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但見這人渾身披着厚厚的蓑衣,頭戴黑色高氈帽,一言不發的低垂着頭顱站在大門口。

“好臭啊,這人身上什麼氣味啊。”姚莉莉扇了扇鼻子,皺眉叫道。

“是,屍氣!王府是養屍地!”黃耀東這些年沒少在邊境執行任務,也曾見過這等邪煞之物,當即大驚失色。

遠夢輕無力 “不愧是獵鷹大隊的特種兵,見多識廣啊。你說的沒錯,王府底下盡皆墳地,乃是陰煞養屍地,我義父能縱橫西州,靠的就是西州養屍術。”

王懷遠站起身,像欣賞自己的傑作一樣,得意的衝黑衣人打了聲招呼:“韓虎,跟大夥打聲招呼吧。”

黑衣人緩緩擡起了頭來,那張狹長的馬臉皮肉乾枯如樹,泛着幽藍色死氣,血紅的眸子如野獸一般,閃爍嗜血的兇光。

或許是見到了生人,他那乾枯的面頰機械般的擠出一絲猙獰的詭笑,咧開滿是鋒利獠牙的大嘴,怪笑之餘,呼哧呼哧的喘着森寒白氣。

“韓虎,是跟張達號稱西州雙雄的內煉武師嗎?”黃耀東出身武道世家,對韓虎的名字並不陌生。

“沒錯,正是號稱橫煉太保的韓虎,他是外家高手,一身鐵布衫本已有小成。後來,我義父用養屍術把他煉成了銅甲屍,迄今爲止,他一共吃掉了三百六十五具死屍,早已是刀槍不入,內力不傷,無人能敵。”王懷遠從口袋裏摸出一根雪茄,傲然介紹道。

“我說這幾年武道大會見不到韓師父,原來是被你們王家煉成了屍奴!你們這羣喪心病狂的畜生。”黃耀東怒吼之餘,心下大駭。

他剛煉出內力,連內煉初期都算不上,韓虎生前就是內煉高手,如今成爲銅甲屍後,更是威力倍增,堪稱殺人機器,今晚這一戰怕是九死一生啊。

‘擒賊先擒王,只要拿下王懷遠,纔會有一線生機。’

想到這,黃耀東縱聲躍起,一招擒龍手往王懷遠的脖子兇狠抓去,快若閃電,誓要一擊必擒。

“哼!”王懷遠當年能成爲獵鷹預備士兵,身手極爲敏捷,早已心有防備,見他來勢洶洶,抓起桌上的茶碗潑向黃耀東。

黃耀東側身一閃,身形已是慢了半拍,銅甲屍怒吼一聲,搶身過來,伸出半尺來長鋒利的雙爪截住了他的攻勢,兩人啪啪打鬥成一團。

“趙少,黃少能打的過這,這什麼殭屍嗎?”姚莉莉心驚膽顫的問道。

“你們就放心吧,黃少已經修出了內力,那可是真正的武道高手啊。對付區區一具死屍,那還不是手到擒來啊。”趙宇軒端着姿態,清傲的品了一口茶道。

“哇,武道高手,黃少牛逼了,只怕那個什麼秦侯也不如吧。”方俊凱大叫道。

“我估摸着,黃少就算比不上那位秦侯,也相差不了多少吧,畢竟他可是黃門無影腿的傳人。”趙宇軒咂了咂嘴,點頭道。

話音剛落,黃耀東慘叫一聲,橫飛數丈,撞翻了椅桌,跌倒在地。

“哇!”黃耀東滿臉幽綠,張嘴吐出了一口黑血,雙眼無神,連爬起來的氣力也沒有了,顯然是身受重傷,再無一戰之力。

“不自量力的蠢東西,連內煉高手都算不上,也敢挑釁銅甲屍。你知道銅甲屍吃掉的三百六十五具屍體,修爲最低的都是內煉初期武者,你連給他打牙祭的資格都沒有,懂嗎?”王懷遠咬着雪茄,走到黃耀東身前,冷笑道。

“嗯啊!”黃耀東滿嘴是血,仰天發出一聲痛呼,不甘的想要掙扎起身再戰。

然而屍毒已經流遍了他的全身,他渾身痠軟,五臟六腑又被銅甲屍的神力震傷,哪裏動彈得了。

“哈哈,獵鷹的明日之星蒼鷹,睥睨天下的絕代天驕,那又如何,還不是像一隻狗一樣倒在了我的腳下。”

“痛快,太痛快了!”

