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你沒事吧?沒人推你啊?”其中一個醫生的聲音都有些顫抖,可能是害怕了。

我可沒心思管他們是不是被嚇到,剛剛眼鏡男的那句話給了我提醒,再晚可就來不及了!我趕緊按照之前秦晴教我的方法,往自己的身體裏鑽。

離開身體太久,我和身體之間那道若有似無的“線”已經斷開,我還得把那條“線”先繫上。

剛剛進入身體,我就覺得自己像是投入了母親的懷抱一般,很溫暖,很有安全感。渾身像過電一般的顫抖之後,一股疼痛感向我襲來。

靠,是肚子上的傷口,我差點忘了這茬。這道傷口還挺深,肉眼估計有差不多一寸深,幸虧肚子上的脂肪有點厚,纔沒整個劃開。

“趕緊一塊上,幹這行那麼久,啥鳥事沒見過?我上次在停屍房還看到以前那個小孩的鬼魂。這小子肯定是不想死,在這鬧事,先給他打麻藥!”眼鏡男突然大吼了一聲,幾個人聞聲而動,向我撲過來。

我睜開了眼睛,重新擁有身體的感覺太爽了,就是覺得身體比較沉,頓了片刻才漸漸適應。

掙扎着想從手術檯上起來,卻發現有幾個傢伙已經摁住了我的手腳,另一人拿着注射器,眼神中滿是陰狠。

秦晴哪去了?爲什麼她沒有攔住這幾個傢伙?

剛剛回到身體裏,我還很虛弱,掙扎了幾下,又被死死的摁在手術檯上。我扭頭看向剛剛秦晴所在的位置,發現她面露痛苦之色,蜷縮在一角。

這是怎麼回事?秦晴的厲害我是知道的,這幾個醫生只是普通人,她不可能搞不定。

“羅漢,我幫不了你了,他們開啓了陣法,我過不去!”秦晴咬牙切齒的說道。

順着她的視線看過去,我發現手術檯四周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幾個類似八卦的圖案。看來這幾個傢伙幹虧心事幹的多了,準備的還挺周全。

“啊,疼!”我忍不住叫出聲來。

他們還真不把我當人看,注射器直接扎進我的胳膊裏,力道很大,疼的不行。

現在秦晴也幫不了我,我只能靠自己。本來我還覺得自己很虛弱,渾身無力,但在死亡的面前,是個人都能挑戰自己的極限。

也不知道從哪來的一股力量,我一個驢打滾從病牀上翻滾下來,掙脫了他們的控制。那個注射器竟然還在我胳膊上扎着,裏面的藥水已經打了一大半。

“求生慾望還挺強!他的魂魄肯定能讓那個人滿意!快,抓住他!”眼鏡男冷笑道。

果然,他們就是跟那個跟我一模一樣的傢伙有勾結,竟然還知道魂魄的事情。

我從地上爬起來,靠在牆上,看着虎視眈眈的幾個醫生。餘光環顧了一下四周,並沒有趁手的傢伙,我只能拔下胳膊上的注射器,充當武器。

“瑪德,你們這羣人渣,還想讓我死?我看誰先死!”我抓着注射器就衝了上去。

在下面我連鬼都敢幹,別說是幾個人渣。要不是我現在身上有傷,而且還很虛弱,輕輕鬆鬆就能幹翻這幾個傢伙。

通過他們幾個的表現,我看得出來,眼鏡男算是他們中的領頭人物。擒賊先擒王,我朝着眼鏡男就撲了過去,全然不顧他手中還拿着手術刀。

按照我的想法,先給他來一針,然後再搶下手術刀。其餘幾個傢伙,我特麼手起刀落,切了他們。

不過,我明顯高估了自己,在把注射器扎進他的身體時,我的胳膊上也捱了一刀,血液四濺。沒等我反應過來,我的兩個胳膊就被架住,整個人都被控制。

沒辦法,身體實在太虛弱,在面臨死亡的一瞬間,我爆發了一下,但是漸漸身體還是承受不了負荷,沒有力氣,被他們抓了起來。

“小兔崽子,還敢反抗?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已經病重身亡!乖乖躺下,醫生的診斷絕對不會錯,我說你死了,你就是死了!”眼鏡男語氣陰森,簡直就是個惡魔。

真想不到,白衣天使的隊伍中,怎麼還會有這種敗類。他根本不配當醫生,分明就是心狠手辣的屠夫!

