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傍晚,結束了一天的課程,學生們紛紛進入宿舍休息。

「咦?門怎麼沒有鎖?你們誰是最後出去的,怎麼沒有鎖門啊。」一個長得高高帥帥的男子看著虛掩著的門,皺起了眉頭,問道。

沒有鎖門是很容易丟失財務的,男子在宿舍里的東西都很重要,自然是不希望有小偷光臨,儘管魔法學院學生們的素質都很好,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萬事多想一層,總沒有壞處。

「我是最後出去的。」其中一個瘦瘦的男子舉起手來,看到高高帥帥男子眼睛里的怒火,縮了縮脖子,立馬道,「但是我很確定我走之前是關了門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門開了。」

「與其在這裡說這些有的沒的,還不如趕緊進去看看宿舍到底怎麼樣了呢。」一個矮矮胖胖的小胖子推開擋在門口的人,鑽了進去。其他人見此,也趕緊跟了進去。

「你們好。」淺九看著推門進來的三人,有禮貌的打著招呼。

「你不就是今天來魔法學院報道的新生嘛,你怎麼會在這?」瘦瘦的男子發出疑問。

還沒等淺九回答,小胖子就回答了,「你笨啊。既然他是今天來魔法學院報道的新生,現在又出現在我們宿舍里,在他沒來之前,我們宿舍有四個床位,但卻只有三個人,那麼他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們宿舍里,那不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嘛?」

雖然瘦瘦的男子對於小胖子對於自己的評價十分惱火,但小胖子分析的也沒錯,看在這個上面,他就不計較了。

「就像這位猜測的一樣,我是這個宿舍最後入住的新生,我是一個孤兒,所以沒有姓氏,我叫淺九,來自人類世界,今年18歲。」淺九站起來,微笑著自我介紹。

「你好,淺九。我是第一個入住這個宿舍的,我叫布萊克·格林。你可以和他們一樣叫我布萊克。同時,我也是魔法學院的學生會會長,高等部一年級,自然系雷系45級高級魔法師。」高高帥帥的男子說道。

「我是第二個入住這個宿舍的,我叫歐陽天辰,複姓歐陽,名天辰,你可以叫我天辰。中等部二年級,特殊系讀心38級中級魔法師。」瘦瘦的男子說道。

「最後一個就是我了,我叫楚浩陽,你可以叫我浩陽。中等部二年級,動物系狐狸36級中級魔法師。」小胖子撓撓頭,憨厚的笑了笑。

聽了他們的介紹,淺九問,「宿舍都是混系的嗎?我看這個宿舍三個系的人都有。」

「不是這樣的,只有我們宿舍才是這樣的,其他宿舍都是各個系的在一起,而我們則是因為我們各自的私人原因所以才被分到一個宿舍。」布萊克解釋。

「原來如此。」淺九點點頭,「你們說的中等部、高等部是什麼啊?我看我學生卡上寫的是低等部一年級。」

「我們魔法學院的學生,分為低中高三部。低等部是剛入學的新生,二十歲以下,魔法師等級為初級魔法師以下。中等部就是二十歲以上,魔法師等級高級魔法師以下。高等部就是魔法師等級高級魔法師以上。如果天賦好,在二十歲之前就已經是中級魔法師了,那就有可能破格進入中等部。」

所以說,只要天賦好、夠努力,進入高一等級的地方學習不是問題。

不過……

淺九面色有點古怪,問,「浩陽你是動物系……狐狸?」狐狸不都應該是妖嬈美麗苗條顛倒眾生的嗎?現在是男的就算了,還矮矮胖胖的,這是要鬧哪樣啊?

「呃……是。」楚浩陽也是知道了淺九要問的是什麼了,有點尷尬,但也只有一點點而已,畢竟從小到大他都是這麼被人家問過來的。

「我沒有諷刺的意思,只是好奇而已,希望你不要見怪。」淺九也知道自己剛剛的那個問題十分傷人自尊,連忙補充。

「沒事,沒事,我都已經習慣了。」一句話,道盡多少辛酸。

「他心寬體胖,不用在意的。」歐陽天辰看氣氛有點尷尬,連忙解圍。

「對了,你還沒有吃晚飯的對吧?不如我們一起去餐廳吃啊。我們魔法學院的餐廳那可是出了名的好吃,囊括天下所有美食。我保證你吃了還想吃,一定會流連忘返的。」楚浩陽看氣氛不對,也趕緊說,想到餐廳的美食,楚浩陽眼睛里冒出興奮的光芒來。

