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保安隊長跑到蔡誠的面前,討好的問道。

「他,不是學校的人,給我立即趕走,再狠狠的教訓一頓,我出錢!」

蔡誠指著葉風,大聲的說道。

「沒問題,我這就幫你教訓他!」

保安隊長一口答應了下來,校長的寶貝兒子,當然要討好了,大手一揮,說道:「你們都上,把這傢伙打個半死吧,丟出去!」

「是,隊長!」

五個人高馬大的保安神色兇狠的走了過來,伸出手就要對葉風不利。

「找死!」

葉風精光一閃,還沒等他們出手,便已經閃電出擊,這五個人還沒反應過來,便已經全都倒在了地上。

「嘭!」

連續五聲十分密集的響動傳來,這五個人倒在地上哀嚎,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你們一起上!」

保安隊長愣了一下,將自己手上的下屬全都招呼了出去。

剩下八個保安二話不說,齊刷刷的找了過來,但結局不出意外,依舊很慘烈的倒在地上,壓根起不來。

「還有嗎?這些人也太弱了吧,連給我練手的能力都沒有!」

葉風拍拍手,隨口問道。

恐怖!

這是高手啊!

蔡誠一時半會都傻眼了,完全沒料到,這個小小的學校里,竟然還有這樣的高手存在。

「你……你怎麼這麼厲害!」

岳靈靈也是微微張著小嘴,難以置信的說道,甚至,眼神里還帶著那麼一絲絲崇拜。

「我一直都這麼厲害,只是沒展示出來而已!」

葉風微微點頭,心裡也是一陣得意。

天哪!

女神也……被折服了!

一旁的萬鵬將岳靈靈的變化都看在眼裡,頓時一陣難過。

他暗戀岳靈靈很長時間了,但一直沒有表白,當然,有自卑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沒有機會,岳靈靈在學校里很低調,神情也很少因為什麼事情有波動。

但現在居然看到她因為一個男人露出驚訝、崇拜、驚喜這三種神色,已經讓萬鵬很失意和遺憾了。

遺憾的是,女神並不是崇拜他,也不是因為他而震撼!

「小屁孩,你自己說吧,想怎麼了結這件事?」

葉風走到蔡誠的面前,淡淡的問道。

「你……你什麼意思!」

蔡誠有點怕了葉風,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很簡單,從此以後,你不準再打她的主意,因為,她是我的女人,你敢再有任何的歪念頭,我都會讓你付出最嚴重的代價!」

葉風淡淡的說道,「當然了,今天你還要讓我滿意才能放過你!」

「讓你滿意?」

蔡誠一陣迷糊,不大明白葉風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沒錯,比如說磕頭道歉啊?又或者賠償個十萬幾十萬啊,又或者你當著全校學生的面前道歉承認錯誤,怎麼樣,你自己選一個吧!」

葉風隨便列舉了幾個例子說了出來。

「不可能!」

蔡誠想也不想的便拒絕了,開什麼玩笑,他一個校長的兒子,居然做這種丟臉的事情?

就是死,也不會做的!

「這可是你說的,希望你不要後悔!」

葉風咧嘴一笑,上前一步,直接抓住了蔡誠的脖子,將他給舉了起來。

「你……你想……想幹什麼!」

蔡誠頓時有點慌了。

「我帶著你繞學校走一圈,我想讓他們知道,堂堂學校的蔡大少是怎麼被欺負的!」

葉風嘿嘿說著,便將蔡誠身上的外套給全都扯掉了,繞著教學樓走了起來。

上面早就站滿了看熱鬧的學生,蔡誠這一刻,都有點想死的衝動。

想他一世英名,肯定是要全毀掉了啊!

「放開我兒子!」

這時,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響起,順著聲音看過去,便見到一個戴著眼鏡的人快速走了過來,臉色陰沉的說道:「你是什麼人,敢對我兒子動手?想死嗎?我可以成全你!」

呦呵,口氣不小啊!

對我這麼說話?

