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作為父母,看到女兒天真活潑,無憂無慮,肯定高興。

叮鈴鈴。

家裡的電話響了,張仁俊趕緊去接了,聊了幾句后,臉色變得陰暗,還回了裡屋。

楊慧欣,也就是葉媽,笑著囑咐了一句葉天星,讓慢點吃,也回了房間。

「他們怎麼有點奇怪?」葉天星吃飯的動作慢了,漂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著他們的卧房,豎起了順風耳。

「仁俊啊,瞧你滿臉愁容,出什麼事了嗎?」

張仁俊深吸一口氣,說道,「還不是服裝廠的事,那群王八蛋又來了,還開來了不少大型機械,今天肯定動手,不行,我得去看看。」

「仁俊,你這個樣子還是不要去吧,交給手底下的人去做就是了。」楊慧欣攔下勸道。

張仁俊作為廠長,不去不行,而且事態已經發展到了不可商談的地步。

「一群鱉孫,強買強拆,給那一點錢就想把我的廠子給霸佔了,不可能,除非從我的屍體上碾壓過去。」張仁俊氣勢洶洶吼道,堅持出門。

聽到屍體二字,楊慧欣慌了,趕緊攔下,奉勸道,「要不報警吧,還不信王法都管不住他們。」

張仁俊無奈的搖著頭,說道,「不行,那群混混與我們團結鎮當地的警察、政府官員穿一條褲子,報警一點用也沒有,只能號召全廠的工人和他們拼了。」

言閉,張仁俊就憤憤出門了,楊慧欣根本攔不住。

「媽,發生了什麼?張叔的火氣怎麼這麼大?」葉天星的眉頭皺到了一塊,心懸了起來。

小嬌妻懟天懟地懟霸總 葉媽深吸了一口氣,一副一言難盡的樣子,還是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出來。

原來,有一位地產商來到了團結鎮,看上了張仁俊所開廠子的那塊地皮,交通條件、環境都不錯,想要買下來,改建成小區。

那位地產商只給一百萬,就讓張仁俊把服裝廠給搬走。

「仁俊的服裝廠光是機械都不止一百萬,加上須得去找新的地址建廠,花銷更大,沒有良心的地產商夥同我們當地政府部門,非得強買強拆,之前只是恐嚇、警告,現在真的來了,這不把你的張叔叫了去。」

葉媽一臉著急,很擔心張仁俊,上次因為賭博欠下巨債,他的手被砍斷了,成了殘疾人,這個樣子前去不是找死嗎?

「不行,我也得去看看。」葉媽雖然怕,但是張仁俊是她心愛的男人,如果沒了他,她不知道怎麼活下去。

「媽,你別去了,交給我吧。」葉天星歪了歪小嘴,嘀咕道,「倒想看看,那個烏龜王八蛋竟然這麼無法無天。」 葉媽很擔心葉天星。

「媽,不用擔心你的女兒,難道忘了,上次張叔欠下賭債的事,是誰出面擺平的?」葉天星提醒道。

葉媽怔住,到現在為止,沒有想通女兒是怎麼辦到的,而且聽聞那伙賭徒一夜之間消失了,難道也與女兒有關?太難理解,沒法想象。

「你去小心點,有事趕緊給我打電話。」葉媽囑咐道。

葉天星點了一下頭,轉身走了……

在團結鎮的西面,有一家名為「平安」的服裝廠,佔地兩三百畝,工人也有一百多人,蠻有規模。

這廠子南靠小河,北依青山,環境十分的好,如果建成樓盤,肯定能賣好價錢。

有眼見力的房地產商一眼看出是塊好地,就這樣辦成服裝廠簡直是浪費,不如開發出來。

「我們可以把廠子讓出來,但是你們給的拆遷費未免太少了,一百萬?找個新廠地址都不夠,我們絕不會搬走。」張仁俊吼道。

老婆,寵寵我吧 「對,不搬走。」

「誓死捍衛服裝廠。」

「與服裝廠共存亡。」

張仁俊手底下的員工熱情高漲,手中拿著鐵鍬、木棍、馬桶塞之類,準備動手。

準備拆廠子的混混們不是吃素,胳膊、脖子、身上到處紋著文身,一瞧就是道上混的,手中拿的武器不是鐵棍,就是鋼管,個個面露兇狠的神色,一副蓄勢待發,準備衝進去的樣子。

「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是不是想死啊,我就送你們上西天。」身上紋著一隻貓頭鷹的小子揮舞著棍棒吼道。