「好。」淺九看楚浩陽那樣子就知道楚浩陽極為喜愛美食,那身肉恐怕就是他的這個喜好而養成的。要知道在成為魔法師之後,身體會由魔力一次又一次洗滌,魔法師沒有幾個是肥胖的。

在餐廳里吃了一頓美食,淺九回寢室洗了澡就睡覺去了。雖然已經經過了好幾個現代社會,但他古人的良好習慣還是保持的好好的,晚上睡覺時間絕不會超過12點,早起時間絕不會超過8點。 第二天,淺九早早的就起來了。

學生卡上有寫上課下課時間,早上9點開始上課,中午12點下課,3個小時的時間上課;中午2個小時的時間吃飯和午休,下午2點開始上課,4點下課,2個小時的時間上課;4點之後去訓練室訓練自己的魔法熟練度,6點結束,2個小時的時間訓練;6點之後會寢室休息,複習功課或者是玩都可以,晚上10熄燈。

你有可能要問,一張小小的不過巴掌大的卡,怎麼可以顯現出來這麼多的信息?

但是請你不要忘了,現在淺九可是在魔法學院啊,一切事物都是有魔法的,自然,學生卡也不例外。

「浩陽,起床了。」收拾好了自己的淺九做起了叫人起床的重要任務。

經過了昨天晚上一起吃飯的事情,他們四人之間也算是有了共同聊天的話題,也熟悉起來了。

「嗯?」楚浩陽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淺九,再看了一眼鬧鐘上的時間,「現在才8點啊,時間早著呢,讓我再睡一會,一會就好。」說著說著,他又睡了過去。

淺九感到無奈極了。看楚浩陽又睡過去了,也不好再叫他起來。

「你別叫他了,沒到時間他是不會起來的,反正每次他都能夠按時到達教室,你就別操心了。」布萊克走進來拿起他待會兒上課要用到的書,悠閑地說。

「是啊!」歐陽天辰點點頭,「走吧,我們一起去吃飯,接著再去教室上課。不過,你是低等部的,教室和我們不一樣,你的學生卡上應該有教室地點,你去就是了。」

「嗯。」淺九跟著他們去餐廳。

昨天的餐廳一游真是讓淺九大開眼界,歐陽天辰、布萊克他們的迷弟迷妹們真是數不勝數,而且十分熱情,他們走到哪,他們就跟到哪,就好像是明星出遊一樣。

現在應該也是這樣吧。

「哇……布萊克誒……好帥好帥!」

「布萊克,我愛你!我永遠是你的迷妹……」

「布萊克布萊克你最帥!布萊克布萊克你最棒!」

淺九扶額:「……」

果然……

【齊天大聖:這也太誇張了吧。比昨天真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呀!】

【權傾朝野:果然……中二的世界,生活著一群中二的人。】

在迷弟迷妹們的歡呼聲中,淺九極力的保持著鎮定,靜靜地用著早餐。

飯後,淺九和歐陽天辰布萊克分別,跟著學生卡上的指引來到教室。

教室里已經來了很多人了,畢竟,這個世界上多的是人比你更努力。

淺九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聽著他們之間的討論,儘管聽不懂,卻覺得分外有趣。

「上課時間到了,請同學們趕緊回到教室,準備上課。」

「上課時間到了,請同學們趕緊回到教室,準備上課。」

上課鈴聲響了兩遍,還在走廊的學生們紛紛走入教室坐好,等待老師的到來。

不一會,高跟鞋撞擊地面的聲音響起,由遠及近,一聲又一聲,彷彿是敲擊在人們的心上,讓人們的心都提了起來。

終於,教室的門開了,來人也走入了學生們視線。

一身淺紫色的紡紗連衣裙,包裹著姣好的身材,大波浪捲髮披散身後,嫵媚多情,十指如青蔥,纖纖玉手,足下亮紫色的高跟鞋,拔高身高的同時,也讓她走動時更加的窈窕。

「Hello,everyone~你們最愛的K老師又回來了,驚不驚喜?意不意外?」Dr.K撩了撩頭髮,給同學們一個飛吻。

「K……K……K……K老師!!!」同學們異口同聲,一臉驚嚇。

「?」淺九有點摸不著頭腦,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同學們一臉的驚嚇模樣,難道這所謂的K老師很嚇人嗎?

淺九仔細的打量K老師幾眼,不很嚇人啊,相反,還很漂亮呢。那為什麼同學們一見K老師就這幅避之唯恐不及的樣子呢?

