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但是這大道可不是古佛一講,立即就能領悟的,我深有體會。你知道了沒用,必須要體會到其中的奧妙才能發揮其威力。我想,古佛這也就是盡人事聽天命的做法吧。他也不知道這世界到底會怎麼樣。

飛昇這件事似乎在我大天朝沒見過,在地界也沒見過,只在這異界見過。那麼我有了一種推論,就是通往天界的通道,只存在於異界,這樣一來,就是一個很好管理的模式了。

從人界是無法直接到異界的,於是通道是這樣一條線而不是網狀結構。人界——地界——異界——天界。只能是按照這個順序竄門,你想從異界直接回去人界是行不通的,只能是去臨近挨着的那個界面。這樣一想,才發現這個模式是符合現實的,也是科學的,不然這世界之間,早就亂了。

這天,鍛造還在進行,突然外面轟隆一聲巨響。接着,大地都晃了起來,妙音和朱羽都慌了,她們可以慌,但是我不能慌,我說:“不要慌,妙音,你出去看看情況。” 大地的晃動一直持續着,轟隆隆的巨響不斷。外面一定是出了大事了,但是我能離開嗎?我深呼吸一口,掄起錘子砸了下來。

妙音出去大概有半小時,回來的時候顯得很激動,她說:“夫君,外面有一座燃燒的山從天而降,落在雷音寺以東三十里,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火堆,近看纔是一座高山。 賴你沒商量 高山壓住了拉奇城,死傷無數,大家開始拜天,認爲這是老天對大家的懲罰,都在懺悔呢。甚至有異教徒趁機前來宣傳歪理邪說,說我佛教氣數已盡,勸大家脫離現有信仰,改信天主教。還有一撥人在宣揚伊斯蘭教義。對了,還有幾個人在宣揚道教天下才是正統!反正是亂了。”

我嗯了一聲說:“繼續吧,給我942號材料!”

這材料是用來拔絲的黑銪和鈦、飄羽鐵和流錫的合金,是用來拔頭髮的。有了流錫,以後就算是再像上個人偶一樣被打散了,變形了,還是會很快修復的。

拔絲是個技術活,必須寧心靜氣,一氣呵成。外面的局勢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風雅大陸變成什麼樣,我也不去管了,這時候,能打造出一個神一般的存在將會對我的小命很重要。天知道哪天就有一批神從天而降,來這異界搶地盤,殺人。看來,要做好和神戰鬥的準備。

到時候神佛降臨,這裏將會是一個大混戰的局面,一切的仇恨都會用凡人代理的模式去清算,恨不得將對方屠戮一空。當大家看到自己一直信仰的神佛出現在面前的時候,將會是瘋狂的時候,是熱血的,是不理性的,是暴躁的。

一個新的時代即將到來了,沒有準備的人,到時候只會成爲炮灰!

頭髮總算是拔出來了,接着就是種進頭皮裏。頭皮上已經鑽好了很多的小洞,洞略微比頭髮的直徑小一些。於是,需要在火中燒熱,然後將頭髮插進去。這工作更是細緻的火,必須在火中完成。

我坐在那裏,一根根往裏插,朱羽手巧,說要她來動手,我拒絕了,這不是手巧就行的,還需要對金屬有足夠的瞭解,很明顯,朱羽對金屬一竅不通。

天琴很可能是不放心妙音,一閃身就出來了。她在我的身旁,一句話不說,靜靜地站着,卻不看着我,而是看向了妙音。

妙音嘟囔道:“你不看他,看我幹嗎?”

天琴也不說話,甚至沒有任何的表情。我倒是能理解,人偶打造到了這個程度,不能出任何的差錯,她在我身邊,我的確能踏實不少。我倆這一路走來,可以說,已經不分彼此了。

突然,外面又亂了起來,哄哄地爆炸聲不絕於耳。天琴說:“像是打鬥的聲音!”

妙音說:“我出去看看。”

沒錯,妙音是個耐不住寂寞的人,她只要一有藉口,就要溜出去透透氣,但是她總是很快就回來。但是這次,一個小時也沒回來。我剛要讓天琴出去,她回來了。一回來就叫喊着:“不好了,打起來了。”

我說:“打起來有什麼好奇怪的?把那2011號零件給我。”

她嗯了一聲,將材料遞給我,隨後又說:“焚天古佛和一個拿着棍子的打了起來。打得很兇!”

