼簡單?好了,我們趕緊走吧。」看到自己嚇走了的面前這些怪物,怒放一把,抓住張麗紅轉身就走。

這些怪物估計很快就會想清楚,他可不能在他們想清楚之前讓他們追上。 我的美女老總 只見這些陰霧之中的盔甲將軍帶著大批的怪物,只是他們就在往回走的時候,突然就停了下來。

「稟告上去沒有?我們處理不了這個人,這人已經是靈神期五重,必須要主上出手才行。」帶頭的盔甲將軍身材魁梧異常高大,身上瀰漫著濃郁的鬼氣,突然臉色一變。

「不對勁,他身上的氣勢太過於詭異,而且還是我們的敵人,如果真是那麼恐怖的人,為什麼不出手?反而直接收手了,這傢伙身上有問題。」 蝕骨癮婚,霸道總裁的愛妻 只見這盔甲將軍皺著眉頭說道。

周圍幾個鬼將,臉色也是為之一變。

「沒錯,如果此人真有那麼恐怖,為什麼不出手?憑藉靈神期五重的境界,絕對是天下無敵。」

「沒錯!」

周圍的這些鬼將們這才反應了過來,殺回去。

只見這鬼將開口說道,眼眸之中流露出了死亡的殺氣,這強烈的殺氣是那麼的恐怖,讓人根本就是不敢碰觸。

只見這些鬼將們轉身殺去,他們因為這次的欺騙而感覺到恥辱,要把陸方徹底斬殺掉。

陸方帶著張麗紅又回到這山谷之中,不過這時卻在地下直接埋了一顆珠子,又布置了一個陣法。

張麗紅的臉上帶著疑惑,看著面前的陸方。

「你不知這個陣法幹什麼?這個陣法有什麼好處嗎?」張麗紅的臉上帶著疑惑問道。

「當然有,那你就知道了。」陸方的臉上帶著笑容說道。

沒過多久,只見這天空之上的這些鬼物已經到了這裡,他們在這裡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生命之力。

如果沒錯的話,應該就是陸方在這裡了。

就在他們來到這裡的那一瞬間,只見這下方的山谷之中突然湧出了一股龐大的生命之力,這股龐大生命之力比他們之前感覺到要更加的可怕,這股氣息的出現。

只見這些盔甲將軍以及其他的邪物,一個個都失去了理智。

他們對生命之力有著極其強烈的渴望,如果得到了生命之力,那麼他們的生命就可以得到蛻變。

鋪天蓋地的怪物向著這一邊涌了過來,一個個都是帶著饑渴的模樣,迅速的衝下了山谷之中。

就在這山谷之中有著一股噴泉,正不斷的噴出了生命之水。

這些怪物們衝到了這一口噴泉的旁邊開始拚命的喝了起來,就連這些盔甲將軍,也忘記了最終的目標其實就是陸方,而留在這裡拚命的喝著泉水。

「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鋪天蓋地的邪物衝到這山谷之中,張麗紅的眼睛睜大了,一點也不敢置信。

狠狠的咽了咽自己口水,整個人都驚呆了。

「你做什麼了?」張麗紅看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陸方笑了笑:「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你看這些怪物是來找我的,還有許多的怪物就是在之前那個山谷之中,只要把這些東西引開,我們就可以重新把這個祭壇封印,到時候這些怪我們就會失去大半的力量。」

聽到陸方的話,張麗紅長大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置信,看著面前的這個男子,她的心裏面只剩下了震驚。

沒錯,就是震驚,沒想到面前這個男人居然如此厲害,把這些事情做得妥妥帖帖的。

「你也太厲害了。」

張麗紅髮出了一聲驚嘆說道,帶著一些感慨。

「這算什麼厲害的?只不過是小事一樁而已,我們走。」陸方對著面前的張麗紅說道,伸手一抓,將張麗紅抓在自己的手中,就在這一瞬間化成一道遁光,轉身而去。

來到了自己目標所在的地方,祭壇的位置。

只見這下方的祭壇還有著數十隻邪物在這下方,看見這些邪物的那瞬間,陸方取出了自己的龍鱗劍一斬。

下面的這些怪物們需要在這一瞬間全部都被橫掃而過,發出了慘叫之聲,就在這一瞬間被陸方給滅掉了。

「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工夫。」落在了這山谷之中的祭壇,陸方臉上露出的笑容。

只是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背後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偷襲自己。

陸方連忙龍鱗劍直接護在了自己的周圍,只聽噼里啪啦的響聲,這些東西全部都掉在了地上。

「呼!」

陸方只感覺到自己的心裡頭有著一陣的壓抑,好像有著一隻強大的怪物就在自己的身旁,襲擊而來。

「嗯?」

陸方微微眯著自己的眼睛,看向前方。

只見這走過來的居然是好幾個人,這幾個人的身上都穿著黑色的衣袍,手中拿著武器,一個個看上去是那麼的兇狠,帶著濃烈的殺意。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這幾個人笑著說道,看著陸方的眼眸有些冷意。

