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傅沉垂眼斂眉,隔了數秒問了一句,「許小姐在你家?」

對方沉默了。

傅沉無奈了。

外面都炸開鍋了,說你爺爺強搶民女,把人給綠了,你還有空撩妹? 川北京家

在報道沒出來前,許鳶飛想來京家再要幾隻螃蟹,原因無他,自己那個饞嘴弟弟想吃,還說自己聯繫這個顧客,問他在哪裡買的,花點錢也沒關係。

許鳶飛自然不可能告訴他,他吃的是京家的蟹子,只能單獨聯繫京寒川。

九點多的時候,兩人就碰面了,螃蟹早已打撈放在簍子里。

「我讓人幫你清洗一下,用繩子捆綁好,你直接帶回去。」京寒川還沒找她,沒想到她又主動送上門了。

「謝謝。」 重生之鳳還巢 來他們家吃東西,還要帶點回去,許鳶飛也覺得不大好意思,剛想開口,詢問要不要給點錢什麼的,京寒川已經岔開了話題。

「想看照片嗎?」

「照片?」

「上回你不是說想看?」

「嗯。」此時是上午,店裡也不忙,許鳶飛時間很充足。

她跟著京寒川到了一處隔間,門打開的時候,就聞到一股說不出的異味,裡面很暗,只有一盞小夜燈搖曳著,給人一種幽閉晦暗的消極之感。

「這是顯影液的味道。」

「嗯。」 魔王的絕地求生 許鳶飛揉了下鼻子,下意識跟著他就要往前,可是前面太暗,她根本不知有台階,一腳踩空,「啊……」

身子一歪,失去重心,整個人往前栽去。

京寒川轉身,下意識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她則一頭撞進了他的懷裡,雙手本能尋找支撐,緊緊攥住了他腰側的衣服,死死收緊。

心有餘悸的喘了兩口細氣。

潮熱的呼吸,不輕不重的呼吸聲透過他的衣服,點點落在他的心口,有點燥。

「有台階的。」京寒川手指扶著她的胳膊,聲音變得越發低沉,「忘記提醒你了。」

他垂頭說話,他呼吸很輕,就連氣息都帶著一點涼意,身上還有從外面沾染的些許涼意。

「這裡面有點暗,剛進來可能有些不適應。」

許鳶飛這才注意到,整個人都趴在他身上,他生得高挑削瘦,也總習慣穿著寬鬆的衣服,只是靠得這麼近,才能知道,他身上硬實的肌肉紋理。

沉穩有力的心跳,帶著旺盛的張力,聽得她心跳都忍不住亂了。

「沒關係。」許鳶飛略微往後退一點,腳後跟抵在台階上,便無路可退。

「注意點。」

許鳶飛紅著臉點頭。

兩人身子分開,京寒川往裡走了兩步,打開了燈,幾平見方的小隔間,掛著各式各樣的照片,還有各種攝影裝備陳列在一側柜子上,各種洗照片的工具也很多,看得出來,非常專業。

聽說玩攝影都是燒錢的,他又搞什麼賽級金魚,這得燒多少錢啊。

她莫名又想起父親吐槽他是無業游民的事了。

許鳶飛剛準備往前一點,才發現自己腳有點崴了,她強忍著痛意,心底有些懊惱。

平常一直鍛煉,不會發生這種事的,怎麼關鍵時候崴腳了?

京寒川視線似乎一直落在她身上,「我出去一下,你隨便看看。」

「嗯。」

京寒川剛出去,她就尋了個椅子坐下,脫掉棉襪,準備觀察一下腳踝情況,殊不知不足一分鐘,他已經折返回來,手中還拿著一管藥膏。

「崴了?」

「嗯。」許鳶飛覺得有些窘迫,「那個,我自己來吧。」

京寒川沒說話,轉而半蹲在了她面前,可是……

讓他給自己搽藥?