一說拿着棍子的,我想到了兩個人,一個就是孫悟空,再一個就是納蘭英雄了。

我沒說話,繼續忙我的。但是外面突然有一聲很飄渺的笑聲:“哈哈哈……”

這聲音可能很遠,但是卻覺得又那麼的近。

“楊兄啊!快兩年了啊!估計你想我了吧!我來找你了啊!”

是啊,自從他飛昇到現在,兩年快過去了。時間過的真快啊!人偶的打造只差最後收官了,人偶不完成,我就算是再想出去也是不行的。納蘭英雄,你還是再等等我吧!

這雷音寺後山很大,納蘭英雄想找到我也不容易。再有三天,我就能出去了,說實在的,我也憋壞了。

就聽秦川這時候喊了句:“楊白臉兒,有膽子你就出來吧,當我們怕了你嗎?”

滔天哈哈大笑着說:“你要是再不出來,納蘭兄就要帶我們去你家找你了。”

我心說你有膽子就去,就算是你想去,納蘭英雄也是不會同意的,他不是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他也有家人,有老婆,有孩子。現在,他老婆孩子在我手上,不敢亂來的。

這三個滾蛋,總算是再次湊在一起了。

不僅這樣,我又聽到了一聲沉悶的吼聲:“大膽雷音寺,竟然敢殺我密宗弟子,今天,我就來和你們清算!”

秦川、滔天和這沉悶的喊聲相比納蘭英雄的可就低級多了。

接着,焚天的聲音飄渺地傳到了我的耳朵裏,說:“東翼,壞了,中天大帝的身體即將全部腐爛,速度在加快,這世界對神魔的限制已經很弱了。只是很多人出於對中天大帝的敬畏,不敢下來。但是這納蘭英雄似乎是瘋了一樣就下來了,下來後只是被天雷劈了三下,這天雷就散了。看來,這世界要徹底失去平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更多的神佛下來了啊!”

我聽着,心裏沒有波動是難免的,但是立即提了一股清涼的水屬性真氣衝了下靈臺,人頓時就清醒了。靜下心,繼續忙着手裏的活兒。

朱羽不敢分心,幫我控制着火溫。天琴也是一句話不說。一切,似乎都沒有受影響。

“楊兄,我知道你在。你出來吧,我們堂堂正正打一場。你還記得上次你把我扒光了嗎?我出了通道落在淨化池邊出了很大的醜啊!在天界成了一個小丑,你滿意了吧!哈哈哈……”他隨後喊道:“但是現在,他們要跪在我的腳下唱征服,楊兄,現在我有神甲,神棍,我還是三品神人了呢,你現在還敢出來嗎?”

接着,大家都哈哈大笑了起來。這聲音在山谷裏迴盪,非常的刺耳。

天琴說:“注意點,不要出錯了。”

我深呼吸一口,嗯了一聲。心說納蘭英雄,我不是不敢出去,我只是不能出去啊!你升了兩級我就怕你了嗎?你升級,難道我就不升級嗎?

“忘了告訴你了,你那老相好,梅芳,此時在水晶宮裏殉葬了,就在中天大帝的棺材上鎖着呢。已經奄奄一息了。你心痛嗎?”納蘭英雄哈哈大笑道:“你再不去,可就要死了啊!大帝已經身隕,身體已經爛的就快只剩下金身,眼看就爛沒了。這內世界已經是無主世界了。哦不,以後就是我納蘭英雄的世界,我就是你們的主神!”

他說完狂笑了起來。

我心說這不是胡言亂語是什麼?這不是做夢嗎?喪心病狂了已經。你還是主神了,你憑什麼?你對這個世界有多少掌控力?你能看遍並掌控整個世界嗎?

我作爲主神,我是知道的,主神是對自己的內世界有着絕對的掌控力的,他納蘭英雄憑什麼?簡直是異想天開!

天琴說:“不用理他,林子大了社麼鳥都有,你只管打造人偶就好。”

我嗯了一聲說:“是啊,要是聽蝲蝲蛄叫就別種地了。”

我這才靜下心,繼續打造。

納蘭英雄聒噪的聲音一直在響,焚天在和納蘭英雄據理力爭,之後開始對罵。我也看出來了,越是高級的存在,越真實,罵的那叫一個難聽啊!但是,焚天就是自己一個人一張嘴,罵不過那羣逼人。秦川那貨嘴損,罵的更是花樣百出,不堪入耳。連焚天母親的木耳什麼顏色都罵出來了。

這混蛋,不殺了他心裏真的是很難平靜啊!