王懷遠揪住黃耀東的頭髮,狂笑而行。

曾令無數賊人聞風喪膽的獵鷹大隊未來之星,蒼鷹!此刻就像他手中的一條死狗,怒吼、掙扎,不可一世的自尊、驕傲如昨日黃花,徹底凋零。 “黃耀東,只要你跪下來,向我求饒,說你是一條垃圾狗,獵鷹大隊長宋子飛是個有眼無珠的蠢貨,我就放過你。”王懷遠扔掉黃耀東,居高臨下冷笑道。

“頭可斷,血可流,獵鷹只有戰死的兵,絕無投降的狗!雜種,殺了我,有種給我個痛快啊。”黃耀東狠狠的瞪着張懷遠,毫不畏懼的怒吼道。

他雖然技不如人,但哪怕粉身碎骨,也絕不會丟了獵鷹特種大隊的軍人傲氣。

軍人只可以戰死,絕不會跪着生!這是華夏軍魂鐵律!

“死蠢狗,還敢給老子拽逼是吧!”

王懷遠一腳踢翻黃耀東,衝上前去,尖嘴皮鞋照着他的頭,發瘋似的狂踩。

“說不說,你他媽跪下來求我啊,說:你就是一隻狗,一條垃圾狗啊!”

王懷遠癲狂的渾身發抖,他從沒有像此刻這般憤怒、崩潰。

他終於把不可一世的黃耀東踩在了腳下,報了當年一箭之仇。原本以爲黃耀東會痛哭流涕懺悔認錯,滿足他的虛榮心。

然而黃耀東的骨頭比他想象的要硬,這徹底傷透王懷遠那顆敏感、瘋狂的心。

“狗東西,你說還是不說!”一連踩了幾十腳才解恨,王懷遠揪起已經毫無還手之力的黃耀東,貼在他血淋淋的臉上,下達最後的通牒。

“噗!”黃耀東張嘴一口血噴在了王懷遠的臉上,然後咧開血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笑容充滿了鄙視,彷彿在嘲諷王懷遠,依然還是昔日躲在角落裏哭泣的小丑。

