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作為飛雲劍宗現任首席大師姐,趙冰雲身邊從來就不缺追求者,同時也聚集了不少客卿長老的追隨。

那些人中,有好幾個都是出身帝星聯邦的大勢力,比如七法帝庭的十七王子,大炎帝庭的九王孫、天隕仙宗某個長老的後裔等等。

總之,不管怎麼看,從東玄界來的張無忌都不佔優勢。

趙冰天很認真的回應道,「我更願意相信教主,更願意相信東玄界的同族。」

「你是認真的?」張無忌的神情慢慢變得嚴肅起來,臉上笑容一收。

趙冰雲舉起了右手,沉聲說道,「絕無半點虛假,張教主若是不信,我可立下誓言。」

雖然不知道趙冰云為何會做出這個決定,但張無忌並不打算去深究,每個人都有她不願說的秘密,外人要做的就是尊重。

此時此刻,張無忌更關心飛雲劍宗的意圖,因為這關係到了東荒星域,說不定會對東玄界有所影響。

「我要知道飛雲劍宗這一屆首席大弟子選拔方式的具體內容,開疆拓土總要有目標才是。」

趙冰雲顯然是有備而來的,芊芊素手在空中一抹,劍光流轉,縱橫交織,形成一幅栩栩如生的星圖。

手指一點,一道紫雲劍光落入星圖,「張教主你看,這是我宗掌握的東荒星域圖,經過我宗探查,在這片區域,擁有一片世界群。」

經過一年的資料整理和研究,張無忌自然是知道何為世界群,也正因為知道,他才更為激動。

「世界群…能確定有多少座異世界嗎?」

涉及到異世界,就代表了海量的資源,涉及到世界群,那就是一筆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大財富了。

如此大的利益,張無忌怎能不心動呢。

趙冰雲沉聲說道,「初步判斷,將不少於六百座,其中有八座是四級文明世界。」

「六百座世界,還有八座四級文明世界。」張無忌站了起來,在殿內走了幾步,停下步伐,抬頭看著趙冰雲,沉聲問道,「你有什麼計劃?」

趙冰雲也起身,目光跟張無忌對視一眼,「暫時還沒有具體計劃,但我希望能攻佔八座四級文明世界中的一座,只有這樣才能在首席大弟子的競爭中擁有勝算。」

對此,張無忌給了一句承諾,「好,我幫你。」 所有人驚駭地望着張濤,一個個卻又不敢靠近。

「武王,你實力又突破了?

不對,你之前一直隱藏着實力!」

哪怕是命王,這一刻也是不復自信。

之前張濤暴露實力,展現出帝級實力,當時已經以為是全部了,哪怕是命王,也沒當日張濤顯露的實力強大。

可是現在,強大的何止一兩倍。

突破不過三十年,武王憑什麼變得這麼強大,難道真的是因為這一世大勢在人間么?

這一刻,無論是誰,都無法忽視,張濤身後那被粉碎的虛空。

這些人都可以做到破碎虛空,可正因如此,他們才能清晰認識到,這絕非一重天。

一名普通真王,在張濤面前,很大可能接不住一拳。

別說他們了,人類一方,一個個也是驚的目瞪口呆。

這實力,他們也不知道啊,藏的深啊。

「張小子,你是嗑藥了么?」

戰王此時真的有些忍不住了,一口罵了出來。

他老人家這小心臟真的承受不住啊,哪怕是一邊的,但是這是真的刺激人。

之前他一直覺得,在華國十多位絕巔中,除了鎮天王,就屬他戰王最強大。

哪怕之前張濤實力暴露,在他眼中,也只是比他強了一點點。

想他戰王,活了幾百年,手段可是絲毫不缺。

可是現在,他不得不絕望的承認,自己被一個後輩超越了,不是一點點,而是億點點。

張濤嘴角仍舊帶着笑容,如果沒有那股壓迫的氣息,忽視那駭人的虛空。

「戰王前輩,長江後浪推前浪,我也只是在武道上多走了億截路罷了。」

說完,再度看向楓王等人,氣息陡然變化,變得森然、冷厲。

「楓戟之前跳的挺歡的,現在楓戟死了,命王你又挑了出來,殊不知,這個世界,死的往往是跳的歡的。

尤其是那些,跳得歡還沒實力又不自知的!」

內聖外王,在面對戰王這些老前輩,他雖有炫耀、得意之疑,但內心深處,仍是保持着極強的尊敬。

可是對外,他就是武王,以武為名、以殺為基!

