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像韓長老這種人就是刀劍霸宗的毒瘤,絕刀女帝和劍絕都是自己的恩人,蕭凌不介意替兩人收拾一下刀劍霸宗的毒瘤。

咚!咚!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緊接著,衛卿夫的聲音響徹開來。

「恩人。」

衛卿夫的聲音很是柔情,似乎帶有萬種風情一樣,要知道,她平時代人都是平平淡淡,甚至是嚴厲和冷清的。

「衛卿夫?」

蕭凌微微一怔,也沒有多想什麼,開口道:「請進吧。」

嘎吱!

房門緩緩被打開了,緊接著,在月色的籠罩下,一道身材曼妙的女子,已經是蓮步位移進入房間內。

看到現在的衛卿夫,蕭凌微微一怔,眼中露出一抹錯愕之色。

只見衛卿夫身穿淡白色衣裙,外套一件潔白的輕紗,把優美的身段淋漓盡致的體現了出來,她即腰的長發因被風吹的緣故漫天飛舞,幾縷髮絲調皮的飛在前面,頭上無任何裝飾,僅僅是一條淡白的絲帶,輕輕綁住一縷頭髮,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動人無比。

再加上衛卿夫化了淡淡的裝扮,使得顏值再度拔高,更顯誘人姿態。

很明顯,衛卿夫是特意打扮過的。

感受到蕭凌目光的注視,衛卿夫俏臉浮現出一抹紅暈之色,心中也是雀躍起一些興奮,看來自己精心打扮是對的。

衛卿夫捧著一些小菜和美酒,反手將房門關上,順帶鎖了一下,旋即平復著心中驚濤駭浪般的情緒,盡量讓自己顯得平靜無比。

「卿夫姑娘……」

蕭凌也不是傻子,自然是察覺到了衛卿夫的小舉動,他忍不住輕咳一聲,這三更半夜的,孤男寡女在一起,乾柴烈火一樣,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恩人,一路奔波,辛苦了,這是我下廚做的小菜,還有家中珍藏的美酒,這些都是我的心意……」

衛卿夫將小菜和美酒擺放在桌子上,她微微彎曲著身子,那一抹雪白若離若現,再加上發燙的俏臉,顯得無比動人。

「咳咳,卿夫姑娘,這些事情真是勞煩你了。其實,你安排一下侍女下人送過來就行,我這個人很隨意,對那些古板的條條框框並不在意的……」

蕭凌將目光看向一旁,乾笑連連。

「恩人三番五次救我,又救我衛家,小女子只能親自前來,才能夠代表衛家的誠意啊……」

衛卿夫似乎沒有料到蕭凌的異常,她臉上浮出誘人的紅暈,宛如火燒雲一樣,她輕撫著額前秀髮,使得整個房間散發著幽幽氣息。

「好像是這麼回事……」

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盡量露出一抹笑道,道:「卿夫姑娘的好意我心領了。現在三更半夜的,卿夫姑娘不僅僅是過來送小菜美酒這麼簡單吧?若是有其它事情,我能夠出手相助,但說無妨吧!」

「其實還是我妹妹小嵐的事情。」

衛卿夫正色了一下,輕聲道:「萬劍城的消息,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傳到刀劍霸宗的韓長老耳中。韓長老在刀劍霸宗內有權有勢,我擔心他會對小嵐不利……」

「我娘,她生下我們就去了,我和小嵐也是一起長大,姐妹兩人也是相互扶持,作為姐姐,我不希望小嵐有生命危險。」

「若是小嵐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不僅是我,我爹爹還有我弟弟,他們都受不了這種打擊……」

衛卿夫咬著殷紅的嘴唇,美眸當中已經是霧氣蔓延開來,聲音當中,充滿著無助,還有莫名的傷感,很帶動人的情緒。

「到時候,若是恩人前往刀劍霸宗,請一定要保護好我的妹妹……」

衛卿夫說完這些話后,已經是美眸流淚,那等姿態,可謂是我見猶憐。

「你放心,我承諾,我定然會護衛嵐的周全!有我在的話,刀劍霸宗沒有人敢動她!並且,我還會讓她在刀劍霸宗的武道路途一帆風順,直到成為武帝強者……」

蕭凌立馬答應下來。

對於衛卿夫的想法,蕭凌瞭然於心。

衛嵐的安危,哪怕衛卿夫不求情什麼,他蕭凌也會主動去保護。

至於韓長老那些等人,在他看來,不過是一些土雞瓦狗而已,處理掉這些存在,根本沒有什麼阻礙。

聽著蕭凌立馬答應下來,甚至還承諾了,衛卿夫心中本是欣喜無比,不過,有一種莫名的情緒讓她很不是滋味,乃至衍生出一抹嫉妒之意了。

莫非蕭凌和衛嵐有什麼關係?