我就在這三天的罵聲裏,總算是打造成了人偶,當我將鮮血滴入的時候,頓時這人偶自己就站起來了,她扭着頭看看我,又看看四周。眼睛嘰裏咕嚕地看着一切,似乎像個剛出生的嬰兒。

柏芷這時候撲出來了,她站在人偶前說:“有了靈魂,必須除掉才行!”

她化作了本體,猛地對着這人偶就吼了一聲,頓時,一個黃色的光團就飄了出來,柏芷妹妹張嘴一吸,就把這靈魂吸入了肚子,然後咧着嘴打了個飽嗝,恢復人形後笑着說:“這下可以將小黃妹妹的靈魂注入了。”

我看着,這蔦蘿端莊的形象往我有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真不敢相信當初東翼怎麼敢偷看這蔦蘿洗澡的。

我將小黃的靈魂剝離了出來,然後注入了這人偶之內,頓時,人偶的眼睛睜開了。小黃一醒了就喊道:“我的弓呢?我要殺了那個陳金剛!”

我一笑說:“陳金剛死了,已經沒有那個人了。”

“該死的,爲什麼死的那麼早?”

我拿出落日長弓,交到了她的手裏。之後,一口氣鬆下來,低着頭走到牆角,咳嗽了幾聲,坐到了角落裏,往後一靠就睡着了。

我睡醒的時候,納蘭英雄還在罵。

秦川這敗類此時哈哈笑着說:“楊白臉,再不出來,我可就要扒光了這淑賢菩薩遊街了,哈哈……”

焚天這時候喊道:“小子,快放了淑賢菩薩饒你不死!”

秦川喊道:“來啊,殺死我好了,我都活夠了我。焚天古佛,別人當你是盤菜,我可不當你是根蔥,我只能說,你算個屌毛!”

“氣死我了,你找死!”焚天古佛怒吼了起來。 wωw .ttka n .C O

納蘭英雄哈哈笑着說:“焚天,你一個五劫佛就別裝了,和我打,你能行麼?本來佛的長處不是這種近身搏鬥,你們靠的是佛法和法器。你們沒有經歷過九九大劫,平時吃那點齋飯真的能令你們有鋼筋鐵骨嗎?”

這時候,又是一聲笑聲傳來了。

“我說呢,回了我密宗,發現沒人,據說是來這裏了。哎呀,這不是納蘭大神和焚天古佛嗎?二位這是在這裏談心呢嗎?”一個聽起來有些令人不舒服的尖銳的聲音響了起來。

“覆壓佛陀,我是來替你要金身的啊,難道你不想要回你的金身嗎?”

“金身乃凡塵之物,我要它有何用?不過,當時落到了這淨土宗的地盤,是該要回去了。”

焚天罵道:“覆壓你簡直是混蛋,你知道這魔道中人要你的金身去幹嘛嗎?是去練成武器去殺人!”

覆壓笑着說:“與我何干?我已經拋棄了凡身,那身體早就與我無關了。到了天界,重塑法身,雖然艱苦,但是,也算是好處多多。你當初不也是燒了自己的身體嗎?你那舍利子不也是弄得滿世界都是嗎?那和你又有什麼干係呢?”

焚天道:“舍利能和金身比嗎?舍利能被誰利用嗎?那只是一種信仰。最多就是能入藥發揮一些藥效罷了。”

我心說媽蛋的還真的能吃,但是這妙音要舍利幹嘛?真的是要吃的嗎?

我站了起來,一步步出了門,天琴和朱羽早就回去休息了,人偶蔦蘿在和妙音玩耍,看來,兩個還是玩的還是可以的。

鐵匠鋪的火熄滅了,出了鐵匠鋪,感覺到外面比裏面還熱。我一躍上了樹頂,朝着東方看看,一座大山就矗立在三十里外,山的火焰贏熄滅了,還冒着青煙。就像是一泡巨大的新鮮的屎一樣堆在那裏。這山下,壓着一座城,無數的性命葬身在這大山下面。

那邊,焚天古佛和那八百長老一定是扛不住了,佛教最氣勢恢宏的金頂已經被掀翻了,小和尚們跑得滿地都是。見到我還不忘行禮,之後就匆匆鑽進了樹林藏了起來。

我張開翅膀,晃晃脖子,拿出長劍來,身體就這樣慢慢騰了起來。在地上,我的人偶小黃姑娘和我遙相呼應,控制着我們之間的大片空間。

當我升起來的時候,第一時間納蘭英雄便躍上了金頂,他站在佛塔的頂部,遠遠看着我笑道:“楊兄,你總算是出現了,我等了你這麼久了。”

接着,我看到秦川和滔天也都躍上了塔頂。遠遠地看着我,唯獨我不見冥古那個敗類。這傢伙竟然沒有聞聲而來,難道他不在這個大陸嗎?還在風雅帝國?

