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你到底是誰?”

“爲何要與我爲敵,以你的聰明才智,與我聯手,天下何愁不定?”

“啊?”

白少陽凝視着秦羿的眸子,朗聲喝問道。

“你我註定不是一路人!”

“而且你我之間有血海深仇,有我無你,你註定只會是我腳下的亡靈小丑!”

秦羿仰天大笑。

“白少陽,任你千算萬算,也想不到秦侯已經上山了吧!”

“他就是秦侯!”

豪門奪愛:冷梟總裁替代妻 “他也是我們青城派的揚武天師!”

張夜庭與韓丙寅驕傲出聲,兩人不顧什麼黃泉三步散,同時往前連跨三步!

三步未亡!

奇毒神話,不攻自破!

秦侯來了!

我就說嘛,秦侯一定不會不管我們江南武道界的!

全場之人,頓時人人鬥志昂揚,熱血不已。

“好你個白少陽,竟然敢跟我們耍手段!”

“大家一起上滅了他!”

“斬殺了這個武道界的敗類!”

一時間義憤填膺的衆人,咬牙切齒的揮舞着拳頭怒吼道。

“秦侯!”

前夫,愛你不休 “怎麼可能會是你!”

“啊!”

白少陽白瞳中血光陡現,仰天狂呼,頭上的髮髻散亂,銀髮亂舞,猶如瘋魔。

這一聲驚天怒吼,震的龍虎臺大柱盡皆倒塌,飛鶴齊墜,衆人亦是口鼻生血,哪裏還敢造次。

““除了我,也不會有別人了!”

“天意昭昭,今日你必敗!”

秦羿轉過身,眯着眼望着金燦燦的朝陽,自信笑道。

“好,今日就看看天意到底在誰之手!”

“你的修爲頂天了也就是個中期宗師,如何能打敗我!”

“來吧,鹿死誰手,且看今朝!”

白朝陽張臂一揮,深吸一口氣,如大鳥一般掠過衆人的頭頂,落在龍虎臺的崖邊斷柱上。

秦羿一直就像一座大山壓在他的頭上。

白少陽想過無數種打敗、折磨秦羿的方法。

然而,此刻再次面對秦羿時,他發現無論修爲多高,在這個比少年王者面前,他依然是低人一等。

那是氣場上的誤差,是鬥志上的缺陷!彷彿這人天生就是爲了壓制他而存在!

他自認是絕世天才,又豈能爲人壓制!

地球第一劍 只有殺了這人,才能平息血仇與心中的恐懼、妒忌!

今日必勝!

嗖!

秦羿凌空拔高數丈,兩指一揮,一道黑色的幽冥長劍,虛空而現!

“天魔劍訣!”

沒有任何的虛招,一上來,便是生死相搏!

“當日你靠着這一劍驚走了我,今日我倒要好好領教了。”

白少陽手腕一抖,一柄雪白如玉,遊離着聖潔法光的靈劍,豁然出現在手心!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日再會,晚安,朋友們! “嘿嘿!”

秦羿頭低垂着,長髮垂在眉梢上,臉上閃過一絲陰邪笑意。

待擡起頭來之時,雙目血紅如鬼,渾身紫氣暴漲!

一股無形的邪魔毀滅之氣盪滌於天地之間!

紫霞、青山、綠水,也爲那股魔氣所折服,變的黯然無光。

衆人只覺心中猶如驚濤拍擊,胸口悶的氣血翻騰,好不痛苦!

我有一劍傲九州!

縱橫天下八萬裏!

秦羿口中發出陰森的長調!

霎時,真氣所成的魔劍暴漲十餘丈,綻放着無比幽寒、嗜血的光芒。

“捨生取義!”

秦羿雙手提劍,龍虎山靈氣縈繞成風,呼嘯作響,吹得場中桌椅亂飛,杯盞盡碎,仿若天地末日降臨。

殺!

秦羿爆喝一聲,天空如驚雷乍響!

魔劍劃破長空,以一往無前的氣勢,霸氣直揮而去!

“劍氣比上次,要強大數倍!”

“秦羿,你果真是世間少有的奇才,竟然已經修到了中期宗師,離後期大宗師也只差一步了!”

“但你終歸不是我的對手!”

白少陽目睹魔劍之威,再無恐懼之意!

秦羿與他的修爲差了整整一個檔次,如同隔了一重天!

“空城白雪!”

白少陽動了,手中玉劍相比於上次,一爲九,九爲八十一,八十一再分!

每一劍都夾雜着天地之威,與至寒的玄冰勁氣!

霎時,漫天都是劍花!

嗖嗖!

如同下起了劍雨!

原本風和日麗的天氣,爲這兩股絕世氣勁所引,風雷夾雜着白雪,紛紛揚揚而撒!