“啊!”王懷遠癲狂的高舉雙手,揪着自己的頭髮,跳腳大叫。

他就不信了,今兒就打不碎黃耀東的傲骨。

很快,他血紅的雙目落在了溫雪妍、趙宇軒等人身上,陰森的大笑了起來。

“快!報,報警!”趙宇軒大覺不妙,掏出手機,這才發現在王府,竟然一點信號都沒了。

“完了,這回真是進地獄了。”方俊凱一看趙宇軒臉都綠了,帶着哭腔道。

“都怪黃耀東這死垃圾,非得來這什麼狗屁王府炫耀裝逼,這下好了,他栽了,把咱們也給害慘了。”姚莉莉抱怨道。

‘哎,都是我不好,如果聽秦羿和妍妍的,也不至於落到這步田地。’何雅沁心中自責不已。

“小妍,對不起,我本來想陪你散散心的,沒想到卻害了你和大家。”何雅沁緊緊的握住溫雪妍的手,淚眼婆娑道。

“小沁,別這麼說。咱們不是還有羿哥哥嗎?我相信他會帶我們離開的。”溫雪妍堅信道。

‘小妍,我的傻妹妹,秦羿打小混混還行,他怎麼可能比黃耀東還厲害呢,你的希望怕是要落空了。’何雅沁心下黯然嘆道。

兩人同時往秦羿望去,大廳裏哪裏還有他的身影。

“該死,這沒義氣的傢伙居然溜了!”何雅沁跺腳嬌嗔罵道。

‘羿哥哥纔不是這麼無情的人呢,他一定是去想辦法救我們了!’溫雪妍咬了咬嘴脣,心頭堅定道。

“都給我滾過來!”王懷遠指着趙宇軒等人怒吼道。

一旁的韓虎露出猙獰的獠牙,殺氣騰騰的逼了過來,衆人渾身跟篩糠子一樣打着抖兒,硬着頭皮走了過去。

“你們都是黃耀東的兄弟對吧?”王懷遠喝問道。

趙宇軒剛要點頭,旋即搖了搖頭,很沒義氣道:“王少,你,你別誤會,我們跟黃耀東只是認識,僅僅認識而已,連朋友都算不上的。”

“沒錯,我們要知道這傻逼得罪過王少,打死也不會跟他來往啊。”方俊凱趕緊痛心疾首的附和道。

“黃耀東,聽到了嗎?這就是你的好兄弟,哈哈!”王懷遠揪起黃耀東的頭髮,讓他看清楚趙、方二人無情的嘴臉。

“嗚!嗚!”黃耀東聞言,嘴裏喘着粗氣,滿臉憤怒、痛苦的瞪着趙宇軒二人。

“啪!”趙宇軒擡手狠狠扇了黃耀東一個大耳刮子,怒罵道:“蠢東西,你什麼玩意,也敢得罪王少,去死吧你!”

方俊凱也是不甘落後,狠狠的在他心窩子踹了一腳:“媽的,早看你不慣了,屁本事沒有,拽的跟個球似的。王少,你不要給我們面子,往死裏整這牲口。”

“啊!”

黃耀東頓覺萬箭穿心,氣的狂嘔鮮血,‘趙宇軒、方少,咱們可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啊,沒想到你們是這樣沒骨氣的卑鄙小人,蒼天!耀東無眼啊……“

“怎麼着,被兄弟出賣的滋味不好受吧?要我替你宰了這兩個孫子不?簡單,跪下來求我。”王懷遠森然笑道。

“呸!”黃耀東別過了頭。

“媽的,還敢犟,我就不信,你不跪下來求我。”

王懷遠破口大罵了一聲,指着何雅沁四美,大叫道:“都給我把衣服脫了!”

“老子今兒,就要讓你看看,我是怎麼玩你馬子的,讓你一輩子都記住這經典一幕。”

“凱凱,你快給我們說說情啊。”姚莉莉先前還挺崇拜王懷遠,但見他簡直就是個變態、瘋子,這要落到他手裏,只怕得被活活折磨死。

“趙少!“何雅沁等人同時落向趙宇軒。

趙宇軒咬了咬牙,何雅沁是他追求的女人,他何嘗希望心中的女神被這畜生所污,只能是舔着臉哀求道:“王少,得罪你的是黃耀東,與我們無關,你能不能給我個面子,放她們一馬?”

“啪!”王懷遠反手就是一記耳光打翻了趙宇軒,追上去狂踢了幾腳,“你奶奶個腿的,你算什麼東西,死垃圾,你有臉嗎?再敢多嘴,我弄死你。”

趙宇軒狼狽的爬起來,捂着臉縮在角落裏,哪裏還敢吭聲。

這是一個瘋子啊!

“韓虎,誰要再不脫,給我捏碎她的腦袋。”王懷遠收拾了趙宇軒,目光從四美火辣的身軀上游走了一圈,陰笑道。

“哎,脫吧!”

胡欣與姚莉莉兩人本來就放得開,眼下保命要緊,也不含糊,顫抖着脫了個精光,曼妙的身段暴露在王懷遠面前。

“哧溜!”

王懷遠吞了口唾沫,大笑了起來:“東州的妞身材就是好,本少喜歡,喜歡啊!”