我慢慢飛過去,小黃就在我身下隨着我奔跑前行。她跑得是無聲無息,如果不通過視力,我都不能發現她的行蹤。可以說,簡直就是一個天生的刺客!

當我到了納蘭英雄對面不足五十米的時候,我停下了。長劍一伸,身體周圍的風刃頓時就形成。用餘光掃了下小黃,她埋伏在了一座佛塔的後面,靠在那裏一動不動。她擡頭看看我,和我有了個眼神的交流。

對面三個人都微笑着看着我,似乎是有什麼把握一樣。這算是心理安慰還是什麼我也搞不懂,只是覺得這三個傢伙有點詭異。

此時,就聽秦川的骨頭噼裏啪啦亂響了起來,他在扭動身軀。再看地面,淑賢菩薩被捆綁在一根銅柱上,裙子被撕爛了,露着潔白的大腿。嘴角鮮血滴下來,在胸前點了幾朵梅花。

妙音這時候跑了過來,見到淑賢菩薩後就奔跑過去,喊道:“是誰幹的?找死!”

秦川笑了:“女菩薩,是我乾的,來啊,你弄死我啊!”

“大膽包天,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出家人你也調戲。”妙音義憤填膺道。

“楊白臉調戲得,我爲什麼就不能?女菩薩,你也太不公平了吧!”秦川嘻嘻地笑着說。

焚天這時候到了我身下,他喊了句:“東翼,哦不,我還是叫你楊落更準確。楊落,這秦川極難對付,身體似乎比金身更加結實,不知道這是什麼法門!”

我這時候一擡頭,就看到了嬴政大帝在我對面的山頂上揹着手站立着,他就像是一塊石頭一樣一動不動,看着山下的一切。我的天,這秦川在這段時間裏,被他煉成什麼了?難道也和我的小黃一樣,被煉成了神器嗎?簡直是匪夷所思!

秦川罵道:“楊白臉,你有膽和我一戰嗎?今天,我讓你血濺當場!有金身護體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天朝霸王纔不怕你這個楊白臉呢!”

我呵呵笑着說:“好啊,你們三個一起上吧!”

納蘭英雄搖搖頭說:“楊兄,你太小看我了,我殺你還需要和秦川聯手嗎?我只是擔心,你連秦川這一關都過不去啊!”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內世界的小夥伴們可就用不上了,他們雖然有的有金身護體,但是修爲只是九級靈獸的範疇,還沒有質的飛躍,能幫我的,也只有小黃了。

秦川這時候看着我說:“楊白臉,你要是願意打,你就下來吧,我知道在天上不如你這個鳥人。”

我哈哈笑着落在了地上,但是翅膀沒有收,我就沒打算讓他能攻擊到我。他不是身體強悍嗎?我就看看他到底能有多麼的強悍。小黃已經心領神會地繞到了秦川的後面,她可以說悄無聲息,就連納蘭英雄都沒有發現。

笑話!他要是能發現,還算是天級大師級的精品神器了嗎?

我一步步往前走,秦川長劍一揮,勁道十足,就聽唰地一聲,頓時空氣都被劈開了,長劍過處,變成了一個沒有空氣的空間,隨後,空氣迅速聚攏,呼地一聲捲起了一個小風暴來,吹起了秦川的長袍,特別的威風。

但是,威風可不是這樣來刷的。是要有真材實料的。

納蘭英雄總算是發現了蔦蘿的存在,他只是驚歎了一聲:“蔦蘿公主,不是去了那……”

隨後大喊道:“秦川小心背後!”

但是晚了,小黃直徑一躍到了秦川的背後,長弓掄起來,照着他的頭就削了下去,這可是不帶一點真氣的,這秦川裝逼,弄得身體周圍氣流攪動,呼啦啦衣服亂想,掩蓋了這聲音。

他發現不了,也和他修煉的道法有關。他修煉的霸道,根本就沒有真氣一說,靠的就是強橫的身體和野蠻的血脈之力。對於練心倒是不怎麼在乎。還有就是,對於靈魂的修煉也幾乎沒有。這是一個專精的修煉,霸道之途,絕無岔路!