不可能的,她在衛嵐口中聽到的那些事情,無非是蕭凌和衛嵐萍水相逢而已!

可是,為什麼衛嵐能夠讓蕭凌如此付出?

衛卿夫開始吃醋了,她吃自己妹妹衛嵐的醋了。

「恩人!你對衛家的恩情,還有我妹妹的恩情,乃至我的恩情,小女子真的無以為報了!所以,小女子願意以身相許,來報答恩人的恩情……」

衛卿夫的神態突然平靜起來,平復著心中的情緒,已經抬起玉手,將玉手輕解腰束,淡白色衣裙也是漸漸滑落而下。

不一會兒,宛如白玉一般的嬌軀,便毫無保留展現出來了,將整個房間的幽幽氣息點燃到巔峰。

那等程度,無論換做什麼男性朋友,恐怕都忍耐不住吧? 衛卿夫這般舉動,已經使得蕭凌臉上的笑容徹底凝固住了。

不得不說,衛卿夫的身材和外貌,已經是人間尤物了……

「哎,我不想發生的事情,終究是發生了……」

蕭凌有點腦袋大了,對於這種情況,他其實已經是隱約猜測到了,卻沒有料到衛卿夫真的這麼做了,要知道,衛卿夫在萬劍城當中,可是高高在上宛如冰山的女神啊!

不過,若是換做男性朋友的角度去看的話,像衛卿夫這種高冷的冰山女神,就這樣站在這裡,那等任由君採摘的姿態,對男性朋友絕對是嚴峻的挑戰!

「卿夫姑娘,使不得……」

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的腦子可不是豬欄,並沒有養著亂七八糟的豬哥,在衛卿夫開始那番舉動的時候,目光早就轉移到一邊了。

伴隨著蕭凌語音落下后,衛卿夫哭泣的聲音也是緩緩響徹開來。

「恩人,你是不是覺得我很隨意,很令人討厭?」

衛卿夫臉頰的淚水不斷滑落而下,梨花帶淚,屹然哭成了一個淚人。

「恩人,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了!畢竟,你的恩情對衛家來說,真的是太沉重了!如果能夠報答這份恩情,我情願將自己獻出,成為恩人的奴婢,任由恩人差遣……」

衛卿夫低下頭來,她很是無助,腦袋也很混亂。

坦白來說,衛卿夫除了報答蕭凌對衛家的恩情之外,還夾雜了不少自己的情愫。

她真的愛慕蕭凌,因為蕭凌就是她心中白馬王子的形象,她真的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不過,衛卿夫還是挺現實的。

如果蕭凌是老爺爺之類的強者,或者是賣相奇醜無比的強者,她頂多是無以為報,來生做牛做馬之類。

可是蕭凌年紀輕輕,卻擁有那等強悍實力,抬手就將紅天領主等人全部擊敗,甚至還認識絕刀女帝,這一切都達到了衛卿夫心中的擇偶標準。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得爭取一下!

萬一,成功了呢?

對於自己的魅力,衛卿夫還是很自信的。

可是事態的發展,似乎並沒有按照衛卿夫想的那樣發展下去。

蕭凌抬手將衛卿夫的衣服披上,微微搖了搖頭,道:「你不用這麼報答我,我也不需要這樣的報答。幫助衛家,我也不求什麼回報。」

「更何況,若我真的這麼做了,我與占家那頭狗熊有什麼區別?」

蕭凌坐在凳子上,拿起筷子夾著衛卿夫做的小菜吃了起來,頗為滿意點了點頭,口中讚歎道:「卿夫姑娘,你的手藝不錯哦,比我強太多了。你也坐下來吃,我一個人可吃不完這麼多啊!」

衛卿夫愣在了原地,美眸驚詫看著蕭凌,披著衣服,大概遮掩住了那些雪白,就這般坐在了蕭凌的對面。

衛卿夫並不是傻子,她聽出來蕭凌的話了,蕭凌真的不圖什麼,並且,蕭凌對她很尊重,也沒有小看她的意思,甚至是轉移話題,給她一個台階下。

既然蕭凌這麼做了,衛卿夫自然不會繼續無腦糾纏了。

「沒想到,他比我想象當中的還要完美……」

衛卿夫輕咬著銀牙,內心是複雜無比,她對蕭凌的崇拜,乃至愛慕又攀升到了新的高度,這個高度,真的有些讓她可望而不可及了。

「多謝恩人……」

衛卿夫沉吟片刻,開口道謝。

「嗯,沒事的。」

蕭凌擺了擺手,乾笑一聲,道:「在陪我吃飯的時候,還請你先把衣服穿好來,整理好來。要不然的話,待會你弟弟闖進來,或者其他人闖進來,估計會胡思亂想的,那樣的話,肯定會很尷尬……」

