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傅南華從啞子金酉佃那裏了解過,原本自己的活是詹顧晨自己做的,只是前段時間被人暗算,符陣運轉不暢,暫時不能幹活,所以才收留他。

只是金酉佃不能言語,寫字也慢,還有很多字不認識,所以傅南華了解的情況也不多。倒是詹師母比較健談,在後院洗衣物的時候會問他的身世,有時也會聊聊她的三個子女。

大兒子詹之陽,沒有開啟符篆之心,不能繼承詹家的手藝,也沒有讀書的心思,十八歲就出去闖世界。三年來,也就母親生日這幾天,會回家住幾天。

二女兒十六歲,名叫詹之音。

小兒子十五歲,名叫詹之榮。

兩人現在都在棲鶩學院,女兒今年是關鍵一年,只要表現好,可能會被天風學院收錄。

每個城市都有一個以自己城市命名的符士學院,而在東吳的都城,有一個最高等級的天鳳學院,相當於符士學院的研究院。

詹師母說到他女兒的時候,一邊以她為榮,一邊又捨不得女兒離家太遠。

至於小兒子,詹師母說老詹希望他早點回家繼承手藝。

沒過幾天,傅南華就看到詹家的姐弟倆。。 由於龐沂南的突然出手,兩隻八翅魔狼迫於無奈,只能放棄襲殺,轉而抵擋那道銳不可當的銀白色劍芒。

而龐沂南這如同天外飛來的一劍,化作一條白色蒼龍,淡淡的遠古龍威瀰漫全場,立時便震懾住了兩隻妖獸。

而後林奇與魏英同時出手,配合著劍芒變化的白色蒼龍,齊齊對着兩隻妖獸出手。

兩隻八翅魔狼雖然心神被震懾,但是生死之間的氣息刺激到了二妖,二妖強行從心神被震懾當中掙脫出來,而後四隻巨爪猛力向下一壓,抵擋住林奇與魏英的攻擊。

隨後,背後的翅膀用力震動,釋放出道道狂暴的颶風與灼熱氣浪衝天的火球,向著白色蒼龍而去。

遠處的龐沂南一見,按著虛空的左手五指,猛然握起!

隨着他的動作,那條劍芒所化的白色蒼龍龍吟震天,而後轟然爆碎!化作無邊的鋒銳劍氣,肆意的劈斬向魔狼所釋放的颶風與火球。

另一邊,魔狼的巨爪也與綠色木鞭、樹枝法寶相撞到一起。

因為有了龐沂南的出手,這兩隻八翅魔狼不能再全力以赴的對敵林奇二人。所以巨響聲過後,巨爪與兩個法寶僵持在了一起。

一時之間,氣息猛然爆發,狂暴的沖向天際!

但是這邊雖然僵持住了,另一邊的颶風與火球卻沒有那麼幸運了。

二者相撞的一瞬間,颶風與火球就已經被攪碎。原本氣勢洶洶攻擊,此時卻只能在漫天的劍氣之下,消失於無形。

無邊的鋒銳劍氣再無任何阻擋,在龐沂南的催動下,斬向了兩隻八翅魔狼。

這一幕落在林奇二人眼中,令其欣喜不已。劍道宗師的戰力當真可怕!其催動的漫天劍氣,威力可怕無邊!

眼見己方的攻擊毫無建樹,兩隻八翅魔狼已經沉不住氣了。雖然他們未曾與龐沂南直接交過手,但是單單見識到這無邊的鋒銳劍氣,已經讓他們心生警惕,眼神中也帶上了絲絲懼怕之意。

而此時此刻,那可怕的劍氣已經將他們當做目標,隨着遠處其主人的牽引,逐漸形成了一個大型的劍陣,並且在兩隻八翅魔狼未曾反應過來的瞬間,迅速的將他們包圍在了其中。

劍氣組成的大陣,其殺傷力不可估量,尤其是出自一位劍道宗師之手。

劍陣剛剛成型,侵人心神的殺機便已經抑制不住,四散開來。

身處其中的兩隻八翅魔狼,已經能感覺到一道道鋒銳的無形劍氣,在斬過自己的妖軀之上。雖然未曾破開他們強悍的妖軀,但是也令其上出現了道道白痕,疼的二妖齜牙咧嘴。

兩隻妖獸不敢再怠慢,便打算聯手破陣。他們不敢再給劍陣的主人發揮的時間了,不然他們二妖恐怕真的會喪生在這劍陣之下!

