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但是這件狼牙棒一出,林楠感覺到了莫大壓力。

「翁!」虛空炸裂,發出一道道悶響,也好在林楠將虛空神殿轉移到高空,否則單單這種威能,下方的無數普通人便可能受不住。

「殺我九黎族聖子,你好大的膽子!」壯漢開口,居高臨下,化靈境中期高手,但氣勢很強,不輸於那位戰王多少。

九黎族,上古時期,是能和天地皇者爭霸的存在,豈能弱。

哪怕是最早敗了,也極強,九黎族統領被尊為魔神,可見一斑。

這次出來,九黎族本就是抱著爭霸天下而來的,要重整旗鼓,不過沒想到接連在林楠身上折損慘重。

原本林楠展露了虛空神殿這種至寶,極難對付,他們也想等等,但突然間幼龍出現,真龍巢穴出現,九黎族坐不住了,索性派遣強者出來。

「你出手,這次說不得也要死!」林楠抬頭,冷冷看了一眼,雖然這位九黎族強者出手,但卻也不傻,此刻不曾進入這個範圍之內,極為謹慎。

「哼!」壯漢冷哼一聲,瞬間操控巨型狼牙棒砸落下來。

與此同時,古皇朝戰王再度爆發。

「轟隆!」這一刻,虛空神殿巨顫,這片天地在轟響,虛空被壓迫的形成一道道裂紋,哪怕是普通化靈境高手進入,估計都要小心。

很危險。

林楠難以招架!

這次不是裝的,而是真的,兩大至寶,虛空神殿也承受不住。

江南異境口,陳聽雨盯著一個監控畫面,燕京那邊一群老人們也在盯著觀看,神色凝重。

這群剛出來的高手,更強。

他們的寶物,同樣驚人,通過監控畫面,能夠勉強看到一些。

「調動戰機,關鍵時刻,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林楠!」燕京那邊,有老爺子沉聲開口。

「龍軍也該出動了!」江南異境口,陳聽雨也開口,下達了命令。

這是他的後手,原本是準備留給異境異獸王者的,但眼下竟然準備提前用了。

帶著文臣武將混異界 因為這些人類!

雙石村,一些人看的真切,此刻臉色布滿擔憂之色,哪怕是普通人此刻也能看出來一些,頭頂的天宮在顫抖個不停,周圍的人很強很強,那種氣息展露,便讓人恐懼。

「林楠哥肯定不會有事的。」一些年輕男女開口,雙拳緊握,恨不得衝上天際,大殺四方。

然而此刻不容他們動手,太弱太弱。

「我們需要趕緊變強,還是太弱了,幫不上林楠哥的忙,現在我們的敵人,不僅僅是那些畜生,還有這些突然間冒出的強者!」

相比於這些人的擔心,林楠心中還算是鎮定。

這裡是哪?

鳳凰山!

老猿還在這呢,哪怕是此刻尊者境的林楠,在老猿面前也絲毫沒有半點存在感,他不是沒有見過通神境高手,但事實告訴林楠,老猿比這些通神境還要強大的多。

幾名化靈境高手動手,真若是老猿出手,隨手估計就能解決。

自己肯定沒事!

只不過不到關鍵時刻,林楠不想勞煩它罷了,老猿的存在,也是一個秘密。

沒有輕敵,林楠全力控制虛空神殿,一次次的爆發,對抗兩大至寶,除去中央神殿的強大殺陣,其他的禁制已然完全開啟。

在這個時候,再保留的話,林楠自己就要完蛋了。

即便是自己想裝弱,都不能。

因為下方有無數的村民存在,一旦讓兩大至寶氣息外露,能震死無數人。

林楠依舊擋住了,儘管臉色顯得有些不自然。

「還是差了點,你們要進來親自動手嗎?」林楠看向兩人,帶著冷笑。

有本事進來啊。

這是挑釁!

連盤古族祖器都沒能徹底攻破這座神殿,讓周圍不少人臉色微變,至於進入其中,大家都不傻,沒人敢輕易進入。

這座至寶之中,一個不慎,會死人的。

目前來看,這座神殿比鎮魔塔,比這件狼牙棒都強大!