葉風看著這人,眼睛微微眯起,準備來反擊了。

「校長,不好意思,這是我的朋友,這都是誤會!」

岳靈靈連忙走上前,想要解釋一下。

「什麼誤會不誤會的,岳老師,我對你很失望,一個老師,不能管教好自己的學生,現在還找校外的人來學校鬧事,我看你是不想幹了是吧!」

中年人冷冷的看著岳靈靈,一開口就訓斥了起來。 我不想干?

岳靈靈當場就炸毛了!

明明是他的兒子整天胡鬧,面對自己打的報告視而不見,現在來說是自己的問題?

臉真大!

「對,沒錯,我就是不想幹了!」

岳靈靈也不廢話,直接說道:「我現在就辭職,請校長你趕緊同意,我立即離職,不再擔任老師這個職務!」

額……

蔡成青一愣,倒是沒有想到岳靈靈這麼的乾脆!

他以為,像岳靈靈這樣的女生,肯定會好好的解釋一番,然後認錯一番,保證以後不再有這樣的錯誤行動了。

誰知道,她居然直接要走。

「岳老師,你就是這樣的不負責任嗎!」

蔡成青臉色難看,這女老師他可是盯了很久了,就想著什麼時候能夠當自己的地下情人,好好的調教一番,要是走了,還到哪裡去找啊。

又不負責任?

剛剛質疑是不是不想干,現在又說不負責任,果然是一套又一套啊,有點意思!

「爸,你……你快救救我啊!」

蔡誠還被葉風提在手上,看到自己老爸一個勁的跟這女老師扯皮,便無語了。

「孽子!」

蔡成青罵了一句,然後看著葉風說道:「我勸你還是早點把他放下來,那是我兒子,你要是不想有麻煩,就快點放下來,否則的話,你會後悔的!」

「你想要?那我給你好了!」

葉風微微一笑,直接就答應了下來。

嗯?

岳靈靈一愣,心裡想著:這麼好說話?

葉風該不會也是怕了吧!

畢竟,這學校校長看似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但在江寧縣,也有不小的能量,也認識不少有權有勢的家長,真要鬧起來了,大家都不會好看,葉風也肯定討不了便宜。

「嘭……」

岳靈靈剛這樣想著,一聲劇烈的震顫傳來,只見剛剛還囂張無比的蔡誠被葉風一手給丟在了蔡成青的腳邊上,摔的鼻青臉腫的,而額頭上,更是直接摔出了血。

「混賬!」

蔡成青看到這一幕,瞪大著眼睛。

「你要那就給你好了!」

葉風隨口說道:「既然要辭職,那就把工資和賠償給結一下吧!」

「沒有工資,也沒有賠償,現在屬於你自己要走,那就沒有任何的錢!」

蔡成青一陣得意,「只要你還在這裡當老師,就有錢,否則的話,一毛都拿不到,怎麼樣,考慮下吧,繼續做老師,錢我會一分不少的給你!」

我信你個鬼!