只見這兩隻融合之後的八翅魔狼,半點不曾猶豫,瞬間便將體內的妖丹吐出。

頓時,濃郁的妖氣從兩顆拳頭大小的暗紅色妖丹之中散發而出,並且瞬間便充滿了劍陣之內,而且竟然可以與那鋒銳無比的劍氣分庭抗禮。

一時間濃郁的妖氣,竟然將二妖周圍充斥的劍氣緩緩推走。

就在劍陣剛剛將兩隻妖獸包圍起來的時候,林奇與魏英已經紛紛的停下手。

因為在劍陣形成之時,已經不是他們二人能插手的了。畢竟,龐沂南雖然認識他們,但是那劍陣中的鋒銳劍氣可不認識他們。

雖然他們認為,龐沂南作為劍道宗師,必定能完美的操控這些劍氣。但是這也僅僅只是猜測,他們也不敢真的去嘗試。

萬一出現意外,雖然他們二人不一定會隕落,但是也免不了受傷,那到時候樂子可就大了!

到時候傳揚出去的話,仙林宗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本來這次就已經隕落了一位長老以及八十名精英弟子,此等事情在以前可從未發生過!

所以這就夠讓他們鬱悶,以及氣憤的了。若是他們二人再受傷,尤其是傷於玄劍宗的劍下的話,恐怕仙林宗的掌門周通,會活生生的氣暈過去!

所以,二人現在就是一副袖手旁觀的狀態。但是並沒有放鬆心神,依然緊緊的盯着劍陣之內的二妖。

若是龐沂南不慎失手的話,他們也會繼續戰鬥。直至將這兩個畜生殺死!為他們仙林宗的長老以及弟子報仇!

且看劍陣之內,兩隻八翅魔狼吐出自身苦修多年的妖丹之後,竟然逐漸逼退充斥在身邊的鋒銳劍氣。

一見此景,兩隻魔狼的眼中閃過一絲欣喜之意,而後全力的催動妖丹。

隨着二妖的全力催動,拳頭大小的妖丹猛然爆發出耀眼至極的暗紅色光芒。而後二妖故技重施,揮動背後的翅膀,召喚出颶風與火球。

而後,二妖動作齊整的抬起兩隻巨爪,憑空沖着颶風與火球用力一抓,另一隻巨爪則是遙控著妖丹,飛向颶風與火球。

隨着二妖的動作,颶風與火球詭異的發生了變化,竟然在緩緩的融合在一起。

幾個呼吸間,便融合成了一個兩個巨大無比的火球。其內陣陣灼熱的氣浪翻湧,外圍則是狂暴的颶風呼嘯,如同一層保護膜一般,裹在火球之外。

而這時,兩顆拳頭大小的暗紅色妖丹也已經來到近前,並且一閃即逝的鑽進了兩個巨大的火球之中。

隨後,兩股幾可燒塌天地虛空的火屬性力量猛然爆發而出。

二妖心中一喜,紛紛全力的調動着體內妖力,牽引兩顆有妖丹加成的火球,向著前方的劍陣壁壘攻擊而去。

二妖緊隨其後,扇動着翅膀,向著火球前行的方向極速飛去。

一時間,熱浪陣陣,翻湧成火海,焚燒着所有攔路的劍氣。

龐沂南在遠處,用神識一刻不落的看着這一切。見到二妖的手段之後,龐沂南突然不屑的笑了一聲:「就這點手段,都快讓你們玩出花來了。若不是留着你們還有用,我也不至於這般費勁。」

吐槽過後,龐沂南輕輕搖了搖頭,對其身旁的洛羽說道:「師姐,將你的藍晶劍借我一用,這銀星暫時交於你掌握,只要不斷的輸入法力,就可以維持劍勢領域,我去去就回。」

…………「第三十七次刺殺,這些人還真是孜孜不倦啊!」看着面前的刺客又一次被蓋聶所殺,劉雲波瀾不驚地說道。

「公子,前面就是趙國了。」蓋聶對着劉雲說道。

「這個我知道,我還不是瞎子。」劉雲指著面前一大塊界碑說道。

「抱歉,公子,習慣了。」蓋聶雖然嘴上說着道歉,但是語氣之中沒有

《洪荒修仙:開局攜帶人工智能》第二百九十八章妃雪閣(第二更) 封雲霆在學校名聲在外,結果卻那麼低聲下氣的跟她求愛,女孩子的虛榮心便開始呼呼的漲。

後來全校都知道了,幾乎所有女生看她的時候都帶着或羨慕或嫉妒,男生們知道封雲霆的名頭,對她也十分客氣尊重,這下更助長了她的囂張氣焰,專門挑人多的時候對封雲霆使小性子,故意讓別人看到。