「你們為什麼這麼怕K老師啊?難道K老師做了什麼讓你們很害怕的事情嗎?」淺九就近拉住一個同學問,不懂就要問,這是華國人民的良好美德,他可不能丟棄。

那名同學連連搖頭,那哪是害怕啊?!那完全就是恐懼的動不了了好嗎?

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淺九有點沮喪。不過,這名同學不能為他解答,Dr.K卻很願意。

這不,Dr.K開始為他解答了,只是結果有點不理想,淺九寧願不要Dr.K解答,他根本就不想要再重溫一遍過去。

「哦……K老師回來了,你們就這幅樣子嗎?難道老師很醜?」Dr.K一臉傷心的問。

「沒有沒有。」同學們連連搖頭。

「又或者是老師對你們很嚴厲?」Dr.K又問。

「沒有沒有。」同學們哭喪著臉,連連搖頭。求老師不要再問了,他們的小心臟受不住啊……

「那你們為什麼這幅樣子?就這麼不歡迎我?老師被你們傷到了,傷心了,我也要你們陪著我一起傷心。哼!」Dr.K一臉的不開心。

「!!!」

同學們:不要啊……

Dr.K伸出右手,掌心朝下,隨著晦澀難言的咒語從她鮮紅的嘴唇吐出,地上立馬出現一個紫色的魔法陣,紫色的光芒籠罩著Dr.K,隨著最後一個字的落下,紫色光芒綻放,籠罩著整個教室。

淺九也被光芒籠罩著,身體動不了,意識彷彿進入了一個異次元,過去的事情走馬觀花一般從他眼前浮現,又快速隱去。最後停留在一個撕心裂肺的畫面。

淺九一看,心裡就不受控制的湧上一股漫天的恨意。

那是丞相府一家老小行刑的場面!!!

在他還沒有遇到系統沒有藉助系統重生的時候,他並沒有這個機會看到,因為他那個時候一直都在後宮受李雲逸的折磨,重生之後,事情還沒有發生,自己也有攝政王的幫助,徹底扳倒三皇女和將軍府,丞相府之後因他得福,勢力進一步加大,綿延數百年,而現在……

Dr.K明明確確的將他內心深處最不願意麵對的一下子暴晒在陽光下,心臟揪痛,漫天的恨意充斥著他的頭腦,恨不得一下子將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三皇女和李雲逸將軍府從墳墓里拖出來鞭屍。

在他沉浸在自己的傷痛和恨意之中時,他並沒有注意到,在他的恨意爆發時,他右手手心的圖騰突然亮起了微弱的白藍色交織的光芒,漸漸地,光芒越來越大,逐漸驅散K老師魔法陣所散發的紫色光芒。 在他圖騰亮起的一瞬間,Dr.K就注意到了,這紫光籠罩的區域本來就是她的領域,在自己的領域裡,她自然是有什麼動靜都知道了,但她卻沒有什麼動作,也不去阻止。

本來她現在借題發揮而啟動的魔法陣就是為了激發同學們的潛力,現在淺九的潛力被激發出來了,她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可能會阻止呢?

等到白藍色的光芒完全驅散紫色的光芒,還沉浸在自己傷痛之中的同學們逐漸清醒,眼睛睜開,臉上滿是淚痕,迷茫的看著周圍所發生的事情。

細細的雨絲從空中降落,其中夾雜著點點雪花,落在同學們身上,絲絲涼涼的,卻著實打了一個寒顫,從心裡湧起一陣寒氣,滿是冰涼,恨不得直接到火爐旁邊烤火。

要知道,現在可是烈日炎炎的夏天啊。能讓人產生這樣子的想法,可以看出這雨絲和雪花當真是厲害。

雨絲雪花落在地上,頓時結了一層厚厚的冰,冰逐漸蔓延,觸及到的地方直接同化,變成冰塊,即便是人,也不例外。

Dr.K看這情況,頓時皺起了眉頭,直接苦了臉。

哎呦~不好!一不小心玩大了。

要趕緊制止,不然這個月的獎金又沒了。

「火雲,蔓延。」一連串艱澀的咒語從Dr.K口中說出,魔法陣從她腳下出現,那是一個紅色的魔法陣,魔法陣發出一陣紅光,紅光迅速籠罩整個教室,將淺九的雨絲雪花壓了下去。

同學們剛剛經歷過了極寒,現在又是Dr.K的極炎,身體受不住,倒下了一大片,只有幾個魔法等級較高的同學還站著,但身體也是一陣冷一陣熱的,看來也是要和倒下的同學們一樣要去保健室治療了。