我當然不會乖乖等死,不斷掙扎,吐了眼鏡男一口口水之後,對着他破口大罵。

“噗嗤!”

眼鏡男被我惹怒了,一刀插在我的大腿上,然後利落的拔刀,傷口濺出的血噴了他一身,白大褂都快染成了紅色。

“該死,要不是你的器官值錢,我就一刀捅死你!再給他打一針,先把有用的器官摘掉!”

毫無防備之下,背上又捱了一針,可能是第一針的藥效已經上來,我覺得頭暈目眩,意識有些不清晰。

王爺,王妃又去打劫啦 秦晴在一旁乾着急,就是衝不過來。也不知道他們佈下了什麼狗屁陣法,在手術檯四周圍了一圈,秦晴每次想衝過來的時候,都會被彈開,臉上的痛苦之色也更甚。

我覺得自己已經要暈過去,手腳開始不聽使喚,眼皮也很沉,擡都擡不起來。難道我也要死在這幾個衣冠禽獸的手中?

“不,我不想死!”

頭頂再次涌出一股熱流,身上也漸漸有了點力氣。雖然對付他們幾個,還是明顯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是我只要衝出去,秦晴就能來幫我!

沒錯,他們雖然佈下了個陣法,但是這陣法還是有範圍的。如果我能衝出去,秦晴就可以肆無忌憚的下手了。

“秦晴,救我!”

因爲剛剛藥效上來,他們放鬆了警惕,我趁着這個好機會,大吼了一聲,朝着秦晴衝過去。

在即將越過那個八卦突然的時候,我的一條腿被拉住。我的心猛地一沉,這下糟了,我整個人都倒在地上,身子緩緩向後挪動。

“還想跑?”

也不知道是誰,對着我的腦袋狠踹了一腳,我沒來得及大罵幾聲,就暈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躺在停屍房內。我當時就崩潰了,還是死了麼?不知道我爸媽聽到這個消息,會不會哭的稀里嘩啦。

我現在開始後悔,爲什麼當初不聽他倆的,老老實實在老家待着,開個小店,活着找個清閒的工作。回頭娶了媳婦生了娃,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多美。

唉,現在後悔也沒用了。我還算是不錯的,能躺倒停屍房裏,不會像楚閔她們一樣,被扔在外面,腐爛的只剩骨架也沒人管。

仔細想想,也對。她和那小男孩都是被騙來的,算是失蹤人口。我是正常住院,只是被他們瞞天過海,說我是重病去世,所以才享受躺進停屍房的優待。

唉聲嘆氣了一陣之後,我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羣禽獸已經把我開膛破肚了吧?

“咦,不對,我的肚子怎麼還只是有一道傷口,沒有被刨開?”我摸着傷口,暗自嘀咕。

身後傳來腳步聲,我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一個身材瘦削,面無表情的老頭,正緩緩向我走來。

“小夥子,咱們又見面了!”老頭開口,聲音嘶啞陰冷。

我對着老頭還是很害怕的,我嚇的“噌”一下的站了起來。那老頭,是停屍房的看屍老人! 第3887章

從剛才哪個中年婦人口中得知,他們繼續向南飛行半個月的時間,就是南域最為繁華的十大城池中,排行第十的丰南城了……

墨九狸和三界打算先去丰南城住幾天,然後詳細打探下南域的地形和勢力分佈!

半月後

墨九狸和三界來到了丰南城外,將靈舟落下來后,兩個人直接往丰南城門口走去,墨九狸早就用神識查看了丰南城門周圍的陣法了,發現陣法是存在的,但是卻沒有啟動,估計是不想浪費神石吧……

再想到之前從中年婦人口中了解到的南域的情況,墨九狸覺得自己想在南域找到一個識別自己靈魂氣息的陣法,怕是不容易啊!

估計只有南域第一大城池南域城城門處,會有沒失效的陣法吧!

墨九狸一邊想著,一邊進了丰南城,找了一家相對來說比較高檔的酒樓客棧為一體的南來酒樓住了下來,小二熱情的把墨九狸和三界迎了進去!

