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傅芊芊的目光突然放在了裴燁的身上,傅芊芊的那個目光,令裴燁渾身一個激靈。

「芊芊,你可以放心,在遇到你之前,我沒有喜歡過任何女孩,我的身心,是絕對乾淨的。」

傅芊芊:「……」

感覺話題有點轉歪了,而且,裴燁說這句話的時候,怎麼聽怎麼感覺不太正經。

不過,裴燁這個人向來不及正經,太正經了,反而不是他了。

大約一個多小時之後,裴燁派出去的人接到了昂末。

當下了車,看到等在路邊上的裴燁和傅芊芊,昂末激動的跑到了二人的面前,飛快的撲進了傅芊芊的懷裡。

「大姐姐!」昂末緊抱著傅芊芊的腿不放:「太好了,我終於再見到大姐姐你了。」

昂末剛抱住傅芊芊的腿,就被裴燁拎著后衣領,拽到了一旁,昂末伸手想要扯住傅芊芊,可是,他小胳膊小腿的不夠長,根本夠不到她,末了,昂末只能滿臉怨念的望著裴燁:「你做什麼?放開我!」

「你是男人,男女收授不親,懂不懂?」裴燁微笑的提醒昂末。

「我是小孩,跟大人不一樣!」

裴燁似笑非笑的看著昂末:「我說一樣,那就是一樣!」

裴燁看著昂末的時候,看起來雖然是在笑,可是,那笑卻不達眼底,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本來還想繼續往前的昂末,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不敢再上前。

裴燁的眼神,實在是太可怕了。

他還是乖乖的在原地待著吧。

傅芊芊則是奇怪的看著昂末。

「既然你是被拐賣來的,之前我第一次碰到你的時候,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如果昂末在那個時候對他說出實情,他那時就已經救他出來了。

昂末的眸光暗了暗:「當時,情況那麼緊急,我當時也是慌了,本來,我是想逃走的,沒想到,會被人劫持,而且,我也怕我向你求救會給我帶來麻煩。」

而且,當時的他,也怕她會不救他,那就麻煩了。

畢竟,傅芊芊當時用的是流利的英文,雖然傅芊芊有著一張東方面孔,可他也怕傅芊芊並非是Z國人,所以,才沒敢向他求救,後來,聽到傅芊芊和裴燁倆人用中文對話,他的眼中才升起了新的希望。

才有了後面他打算向裴燁求救的那一幕。

傅芊芊見昂末如受傷小獸般的表情,心軟的抬手在昂末的頭頂輕輕的揉了揉。

當傅芊芊的手落在自己的頭頂,昂末的眼底立馬浮上了一絲享受,如果沒有旁邊兩道冰冷的視線,那就更好了。

不過,不一會兒,一輛車子便停在了他們所在位置的不遠處,一道西裝革履正裝的男子,臉上的表情有著與他著裝並不太相符的急迫,快步的朝他們的方向走來。

「小二,我給你打電話就立刻趕了過來,人現在在哪裡?」庄名仕的聲音從裴燁的身後響起。

裴燁抬手看了一下腕上的手錶:「你高速上超速了吧?不怕被罰?」

「你少廢話,我……」

庄名仕還想說什麼,剛走近了,便一眼看到站在裴燁面前的漂亮小男孩,在看到小男孩的那一瞬間,庄名仕所有要說的話,全部咽了回去,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小人兒。

昂末在看到庄名仕的時候,本來沒怎麼在意,可是,當他看清了庄名仕的臉,昂末的嘴巴張大,吃驚的瞪圓了眼睛。

這個叔叔……跟自己長的好像啊。

昂末見庄名仕不說話,而且,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那目光讓昂末覺著渾身不舒服,下意識的往裴燁的身邊靠了靠:「大……大哥哥,這個叔叔是誰啊?」

庄名仕:「……」

自己的兒子居然叫裴燁大哥哥,叫自己叔叔,他看起來比裴燁老很多嗎?明明他才比裴燁大一歲而已。

庄名仕瞪了裴燁一眼,雖然裴燁的那張臉看起來很俊美,可是,他也不差,表面上看起來,他們的年歲沒什麼區別,一定是裴燁使了什麼計,逼迫自己兒子叫他大哥哥的。

真是不要臉!