“你呢,你們兩個快點啊。”

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何雅沁與溫雪妍身上,見兩人氣質、容貌更勝十倍,心都快飛起來了。

‘王少,那個姓溫的女孩是黃耀東的女朋友,你,你要動就她吧,放過我們好嗎?”姚莉莉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嗚咽的哭出了聲。

“嘿嘿,黃耀東眼光倒是不錯啊,成,那就先從你女朋友開刀,本少好好給你秀一下十八般花活。”王懷遠猙獰笑道。

“畜,畜生……放了她們!”黃耀東痛苦的叫喊出聲。

“求我,跪下來求我啊!”王懷遠大叫道。

‘對不起,妍妍,我沒本事保護你。華夏沒有孬兵,今日我黃耀東唯有以死相隨,黃泉路上與你作伴了!’

黃耀東冷視王懷遠,終究還是搖了搖頭,恨恨的吐出了一個字:“不!” “狗雜種,那你就等着看好戲吧。”王懷遠脫掉襯衣和褲子,只着內衣,頂着帳篷往二美壞笑走了過來。

“打一炮而已,又不是要你倆的命,草!你倆個臭娘們別磨磨唧唧的,快點脫啊,別不識趣惹王少不痛快啊。”方俊凱扯着嗓子尖叫了起來,他的女朋友姚莉莉反正已經豁出去了,爲了討好王懷遠,當即跳腳大罵了起來。

望着惡魔一般的王懷遠,溫雪妍二人心頭盡皆絕望。

‘秦羿啊秦羿,你當真是靠不住啊,哎!’何雅沁暗自苦笑。

‘羿哥哥,你去哪了?如果你走了,小妍也不怪你,只要你活着就好。我本要遠赴米國,心如死灰,今日既然落在了這畜生手裏,還不如死了痛快。只是可惜,沒能再見你最後一眼。’溫雪妍好後悔冷落了秦羿,以至於連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就要天人永隔了。

想到這,她與何雅沁互相望了一眼,兩人的目光落在了梨花木桌子的尖角上,彼此都是有了死志,準備撞桌自盡。

“嘿嘿,我的小美人!”王懷遠伸手就要抓溫雪妍的胸口。

嗖!

一陣勁風襲來,王懷遠只覺手心一陣巨痛,低頭一看,一根雜草洞穿了整隻掌心,血流不止。

“她們不是你能動的!”一個冷峻的聲音傳了過來。

“羿哥哥!”溫雪妍轉過看着門口那道清瘦的身影,忍不住欣喜出聲,原本絕望的內心,再次跳動了起來。

秦羿衝她微微一笑,揹着手,傲然走了進來!

“憑什麼?“王懷遠無視滿手的鮮血,冷笑問道。

“這個問題,你可以去問你義父,他會告訴你答案。”秦羿冷冷道。

“喲呵,口氣挺狂妄啊,你以爲會兩手暗器,就能嚇住本少嗎?”

王懷遠能成爲王楚人最器重的義子,靠的就是一個心狠手辣,刀口舔血,哪會把秦羿放在眼裏。

說話間,他猛地吹響了竹哨,大笑道:“我有銅甲屍,刀槍不入,力大無窮,定能把你撕成碎片,我看你還敢不敢猖狂!”