「要兩個上等房間,再來一桌最好的酒菜,我們等會兒到大廳內用餐!」三界對著小二說道。

「好勒,兩位客官,我先帶你去房間,酒菜馬上就好!」小二熱情的說道。

墨九狸和三界跟著小二上樓,在房間裡面看了一圈然後下來,上菜的速度很快,還故意給三界和墨九狸選擇在一個靠窗又比較安靜的位置,看起來小二還是很有眼色的……

墨九狸嘗了幾口飯菜,味道一般,她就簡單吃了點兒,倒是三界不太挑食,什麼都能吃一點兒,沒辦法啊,主人不吃,他也不吃,會讓人懷疑的……

墨九狸兩人一邊吃著,一邊聽著周圍人議論的談話聲,不虧是排行前十的城池,哪怕是最後一名,來這裡的人,也是來自各個地方的……

有談論各個險地的,也有談論其餘城池八卦的,最多人說起的便是,最近南域十大城池排名大賽的事情,很多人都在說這件事……

墨九狸和三界安靜的聽著,並沒有去問,反正他們想知道,有的是辦法……

晚上的時候,三界直接把南來酒樓附近的怨靈,召喚了兩隻過來,來的兩個怨靈是一男一女,看起來像是一堆夫妻,雖然不是怨靈王,但是身上的怨氣修為並不低,看起來死的很慘,執念也很深的……

「王,您召喚我們有什麼事情嗎?」兩隻怨靈看著三界有些懼怕的問道。

雖然他們的修為不低,但是在三界面前,還是讓他們恐懼,因為三界身上的氣息太強了!

怨靈也和人族,獸族一樣,對於他們的王有著天生的懼怕,雖然怨靈通過不斷吞噬怨氣怨靈,就能成為怨靈王,但是怨靈王和怨靈王還是有察覺的!

三界雖然不是神界的怨靈王,但是三界是被墨九狸契約的,墨九狸的血脈強悍就不用說了,所以別說眼前兩隻怨靈了,就是神界的怨靈王遇到三界也只有趴著的份……

「不用擔心,我找你們來,只是問你們些事情!」三界看著兩個怨靈說道。 不管第幾次見道看屍老人孟伯,我都不自覺的心生恐懼。他的身上似乎蘊含什麼魔力,讓所有見到他的人和鬼,都會本能的畏懼。

對鬼有威懾力,我能想得通,沒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既然整天要跟屍體打交道,孟伯肯定是有自己的方法,來震懾鬼魂。

可是就那麼一個身材矮小,瘦瘦弱弱,看起不夠我一拳打的老頭,竟然會讓我這個一米八個頭的壯實小夥害怕不已。這讓我有些不解,我害怕他幹什麼?

孟伯看到我傻愣愣的看着他,突然嘴角微揚,扯出一抹詭異的笑容:“我就知道咱們兩個有緣,你早晚會回來的。”

這老頭很古怪,他之前還想讓我留下來陪着他。要我整天跟一堆屍體打交道,還不如一把刀把我解決來的爽快。不知道這次,他是不是又要讓我留下。

我剛想張嘴說些什麼,卻突然呆住了,苦笑不已。我差點忘了,自己現在已經算是死了吧?難道孟伯是早就猜到,我會死在海城市?

反正都已經死了,再戰戰兢兢的又有什麼意義?我壯起膽子問道:“孟伯,秦晴哪去了?”

在我“死”之前,我眼中最後的畫面,就是秦晴努力向我撲來。明知道有陣法阻擋,她還是那麼拼,說實話挺讓我感動。

孟伯沉默了片刻,最終嘆息道:“秦晴那丫頭,還真傻。爲了救你,差點魂飛魄散。”

我心中一緊,衝到孟伯面前,激動的抓着他的胳膊:“孟伯,她怎麼樣了?現在在哪?”

對秦晴,說不上什麼感情不感情。只是她把我從下面救回來,這次又爲我那麼拼命,我可不是個忘恩負義的傢伙,人敬我一尺,我還人一丈。

孟伯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緩緩開口:“她的狀態不是很好,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有我在,無大礙。”

看似平淡的一句話,讓我覺得渾身一震,忍不住的就對孟伯產生了強烈的信任感。似乎覺得,只要有他在,一切都會沒問題。

腹黑總裁寵嬌妻 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自己太過激動,還緊緊的抓着孟伯的衣袖,很尷尬的鬆開手:“對不住,我剛剛太激動了。孟伯,多謝你救了我們倆!”