雨絲雪花被壓了下去,淺九右手手心的圖騰也不再發光,沉寂下去,淺九也眼睛一閉,昏了過去。

「唉……玩大了。」Dr.K如此感嘆,看教室里剩下的還沒有陣亡的同學們那副得了重病的樣子,Dr.K無奈了,總不至於沒良心的叫他們把教室里陣亡的其他同學們搬去保健室吧。說到底,他們現在也是病患呢。

只能出去叫幾個身強體壯的同學進來,把同學們搬去保健室接受治療了。

保健室

淺九悠悠醒來,睜眼一看,這是保健室。

「雲朵老師,我這是怎麼了?」想起來,卻又沒有力氣,淺九皺眉,問。

「淺九,你醒了。真是太好了。」雲朵驚喜的叫了出來。

「……」

如果這是動漫版的,淺九腦門上一定掛上了黑線,如果我沒醒,我怎麼可能會叫你呢,你又沒有讀心術,怎麼知道我什麼時候醒來?問這麼一句,不是多此一舉,毫無意義嗎?

「雲朵老師,我怎麼會在保健室?」淺九隻好再問一次,他明明是在教室上課的好嗎。

想到在教室里看到的,淺九眼睛里閃過一抹沉痛,都是他不好,帶累了母親爹爹還有整個丞相府的人。

「哦,這個啊……」雲朵走過來,「你因為圖騰覺醒,並且過度使用圖騰的能力,所以導致短暫昏迷。現在才會渾身無力,等到你適應了,就不會這樣了。再在保健室休息一會兒,等你有力氣了,就可以出去了。」

「好。」淺九點點頭。

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麼,雲朵突然神秘兮兮的說,「對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查出來了你的圖騰能力是什麼了哦,是水系和雪系雙系誒~」雲朵一臉驚嘆。

「……」淺九無語了。

你現在才知道的嗎?我早就已經知道了好嗎?

真是……

魔法學院的效率好低啊……

………………

自從淺九覺醒圖騰能力之後,淺九過上了五點一線的生活,寢室,教室,圖書館,餐廳,訓練室。也正式開始了正常的學習生活,只不過他學習的是魔法罷了。

在這段時間裡,淺九與宿舍里舍友們的關係也親近了起來,畢竟,他們和淺九住在同一個宿舍,過得生活也差不多,只是沒有淺九那麼拚命學習罷了。

概因淺九已經在圖書館臉書(相當於一個魔法學院的搜索引擎)那裡查閱了資料,知道了即便是成為了魔法師,最多也只有1000年的壽命可以享受,而淺九這次試煉任務,儘管看起來很簡單,但其實是很模糊,很難界定是不是完成了任務的。

在魔法世界學習,學一天也是學習,學一輩子也是學習;學一點點皮毛是學習,樣樣精通也是學習。

所以,實在是很難界定啊。

萬一任務是讓自己學習魔法全部的知識呢,那自己成為了最優秀的魔法師有1000年的壽命,那也沒有這麼多的時間來學習啊。

這個時候不抓緊,難道要到回到了系統空間之後哭嗎?

所以,淺九當真是在拼了命的在學習,不敢有絲毫懈怠啊!!!

………………

這天,淺九拿著魔法書路過電話亭去圖書館查資料,突然聽到電話亭冰冷又機械的電子音響起。

「叮叮叮!叮叮叮!魔法學院有新生報到,魔法學院有新生報到。」

???

淺九懷裡捧著書,停下腳步。

不是說魔法學院很久都沒有新生,而自己是時隔多年到達魔法學院的唯一新生嗎?

怎麼自己來到魔法學院沒多久,就又有新生來報道了?

那這又是怎麼一回事?騙我的嗎?

淺九面無表情的看著電話亭,電話亭冒出一陣白煙,一道纖瘦窈窕的身影闖入淺九視線。

齊肩的棕色短髮,灰色的運動服,臉上帶著嬌憨,明顯就是一個稚氣未脫的小姑娘。

「咳咳咳,這就是魔法學院嗎?」小姑娘踉蹌的走出電話亭,打量一下環境,看到淺九,問。

「是的。」淺九有點無語,這不是廢話嘛,不是魔法學院那你來幹什麼?旅遊的嗎?

「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叫艾連莎,去那裡報到啊?你可以帶我去嗎?我不知道該怎麼去誒。」艾連莎幾步蹦躂到淺九面前,很是活潑的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