許鳶飛只要一想到某些畫面,連呼吸都變得潮熱起來,就在她發獃的空當,京寒川已經握住了她的腳踝。

她腳踝骨上,綁著一根細細的紅色繩子,穿著一個米粒大小的小銅錢圖案,掛在她腳上,襯得非常好看。

京寒川這才注意到她的另一側未脫的襪子,居然是個麋鹿圖案的,忍不住勾著唇角。

許鳶飛:「……」

她不知道該做什麼,只感覺他的手心很熱,指尖卻很涼,在她腳背上,輕輕摩挲著,似乎在檢查,

她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戰慄著,腳下意識弓起。

京寒川除卻在幫她檢查患處,也在觀察她的腳形,她的腳……

太小了。

「你的腳多大?」

「穿36碼的。」許鳶飛都能感覺自己呼出的氣息都是燙人的,隔間光線很暗,她臉卻紅得可以滴血,有些局促得抓著一腳。

那種感覺,就像是要被人凌遲一般。

直至京寒川觸碰到患處,她才狠吸一口涼氣。

「就是這裡?」他聲音自下而上傳來,微微仰頭看著他,整個臉暴露在燈光下,漂亮得讓人移不開眼。

他模樣生得有些女氣,不至於陰柔,許是看出了什麼,剎那一笑。

「你在緊張什麼?」

許鳶飛被他笑得晃了眼,怔了下,「還是我自己來吧,這個不大方便……」

京寒川卻沒理會她,徑直擠了藥膏,搽在她崴腳的地方,「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我會記得提醒你,不會再崴腳了。」

重回七十年代:腹黑首長,輕點寵 許鳶飛臉紅得更厲害了。

撲通撲通——

心臟撞擊著胸腔,讓人有種窒息感。

上藥過程很快,隔間有沖洗照片的地方,自然也有洗手的池子,京寒川洗了手,擦著手指偏頭看她,「不是很嚴重,休息兩天就行。」

「嗯。」許鳶飛趁著椅子扶手站起來,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隔間里照片非常多,基本都是盛愛頤的,還有不少風景照,也有不少小魚的,甚至有幾張非常漂亮的錦鯉。

「這些全部都是你自己拍的?」

許鳶飛調查過他,但肯定不能明目張胆的,也擔心驚動了京家,所以能查到的東西,也只是皮毛。

「嗯。」京寒川已經倒了些顯影液,拿著一側的鑷子,準備清洗照片。

外行看熱鬧,許鳶飛一開始就是偏頭盯著,不過看沖刷過程,總是覺得新奇,這手就有點癢了。

「要不要試試?」京寒川提議。

「我怕給你洗壞了。」

「沒事,試試看。」他說著將工具遞給她。

許鳶飛動手能力很強,模仿京寒川剛才動作,開始慢慢沖刷照片,整個過程,動作都很慢。

隔間幾平見方,空間本就狹小,兩人站在一個工作台邊,離得不算遠。

京寒川目光落在她抿緊的唇上,她搽了些口紅,很溫暖的顏色,淺淺淡淡的,襯得她唇色細膩柔和,他眸色暗了暗,喉結微微滾動了一下。

莫名的……

想吻。

可是兩人此時的關係,似乎還沒到那一步,他心底天人交戰,生怕自己過於激進,她再跑了,只是猶豫再三,京寒川還是決定不做什麼正人君子了。

「你這個動作不太對,手要這麼拿。」

他說著,很自然得傾身靠近。

一片潮熱的氣息從斜后側傳來,許鳶飛心臟像是被人倏然攥緊,眼睫不安地顫動了兩下,「這樣還不對?」

空間閉塞,聲音好似還帶著些許迴響,她聲音壓得特別低,綿綿軟軟,有些嘶啞,透著那麼點曖昧。

京寒川輕輕嗯了聲,下意識屏住呼吸,略薄的唇,微微抿著。

許鳶飛抬眼看他,眼看著男人離自己越來越近,漆黑的瞳孔,彷彿能看到自己的倒影,她手指稍微收緊。

兩人呼吸漸近,他氣息仍舊有點涼。

豪門小萌貨 許鳶飛一顆心,完全亂了節奏,身體本能的想要往後閃躲,稍微往後仰了下。

京寒川卻好似完全沒注意到她的動作,仍舊是稍微靠近了點。

他這是……

想吻她?