古皇朝的戰王,九黎族的壯漢相視一眼,眉頭微皺,但卻都沒有動手,很是警惕。

隨即二人看向周圍。

「諸位還不出手?」古皇朝的戰王再度開口。

在場化靈境有數位,皇甫氏族,崑崙一脈,玄天宗等,都有強者趕到,但都沒有出手,真若是都動手,肯定可以破開這座神殿。

然而,無人回答,一群人此刻各懷鬼胎,都有著不小的顧忌。

尤其是稍微打探過這座鳳凰山的強者,面色凝重。

「這座山,有古怪!」崑崙一脈長老沉聲,帶著凝重之意,吩咐其他人不要隨便動手,尤其是這座山峰,因為即便是他都無法看透。

至於出手,此刻他更是不敢! 路彥琛的眸子閃了閃,低頭柔聲:"我想要你,有問題嗎?"

葉一朵傻眼了,她瞬間小臉爆紅,結結巴巴的開口:"你……你……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路彥琛深深地凝視著她,突然一把將她抱起來,低聲道:"我抱你去卧室,我知道你今天很累!"

葉一朵伸手去推他,卻發現他的力氣大的驚人。

葉一朵瞪大眼睛,看著他把自己抱回他卧室。

葉一朵的心情忐忑又不安,她緊緊的咬著唇。

路彥琛一把將她放在床上,直接欺身壓上去。

葉一朵立馬在床上滾了一圈,她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

可是,面對即將發生的事情,她還是有點小小的……期待。

她眼睛水汪汪的,目光脆生生的瞧著路彥琛:"路彥琛……你再給我點時間!"

路彥琛挑眉:"你需要什麼時間?"

他說罷,直接伸手,將她的小手拉住,緊緊的將她抱住,在床上翻了一圈。

葉一朵緊張的小手都出汗了。

路彥琛再次壓下來的時候,她緊緊的閉上眼睛。

房間內的溫度,越來越高。

曖昧的氣息,蔓延著整個房間。

夜色沉沉,月亮嬌羞的捂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

葉一朵醒來的時候,感覺到渾身都不舒服。

她覺得,自己全身像是車子攆過一般。

她的腦袋剛動了動,結果,看見路彥琛睜著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葉一朵立馬瞪大眼睛,紅著臉,神情有些不知所措。

路彥琛勾唇輕笑著:"怎麼了?不舒服嗎?"

葉一朵紅著臉瞪了路彥琛一眼,語氣充滿了濃濃的撒嬌意味:"你還說!"

路彥琛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他的眸子,閃爍了一下,臉上露出一絲腹黑的表情:"怎麼樣?現在還要加入暗夜組織嗎?"

聽到他這話,葉一朵的小臉立馬垮了。

她臉上的嬌羞,慢慢的淡下來,冷著眼看著路彥琛:"我為什麼不加入暗夜組織,路彥琛,你難道以為,因為我們發生了關係,我就會放棄最初的想法嗎?"

路彥琛看葉一朵生氣了,臉色立馬變了變。

他的眼睛微眯:"朵朵,你就不能聽話點嗎?朵朵!"

葉一朵生氣的咬了咬嘴唇:"我怎麼不聽話了,路彥琛,除了這件事,其他的事情,我都答應你難道不行嗎?你就不能尊重我一下嗎?"

路彥琛深吸了一口氣:"你覺得這是我不尊重你嗎?我這是在保護你,你為什麼就不能站在我的角度,體諒一下我嗎?"

葉一朵生氣的一把掀開被子,就要下床。

路彥琛慌了,連忙伸手去拉她。

葉一朵也是在這個時候發現,自己還沒有穿上衣服,剛才一時生氣,根本沒有在意這些。

現在被子拉開,她看見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葉一朵瞬間傻眼了。

她瞪著路彥琛,滿臉通紅,不知道是害羞的,還是生氣的。

路彥琛的眸子,也看到了她身上的痕迹。

想到那些東西,都是他弄出來的,路彥琛的眸子,一下子就幽暗起來。

葉一朵反應過來,看見路彥琛的目光,目不轉睛的盯在自己身上。

她一下子又氣又羞,她一把拉過被子,直接伸手將自己捂的嚴嚴實實。

路彥琛的眼睛里,一簇小火苗,越來越旺盛。

他突然翻身,直接將葉一朵抱住。

他俯身看著葉一朵,低聲道:"朵朵,你確定不聽我的話?"