“不,我可沒出手。是秦晴那丫頭救了你,然後帶你過來。本來她今天就要離開,但身受重傷,我暫且留她一段時間。”孟伯面無表情的說道。

通過孟伯一番解釋之後,我才明白,原來我還沒死。當然,我沒死的代價,就是讓秦晴重傷,幾乎魂飛魄散。

雖然不知道當時的情況,但我還是能想象的到,秦晴把我從那幾個禽獸手裏救回來,是多麼的艱難。我可是清楚的記得,她被陣法反彈回去的時候,臉上那痛苦的表情。

“你現在,願不願意留下來跟着我?”孟伯再次問了這個問題。

我內心也很掙扎,我知道孟伯也肯定是個世外高人,至少在對付鬼物這方面,很有經驗。

可是我就是對他有些反感,可能是因爲他對醫院黑心醫生盜取器官的事情無動於衷,也可能是因爲這次的事情也幾乎袖手旁觀。

我又不敢說話太直,怕得罪他,誰知道他會不會突然翻臉,把我和秦晴都趕出去?我還好說,秦晴可是受着重傷呢。

“跟着你,是不是就要一直留在停屍房?”我問道。

孟伯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不錯,這裏必須有人守護。”

“那還是算了,我不想一輩子留在這種地方。”我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

本來以爲孟伯會很生氣,但沒想到,他竟然只是點了點頭,就沒再說什麼,轉身離去。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我特麼是一個人呆在停屍房裏啊!不會再有鬼作亂吧!

要是真死了,也就算了,停屍房是我的歸宿,我認命。可我現在是個活生生的人,留在這種陰森的地方,也是很害怕的。

我頭也不回的跑向停屍房的大門處,打開門,衝了出去。在離開的時候,似乎還聽到身後有可怕的響動。

走出停屍房之後,我忍不住的打了個冷戰,孟老的房間內依然飄出“咿咿呀呀”的唱戲聲。擡頭看了看牆上的表,現在是凌晨四點多,天已經矇矇亮。

“沒想到,我還能重新見到太陽!”我忍不住感嘆。

這幾天的遭遇,實在是太離奇恐怖,多少次我都以爲自己再也見不到太陽。我有些貪婪的呼吸着清晨的氣息,順便活動一下身體。

但是我漸漸發現,光線竟然越來越暗,天色比半夜時分還要黑。半夜好歹也有星星,現在只是無盡的黑暗。

如果不是醫院走廊還有應急燈散發着昏暗的光芒,我真的以爲自己又回到了那個只有黑暗和鬼物的地方。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有些納悶,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

對現在的我來說,身後孟伯的房間,反而更有安全感。雖然打心底裏對他有些畏懼和不喜,可他總能讓人感覺到可靠,這是什麼鬼道理?

這個時候,我已經不是那麼害怕。我突然想到,這應該就是所謂的黎明前的黑暗,高中時上地理課,老師講過這個原理。不過我一直都是學渣,說不出頭尾來,只記得好像是什麼地球自轉引起的。

“呼哧……呼哧……”

這聲音,像是什麼大型動物的喘息聲,而且聽聲音似乎距離越來越近。突然間,我看到兩個紅色的小燈籠,從黑暗中出現。

剛剛鬆了口氣的我,心臟再次緊縮,渾身發顫。那兩個紅色的小燈籠越來越近,周圍的溫度也降低了不少。

“孟老,我是來接人的!”甕聲甕氣的聲音響起,幾乎震破我的耳膜。

原來那並不是什麼小燈籠,而是一雙眼睛!一個牛頭人身的龐大怪物,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嚇的說不出話來,這牛頭人的容貌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它就是當初差點吃了我的怪物。當時幸虧秦晴出現,我纔沒有淪爲牛頭人的食物。

“是你?”牛頭人也發現了我,深處大舌頭,舔了舔嘴脣,眼神中滿是興奮。

我去,不是吧?又想吃我?

我驚恐的往後退着,突然一雙大手拍在我的肩膀上。我嚇的亂跳,驚叫出聲。

“小夥子,膽子太小了點吧!”竟然是孟伯,真是嚇死人不償命。

看到孟伯後,我稍稍安心,趕緊躲在他身後,苦着臉道:“孟伯,有怪獸!”