裴燁一接到庄名仕的目光,便知道庄名仕這廝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他摸了摸鼻子,假裝沒看到他的目光。

這個時候,當然不是與裴燁計較稱呼的時候,庄名仕的目光再一次落在昂末的身上,眸光便得柔和了下來。

他以為,他和昂百卉這輩子可能不會再有任何交集了,沒想到,她竟然偷偷的背著他生了一個兒子。

庄名仕緩緩的蹲了下來。

只是,庄名仕的身高不低,即使他蹲了下來,身量也比昂末高了不少,他目光溫柔的望著昂末。

「你叫末末是嗎?」

昂末注視著庄名仕的臉,不知為什麼,當庄名仕對他開口的時候,他感覺到很親切,更別提,他那張和自己相似的臉,都讓他不由自主的感覺到熟悉。

聽庄名仕與裴燁對話,他與裴燁他們應當是認識的,所以,他的心裡也不害怕了。

昂末點了點頭:「是。」

庄名仕誘惑的輕喚:「末末,你能到……我這裡來嗎?」

庄名仕的聲音裡帶著一絲試探的小心翼翼,怕傷害了昂末。

昂末皺了下眉,然後抬頭看了一眼裴燁,又看了一眼傅芊芊,待傅芊芊朝他點了點頭,昂末才放開了自己的腳步,朝庄名仕走了幾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瞧著孩子與自己八分相似,眉眼與昂百卉相似的臉,庄名仕的心裡一陣感動,下意識的把昂末一把抱進懷裡。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庄名仕激動的緊緊抱著懷裡的孩子。

昂末本來想掙扎的,大約是見庄名仕是真的高興,父子連心般的輕拍了拍庄名仕的肩膀。 裴燁和傅芊芊兩個人站在一旁,默默的看著庄名仕和昂末兩個人父子情深的畫面。

裴燁有些感嘆。

現在,庄名仕已經有了孩子,而且,還是白撿的現成的這麼大的一個孩子,突然間,他也想有一個孩子了。

見旁邊傅芊芊目光溫和,裴燁的手不自覺的撫上了傅芊芊的肩膀:「芊芊……」

傅芊芊瞥了他一眼:「怎麼了?」

「芊芊啊,咱們都結婚這麼久了,是不是……也該生個孩子了?」

傅芊芊淡淡的睨著他:「如果你當真著急現在要小孩,現在的科技已經可以用人造子宮育養,你可以……」

裴燁:「……」

「當我沒說!」

人造子宮育養孩子,跟在人身體里的能一樣嗎?他想要的,是想要陪她一起體驗孩子從懷孕到生產的這個過程。

那邊父子情深的畫面這時告一段落。

當庄名仕和昂末倆人分開之後,昂末飛快的又跑回到裴燁和傅芊芊倆人的中間。

庄名仕:「……」

庄名仕嫉妒的看著裴燁。

昂末明明是他的兒子,可是,昂末看起來好似更親近裴燁。

昂末在退到裴燁身側之後,小聲的向裴燁詢問:「大哥哥,這個叔叔到底是誰啊?他剛剛為什麼抱我?」

總裁的掌中寶妻 裴燁挑眉看著他:「你不如直接問,為什麼那個叔叔跟你長得特別像!」

庄名仕:「……」

太過分了,裴燁居然當著他的面讓他兒子叫他大哥哥,叫他叔叔。

不過,當裴燁的話音落下之後,庄名仕的心裡便又緊張了。

昂末在仔細的打量了庄名仕的臉之後,苦惱的想了一會兒。

「這個叔叔他會與我長得這麼像,應當……跟我有血緣關係吧。」

庄名仕激動的看著兒子。

兒子真是太聰明了,一下子就猜了出來。

正這樣想著,昂末又補充了一句:「啊,我知道了,叔叔,你不會是我爸爸的兄弟或是堂兄弟、表兄弟吧?」

庄名仕:「……」

當他聽到『爸爸』兩個字的時候激動了一下,但是,一聽到後面的話,他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

他猜了這麼多,怎麼就不猜他是他的爸爸呢?

庄名仕嘴角抽了幾下才開口,問出的話也很直接:「如果我說我是你的爸爸呢?」

昂末非常肯定的說:「不可能!」

「……」庄名仕:「為什麼不可能?」

昂末一本正經的解釋,還一臉你不要騙我了的表情:「這是我媽媽告訴我的,我媽媽說,我的爸爸他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就已經死了,而且,還是她親自看著下葬的,所以,你不可能是我爸爸的!」