「噗嗤……」

衛卿夫看著蕭凌窘迫的模樣,忍不住掩嘴輕笑一聲,臉上滿是紅暈,聲音宛如蚊聲,道:「那個,恩人先閉上眼睛吧……」

「剛才我都看完……」

蕭凌下意識說了一句,結果立馬閉上嘴巴,連忙將眼睛偏過去,還立馬閉上了眼睛。

聽著蕭凌這話,衛卿夫的臉越來越滾燙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開始整理衣服。

窸窸窣窣的穿衣聲響徹開來,蕭凌卻是不為所動,內心強迫自己想其它事情,比如說,龍碧君就在自己身旁,說不定會扭著自己的耳朵各種教訓之類……

「恩人,我穿好了。」

衛卿夫的聲音響徹開來后,蕭凌才睜開眼睛。

「恩人,我有個問題……」

衛卿夫咬著銀牙,心中的疑問已經按耐不住了。

她這般動人,為何蕭凌會坐懷不亂?

莫非,蕭凌真的和衛嵐在一起了?

「但說無妨。」蕭凌道。

「恩人,你拒絕我,莫非是和我妹妹衛嵐早就私定終身了?」

衛卿夫將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她實在想不通蕭凌為什麼要拒絕自己,哪怕蕭凌不對自己負責,她也不會在乎的。

「噗嗤……」

蕭凌喝到嘴裡的美酒當即是噴了出來。

「咳咳咳……你在瞎想什麼?」

蕭凌放下酒杯,翻了翻白眼,道:「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你妹妹衛嵐的關係,只屬於那種萍水相逢的那種!」

女人心,海底針啊!

蕭凌是倍感無奈,他怎麼也不知道衛卿夫腦洞這麼大,竟然將事情扯到這裡。

既然如此,他只能坦白了!

「那是什麼?」

衛卿夫有些神情激動,她真的不想做錯這次機會。

蕭凌就屬於她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她就不想因為一點點小小的挫折就放棄了!

哪怕最後失敗了,她也想知道自己究竟敗在哪裡!

「卿夫姑娘,我已有心悅之人了……」

蕭凌感慨一聲,徹底打開天窗說亮話。

聞言,衛卿夫神色一僵,顯然沒有料到蕭凌心中早有所屬。

「為何,神武大陸上有如此完美的男人?哪怕他愛的人不在身邊,他也能夠如此坐懷不亂?這真的是我所渴望的愛情啊!」

衛卿夫的玉手忍不住緊握起來,內心忍不住嘆息一聲,美眸當中滿是失落之色,她終究是晚了一步,似乎無法進入蕭凌的內心了。

「真是羨慕她啊……」

衛卿夫緩緩起身,緊接著,在房門嘎吱聲中,帶著那抹勾人的背影消失在夜光當中,只留下一句真心的祝福話語。

「謝謝你,我祝福你們……」 翌日。

蕭凌從修鍊當中睜開雙眼,只見外面溫暖的陽光已經是透過窗戶傾灑而進,化為光斑,照耀在房中。

蕭凌伸了伸懶腰,當即是起身下床了。

昨晚衛卿夫離去后,蕭凌就在房間內布下禁制,進入到聖碑內當中修鍊了。

在進入聖碑后,蕭凌被龍碧君逮住了。

龍碧君問蕭凌身上怎麼有各種女人的香水味,問蕭凌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副氣勢洶洶的模樣,真的是有一種將蕭凌活剮的意思。

蕭凌當然是一本正經,口中也是義正言辭,將事情的大概經過說了出來。

最後,龍碧君不追究蕭凌了!

只給蕭凌留下幾句話,惹得蕭凌也是臉上長光。

不愧是我龍碧君看上的男人!

這麼優秀的男人,別人女人湊上來是正常的事情!

另外,龍碧君還關心蕭凌受傷如何了,她心中明白,暗部絕殺可不是善茬啊!

在得知蕭凌已經是順利逃遁,還有一些大概計劃后,龍碧君才放下心來,給蕭凌留下空間,讓蕭凌好好修鍊。

期間,龍碧君說想要陪蕭凌一同前往葬天遺迹的請求,全被蕭凌全部拒絕了。

原因是蕭凌擔心龍碧君出現什麼危險。

等到龍鳳吉祥丹的古方到手后,前往丹塔的時候,只要情況安全的話,他就會讓龍碧君出來。

本來蕭凌是不打算讓龍碧君出來的,可是他也不能一直讓龍碧君待在聖碑當中,畢竟後者也是太想出來玩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