貓頭鷹氣場很強,渾身像是散發著殺氣,應該是殺過人,把張仁俊的員工嚇了一跳,他們只會織布做衣,從來沒殺過人,肯定虛。

張仁俊不怕,吼道,「你不要妄圖就這樣嚇著我們,轉告你們老闆,拆遷費不給一千五百萬,休想拆這個的廠子。」

「一千五百萬?呵,好啊,老子現在送你上西天,然後燒給你。」貓頭鷹揮舞手中的棍棒就想弄死張仁俊。

「住手!」

貓頭鷹急忙停了下來,一位虎背熊腰,胳膊上紋著一條龍的大塊頭,走了過來。

萬古最強部落 「龍哥,這事交給我處理,不用勞煩你。」貓頭鷹低三下四道,瞟了一眼張仁俊,眼神好似在嘀咕,你個殘廢,這下死定了。

龍哥冷笑一聲,推開了貓頭鷹,居高臨下的冷視著張仁俊,說道,「你就是張廠長?」

張仁俊嘴角直抽搐,手臂上起了雞皮疙瘩,完全被龍哥的氣勢震懾住了。

深吸了一口氣,張仁俊一點不怕回道,「不錯,正是我。」

啪!

龍哥毫不客氣甩了張仁俊一巴掌,這一巴掌打得相當突然。

張仁俊沒得及反應,被抽到在地,手底下的員工來不及阻攔。

「廠長,沒事吧?」

「快扶廠長起來。」

「你個混蛋,怎麼能打人?有沒有王法啊?」

「我們……我們和你拼了。」

三個工廠的男員工咬了咬牙,衝上前,圍住了龍哥,二話不說就動手。

砰砰砰!

龍哥揮舞著猶如吊車一般的巨臂,一拳一個,眨眼間將他們打翻在地,捂著心口,疼痛難忍,再也站不起來。

其他的人見狀,不敢衝上前,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很虛的樣子。

「來啊,有本事來啊,慫了啊?不敢?」龍哥咆哮道,像大猩猩一樣捶著自己的心口,氣場相當駭人。

服裝廠的員工被嚇得後退了好幾步。

張仁俊被一巴掌打暈了,一時半刻沒有回過神,別說站起來。

「警告你們,最好別再阻攔老子拆遷,不然全都把你們弄死,然後埋在這塊地下面。」龍哥厲聲恐嚇道,「你們想清楚,工廠是你們老闆的,命是你們自己的,孰重孰輕,自個掂量。」

服裝廠的員工被嚇得不敢吱聲,面面相覷,后怕不已。

「動工,誰要是不想活了,直接弄死。」龍哥揮了揮手,一群混混們像惡狗看到食物一般圍了過來。

貓頭鷹詭異一笑,讓開挖土機、推土機的小弟們開始忙活。

「不好,他們動真格的了,怎麼辦?」

「跑啊,還能怎麼辦?難不成真的想被他們埋在地下面?」

「工作丟了還能再找,保命要緊,跑吧。」

一些怕事的員工丟下武器,落魄而逃。

貓頭鷹豎起了大拇指,誇讚道,「龍哥不虧是龍哥,一句工廠是老闆的,命是自己的,點化了這群刁民,厲害。」

龍哥無所謂一笑,根本不把此事放在眼裡。

也有念及張仁俊的好,留下來保護工廠的員工,只不過龍哥的手下個個心狠手辣,說拆遷就拆遷。

轟隆隆!

咔咔咔!

推土機、挖土機開動的聲音異常刺耳,像一頭大狗熊慢悠悠走來,嚇得想要保護工廠的人連連後退。

「來啊,想要拆廠就從老子的身體上碾過去。」張仁俊清醒過來,站在一輛推土機前面。

推土機停了下來,上面的混混看向了龍哥。

「馬勒戈壁,真是想死,好,成全他,就從特么的身上壓過去。」龍哥不怕事的嚇著命令。

那名在推土機上的混混卻不敢,腦子也不笨,因為壓過去,弄死了人,背黑鍋、進監獄的就是他。

龍哥一點屁事也沒有。

「哈哈哈,不敢吧?一群混蛋,還不信你們真敢把人命當兒戲。」張仁俊大聲笑著。

「看來不弄死這個傢伙,這個廠子沒法拆掉了。」龍哥吼了一句,準備上前。

「龍哥,不用你動手,我來!」

貓頭鷹一個箭步,衝上了推土機,給了那個沒用的混混兩拳,給踹了下去,一發動,吼道,「不知死活的廢物,這就送你去死!」

咔咔咔!