“你纔是怪獸,我是牛頭!”牛頭人憨聲憨氣的說道。

如果不是之前差點被它吃掉,我肯定會覺得他還挺逗,說起話來傻乎乎的。不過牛頭怎麼了,那也是牛頭怪獸。

孟伯看都不看那牛頭人一眼,淡淡的說道:“那是地府的鬼差,要繼承我的位置,以後你少不得要跟它們打交道,無需害怕。”

我差點吐血,孟伯還真會趁人之危,在這種時候說出這番話,明顯就是要逼着我留下。最憋屈的是,明知道他不懷好意,我還不敢反駁。誰知道他會不會一個不高興,直接把我扔給正對我垂涎三尺的牛頭人?

聽完他的解釋後,我腦子裏閃過一道靈光,地府鬼差?牛頭馬面?

原來是這樣,我說怎麼會有這種怪物,原來是傳說中的牛頭馬面。我記得之前範無救跟孟伯說過,三天之後會派牛頭馬面來帶走秦晴!

果然,牛頭再度開口,向孟伯索要秦晴。他今天來這裏的任務,就是把秦晴帶下去,承受煉魂之苦。

我可不想看到秦晴就這麼被帶走,孟伯之前告訴我,她現在很虛弱,差點就魂飛魄散。如果再帶下去承受煉魂之苦,肯定會撐不住。

“孟伯,求求你救救秦晴!你不是說能讓她在這裏多呆一段時間麼?” 情債 我哀求道。

孟伯扭頭,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我說暫且留她一段時間,沒說讓她多呆一段。既然鬼差來接,也是時候下去了!”

我氣壞了,我對這老頭最不滿的一點,就是他太鐵石心腸了,不知道怎麼會那麼冷血。 封神輔助系統 之前小男孩和楚閔那些人被醫院黑心醫生殘害的事情,他肯定也知道,卻沒有出手。

我差點被那羣禽獸醫生解刨,他也沒有出手,還是秦晴拼着魂飛魄散救了我。現在,他竟然要把重傷的秦晴交給牛頭!

“你怎麼那麼冷血啊?你不知道秦晴現在還身受重傷麼?她要是下去,肯定無法承受煉魂之苦!”我焦急的吼道。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孟伯的臉更黑了,冷聲道:“這是她的命,我不能肆意爲別人改變命運,否則會有天譴。”

該死的,這老頭子還真是泥古不化,鐵石心腸!看來,我就算再義憤填膺,也改變不了他的態度。

我深吸了一口氣,突然撲上去抱着他的大腿:“孟伯,我求求你了,救救秦晴吧。我願意留下,繼承你的位置,怎麼樣?只要你能救救她,不要讓她現在下去!”

“你留下來,可以。秦晴不行!”孟伯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的心情瞬間跌到谷底,難道我要眼睜睜的看着秦晴被帶走,以重傷的魂魄,去承受煉魂之苦? 第3888章

「王想問什麼就問吧,我們知道的都會說的!」男怨靈聞言安撫的拍了拍身邊的女怨靈,看著三界道。

「你們是夫妻?」三界沒說話,看了眼身邊的墨九狸,墨九狸好奇的看著兩個怨靈問道。

「是的,我們是夫妻!」 啞妻也腹黑,將軍請賜教 男怨靈聞言看著墨九狸是一個小和尚,微微一愣,但還是如實的回道。

「我們聽說最近要舉行什麼南域十大城池排名大賽,是怎麼回事?你們知道嗎?」墨九狸平靜的看著兩隻怨靈問道。

「你們不知道嗎?」男怨靈聞言詫異的問道。

「不知道,我們剛到南域……」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原來你們是剛來南域的,難怪你們不知道!南域城池無數,其中資源最為豐富的十個城池,是南域的十大城池,丰南城在十大城池中排名第十!」

「因為丰南城附近的丰南山脈中,有不少修鍊資源,所以才會排名第十,而南域十大城池排名大賽,說白了,是南域十大城池的城主爭奪賽……」

「這十大城池附近都有著資源豐富的山脈,或者森林等地,所以這十大城池的城主,也就成為了所有南域人眼紅的位置……」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