葉一朵死鴨子嘴硬,盯著路彥琛:"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路彥琛有些無奈,聲音帶著濃濃的柔情,目光很是火熱:"因為我是你男朋友,有意見嗎?"

葉一朵賭氣的看著路彥琛,咬了咬嘴唇:"你是我男朋友,我沒意見,但是,你要我這件事聽你的,我意見大了!"

說罷,她氣的鼓了鼓小臉,伸出皓白的手腕,伸手去推路彥琛:"你想幹嘛啊,你起來,我要起床,你先走!"

路彥琛突然笑了,他將葉一朵抱住,捂的嚴嚴實實,一臉笑意:"我為什麼要先走啊,我就待在這個房間里,我今天不打算走了!"

葉一朵紅了紅小臉,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路彥琛,你耍無賴!"

路彥琛挑眉看了她一眼,笑的有些曖昧:"我不是耍無賴,在你面前,我就是無賴!"

葉一朵小臉漲的通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哭喪著小臉,好半天,才可憐巴巴的問了一句:"路彥琛,你到底想幹嘛啊!"

路彥琛的眸子微微沉了沉:"我不幹嘛,我就是想讓你答應我,打消加入暗夜組織的念頭,我今天就放過你,不然的話,我就……"

路彥琛俯身,在葉一朵的耳邊,低低的說了幾句話。

葉一朵的小臉,瞬間紅的都到脖子了。

她羞憤的瞪著路彥琛,聲音都提高了:"路彥琛,你個臭流氓!"

路彥琛笑的有些無賴:"是啊,我就是臭流氓,反正你是我女朋友,也滿十八歲了,我對你耍流氓,合乎情理,完全不犯法啊!"

葉一朵要哭了,她委屈的看著路彥琛:"你就不能放過我嗎?路彥琛!"

路彥琛的表情變了變,他無奈的看了一眼葉一朵,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朵朵啊,不是我不放過你,是你饒了我吧,我無法忍受,每天讓你面對這樣擔驚受怕的生活,如果你加入暗夜組織的話,你面對的一切事情,性質都不同了,我如果抽不出時間保護你,萬一你出了事,我這輩子都會自責死的,所以,為了我,放棄吧!"

葉一朵直勾勾的看著路彥琛。

她沒想到,路彥琛見強硬的姿態不行了,現在居然來了懷柔政策。

更可惡的是,他害怕自己胡思亂想,居然昨晚就把自己吃干抹凈了。

他是不是覺得,他如果把自己吃干抹凈,他再軟硬兼施,自己就算是跟他鬧騰,也不會太過分。

葉一朵突然就生氣了。

她生氣的一把將路彥琛推開。

路彥琛看著她臉上的表情,變了又變。

結果,他一個沒注意,直接被葉一朵推翻了。

幸虧他反應快,沒掉下床。

葉一朵像個受驚的小兔子一樣,她立馬起身,用被子裹著自己,縮在牆角,直勾勾的,警惕的瞪著路彥琛。

路彥琛有些無奈,他起身坐起來,看著葉一朵:"朵朵,你怎麼了?"

葉一朵生氣的瞪著他:"你說做什麼,你現在在幹什麼?你是硬的不行,就來軟的,你是覺得,你軟硬兼施,肯定能讓我放棄我之前的想法,是嗎?那路彥琛,我今天就明確的告訴你,我不是菟絲子花,我不會依附任何人,哪怕是我的另一半,我只能做站在他身邊,跟他一起抵擋風雨的那個人,我做不了他身後的那個人,你如果受不了我,你就去找別人把,路彥琛,我今天也把話給你撂在這裡,如果你不同意我加入暗夜組織,我就跟你分手!"