封雲霆也很配合,言聽計從的,成全她時家小公主的面子。

習慣成自然,她使喚封雲霆使喚的越來越順手,他的能力在那裏,也沒什麼他辦不成的事情,直把她慣的差點飄上天去。

最後還是她父親時峰看不過眼了,親手把她從雲端給拽了下來,關在自己房間里專心學習。

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十多歲的少年哪裏能忍得了許多天不能跟心愛的女孩子不見面?於是一等入了夜,就騎着車等在她家樓下,時繁星纖瘦靈巧,從自己房間的窗戶翻出來直接跳進他懷裏,兩人人騎着車出去,別有一番刺激,也給兩人的青春增添了一抹難忘的經歷。

時繁星想,當初是自己提出的一切回到從前,那現在封雲霆這麼說,似乎也沒什麼邏輯問題。

只是她再也回不去那個明媚的少女時代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老宅雖然住着挺舒服的,但是畢竟太偏僻了,我又不會開車,上班下班就很不方便。所以我想……」

她想搬出去。

既然要回到從前,那就索性更前一點,回到兩個人都各自有住處的時候。

怕封雲霆多想,她又補充道:「我想自己試試,能不能讓公司有些起色。這老宅里有靈異事件,我明明畫好的設計圖,等第二天醒來,就有人幫我修改過了,雖然是修改的比我的原稿要完美很多,但總歸不是我一個人完成的,而且你的個人風格太明顯了,那張圖一拿出去,行業內都看得出來是你的手筆,全都打破頭來跟我簽約,說起來……還是有些作弊。而且他們願意合作,也不是沖着我的設計,而是沖着你。」

封雲霆微微一笑,明白了她的意思:「知道了,下次不動你的圖了。」

真是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的時繁星哪會這麼彎彎繞繞的說話,還什麼靈異事件,早就插著腰拍著桌子跟他吼了:「不許你動我的設計圖!」

想起從前,封雲霆的心裏更不好受。

說白了,她現在這麼小心翼翼,委婉周全,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時繁星連連擺手:「不是,我不是這麼意思,我就是想試一試。之前說了好多次想要好好經營公司,但是都會被這樣那樣的事情給拖住了,這一次不能再這樣半途而廢了。」

封雲霆微微思忖了一下,就點了頭:「那好,我讓陳盼去幫你找房子……」

「不,不用,我已經找好住處了。」

封雲霆的表情微微有些刺痛,不過一閃而過,沒讓她看到:「你什麼都準備好了?」

「嗯,你應該知道,我最近的合作夥伴蔣主編,她有一個空房子一直沒人住,離時氏集團很近,而且她最近跟丈夫鬧離婚,也搬出來了,我過去陪她住一陣子。」

封雲霆看着她,輕輕問道:「真的非搬出去不可?」

「……嗯。」時繁星遲疑着點了頭:「行嗎?」

封雲霆輕嘆一聲:「有什麼不行的呢?你的要求,我都會答應的。」

時繁星鬆了一口氣。

可是封雲霆又追問了一句:「那孩子們呢?」 「何人在本帝面前裝神弄鬼?」

東王公目現殺機,盤古正宗等大神不約而同的拒絕前來觀禮一事本就疑雲重重,帝王心術的東王公早已懷疑有一支幕後黑手在暗中操控這一切。

如今這個不知名的聲音響起,無疑印證了東王公的猜測。

東王公環視四方,這裡可不是洪荒,而是位於紫府世界海中的景陽宮。一切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找到了!

東王公雙目一凝,在正前方看到了一個白色身影!

察覺到東王公的窺探,白影嘴角勾起:

「發現了嗎!看來五十之數的世界宇宙果然有其獨特之處,能令不過是混元金仙初期境界的你,發現本座。」

東王公從話中領悟到了什麼,試冷笑道:「居高臨下的態度、老氣橫秋的口氣、目中無人的高傲!看來閣下應該就是皇庭的至強!」

「哦~」白袍修士發出一道意味深長的噓聲,誇張的說:「現在的小輩竟是如此有眼無珠!鴻鈞羅睺沒給你講皇庭的傳說嗎!」

確認了來者身份,東王公反而平靜了下來。

未知才是最神秘最可怕的,只要找到謀划落空的問題出在哪裡,全部都擺在明面上,東王公有絕對的信心解決一切。

「小子,你的自信來自於天道賜予的男仙之首還是紫府世界海!」

東王公的自信被白影看在眼裡,冷哼一聲以表示輕視。

東王公的兩大依仗對諸神而言,是殺手鐧、是確保東王公膨脹的底牌,但對和厲獸齊名的蒼穹三獸之一、九霄衛兩大統領之一的居獸,都不過是狐假虎威罷了。

「小子,你要知道,天道無情!天道絕不會為了一枚棋子而和吾皇庭翻臉!至於你的紫府世界海,呵呵呵,想想還是算了本座是怎麼來的吧,本座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西王母、旭剛聞言臉色大變,他們清楚知道,與其說東王公的謀划是滅殺勿也不如說是為了贏得天道的鼎力相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