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但是跟他們兩個起衝突的人看到君翎之後卻露出了輕蔑的神色:「原來是你啊!」 君翎看都沒看那人一眼,直接走到了君昧的面前:「沒事吧?」

君昧吐了吐舌頭,脆生生道:「我能有什麼事?於昕在我面前擋著呢!」

君翎抬眼看了一眼躲在自家妹妹身後的於昕,這叫在她面前擋著?

真是個廢物!

於昕大概也能從他的臉色看出他在想什麼,但是他又無力反駁,因為在面對他的時候,他確實有點慫。

但是在面對那些外人的時候他從來都沒有慫過,尤其是面對這些欺負君昧得這些人,他更是沒有一絲一毫的讓步。

契妻只歡不愛 見到自家妹妹沒有吃虧之後,君翎才施捨一般地看向那幾個叫囂的人:「就是你們幾個欺負她嗎?」

「又怎麼樣?」其中一個華服公子傲慢地說道。

君翎冷笑了一下,一個字都沒有跟他說,直接一道玄力打在他的身上,那人立馬撞到了牆上,狼狽至極。

與他一同前來的夥伴們震驚了一下,立馬手忙腳亂地把他扶了起來:「華公子,你沒事吧?」

說著那華公子立馬吐出一口血來,顯然是受到了不輕的內傷。

他的小夥伴們立馬就氣憤了,沖著君翎大聲的嚷嚷:「君翎,你知道我們是誰嗎?你居然敢這麼對他,華家是不會放過你的!」

君翎還從來都沒有怕過誰,他輕蔑地斜視了他一眼:「我確實不知道你們是誰,但是你們既然敢欺負她,就應該做好去死的準備。」

「你好大的口氣啊!」那人目光猥瑣地看著君昧:「你這麼維護這個死丫頭,她該不會是你見不得光的情人吧!」

君昧從小身體就沒有好過,當然,更不可能出君家的大門,所以他們這些人不認識她也不是什麼稀罕事。

君昧被這個人噁心的不行,還沒等她說什麼,君翎就先一步把人甩到牆上去了,與之前那個華公子吐血相伴去了。

見到君翎這麼不好惹,外面看熱鬧的那些人為了不殃及池魚,都灰溜溜的走了,只剩下極少數不怕死看熱鬧的。

事實證明,君翎是真的不怕與他們結仇,剛剛那幾個叫囂得非常厲害的華服公子現在一個個乖得都跟鵪鶉似的,縮在一邊瑟瑟發抖。

「如果你們下次再敢招惹她的話,你們幾個都要死!」君翎看著他們幾個的目光就像看著幾個死物一樣,都快把那幾個人嚇尿了。

畏畏縮縮地相互看了一眼,互相攙扶著走了。

君翎瞥了一眼君昧:「下不為例。」

小野妻,乖乖噠! 君昧嘿嘿一笑:「哥,又不是我主動找的麻煩,是他們幾個不講道理。」

君翎不為所動,君昧是個什麼樣的性子,他還是知道的。

君昧終於蔫噠噠地低下頭:「我知道了,下次不會了。」

於昕看著她可憐的樣子,正想安慰兩句,就看見她對自己眨了一下眼睛,又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於昕瞬間就:「(○ε○)」