一層冰寒之氣,更是如潮水般蔓延,沿途花草樹木,盡皆枯萎!

觀戰衆人無奈之下,唯有全催內勁,才能抵擋這股奇寒!

好強的劍氣!

已達御劍成林,白少陽吸聚了掌教真元后,已經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每一把劍都像是巨靈神的鐵拳,砸在秦羿身上,饒是有護體龍氣,秦羿也是大感吃不消!

破!

秦羿大喝一聲,魔劍激盪,人劍化作黑影,穿透劍雨,直刺白少陽的胸口。

“太嫩了!”

白少陽豎起一揮!

這個店有古怪 一道足足有雷峯塔一般大的劍形巨陣,當空落下,重重的砸在秦羿身上,牢牢的捆縛住了他。

劍陣之內,無數劍氣縱橫,鋒利無比!

但聞劍氣破空之聲,秦羿瞬間衣衫碎裂,護體龍氣被破,肌膚開裂,成了血人!

“嗚!”

劍氣入體,寒氣攻心,秦羿張嘴吐出了鮮血!

秦兄!

張夜庭失聲驚叫,與韓丙寅等人就要衝上前去解救。

秦羿揚起手掌,微微一笑,示意無妨。

唪!

白少陽手一揮,劍陣散去,負手走到秦羿面前,認真打量着那張蒼白的臉,森然冷笑道:“秦侯,你敗了!”

“你敗了!”

“意料之中的事,你逆天而修,單論修爲我確實不如你這個大天師!”

秦羿笑道。

“既然你知道不是我的對手,爲何還要來送死,你他媽真以爲你是誰,我怕你嗎?”

白少陽見秦羿仍是那副吃定他的樣子,不禁怒不可遏。

“你就是怕我!”

“我從你的眼中看到了這一點!”

“噬元大法!”

秦羿說話間,眼中血芒一閃,雙手猛地扣住了白少陽的手腕,真氣急收,想要吸取他的本元。

“嘿嘿!”

“我敢放你出劍陣,就有一百種法子折磨你!”

“跟我玩這招,你還不夠資格!”

“看是你的噬元大法厲害,還是我的化氣大法更厲害!”

白少陽狂嘯之餘,滔天的法氣狂收。

由於實力差距太大,秦羿根本毫無抵抗的可能性,真氣如潮水一般,被白少陽狂收了去。

“好精純的氣息,便是比我還要強大!”

“秦侯,我要吸乾你的修爲,讓你生不如死!”

白少陽說話之餘,愈發加大了化元大法的威力。

兩人各成弓步,四掌相對!

氣浪在二人衣衫之中來回的遊走,衆人一眼就看出秦羿吃了大虧。

“不好,照這麼下去,侯爺怕是要被這小子吸個精光。”

韓丙寅擔憂道。

兩人飛身就要上前營救!

“不要過來!”

秦羿發出一聲雷霆大喝,嚇的兩人硬生生停止了腳步。

這一喝,又鬆了氣勁,真氣更是潰堤一般,只是一眨眼,六成的真氣便已損耗乾淨。

一旦真氣耗盡,便會像張正道一般,被吸走生命本元,成爲死人!

但此時,他已經沒有退路!

這是唯一打敗白少陽的方法!

七成!

八成!

白少陽的臉上開始如氣泡一般,浮腫了起來,全身亦如氣球,時而膨脹,時而收斂,一鼓一鼓的很是滑稽。

“不好!”

白少陽暗自心驚。

按理來說,他認爲秦羿修煉的應該是罡氣,化氣大法定能融合!

然而,這股強大、冰火夾雜、又剛柔並濟的奇怪之氣,一進入他的丹田,便像是雪球一般越滾越大,變的難以控制,根本無法融合!

更爲可怕的是!

這股氣息,就像是萬千種子一樣,在他的每一寸經脈中發芽、開花,能量愈來愈強!

白少陽終於知道秦羿是哪來的自信了!

這是一個圈套!

這是一個瘋子!

不折不扣的瘋子!

秦羿寧願把一身的修爲盡毀,也要與他同歸於盡,這是有多狠!

“嘿嘿!”

“我說過,今日你必敗!”

“沒有人能鬥過我,你也不例外!”

秦羿血紅的眸子,流露出邪氣凜然的殺氣。

“你好毒!”

白少陽咬牙切齒的吐出三個字,張手想要震開秦羿。

“啊!”

秦羿怒吼一聲,將剩下的兩成真氣,再狂送了一成度入了白少陽經脈。

這最後的一成真氣,就像是壓垮駱駝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白少陽臉上的肌膚劇烈的被撐了起來,那一道道血絲如同溝壑一般,撐裂了每一寸肌膚,就像是乾涸的田地,密密麻麻,恐怖逼人!

“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