推土機再次啟動,毫不客氣的沖向了張仁俊。

「廠長,小心啊。」

「不要,你個混蛋。」

「放過我們廠長。」

張仁俊被嚇得嘴角直哆嗦,臉色頓時慘白,依然屹立不動,什麼沒有再說,閉上了眼睛,準備與廠子共存亡。

「廠長,快跑啊,別站在那裡了。」

「廠子沒了可以再建,命沒了可就什麼也沒了。」 服裝廠的員工失聲力竭的提醒著。

張仁俊立在那裡還是不動,有的員工想去救廠長,可惜已經晚了。

「啊……」

一些女員工不敢看,捂住了眼睛,男員工紛紛側著臉。

「想不到這個世上真有不怕死的,有種,我就成全你。」貓頭鷹眼睛猩紅,不怕殺人坐牢,開動著推土機碾壓向了張仁俊。

大家都認為張仁俊死定了,突然間,轟隆一聲,令人難以相信的事發生了。

貓頭鷹開的推土機,在電閃雷鳴之間,車輪飛了,鐵皮裂了,發齣劇烈響聲的發動機停了,還冒出了滾滾黑煙。

貓頭鷹不知道發生什麼,瞪大了眼睛,突然一道靚麗的身影在黑煙中閃現,他還來不及反應,被一拳打飛了。

飛到了五米開外,滾啊滾,滾到了龍哥腳下。

所有的小弟,包括龍哥為之一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仔細一瞧,貓頭鷹已經鼻青臉腫,滿臉是血。

「救……救……」一句話說不出,貓頭鷹趴下了,一動不動,如死豬一樣。

「怎麼回事啊?」

又是一聲轟隆,所有的目光投向了那輛推土機,那龐大的傢伙竟然被一股強大到只能用變態二字形容的力量,一分為二。

「怎麼可能?」

「眼睛出問題了吧?」

「這是誰幹的?太不可思議。」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30點裝逼值,30點經驗值。」

「恭喜主人……」

大家瞧仔細了,發現一位身材火爆,模樣貌美的女孩,從推土機後走了過來,走到了張仁俊旁邊,不錯,正是葉天星。

「張叔,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葉天星關心道。

張仁俊表情獃滯的搖著頭,沒想到葉天星會趕來,目光複雜不已。

看了看那輛頃刻間被報廢的推土機,又望著葉天星,張仁俊結巴問道,「天星,那……那推土機是你弄壞的?」

服裝廠的員工,乃至龍哥這邊的人都鼓著眼睛,覺得不可能,那個姑娘小胳膊小腿,怎麼可能廢掉一輛推土機,一定是另有高手,藏在某個地方。

葉天星笑了笑,並未直接回答,轉而看向了龍哥他們,問道,「張叔,就是這群王八蛋想要拆你的廠子?」

張仁俊點了一下頭,勸道,「天星,不關你的事,還是趕緊走吧。」

「我們是一家人,有人欺負你,就是欺負我,怎麼不關我的事?」

張仁俊的眼睛紅了,也濕了。

「呵,小姑娘有情有義,不錯。」龍哥豎起了大拇指,眼露黃透了的光芒打量了一番葉天星,滿意的點了一下頭,笑嘻嘻道,「張廠長,你既然有這麼好的女兒,何不早點叫出來,我或許會多給你兩天時間,讓你搬遷。」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30點裝逼值,30點經驗值。」

張仁俊意識到了什麼,擋在了葉天星身前,像一頭受了傷的雄獅,敵視著龍哥,吼道,「混蛋,你休想胡來。」

張仁俊看了看葉天星,小聲提醒道,「天星,快走,趕快走,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走?想去哪裡啊?弄壞我的機械,又打傷我的兄弟,先走沒門。」龍哥憤憤道,大搖大擺走了過來,說道,「張廠長,這樣吧,如果你答應讓你女兒陪陪我,今天的事就算了,並且我還大發慈悲的在我們老闆面前替你多要點拆遷費如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