小姑娘都被老哥這麼樣罵了,她居然還能這麼皮,膽量不小。

君翎沒有錯過他們兩個之間的小動作,只覺得礙眼又無奈,真是妹大不由哥。 沒錯,何漫楓也跟江家的人相處了將近二十年。

她若是布局,那蕭雁南未必能看的出來。

「我去問問她的意見。」

「嗯。」

……

傍晚的時候,慕洛琛回到安家,等著何漫楓醒了,詢問了她的意見。

何漫楓擰眉想了片刻,讓慕洛琛找幾個帶有明顯標誌的人,她說,這些都是江家的老人,當年也是跟在江晨身邊的。

江晨帶她赴澳大利亞之前,曾告訴她以後如果有難了,自己可以去找這幾個人。但直到後來出事,她也沒時間聯繫這幾個人,到美國之後,更是和他們斷了聯繫。

時隔兩年後,她才找到了這些人。

他們被江家的事情牽連,所以迫於蕭雁南的壓力,不得不離開帝都,躲到別的地方去。這次若是謀划事情,找他們來冒充江家的人出面,是最不會出差錯的。

慕洛琛根據她的描述,立刻讓手底下的人,去找符合這些條件的人。

這次是最後一次機會了,若是還不能讓蕭雁南上鉤,只怕以後成功地幾率更加渺茫。

而天寶,大概也等不到下一次機會了。

慕洛琛想到這個,微微的嘆息了聲,轉身朝著簡汐所在的房間走了過去。

推開房間的門,簡汐坐在地毯上,在跟天佑和妞妞玩。

三個人原本挺高興的,可在他到來之後,簡汐的臉色忽然變了,不停地往兩人的身後躲。躲到床邊,再也沒有可躲的地方,她拿了床上的一隻枕頭,擋住了自己的臉。

天佑和妞妞還以為她在跟他們玩捉迷藏,在一旁笑嘻嘻的說話。

慕洛琛卻知道,她還在怕他。

伸手拉下枕頭,他摸了摸她的腦袋,說:「簡汐,很快就結束了,到時候我帶你去英國吧。」

葉簡汐歪著腦袋看了他幾秒鐘,又迅速的躲了回去。

慕洛琛嘴角露出苦澀的笑容,她的病情總是時好時壞,好的時候雖然認不出他來,但總不至於躲他,壞的時候,見到他,情緒就會異常的激動。派去英國那邊找那名給她催眠的人說,因為害怕被報復,那名醫生藏的很深,真的要找起來,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但眼下要集中精力對付蕭雁南,只能暫時緩緩給簡汐治病的事情,等過段時間把蕭雁南解決了,再帶她去出國。

慕洛琛哄了葉簡汐好一會兒,才讓她平靜的坐在自己身邊。

把最近的事情都跟她說了一遍,葉簡汐聽的似懂非懂的,歪著腦袋靠著床睡著了。

慕洛琛抱她到床上睡覺,掖好被子后,起身對妞妞和天佑說,「你們這幾天繼續陪著簡汐,看著她好好吃飯,吃藥,等過幾天,我帶你們出去玩。」

兩個小傢伙乖乖的點了點頭。

在他離開時,天佑拉住他的褲腿,小聲的問了句,「爸爸,寶寶什麼時候回來?」

慕洛琛微微頓了下,說:「很快。」

「那我們拉鉤哦,大人不許騙小孩子的。」

「好。」

慕洛琛鄭重的跟天佑拉了手,這才離開。

……

另一邊。

帝都的威爾遜國際酒店。

容子澈參加完會議,疲憊的回到酒店,洗完澡剛想跟月兒通視頻,門口就有人敲門。他走到門口,透過牆上掛的電子顯示屏,看到門外站的裴娜。

按下了開門的按鍵,他問:「有事情找我?」

「呃,有有一點點的事情。」裴娜有些緊張,從聽說容子澈來帝都,她就想著要不要把溫如意在唐家的事情,告訴他。最初沒說是擔心,容子澈衝動之下,做出不好的事情。可掙扎再三,還是來了這裡。

她想,不管怎樣,容子澈都有知道內情的權利。

「什麼事情,說吧。」

容子澈抱著雙臂,並沒有打算讓裴娜進房間。

裴娜低著頭,想了好一會兒,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張紙條,遞到了容子澈跟前,「唔,我聽說你最近腸胃有些不好,這家醫院的醫生挺不錯的,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紙條上面的地址,是溫如意所在的地方。

如果容子澈肯去這家醫院,能碰到如意,那是上天安排他們相遇,也怪不得她告訴了吧?

如果容子澈不肯去,那她也沒辦法,等回頭再告訴他……

那時候慕家和蕭雁南的恩怨,也差不多解決了。

容子澈頓了幾秒,將紙條接過來,說:「我知道了,你還有別的事情嗎?」

「呃,沒有。」裴娜搖了搖頭,看著容子澈冷漠的臉,又說:「那我先走了,不打擾你休息了。」

「嗯,慢走不送。」

容子澈說著,要關上房間的門。

可在門關上的剎那,已經要離開的裴娜,又忽然折回來,伸手擋住了門,鄭重的說:「容子澈,你一定要記得去這家醫院看看,記得哦……」

容子澈覺得裴娜真是有些瘋瘋癲癲。

忽然跑來自己這邊,給自己一家醫院地址,讓他過去做檢查。

難不成是中邪了,或者瘋了?

關上門,容子澈隨手把那張寫著地址的名片,隨手扔到了一旁,沒有再理會。

霸婚老公賴上門 ……

裴娜從酒店離開,深深的吐了口氣,可算把地址給容子澈了,自己也不用每天都想這件事了。

走到電梯跟前,按下一樓的按鍵,眼看著數字一格一格的跳下來。

叮……

電梯到達她這一層,裴娜邁開腿想走進去,可看到裡面穿著黑色西裝的兩個男人,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她有些發毛。

悄悄的挪著腳步想退出去,等下一趟電梯,可沒等她走出去,那兩個人就一左一右的扣住了她的肩膀。

「你們幹什麼?」

裴娜大驚失色,用盡全力掙扎。

「別動。」

站在她右側的人,拿出一支刀,抵在了她的腰側。

裴娜霎時僵硬了身體,顫抖著牙齒說,「你、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是想要錢嗎?我的錢都在包里,我可以把包給你們,不報警,只求你們放了我。」

「我們不要你的錢,只是想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去見蕭先生,只要你乖乖的配合,別出聲,我們不會拿你怎樣的。可如果你不配合,那就別怪我們要你的命!」

男人壓低了聲音威脅,同時將刀子往前抵了抵。

裴娜嚇得往前站了站,沒敢再說話。 好不容易養大的妹妹,居然被一條魚給叼走了,找誰說理去?