庄名仕:「……」

那個女人,居然對孩子說他已經死了。

昂末歪了歪頭,十分認真的對上了昂末的眼睛:「所以……叔叔,你到底是誰呀?」

庄名仕:「……」

他現在殺人的心都有了。

裴燁笑著拍了拍庄名仕的肩膀:「老莊,淡定淡定,等昂小姐過來之後,謎底自然就解開了,頂多也就幾個小時的工夫而已。」

庄名仕深吸了口氣。

「幾個小時而已,我等,反正,我這幾年的時間都已經等過來了,不在乎再多等幾個小時。」



離昂百卉到來還有好幾個小時的時間,他們不可能一直坐在某個地方等,所以,他們便打算找地方消遣,末了,庄名仕直接找來了一個熟悉片城的導遊,帶著他們四處逛,在逛之前,他們先把身上的東西放在了酒店客房裡,很巧的,庄名仕所開的那間客房,就是吳名給裴燁開客房的那家酒店。

把東西放下之後,他們便離開了酒店在片城四處逛著。

他們在片城逛著的時候,還碰到了金水軍區的便衣兵士在四處尋找歹徒,但是,當他們看到裴燁他們時,連看也不看他們一眼,便直接從他們的身邊越過。

庄名仕見到金水軍區的便衣兵士從他們身邊經過的時候,詫異了一下。

「那些人,應當是軍人吧?他們看起來在找什麼人!」庄名仕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四周的環境,然後悄悄的靠近了裴燁:「我聽說昨天晚上金水軍區那邊發生了大規模的槍戰,而你昨天晚上還去金水軍區那邊參觀,你不要告訴我,昨天晚上金水軍區的事情,與你無關!」

裴燁挑了下眉:「如果我說,與我有關呢?」

庄名仕咋舌:「你們的膽子也太大了,那可是金水軍區,如果被抓到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是的,他用的是你們。

以裴燁的性子,他不會主動得罪軍區,而且,裴燁與金水軍區那邊無怨無仇的,何必去趟那灘渾水?除非……是傅芊芊。

如果是傅芊芊的話,就解釋得通了,畢竟……裴燁的這個老婆,可是到了哪裡都是事件中心的人物,沾惹上事非的本身,也非常的令人咋舌,沒想到,她還會做出闖進軍區殺死軍方人員的事情。

據說,教皇和金水軍區的一名上將和副將在這一次事件中,都身亡了。

是以讓他一聽說裴燁在事發的當時去了金水軍區之後,便猜到有可能是傅芊芊了。

只不過,現在是從裴燁的嘴裡得知了這個答案。

他們的行為,還真是讓人不敢想象。

庄名仕看了一眼傅芊芊,後者看起來一副柔弱小白兔的形象,看起來相當有掩飾性,誰也看不出來,這個女人在這之前竟然在金水軍區造成了那麼大的一場動亂。

纏綿33日,總裁嬌妻帶娃跑 「我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庄名仕突然想到了什麼,冷不叮的說了一句。

「對了,你們這幾天在S國,想必,你們也應當不知道國內發生了什麼事吧?」

裴燁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怎麼了?國內發生什麼事了?」

「我們雲城市突然冒出了一個新銳集團,如黑馬一般,一下子收購了雲城市的幾家大公司,現在,新銳集團已經是與我們庄氏齊名的公司,也已經擠進了雲城市TOP10的大公司。」

「你要說的,應當是不止這些吧?」

「這家新銳集團,所吞併的那幾家公司,全部都是與裴氏集團有合作的巨頭。」 聽到這句話,裴燁的眉梢微挑了一下。

「哦,是這樣嗎?」

庄名仕瞥了一眼裴燁淡定的模樣:「怎麼?你一點兒也不驚訝嗎?好像要出事的並不是你們裴氏集團似的。」

裴燁從鼻中逸出一聲輕笑來。

「我裴燁得罪的人還少嗎?風來將擋、水來土掩,我裴燁沒怕過什麼人,既然有人想要在我的背後使暗槍,首先,也要看他有沒有那個本事才行。」

庄名仕眯眼看著眼前的裴燁。

此刻的裴燁,渾身散發出一股讓人忌憚的陰沉氣息,背後也彷彿生出一對黑色的翅膀似的,渾身都透著一股黑氣,陰森恐怖的如同地獄里的魔鬼。

他差點就忘了,裴燁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而與裴燁撞上的人或者是公司,向來沒有什麼好下場。

本來,在來之前,他還挺擔心裴燁會受不了這個打擊的,看來,是他想得太多了,相反,他倒是挺擔心那個新銳集團的。

不久之後,裴燁的身後又要多一個戰利品了。

見著裴燁那副陰森恐怖的樣子,庄名仕渾身抖了一下,對著裴燁喃喃著:「你最好提醒我,以後別輕易招惹你!」

裴燁斜睨他一眼,嘴角微勾:「你自己也最好提醒你自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