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的意思是說,提示就在之前關押玩家的房間的位置。這個位置沒有變,只是上面的建築變了。”江雨煙聽後問到。

“是的,目前來看這種可能性是最大的。”藍海辰點頭說。

“但這個遺蹟這麼大,沒有參照物的話根本無法找到那個位置吧?”墨雅則說。

“不一定,我仔細觀察過,遺蹟本身雖然已經改變,但其周圍的城牆似乎並未改變。

而且你們發現沒有,這個遺蹟中的建築並非胡亂排列的。當年建造這個遺蹟的人們,似乎已經有相當成熟的城市規劃能力,這個遺蹟明顯被分爲幾個大區域,彼此之間井井有條。

而改變後的遺蹟似乎也遵循了這一點,在大區域上並未有什麼改變,這一點昨晚我也注意過。”藍海辰想了想說。

“也就是說,只要憑藉這些參照,還是有可能找到那個地點的?” 悟空傳 墨雅又問到。

“是的,如果對這個地點足夠熟悉的話,是很有可能找到的。我甚至懷疑在很多細節上,這個遺蹟並未完全做出改變。

因此只要是熟悉地形的人過去,找到的機會還是很大的。”藍海辰表示。

“我記得被抓住的玩家說過,他們被抓時是被蒙着頭的,只是被關之後才被放開。也就是說,這些玩家很可能根本不知道具體的位置?”江雨煙這時開口。

“按照他們的說法,恐怕他們只能估算出大體的位置。這應該就是極限了,不可能有多準確。

其實真正有可能準確找到原本位置的,只有一夥人!”藍海辰說。

“殺手……”徐淵聽後咬牙說到。

“不錯,就是殺手!如果是他們的話,應該可以百分百找到那個地方!”藍海辰說。

“這麼一想的話,這次爭奪線索的主調就定下來了呀。平民一方的玩家最主要的並不是自己找到線索,而是變成阻止殺手找到線索!”江雨煙也立刻說。

“是的,這就是一場尋寶遊戲。殺手要避過監視尋找寶藏,而我們則要想盡一切辦法,阻止寶藏落入殺手手中!”藍海辰說。

“這麼一想的話,恐怕情況又會回到上一輪遊戲的情況。就是平民們要想盡辦法聯合到一起,組織起來阻止殺手的行動!”

藍海辰話剛一說完,走廊裏就突然響起聲音。 只聽得外面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

“我說大家,都已經意識到了吧?是不是要出來商量一下?”那個聲音說。

藍海辰和徐淵對視一眼,點點頭起身打開門。

樓道里的人很多,或者說大多數玩家和助手都隨着聲音來到走廊,讓整個走廊變得擁擠起來。

剛纔說話的是蝙蝠,那個看上去酷酷的姑娘。此時的蝙蝠正掐着腰站在自己房間門前,皺着眉頭看着所有人。

“好,這是都出來啦。我想大家看了那條信息應該也都已經明白,今天的線索爭奪對平民一方可是非常不利的。

我覺得遊戲管理方之所以設計出這種提示,應該就是想讓我們與殺手鬥一鬥。

看看究竟是殺手能瞞着我們找到線索,還是我們能阻止殺手!”蝙蝠抱着手臂對所有人說。

“不錯,依照信息裏的提示來看,能找到線索的恐怕就只有殺手。”礦工也點頭說。

“也就是說,我們既要靠殺手來尋找線索,又要避免線索被他們拿走嗎?”囚犯也想了想說,“要做到這一點很難啊,畢竟我們瞭解的太少了,根本不可能對殺手進行完全監視的。”

囚犯說到這裏擡起頭,眼神突然變得玩味起來。

“除非……”囚犯說。

“除非我們將所有人都限制住,不讓任何一人有機會搗鬼!”刀尖接着說,囚犯聽後點點頭。

“什麼意思,怎麼將所有人限制住?”天真聽後問。

“很簡單,組隊啊。”神童這時開口說,“只要我們幾人一組,大家相互監視,殺手就沒有機會去搗鬼了吧?

畢竟助手跟玩家都是對應的,哪個助手只要搗鬼,立刻就能知道相應的玩家。”

“但這樣子會不會把殺手限制的太厲害了?要知道我們可是需要殺手來找出線索的,這樣線索我們根本就找不到了呀!”天真聽後有些擔心的說。

“要知道我們如果不這麼做,殺手就有相當大的機率得到線索。沒有線索和讓殺手得到線索,你選一個吧。我覺得還是前者更好吧?