有些答案呼之欲出。

也就在這時候,手機震動聲打破了曖昧旖旎的氣氛。

京寒川暗恨得咬了咬牙,稍微收斂了情緒,簡直是瘋了,「你繼續吧。」

他摸出口袋裡的手機看了眼,傅沉的。

答案自然是不接了。

許鳶飛手指有些發抖的繼續沖洗照片,後背一片潮熱,方才那方拉鋸,她渾身血液和神經都被調動起來。

如果京寒川再往前一點,許鳶飛可能會直接衝過去,將他撲倒。

都這時候了,哪裡還管以後會發生些什麼,滿心滿眼的,全部都是他。

京寒川壓根不知外面發生了什麼事,當時內心就只有一種感覺。

就算外面洪水滔天,也想嘗一口她到底是個什麼滋味兒。

不過氣氛被打散,再想重拾起來就很難了。

「這個照片沖洗好了,我們出去吧。」許鳶飛扶著一側放設備的架子,一瘸一瘸得往外走。

京寒川目光隨著她動作轉了轉,最後還是跟著走了出去。

「六爺……」京家人也是剛接到了傅沉的電話,外面發生的事情,他們也都清楚,就是沒敢進去打擾。

此時見他出來,欲言又止。

許鳶飛很識趣兒,「你們有事的話,你們先聊,我正好要回店裡了。」

京寒川猜到可能出事了,不然傅沉的性子,不會這個點平白無故給他來電話,「我送你。」

「不需要,我找個代駕就行。」她腳崴了,暫時也沒法開車。

「那我讓人替你開車。」從京家到甜品店,來回也得兩個小時,許鳶飛覺著沒必要讓京寒川來回跑,基本都是拒絕的,只是這次自己確實不方便,點頭同意了。

提著螃蟹往外走。

許鳶飛剛離開,京家人就和他說明了情況。

京寒川捏著魚食兒,往魚缸里投喂,「你是說,我爺爺強搶民女?逼人做姨太太,喬家還為了討好我們家,連弟子名字都取的阿諛諂媚?」

「對,事情經過大致就是這樣的,三爺許是找你商量對策。」

「他不是想找我商量對策,是讓京家出面。」京寒川摩挲著魚食兒,「這件事和傅家沒直接關係,卻與我們家有直接牽連,不找我找誰?」

「那現在如何處理?」

京寒川對當年的事情所知不多,還是先打了電話,詢問自己的父親。

此時京家大佬正陪著妻子在國外探望老丈人,因為時間差的問題,那裡恰好是凌晨四點多。

聽到電話響起,某大佬當時就有些抓狂。

「京寒川,你最好有重要的事。」

「爺爺是不是搶了喬老的媳婦兒,還逼人做姨太太?」

「簡直是放屁,誰特么胡說八道,你爺爺對你奶奶一心一意的,誰在背後胡說八道!」某大佬一聽牽扯到自己過世的父親,立刻跳腳。

「外面這些人真是瘋了,以前說你爺爺有十八房姨太太,妻妾成群,現在又冒出搶人媳婦兒?」

「真以為我們家都是死人嘛!」

京寒川摸了摸鼻子,這反應未免太大了。

「之前我還看到,有文章說我在外面養了五六房小三小四,我這輩子,一頭腦袋就栽進你媽這個坑裡了,哪裡還有空看別的女人,這些流言,你聽聽就得了,居然當真,還打電話來問我?」

某大佬很是生氣。

「事情已經鬧大了,我們家無所謂,惡名在外,喬家那邊不大好弄。」

「我和你媽訂今天的機票回去,你爺爺好友沒幾個,喬老算一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