秦川感覺到的時候已經晚了,他的頭就這樣被啪地一聲打了個正。我甚至看到,他的頭被這一下打得直接倒在了肩膀上,脖子的骨頭咔吧咔吧響了幾聲,像是斷了一樣。緊接着,小黃一腳就踹在了秦川的後腰上,秦川的身體頓時就朝着我飛了過來。我掄起長劍用盡了全力劈在了這貨的頭頂上,就聽倉郎一聲,頭破血流,但是我感覺得到,這骨頭並沒有被我砍開。這傢伙的身體真的是到了變態的地步。

緊接着,風刃從身後繞過來,一股腦無聲無息地漫過了他的身體,衣服被割了很多口子,但是肌膚卻沒有什麼大礙,只是偶爾有破了皮的流了點血。

秦川的身體直接被砍得趴在了地上,地面的沙土直接被震盪了起來。他脖子擺正了過來,骨頭一陣咔咔響。我掄起腳,一腳就拍在了他的頭頂,直接將他踩進了地面。

他的頭就這樣扎進了沙土地裏,但是這小子嘴硬,還在喊:“你他媽的除了會偷襲,還會幹啥!?我不服!”

我到了他後面,直接抓住了他的雙腿,把他從地裏拔了出來,拔地而起,一飛沖天,之後,將他大頭朝下,揮着翅膀直接垂直將他按了下來,就聽撲哧一聲,直接插到了地下,只露着一雙腳心。

這就是翅膀的好處。在空中隨心所欲。

小黃不解氣,跳上去用力往下踩,她之後揹着長弓,看着在塔上站着的兩個說:“接下來是一起還是一個個的呢?你們不吹牛逼能死嗎?”

這時候,地面裂開了,這秦川竟然推開了大地,我和小黃腳下裂開了有一米多寬的裂縫,同時,秦川的身體也就掉了下去。我和小黃就站在裂縫兩邊等着,站了有兩分鐘,也不見這秦川出來,我倆乾脆就蹲下來。小黃似乎是有感覺了,摘下了長弓,握着就像是高爾夫球手一樣站穩了。

我說:“可能不敢出來了吧,我逼他一下!”

接着我說:“如果你不出來,我可要叫人往裏面灌大糞了。”

這秦川裝死不說話,我對妙音說:“叫和尚們挑大糞過來。”

“還要留着種菜呢。”妙音說。

“改天給你送幾袋子撒可富過來就是了。”我說。

妙音說好吧。我擡頭看看納蘭英雄和滔天,滔天要動,小黃立即舉起弓,拉滿了。滔天便又蹲下了,靜靜地看着我們這邊。

我對納蘭英雄說:“納蘭英雄,你不打算下來救救他嗎?”

“秦川你打不死的,不需要我救!”納蘭英雄說,“他只是嚇破了膽!我曾經也被你嚇破過膽!我理解他此時的心情。”他隨後喊道:“但是秦川,你這樣是沒用的,對手不會因爲你怕了就不打你,不侮辱你了。” 這時候,一排和尚挑着大糞跑來了,到了後,在我的指揮下就往裏面倒!一桶接着一桶,我捏着鼻子說:“秦川,大糞裏什麼都有,還有他媽的我天朝纔有的衛生巾,裹着都是血啊!也不知道是誰給販賣過來的。”

頓時,一道黑影竄了出來,小黃早就準備好了,一下就掄到了這秦川的腦袋上。他的身體頓時翻滾着朝着一旁而去了。我直接追上去,撲棱着翅膀就騎在了他的身上開始揍他。他開始和我胡拉。一腳踹開我,我翅膀一揮就又撲過去了。他摔在地上的時候,我一拳又打在了他的面門上。他直接就被我打進了泥土,就像是標槍,斜着就插進了土裏。

他這時候拍着地面說:“我輸了,我輸了,不打了!”

我罵道:“這不是擂臺,這是戰爭!”

我此時已經抽出了土豪金來,高高舉起,剛要劈下去,就聽對面有破風之聲,那嬴政大帝竟然直接從山頂撲了下來,一劍朝着我就刺了出來,我土豪金長劍一橫,就聽叮地一聲,我被這巨大沖力撞得後退了五步才站穩。再看這嬴政大帝,已經把秦川拎了出來,夾在了腋下。

這秦川灰頭土臉,慘不忍睹,嘴角有鮮血流出。

但是此時,他伸出手指着我喊了句:“除了偷襲你還會幹什麼?楊白臉,你狗屁本事沒有,我不服!”