況且我們也不是一點線索沒有,當時不是有很多玩家被抓了嗎?他們雖然不能準確說出地點,但大致方位總是能找到的。

我們人這麼多,一起找的話也不是完全找不到的。”刀尖開口說,顯然他同意神童的說法。

“我覺得這有道理,我們雖然不能帶大家去具體位置,但確定一個區域還是沒有問題的。

只要在這個區域裏,大家努力一下總能找到線索。只不過是時間花的多一些而已。”海盜這時開口說,他正是昨晚被抓的玩家之一。

“不錯,對於這一點我也有一些把握。一個人不行就兩個,大家這麼多人的記憶組合在一起,還怕找不到那個地方嗎?”舞女也點頭說。

接着其他被抓住的玩家也紛紛表示沒有問題,衆人見狀這才安下心來。

既然有機會找出線索,那限制殺手就不需要再留情面。

“既然如此,我們要怎麼做呢?”海鮮看着衆人問,“難不成一堆人一起行動?這根本沒有作用。”

“很簡單,分組就可以了,讓組員與組員之間相互監視,就能起到很好的效果。”神童聽後笑着說,“之前的晉級賽裏大家應該也都遇到過這種情況。只要足夠謹慎,這麼做還是很有效的。”

衆人聽後紛紛陷入思考,沒過多久大家全都點頭。時間有限,這確實是目前最有效率的辦法。

“好,那麼我們就開始分組。”神童見狀笑着點點頭,“首先是每一組的人數,最好不要太少。

要知道我們之中可是有四名殺手存在,太少的話會出現殺手在同一組的情況,這樣就糟糕了。”

“那多少人一組合適?”懶羊看着神童問。

“就四個吧,這數量比較保險,同時又不會讓組的數量太多,從各方面來講都是比較好操縱的。”神童想了想說,衆人聽後表示沒有意見。

“那剩下的就是每組具體有誰的,這個怎麼辦,殺手會不會在裏面搗鬼?”荷官又問到。

如果讓大家自由組隊的話,很可能會出現殺手從中搗鬼的情況。要是殺手們有意集中到同一組,平民一方的人就要吃虧。

“這個簡單呀。”這時藍海辰突然開口說,“我們投票的時候不是有固定的位置嗎?就按照那個位置依次劃分就可以。

捱得近的在一組,依次劃分下去。我發現每次遊戲安排的位置都是有講究的,同一陣營的玩家一般不會太集中,總是會被分到各個方向。

我們如果按照這個劃分,十有八九是沒有問題的。大家覺得怎麼樣?”

藍海辰說完看向周圍,衆人一想確實是這樣。之前遊戲都會將同一陣營的玩家分散開,從來沒有出現過集中的情況。

“那就這麼辦吧,我覺得這是個不錯的想法。”海盜點頭說,其餘人也表示沒有意見。

於是分組開始。由於武夫的離開,玩家們總共還剩二十一人。這樣四人一組總共可以分五組,只是有一組的人數要增加到五個。

最後按照坐次,第一組分別由莫非、女強人、藍海辰和紋身組成。

莫非和藍海辰坐的非常近,因此在同一組。

第二組的組員則是小丑、神童、蝙蝠和懶羊。

第三組是海盜、江雨煙、女司機和礦工。女司機見後非常興奮的對江雨煙打招呼,說什麼“我們又在一起了”,搞得江雨煙好不尷尬,像她們之間有什麼關係一樣。

第四組是海鮮、面癱、舞女以及刀尖。

第五組也是最後一組,則是天真、荷官、古惑仔、吃貨以及單出來的囚犯,這一組有五個人。

於是分組完畢,衆人得知自己所在的組後立刻開始商議接下來的行動。

“接下來咱們確定一下大致區域,然後每一組安排一個範圍,負責搜索範圍內的所有地方。

但需要注意的是,千萬不能讓某個人單獨行動。所有組員必須要在別人的監視之下,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鬆懈,大家明白了嗎!”神童看着衆人說。 “那個……人有三急,就連上廁所也不行嗎?”這時天真舉手問到,她的助手也是一個女孩。

“笨,可以讓女的去看着嘛。”礦工聽後無奈的回答。

“不能這樣吧?這樣會給殺手機會。”女司機聽後開口說,“現在我們根本不知道剩下的殺手是男是女,如果某一組裏有兩名女殺手,那她們藉口上廁所豈不是有機可乘?”