岳靈靈對蔡成青的嘴臉清楚的很,她可不想在學校里繼續忍受這種折磨。

這父子倆是一個德行,貪財好色,入職當老師的第一天,就對自己有非分之想,期間還邀請過好幾次出去吃飯,要不是岳靈靈都嚴厲拒絕了,估計蔡成青還會死追猛打。

「你把我的工資給結清,我現在立刻走人!」

岳靈靈不容商量的說道。

「要走可以,工資沒有!」

蔡成青臉色一冷,「還有他,打傷了我兒子,還有這麼多的保安,必須賠償十萬塊,否則的話,我讓警察來處理這件事!」

「你還要我給你賠償?」

葉風頓時笑開了花,忍不住問了一句。

「廢話,你打傷了我這麼多人,還在學校里鬧事,要是警察來了,我怕你今天都沒辦法收場。」

蔡成青冷冷的說道,似乎還是往輕了算。

「我還給你臉了,誰給你的勇氣敢對我要錢?」

葉風說完,大踏步的往前面走了一步,到了蔡成青的面前,一巴掌狠狠的甩了下去。

這一巴掌,速度奇快,蔡成青壓根都沒有反應過來,臉上便有一股火辣辣的疼痛傳來,痛的他一陣齜牙咧嘴。

「你敢打我?」

蔡成青捂著自己的半邊臉,難以置信,他不知道葉風是哪裡來的自信。

「既然你不要臉,那我就打醒你吧!」

葉風聳聳肩,「剛才只是第一下,還有呢,不要著急!」

說完,葉風一手將蔡成青給提了起來,像是摔垃圾一樣摔在地上,又是一腳狠狠的蹬在地上,一腳踩在蔡成青的面門上,將戴著的眼鏡都給踩了一個稀巴爛。

這……

葉風這一系列的動作將在場的人都徹底給驚呆了。

這可是校長啊!

岳靈靈看著這些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蔡誠看著自己老爸的慘狀,也是久久沒有說話。

萬鵬此時此刻,也不得不說一句:牛逼!

在學校里,蔡成青可是出了名的笑面虎,平時看著文青,其實做的事情挺禽獸的,誰也不敢跟他頂嘴,現在看到葉風一腳蹬在身上,又是一腳踩在他身上,別提多爽快了。

「完了,完了,完了,這下要完蛋了!」

萬鵬忍不住說道:「校長可是認識縣委秘書的,你們都要完蛋了!」

岳靈靈聽到這話,忍不住心頭一跳,想要把葉風給拉過來。

「你別管了,現在是他一個人打的,跟你沒什麼關係,你要是也摻和進去,那就要倒大霉了!」

萬鵬一把拉住岳靈靈,勸說了起來。

「你……你是要我過河拆橋?」

岳靈靈瞪大著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萬鵬。

「你傻啊,為了一個男朋友,就要把自己的全部都搭進去嗎?」

萬鵬沒好氣的說道:「趁著你還沒陷進去,早點脫清關係啊,等會警察來了,全都要倒霉,你也要跟著坐牢,蔡成青不會放過他的!」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這話……似乎也有點道理!

岳靈靈看向葉風,神色有點複雜了起來。

「呵呵……你就別來了吧,今天這事,是我一個人做的,跟你們沒什麼關係!」

葉風微微一笑,看著岳靈靈說道:「這樣你們也不用擔責任,很好的,我一個人承擔了,回去照顧好你姐!」

這……

岳靈靈聽著這話,怎麼有點悲壯的味道!

「不……不要,我……我……我跟你一起去!」

岳靈靈眼角都濕潤了,這為了自己,居然還要讓葉風去坐牢,這……這怎麼也說不過去啊!

「你也要跟著我一起去坐牢?你可想好了,你現在還是大好年齡,最好的青春,要是跟著去坐牢,那可就白白荒廢了!」

葉風玩味的笑著,看向岳靈靈,他也很想知道這丫頭心性怎麼樣,畢竟,在這種時候,想要有勇氣做出選擇,可是很難的。

「別傻了,反正他就一個爛人,做事不計較後果,只顧著自己一時快活,卻渾然忘記這件事所造成的影響,就讓他一個人去承擔吧,你沒必要跟著後面倒霉的。」

萬鵬極力勸說著,在他看來,葉風是肯定要倒霉的,既然那樣,岳靈靈又何必跟著去倒霉呢,與其兩個人倒霉,不如讓葉風一個人承擔所有的罪責。

「這……這樣不行,我……我不能答應!」

岳靈靈想了半晌,忽然十分堅定的說道:「你是因為我才有牢獄之災,那我也要陪著你一起!」

岳靈靈忽然十分堅定的說了起來,站在葉風的旁邊,沒有了任何的猶豫。

「很好!」

葉風笑了笑,「算你還有點良心,不枉我幫你一番。」

「好,好,都想進局子里喝茶是吧?我成全你們!」

蔡成青在地上休息了好久,才從地上站了起來,扶了一把已經碎掉了的眼鏡框,厲聲說道:「等著,老子這就喊人!」

說完,便掏出電話,撥通了銀江路的分局電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