隨着實力的增強,他對地窟早就沒了往日的忌憚,就現在地窟展現出來的實力,除了那幾位真王殿殿主,並無幾位實力能突破本源道萬米。

如果整個地窟聯手,兩百多真王,他還有一點忌憚。

可現在僅僅兩座王庭的部分力量,他只想說,讓一隻手。

他想看看,如果把這棋盤,打出個窟窿來,那些背後謀算的人,還有沒有心情,繼續看戲。

大世在人間,人道強他變強,他就賭,自己的實力可以不斷突破、逆流而上,錘爆一切,打破棋局。

再不濟,不還有鎮天王在後面擦屁股么。

能讓人間安穩這麼久,能讓此時的他都看不清深淺,可不能讓這老傢伙過得太安詳了。

命王此刻只感覺一股不甘的怒火在胸口燃燒。

張濤可不是什麼老古董,不是活了幾千年的老陰逼,他是真正在新武時代誕生的天驕。

百年的時間,走到這個層次,讓他都只能仰望,這讓驕傲的他怎能接受。

「武王,一時的領先,可算不得什麼。

更何況,若說跳的歡,有誰比的上武王你呢。」

命王話音剛落,張濤一腳邁出,直接踩着虛空跨過數裏間隔,一拳揮出,不等地窟諸王反應過來,又是一腳邁了回去。

命王身子猛地一陣顫抖,下一刻,地窟十多位真王一個個臉上滿是駭然。

命王的一隻手掌,消失了,連同金骨、金身、血液,被張濤震成粉末,被虛空裂縫席捲。

命王臉色鐵青,下一刻,手掌重新恢復,陰霾地望向張濤。

「武王,我能感覺的到,你的實力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恐怖,要不然,方才沒得,就是我的性命,而非一支手掌。」

下一刻,命王也是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實力,一道聲音,直接傳遍神陸。

「傳真王殿令,天命王庭真王,全部出動,御海山匯聚,乾王、黎渚,你們還要繼續等下去么,還不速來參戰!」

對面,武王就這麼淡定地看着命王的下令,沒有選擇阻止。

命王實力很強,本源道即便沒有萬米,也有個九千九了。

想要一擊秒殺命王,以他的實力,還是有些麻煩的。

下一刻,張濤再度動手,手中氣血湧出,金色、紅色、黑色……

一道道顏色不斷交織,最終化成一株四瓣蓮花,甚至仔細望去,第五瓣,都有了些許成型。

蓮花輕飄飄地朝前飄去,卻又彷彿穿破空間,眨眼間便已來到百山王眼前。

「不!」

看着這株蓮花,百山王只感到一股股死亡的威脅逼近,整個空間都在壓縮,令他拖不得身。

蓮花瞬間爆炸,直接席捲一片空間,不斷破碎、重組,混亂地空間風暴將百山王捲入,直接化成一團血花。

碎裂的空間不斷朝着四周席捲,地窟剩餘諸王一個個紛紛躲避。

若是空間戰場,他們也曾進入過,真王之軀,自不會懼怕一道空間裂縫,實力的突破,金身強度自然也是不斷增強。

他他們不怕的,也僅僅只是一重天。

眼前這虛空,明顯不是那麼簡單,強如百山王,都避之莫及,他們自然不敢觸碰。

「四重天,你竟然打碎了四重天,你快要成聖了?」

如果說之前對張濤實力還不算了解,可這一刻,命王真正感到了一陣恐慌。

他接觸過神教,對真王後面的境界也有所了解。

萬米稱帝,他已經接觸這個境界,之前的張濤,展現的自然也是這個境界的實力。

可是現在,打破四重天,已經不是一般的帝級存在,第五朵花瓣已然有了雛形,這距離聖人,都不遠了。

聖人,可是要本源道走出八萬米啊!

張濤三十年,走了六七萬米的本源道,這怎麼可能,這若是傳出去,怕是絕無一人趕去相信。

ps:今日更新到,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

中秋到了,祝大家中秋快樂,也感謝如今這時候,還在支持作者的兄弟們!!!

7017k 李大叔說道,「種田、養殖的人員我能找到,不過,要建房子、建竹樓,還有設計師這些不是我能找到的。」

「嗯,設計師……」喬安夏也在考慮這個問題。

楚瀾眼前一亮,「讓沐南來設計吧,正好讓他鍛煉一下。」

喬安夏覺得有道理,「好啊,等會我就給他打個電話,這樣,那就把整個農莊的規劃圖都交給他來設計。」

楚瀾笑道,「這樣最好,我們沐南可是皇家設計學院的高材生,不過說真的,最讓我意想不到的是,那塊地居然會是龍夜擎的,說起來,縱觀整個帝都,除了他,還有誰有本事囤這麼大塊風水寶地?」

「你說的是。」喬安夏心情舒暢,繼續跟他們討論接下來的規劃和佈置。

手機響起,是李清打來的,說公司幾名高管找她,讓她趕緊回去一趟。

喬安夏跟楚瀾和李大叔交代了幾句回公司去了。

幾名高管坐在董事長辦公室,張博年陰陽怪氣的說了句,「董事長最近在忙什麼呢?都不怎麼在公司呢?」

向華提了句,「安夏,我們都知道你為公司付出了很多,但既然做了董事長,還是要以喬氏為重的。」

喬安夏明白他們的意思,不就是嫌她出去找了個副業嗎,「我知道,我也沒有耽誤過公司的事,農莊的項目是查理先生為主的,龍總也有投資,我不過是順帶着幫幫忙。」

向華說道,「這個項目我們都了解過,也挺看好,我們的意思是,以公司的名義來投資入股,你看怎麼樣?」

喬安夏明白了,不就是想分一杯羹?這幾個老傢伙什麼都沒做,還想坐享其成?「這不太好吧?」

張博年說道,「其實,我們這麼做也是為了擴大喬氏的影響力,這麼多年來,喬氏一直都是單一的地產業,還沒涉及過其他行業,正好你有了個新項目,讓喬氏加入進去不是挺好?」

向華也苦口婆心的,表示這麼做完全是為了公司,而不是為了他們自己,「喬家在喬氏控股,不管做什麼,喬氏依然是喬家的,這樣不是很好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