韓虎咆哮一聲,渾身死肉如鐵樹緊繃,一個餓虎撲羊,照着秦羿的喉嚨迅猛橫掃。

雖然被煉成屍體,失去了主體意識,沒有任何功法可言,但可怕的爆發力與滿布屍毒的利爪,讓他所向披靡,不知多少英雄豪傑飲恨於他的毒爪之下。

“秦羿小心,這東西有劇毒!”黃耀東見銅甲屍來勢洶洶,也顧不得往日與秦羿的過節,出言提醒。

“區區銅甲屍,彈指可破!”秦羿傲然長笑。

但見他身若泰山,巋然不動,左手負背,右手如拈花一般,優雅絕倫。仿若撲過來的不是殺人機器,而是一朵等待他採擷的絕美之花。

當韓虎鋒利如刀的指甲掃向秦羿面門時,何雅沁等人全都嚇的閉上了眼睛,生怕看到秦羿被削掉腦袋的慘景。

“嘿嘿,韓虎一身銅甲,刀槍不入,就是內煉後期武師,也不敢稱一指可破,我看你怎麼死!”王懷遠哈哈大笑道。

‘秦羿太自負了,擊穿銅甲屍,少說也得五千斤以上的氣力,你年紀輕輕,一指能有多大力道。哎,太狂妄了啊!’黃耀東搖了搖頭,原本燃起的一絲希望再次變成了絕望。

在場唯有溫雪妍捧着胸口,緊咬着嘴脣,目不轉睛的看着秦羿。

她相信秦羿必勝,這是一種來自內心深處的信仰。

“我有一指,可破萬法,鬼神莫當,乾坤皆斷!”

“雷劫指!”

秦羿淡然一笑,中指輕輕一彈,一道閃爍着雷電之光的紫氣,在韓虎近身的那一瞬間,精準的沒入了他的眉心。

時光在那一刻彷彿靜止了!

沒有指甲穿透咽喉的骨碎聲!

沒有泉涌的鮮血!

韓虎就像是被使了定身術,鋒利的手指在離秦羿咽喉一寸處定格了下來。

秦羿轉過身來,端起桌上依然還有餘溫的茶碗,淡然的品上一口,口齒清爽,好不痛快。

“怎,怎麼回事?”王懷遠最先回過神來,趕緊把竹哨塞在嘴裏,鼓着腮幫子,嗚嗚狂吹了起來。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韓虎絲毫不受控制,愣在原地沒有半點反應。

“不用吹了,他已經徹底死了!”秦羿沾了兩滴茶水,輕輕彈向韓虎。

原本刀槍不入的銅甲屍,如玻璃一般,發出清脆的碎裂聲,

轟隆!破碎成灰。

天下萬法皆可破!

西州的養屍術,不過以某種低級咒法在屍體魂魄內刻下印記,通過竹哨來控制屍體,操作起來極其不便。

這種手法,相對於地獄、仙界諸侯、宗主掌控屍魔族悍勇之士的繁瑣上古咒法、巫法,簡直不值得一提。

秦羿的雷劫指,以雷氣專破屍魔魂魄咒印,單純論破咒來說,在地獄之中,便是鬼王級別高手設下的控屍咒,他也能輕鬆化解。

以雷劫指來破銅甲屍,已是大材小用,此刻韓虎的三魂七魄咒印盡皆被雷氣淨化,失去了咒印加持,身軀爲雷氣所破,自是不堪一擊。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道氣高手?否則怎麼可能破了我的控屍法?”王懷遠扔掉哨子,惶恐大叫道。

“嘿嘿,你去地獄慢慢想吧。”秦羿身形一閃,五指一張扣在了王懷遠的頭上,幽冥真氣鎖死了他周身大穴。

“噗通!”王懷遠雙膝一彎,跪倒在地上,在強大的氣勁籠罩之下,他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機會,徒有待死。

“我不甘,我不服!”王懷遠雙目血紅,癲狂出聲。

“哦,你有何不服?”秦羿笑問道。

“我本一顆丹心欲殺敵報國,姓黃的毀了我的夢想,奪走了屬於我的榮耀,我復仇有何不對?”

“這些年我比誰都努力,流過無數次鮮血,這才拼的今日的地位,今日的機會,你爲何要剝奪我復仇的權利。”

“蒼天助賊,不助我!憑什麼姓黃的永遠比我幸運,我不服,我不甘!”

王懷遠怨氣滔天道,血紅的雙目直視秦羿,迫切的需要一個解釋。

“螻蟻相爭,本無罪過,誰生誰死,與我無關,你錯就錯在不該動她!”秦羿漠然道。

王懷遠順着他的目光,看着溫雪妍,不解的大叫道:“她是黃耀東的女人,我玩她礙你什麼事?”

“因爲她是我守護的女人!犯者,必誅!”秦羿冷然出聲,揚手就要拍碎王懷遠的腦袋。

“先生手下留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