葉一朵說完,生氣的用被子裹著自己,跳下床,快速的向著門口移動。

路彥琛急了,他也赤著腳跳下去,直接將葉一朵打橫,連帶著被子抱起來。

葉一朵使勁掙扎,路彥琛差點把她摔下去。

他趕緊用勁兒,將懷中的人兒抱緊,將她好生生的放在床上。

他沒好氣的看著葉一朵:"你這是幹什麼?摔下去了幹嘛!再說了,你加入暗夜組織這件事,我們不是再商量嗎?你突然說分手的話做什麼,葉一朵,我警告你一次,之後別再讓我聽到分手這樣的話,你在我這裡,怎麼鬧,怎麼任性撒嬌,都可以,但是,你要是下次說了分手,我就把你鎖在家裡,讓你連門都出不了!"

葉一朵氣呼呼的瞪著他:"你……你……你這是做什麼,威脅我嗎?我告訴你,我一點都不害怕,你要是真的敢把我關起來,我爸媽肯定要找你麻煩,還有,你警告我幹什麼,明明問題在你自己,如果你讓我加入暗夜組織,我們是不是不用分手,是你自己選擇的分手,不是我,我說了,我不想跟你分手……不然,我也不用找你大半年了……"

葉一朵說著,眼睛突然就紅了,她委屈的看著路彥琛,神情格外難過。

看她這個樣子,路彥琛瞬間心疼不已。

他無奈的嘆口氣,走過去,坐在葉一朵旁邊,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臉:"朵朵,你怎麼就這麼不聽話呢,你非要加入暗夜組織嗎?我給你說了這麼多話,我做了這麼多,難道都改變不了你的想法嗎?你是真的不懂這裡面的危險,你現在天真單純,如果加入暗夜組織,你要面對的東西,跟你以前經歷,都不一樣,你的整個世界可能都會被影響,你懂嗎?"

葉一朵突然認真的看著路彥琛:"路彥琛,我說句真心話吧,其實跟你在一起之後,我的世界,就已經被你改變了,如果你跟我在一起,你在暗夜組織,你覺得,你的事情,能對我沒有任何影響嗎?你自己用腦子想都不可能,你只是想一直站在前面,想拼盡全力保護我而已,你也好好想想,我真的需要的,是你拼盡一切,將我保護的什麼都不懂嗎?" 一聲稚嫩的聲音響起在走廊。

大家不約而同回頭看過去。

望見木小寶的時候,紀佳夢的臉直接從羞怒變成難堪,「怎麼會是你,一定是你搞的鬼對吧,你這個拖油瓶!」

剛剛才在餐廳見過面,認出木小寶的經理笑著上前打招呼,「寶少爺你好……」

從兜里掏出一張信用卡的木小寶,雙指夾著信用卡遞到嘴邊,親了一口,餘光落在紀佳夢身上,「我姓紀,叫我紀少爺。」

「對不住,對不住,紀少爺,你好,請問有什麼事情可以幫到您?」

木小寶將手中的信用卡遞給經理,下顎沖著紀佳夢的方向抬起示意,「她的,我買單了。」

「謝謝紀少爺。」接過信用卡后,經理接過手提包,示意跟過來的人去買單,也讓保安放人。

保安放手后,先前被架起的胳膊留下一陣撕裂的疼痛,使勁揉著自己胳膊的紀佳夢滿面怒火衝到木小寶跟前,「你這個不要臉的拖油瓶,你以為這樣做,我就會感謝你了,你休想!」

紀家的家規,不許在外人面前吵架,丟了紀家的臉面和身份,剛剛還一臉傲氣的木小寶這個時候,抱著的胳膊放下,垂落後,一臉愧疚著前面的經理,「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說完后沖著對面還有旁邊的保安做了一個深鞠躬。

受寵若驚的經理跟保安趕緊回了一個鞠躬。

立起身後,經理笑著說道,「那就不打擾你們了,待會買單后,我把信用卡送過來給您紀少爺。」

「好的,麻煩你了。」想起一件特別重要的事情,「那個,單我買了,她打人的事情,該怎麼賠,你找她賠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