礦工一聽覺得有道理啊,但隨即又一想,難道男的也要過去監視?這便宜佔的也太……那個了點……

周圍的男同胞們眼神也瞬間變得曖昧起來,別說,還真有種異樣的刺激感。

“現在的情況我想大家也都清楚,人命關天,我們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鬆懈。

這樣,大家可以帶一些斗篷什麼的,肯定都有吧? 婚內迷情:腹黑老公不好惹 遇到這種情況就找個稍微開闊點的地方,靠牆用斗篷遮住解決就好。

怎麼樣,這下什麼也看不到了。”神童揉了揉太陽穴無奈的說,他之前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那……那多尷尬啊……”天真的助手聽後皺着眉頭說。

“沒有辦法只能這樣了,再說你可以早點在這裏解決,還有,別喝水!除非你想給你的玩家增加嫌疑!”神童對那女孩微微一笑說。

那女孩聽後立刻嚇得不敢說話,天真出聲安慰,並瞪了神童一眼。

侯爺寵妻:重生庶女狠囂張 “那找到線索後怎麼辦?這樣找出來的線索總要給一個人吧,誰來掌握線索?”古惑仔又出聲到。

衆人聽後不約而同的的看向小丑,如果說目前的可信度的話,小丑無疑是最高的。

難道最後還是要將線索給小丑嗎?不少人都在內心苦笑。

“這個我們之後再商量,現在找到線索纔是最重要的,否則一切都不要談。”神童又開口道,“下面我們來說一下搜索的位置,幾位,你們能說出一個大概吧?”

神童說着看向海盜等人。

海盜他們點點頭,立刻拿出紙在上面畫起來。正如藍海辰之前說的,遺蹟思然具體建築有所改變,但整體規劃卻沒有一絲變化,這給衆人提供了不少方便。

於是海盜等人很快畫出一個區域,這是他們根據自己遇襲的地點,與被關押時路程的長短估算出來的,還算比較準確。

而且由於被關起來的玩家比較多,衆人也不怕殺手在其中搗鬼。

“很好,那我們就將這個區域分成五塊,大家分頭搜索,相信很快就能有所發現。”神童說着在紙上畫出五個小區域,每個組負責一個。

“那我們這就馬上開始吧?已經八點多了,我們還是早點結束的好。”紋身看了看手機說。

但這時荷官卻站出來反對。

“大家等等,還有一點我們是不是應該商量商量?”荷官說。

衆人都疑惑的看向荷官。

“去尋找線索的只有助手對吧,那玩家呢?難道不對玩家進行限制?”荷官表示,“如果讓玩家隨便行動的話,那會不會出現什麼意外?畢竟殺手也不是笨人,肯定會用電話進行交流。

如果是這樣的話,殺手就會有機會進行佈局,想辦法破掉我們的計劃!這樣放任不管不好吧?”

衆人聽後都是一愣,之前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那你說怎麼辦?”刀尖開口問。

“將所有玩家集中在一起,大家就在這個走廊裏相互監視。這樣殺手就不能相互聯繫,也無法實施什麼計劃了。”荷官想了想說。

其實荷官說的不無道理,如果放任殺手行動的話,他們確實有可能幹出破壞計劃的事。

所以按照荷官說的,將所有玩家集合起來其實是十分有效的應對手段。

藍海辰在上一輪遊戲就吃過這種虧,當時所有玩家都聚集在一起,導致殺手之間無法交流。最後到了晚上,果然蜜蛇等人行動起來全都束手束腳,困難萬分。

“但在現在這種情況下,真的能夠達成這種共識嗎?”藍海辰不禁在心中問到。

最後果然如藍海辰所想,這個想法一提出就被不少玩家反對。原因很簡單,大家心裏其實都各懷鬼胎。

“此時的情況與上一輪遊戲有這根本不同,就是相互之間的信任非常低。

所以在沒有一個可以信賴的人的情況下,所有人最先想到的都是將線索掌握在自己手中!”藍海辰看着那些發對荷官的人心想。

“也就是說,此時這個玩家聯盟其實十分脆弱,根本經不起考驗。在這種情況下,想將線索掌握到自己手中,一定需要相應的操作空間!

但如果按照荷官的說法,將所有玩家都限制起來。那個所謂的空間就不復存在,這當然是玩家們接受不了的。

所以這些人在不讓殺手得到線索這一點上可以合作,而一旦涉及到具體的線索歸屬,就立刻出現裂縫!”