原來是陸方隱藏自己的實力,現在的陸方看上去只有鍛神期的修為,根本就不怎麼厲害。

這幾個人都已經抵達了靈神期,而且都是靈神期一重。

實力也就不說了,那可以說是非常強悍。

而且看上去這幾個傢伙最後才剛剛進入靈神期的狀態,因此一個個都十分的得意。

手中的武器是十分的精銳,帶著無敵之勢。

「殺!」

這幾個人並沒有廢話,直接就向著陸方和張麗紅殺了過來。

剛才這些人就已經看到陸方除掉了這些小怪物,他們並不知道這些怪物是因為什麼原因被吸引走了,有可能是面前這兩個人搞的鬼,而且面前這兩人的實力並不強悍,正好殺了再說。

他們通過血祭的方式才抵達到現在的修為,一個個都是戾氣非常。

殺人對於他們來說,只不過是簡簡單單的事情,現在他們想要除掉面前的陸方。

只是他們怎麼都不會想到,面前看上去這個只有鍛神期修為的陸方,其實隱藏了自己的修為,而是靈神期。

不只是靈神期,而且一爆發就可以爆發出靈神期三重實力,根本不是他們所能夠抵擋的。

他們的眼眸之中已經看到了陸方被他們斬殺的下場,旁邊那個女人是會長得挺漂亮的,守在這裡也是挺無聊,到時候也可以留下來在這裡玩一玩。

可是這幾個人的修為並不穩固,突然他們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面前的陸方手中的劍居然就在一瞬間化成了一條龍。

「一條龍?」這幾個人的眼眸中帶著驚恐,怎麼可能會出現龍?要知道這可是一條龍啊。

他們想到這裡的時候,眼眸之中就已經露出了驚詫。

「恐怖,這絕對是恐怖的怪物,難道這個人也是怪物不成?。」周圍這些人想到。

他們並不是什麼大世家子弟,是一些散修。

原本他們是不可能突破靈神期的,因為他們不可能獲得這樣龐大的資源,可是突然有人找到了他們,教給了他們法術,同時給他們指引一條路。

只要跟隨著化生門修為就可以不斷的突破,甚至靈神期五重都有望。

對於他們這種原本連靈神期都無法突破的人來說,這簡直就是天大的好事,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萬幸的事情,因此他們都加入了化生們,最終也如他們所願,終於抵達了如此的修為。

可是現在,他們終於感覺到了恐懼。

這一劍斬殺了下來,他們面臨著非常可怕的死亡危機,面前這不是他們的功勛,反而是一個殺神。

「噗!」

這幾人就在這一瞬間直接被攔腰斬斷,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吐出了鮮血,一個個居然就在此時,直接全部都被滅殺。

陸方搖了搖頭,看著面前的這些人。

「你們這些垃圾,投靠了這些邪物你以為你們就能夠獲得真正的修為了?只不過是鏡花水月而已。」

陸方淡淡的說道,抬手一點。

就在下一個火花直接灑在了面前這些屍體的身上,就在這一瞬間,這些屍體已經全部都被焚燒,直接化成了灰燼。

走到了祭壇上面,就在這祭壇裡面有這些怪物就要鑽出來。

這裂縫很大,裡面的怪物也很多。

這些怪物就要從這祭壇之中鑽出來,陸方是絕對不會讓這些怪物從這裡面鑽出來的。

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死!」

隨著一團巨大的能量波動,就在這裂縫之中不斷向著外面擁擠的怪物,滅殺了。

「接下來就是封印的時候到了。」陸方喃喃的說道,抬起了自己的手,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封印的材料,放在了地面之上,將這些材料直接在手上煉化,然後在地面上這陣法開始勾裂了起來。

隨著大地勾勒出陣法,這一道巨大的口子開始不斷的彌合。

「看來馬上就要封印,完全弄好了。」陸方笑著說道。

隨著他手中的動作,很快就把這封印徹底修復了,在這一路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威脅。

似乎陸方就這樣輕輕鬆鬆的就已經將封印給修好了,隨著封印修復,只見這個祭壇開始旋轉了起來,裡面湧出了一團濃烈的黑氣,就在下一個瞬間直接又鑽入了地下。

陸方發出了一聲驚呼:「完成,看來這隻要三個陣法全部都修復完畢,那麼這裡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

「外面來了好多怪物,我們快點走吧。」張麗紅沖了出來,看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張麗紅的臉上帶著驚恐,一張俏臉是那麼的慌張,對著陸方惶恐的說道,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聽到這裡,陸方翻了一個白眼。

「怕什麼?這裡的封印已經修復完成,我們就可以直接離開了。」陸方笑著說道。

就在這裡,有著七八個個盔甲將軍是已經沖了過來。

這些將軍們一個比一個兇狠帶著恐怖的模樣,在這天空之上成群結隊發出了怒吼之聲,死死地盯住了陸方:「我們要殺了你,你這個混蛋居然敢欺騙我們,找死。」

這些聲音帶著劇烈的衝擊之聲,直接傳到了陸方的耳朵之中。

周圍的空氣之中帶著一股濃烈的壓力,張麗紅此時已經嚇壞了,也不知道為什麼陸方不離開這裡,反而留在這裡面對這些怪物,一時間心裡頭也只剩下了恐懼。

「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吧,這裡這麼多的怪物,我們怎麼可能活下來?擔心我們真的會死的而且你的實力這麼強,你可以逃走,但是我不一定逃不走。」

「怕什麼?」陸方說的。

「喂,上面這些傻子,你們是跑過來找死嗎?接下來需要我弄死你們嗎?」說到這裡,舉起了自己的手。

此時的他,眼眸之中帶著冷笑,讓上面的這些怪物們一個個都感覺到了不爽。

「找死。」

只見這些怪物們就在這一瞬間向著下方沖了下來,化成了劇烈的衝擊波。

天空之上原本去搶奪生命之水的邪物,也在這一瞬間直接沖了下來。

這些怪物們的恐怖程度,是那麼的可怕。

眨眼之間,就要覆滅陸方。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