三個人在點心鋪子里打包了好幾份點心,終於心滿意足地回到了君家。

一回到君家,君昧就跟脫韁的野馬似的奔向了玉傾歡的院子。

「歡歡姐,你看我給你帶回來了什麼?」

玉傾歡懶洋洋地從內室走出來,非常配合地問道:「你給我帶回來了什麼?」

「噹噹噹噹,我給你帶回來了牛記點心,你之前不是說他家的點心好吃嗎?」君昧把食盒放在桌子上,把裡面的點心一一擺出來。

拿出來的點心每一樣都非常精緻,看起來讓人非常有食慾。

牛記的點心是他們這一片最好的點心,味道自然不同凡響。

玉傾歡覺得還不錯,你也出來一顆梅花狀的點心,放進了嘴裡。

君昧滿眼都是小星星:「歡歡姐,味道怎麼樣?」

玉傾歡點了點頭:「不錯。」

君昧:「你喜歡就好。」

玉傾歡吃完了一塊點心之後,拍了拍手:「這些點心你哥哥有嗎?」

君昧一臉的茫然,哥哥不是不喜歡吃點心嗎?

玉傾歡立馬就明白了,君昧這個小姑娘有點缺心眼,知道給她這個半路出來的姐姐送點心,去把自己的親哥給忘了。

雖然君翎自己也不喜歡吃這些點心,但是點心還是要送的。

「這樣吧,反正這些點心我們也吃不完,去給你哥哥送一點吧!」

君昧委屈地坐在凳子上:「要去你去,反正我是不去。」

玉傾歡笑了笑:「你該不會是又被你哥哥給罵了吧?」

通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玉傾歡大概也摸清了君昧的性格,她真的跟君翎一點相似的地方都沒有。

小姑娘比較古靈精怪,鬼點子賊多,君翎跟他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君翎喜歡罵她也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她不能否認君翎也的的確確非常疼愛她這個妹妹。

君昧皺了皺鼻子:「我哥他這人……就是太硬了,跟個臭石頭似的,歡歡姐,要不你別喜歡他了吧。」

小姑娘的眼睛一閃一閃的,一看就知道說出來的話沒有走心。

玉傾歡在她腦袋上摸了一把:「那可不行。」

君昧露出揶揄的神色:「我就知道會這樣,歡歡姐,你可不能慣著他。

玉傾歡眨了一下眼睛,爽快答應:「放心,我一定不會慣著他的。」

君昧嘿嘿嘿一陣傻笑,像個小傻瓜一樣。

玉傾歡無奈的笑笑,小姑娘確實是個好的,但是也的確坑哥,而且還是從小坑到大的那種。

玉傾歡把紅豆糕收起來,給君翎送了過去。到的時候,君翎正在練劍。

玉傾歡在一邊看得很熱鬧,也沒打擾他。

君翎早就發現她來了,但是他並沒有因此停下來,只是練得更加賣力了。

等他練完了一套才停了下來。

「你怎麼來了?」君翎主動走過來。

玉傾歡把食盒舉到他的眼前:「喏,給你的。」

君翎認出了這個食盒,也猜出來了裡面是什麼了。

他妹妹帶回來的糕點,他早就知道了。 電梯跳到了一層,中間有一男一女走進來,裴娜看著那個女人,朝著她拚命的使眼色。

女人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又掃了眼她身後的兩個男人,注意到其中一個男人手裡拿著刀,毫不猶豫的將頭扭到了一邊,和自己的男人繼續說話。

裴娜氣的心肝疼,這女人竟然見死不救,哪怕是按下電梯的呼救鈴,把保安招來也好啊!

而就在這眨眼的功夫,電梯下降到了一層。

站在裴娜前面的女人,慌忙拉著男人走出了電梯。

裴娜身後的兩個男人似乎察覺到了她在做什麼手腳,罵罵咧咧的推搡著她往前走。

不得已,裴娜只能走出電梯。

眼看著周圍的人越來越稀少,裴娜冷汗不停地往下流,而就在焦急之下,她忽然想起來,自己把長按homo鍵設置成了給楊樂打電話。來的時候,楊樂就跟著她,只不過在進酒店的時候,她嫌他煩,讓他滾蛋了。現在,他應該還沒走多遠,能來得及救自己。

如果自己有機會,能給楊樂傳遞消息,那個傢伙應該不至於見死不救吧?

裴娜隔著褲子的衣兜,小心翼翼的按下了homo鍵。

只是剛下去沒幾秒,兩人便把她帶到了車子停放的地方。

他們一個人去開車,一個拉著裴娜,往車子里塞。

裴娜知道,自己一旦落入蕭雁南的手裡意味著什麼,著急到了極點,她看了眼周圍,想也不想,朝著身邊的男人的襠部,狠狠地頂了一下。男人沒想到,一直乖乖配合的裴娜,竟然敢反抗,不設防的情況下,被她命中了要害。

等他緩過神來,再去追裴娜。

她已經跑到三米開外的地方了。

「臭婊子,你給我站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