藍海辰想到這裏看向神童。

“恐怕神童也正是看到了這一點,剛纔才故意將線索分配的話題往後延。如果剛纔就討論這個的話,恐怕組隊的事也會遇到不小的阻礙。”

此時荷官也漸漸想明白事情的前因後果,無奈的點頭妥協。於是行動計劃徹底定下,限制助手但不限制玩家。

接下來助手組成隊伍出發,玩家們則不約而同的回到房間,開始聯絡自己的助手。

於是喜劇的一幕出現,前往遺蹟的助手們齊齊掏出無線耳機帶上,相視一笑,露出你懂的微笑。

藍海辰也同樣播出電話,只是他聯繫的不止有徐淵,還有江雨煙和墨雅,他們四個始終行動一致。

“好了大家聽着,暫時先跟着各自的組行動,出現情況隨時跟我說,我時刻都在。”藍海辰對大家說。

“好的,不過你覺得這個組隊計劃真的能成功嗎?”江雨煙聽後對藍海辰說。

“既然我們沒有將殺手限制住,殺手就會想盡辦法破壞計劃。所以這個過程裏一定會出現意外,只是不知道會以何種方式出現而已。”藍海辰笑着回答說。

“但這也給了我們機會,因爲只有當意外出現時,我們才能順勢奪得線索,獲得我們想要的!”藍海辰又說。 江雨煙明白藍海辰的意思,如果真要將玩家全面限制住,整個白天就沒有什麼意義。

到時候大家白忙活一場,不但累人而且什麼也得不到。

但如果像現在這樣不限制玩家,就等於公然向殺手下戰書,大家各憑能力,誰拿到線索算誰厲害。

“所以接下來我們不能因爲組隊就鬆懈,一定要時刻注意遺蹟裏的情況,就算不在現場也一樣!”藍海辰說。

“放心吧,我好歹也是個玩家,隨機應變的能力還是有的,不會讓殺手得逞!”墨雅的聲音傳來,語氣冰冷平靜。

與墨雅同一隊伍的助手聽後一震,用緊張的眼神看着墨雅,感覺這個女子氣勢很不一般。

就這樣助手們開始往遺蹟前進,藍海辰閒來無事便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卻不想備用手機居然震動起來。

藍海辰拿起手機查看,發現竟是小丑。他接起電話,裏面立刻傳出小丑的聲音。

“話說,我們要不要保持聯繫?將所有人集合在一起才更方便吧?”小丑表示。

“可以,那電話就不要掛了,我再給莫非打一個。”藍海辰說着又拿出一部手機,撥通了莫非的電話。

這樣幾人無論跟誰說話,互相都能夠聽得見,便於交流。

“投票的時候你叫我不要再堅持要線索,是想憑自己的能力去搶嗎?”隨後小丑開口問。

“是啊,與其期望別人給你,不如自己去搶。”藍海辰點頭說,“這樣我們才能更加主動,心態上也不會鬆懈,其實是有好處的。

而且現在我們的人分散在三個組裏,絕大多數情況都可以從容應付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徐淵和波板糖沒有分開,否則就更好掌握情況了。”

“波板糖……你是指小柏?”莫非聽後嘴角一抽,這藍海辰還給他莫非的助手起了外號?

“啊,這是徐淵起的,爲了方便記憶。”藍海辰笑笑說,“我覺得還挺有意思的。”

行進中的波板糖聽到這個消息,立刻轉頭瞥了徐淵一眼。徐淵尷尬一笑,看上去像個文盲。

“對了,說起來我還沒有給你起外號呢,也不能總叫你的名字吧,萬一暴露了怎麼辦。

就叫你假面吧,正好跟我的外號相對應,以後就這麼叫你了。”藍海辰又笑着對莫非說。

“隨你吧,反正我也習慣了,你從來都這樣。”莫非嘆了口氣無奈的說。

“你們之前也認識?”小丑聽後好奇的問。

“算是吧,認識了……有好多好多年了。”莫非回答說。

“你跟波板糖是什麼關係呀,你似乎不大喜歡我們給她起外號,是因爲個人感情嗎?”藍海辰開口問,“聽你叫她叫的也很親熱呢,小柏~”

“你閉嘴啊……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吧!”莫非嘴角又是一抽。

接下來助手們進入遺蹟,大家依照之前討論出的結果找到目標區域,便分組開始搜索。

雖然已經有了大致方向,但當衆人看到眼前的場景時,心裏還是免不了出現一絲無奈。

這邊區域實在不小,就算有五組人一起搜索,也要費一番功夫才行。

“我覺得咱們怎麼也要一兩個小時才能完事,這還是按快的來。”一名助手說。

“而且這裏面藏的並不是線索,只是一個提示而已。”另一人也絕望的說到。

於是衆人開始搜索,因爲不知道提示信息具體什麼模樣,大家只能一點點非常仔細的尋找,不能錯過任何一處。

整個過程異常艱難,有時候甚至要爬到垃圾堆裏尋找,還至少要兩個人一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