嬴政大帝將秦川一放,長劍指着我說:“沒想到你竟然強到了這地步,我倒是小看你了。”

我歪着脖子看看他,隨後又把脖子擰正了,說:“我也沒想到你這麼強,令我有些吃驚!”

他回頭說:“你先走。”

秦川喊道:“不,我要和老祖一起戰鬥!”

我一聽好啊,收了土豪金,拿出神劍來。大地律動盪了出去,隨後就頓時就撲了過去。一邊舉着劍奔跑,一邊加持破天三式,風刃形成。

秦川這逗比本來在後面的,我這一衝過去,這逗比竟然舉着劍衝了上來。我先讓風刃進行了第一波的攻擊,用來減緩他的速度。

小黃和我心有靈犀,直接拉滿弓對着嬴政大帝就是一下。一道金色光芒直接朝着嬴政大帝就去了,他長劍一擋,就聽哄地一聲,他愣是被炸得倒退了十幾步,黑色的鬍子都燒焦了。他用手抓了下鬍子,喊了句:“好強的神器!”

我心說,神器還要看誰用,此時小黃用這神弓,似乎比我用起來更順手。

風刃噼裏啪啦就打在了秦川的胸前,這秦川似乎是感覺到了,用內氣組成了一層護甲,也算是金鐘罩的一種吧!就聽霹靂啪啪的聲音不斷,這風刃沒有給他造成致命傷,但是已經讓他的身體減慢了。

隨後我雙手握着劍,掄到了身體一側,這一晃,太極雙魚圖的虛影就閃了下,接着,我一劍揮出去,一個巨大的劍影直接劈了下去。

秦川並不畏懼,長劍一掄就和我來了個對撞。就聽哄地一聲,他的身體倒飛出去。之間爆炸的能量攪得空間還在盪漾。

他落地後喊道:“楊白臉,要不是你腳下那太極圖,你能站這麼穩嗎?你早就被我打飛了。”

我呵呵笑着說:“你他媽的要不是有個*,你早被屎給撐死了,什麼叫要不是!?難道我修煉的道法不讓用非要和你一樣打纔算是公平嗎?我他媽的瘋了和你講理,似乎是上當了的節奏臥槽!”

說完,我的翅膀大開,直接撲了過去,長劍在前,直接刺向了他的咽喉。他長劍一擋,便上當了。那只是虛招,我上身借力向後縮,一腳就蹬在了他的臉上,他頓時身體向後仰去。我哈哈笑着說:“你和你家老祖一起戰鬥,可惜你家老祖沒想和我戰鬥,讓你走後,他本來想逃的。”

他的身體啪地一聲就摔在了地上我直接撲過去抓住了他的腰帶,神翼展開,直接將他抓了起來。這一離開地面,秦川慌了,喊道:“老祖救我啊!”

但是呢?小黃那張落日長弓在手,誰敢昇天亂來啊!

就這樣,我把他抓到了高空。然後笑着一撒手,他試圖用御空術控制自己,我卻一腳踹在了他的頭頂,哄地一聲炸響,喊了句:“你下去吧!”

他的身體急速下墜。我翅膀一抖,追了下去,土豪金拿出來脫手拋出,直接就插在了山石上,但是,是反着插進去的,劍刃都露在了外面。

我又是一腳踹在了逗比川的頭上,他的身體又加速了,但是這速度好像還是不夠。這麼強悍的身體,一般速度是攻不破的。但是我有辦法,嘿嘿笑着,手裏就拖出了一朵罪惡的曼陀羅來。

這朵曼陀羅慢慢飄到了秦川的頭頂,其威力可不是我當仙人的時候可以同日而語的。我輕聲唸了句:“爆!”

就聽哄地一聲爆炸,這逗比川的身體並沒有炸壞,但是下落的速度起來了,頓時化作了一道虛影直奔地面而去,直接被爆炸的威力發射了下來,直接朝着那土豪金而去了。

接着,就聽轟隆一聲巨響,地面一陣煙塵騰了起來,當煙塵飄散後,這秦川就像個孩子一樣坐在地上,他在痛哭流涕。在他身下有一灘猩紅的血液。

嬴政大帝此時喊了句:“你在幹嘛?快起來,再不逃命都沒有了。”

他猛地就站了起來,我看到,在他的褲襠裏,夾着我的土豪金,只露出了一個劍柄。他一閉眼,直接拽出了土豪金,之後就像是抓着燙手的山芋一樣扔了土豪金,這土豪金並沒有落地,而是直接飛了起來,在空中豎直着嗡嗡作響!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