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儘管楚蕭這樣說,葉紫涵的神色還是很愧疚。

本來是一對玉如意,結果現在變成了一隻。

溫柔忍不住皺了皺眉,她將碎了的玉如意拾起來,開口道:"玉如意碎了,是紫涵的不是,我會找人去修補的,暫且先放起來吧,既然晚飯好了,我們就去吃晚飯吧!"

當著葉紫涵的面,葉任海和溫柔,也不好和楚蕭劍拔弩張,因為他們都不想讓葉紫涵現在知道他們爭論的事情。

葉墨笙一直沉默不語,靜看事態發展。

到了餐桌上。

葉紫涵緊挨著楚蕭坐,她一舉一動表現出來的親昵,都讓溫柔忍不住頭疼。

吃飯的時候,葉紫涵一個勁的給楚蕭夾菜:"這個菜好吃,你嘗嘗,我平時在家裡就喜歡吃這個!"

葉紫涵的熱情,似乎是在跟父母表明她的態度。

她也不傻,父母對楚蕭不冷不熱的態度,已經說明了太多問題。

雖然她不知道,在自己買醋的功夫,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是,她卻能清楚的感覺到,回到家裡的時候,感覺都不一樣了。

只不過,一邊是自己愛著的人,一邊是自己的父母。

她能怎麼樣,她只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一般。

可是,那只是裝出來的,她又不是真的傻。

歐陽清凌看到溫柔見葉紫涵和楚蕭親昵,臉色很難看。

她笑著開口:"紫涵,你倒是只記得男朋友,連你爸媽都忘了,你也給他們夾菜啊!"

葉紫涵笑的有點難看:"我這不是覺得,楚蕭現在是客人么!"

雖然這樣說,但是,她還是主動給葉任海和溫柔夾菜。

到底是自己的女兒,溫柔和葉任海那般的心疼她,也不捨得生她的氣。

一頓晚飯,在詭異的氛圍中吃完。

葉紫涵笑著拉著楚蕭,想要去她房間看看。

葉任海直接下逐客令:"這晚飯也吃完了,我跟紫涵媽媽晚上睡得比較早,楚先生你就先回吧!"

葉紫涵生氣了,她站起來:"爸,你說什麼呢,什麼楚先生,你這樣喊楚蕭,是幾個意思啊,他是我男朋友,是你的晚輩!"

葉任海的表情很冷:"楚先生這樣的晚輩,我可受不起,我們先回房間了,紫涵,送客!"

葉任海說完,就跟溫柔兩個人,像是商量好的一般,向著房間走回去。

他們在吃了飯之後,最後一點耐性,也消失殆盡。

葉紫涵最害怕的,就是最後變成這樣,她紅著眼睛站在原地:"爸媽,你們這是幹嘛呢?"

葉任海冷著臉開口道:"我們這是在幹什麼,你不是很清楚嗎?"

楚蕭見葉任海和溫柔的態度很明確,他知道,今天再多說,也是徒勞。

他平靜的開口道:"既然叔叔阿姨不歡迎我,那我今天就暫且告辭,紫涵,你多陪陪你爸媽吧!"

楚蕭說完,就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葉紫涵是真的急了,她沒想到,第一次見面會弄成這樣。

以前,楚蕭就很害怕跟她爸媽見面,她一直覺得,是他小題大做了,卻沒想到,今天真的弄到這個地步的時候,她比誰都害怕。

葉紫涵的樣子,看起來都快哭了。

楚蕭要走,她著急的追了上去。

溫柔冷著臉:"紫涵,你給我回來!"

葉紫涵紅著眼,轉身看著溫柔:"媽,你們到底怎麼了?為什麼突然要這樣,你們這是要逼死我嗎?"

溫柔的臉上閃過一抹痛苦的神情:"紫涵,你說什麼呢,我跟你爸爸永遠都是最愛你的,我們就算是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有原因的,你今天真的要跟著這個男人出去嗎?你要是真的跟他走了,你就不要再回來,爸媽也不會再認你這個閨女,我們不同意你們倆在一起,你就算是傻,也該看出來了!人家的態度也表明了,我們不歡迎,他就走了,你還追上去幹什麼,不被祝福的愛情,是不會幸福的!"

溫柔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葉紫涵的眼淚掉了下來。

可是,她除了哭,什麼都做不了。

這一刻,她前所未有的挫敗,她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自己有一天會這麼為難,在愛情和親情之間做選擇。

就算是現在,她還是在不斷的安慰自己,事情肯定還有迴旋的餘地。

楚蕭已經在門口換鞋了。

就算是溫柔說了,葉紫涵要是今天跟著楚蕭走了,就不要再回來。

可是,葉紫涵還是追上去了,她拉著楚蕭的胳膊,流著眼淚哭著開口道:"楚蕭,到底怎麼了?你倒是告訴我啊,是不是你做了什麼惹我爸媽生氣了,我們一起給他們道個歉,認個錯,好不好?你不要就這樣走,你走了我要怎麼辦啊!"

楚蕭心疼的看著葉紫涵,這種事情,多說無益。

自己現在並不想告訴葉紫涵那些事情,葉家的人也是擺明了態度,不想說那些事情。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跟葉紫涵解釋。

楚蕭換了鞋,只能無奈的開口道:"紫涵,這些事情以後慢慢處理,你不要哭了,我今天的確要走,我只是不想讓你爸媽看見我生氣了而已,你趕緊回去吧,不要惹他們不開心,我會努力去讓他們認可我的!"

葉紫涵死死的抓住楚蕭的胳膊,就是不願意鬆開。

歐陽清凌看到她這個樣子,無奈的上前,伸手拉住葉紫涵:"紫涵,你冷靜點,你這樣根本處理不了問題,表情的平靜維持不了多久的,你也看出來了,你爸媽心裡不開心,你就更不能這樣了,你要是再這樣,誰都幫不了你了,你讓楚蕭先走,你去跟你爸媽道歉,讓他們不要生氣了,在他們心裡,你永遠都是最重要的,你懟他們,他們會很傷心的,這樣對你和楚蕭的關心也不利!"

葉紫涵知道歐陽清凌說的是實話,可是,今天鬧成這樣,她真的不想看見楚蕭走。

如果楚蕭走了,他們之間真的完了,那她要怎麼辦!

歐陽清凌拉著葉紫涵,皺眉道:"楚蕭,你還愣著幹什麼呢,快走啊!"

楚蕭為難的看著葉紫涵,心疼不已。

只不過,他還是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他現在算是明白了,就算是有葉紫涵在,葉任海和溫柔也不會接納自己的。

實在不行,他就只能私下裡找他們,表明自己的決心,他也可以問問他們,自己怎麼做,才能得到他們的認可,讓他們看到,自己對紫涵是真心的。

想到這裡,楚蕭也堅定了自己的決心,他看了一眼葉紫涵,轉身離開。

葉紫涵想要去抓楚蕭的胳膊,卻被歐陽清凌拉住。

歐陽清凌知道,楚蕭可以走,葉紫涵不能走。

她要是真的跟上去了,會真的傷了她父母的心。

葉紫涵不能走,她要是走了,事情或許就真的沒有轉換餘地了。

楚蕭走了。

葉紫涵還在門口哭,歐陽清凌拉著她的胳膊,無奈又心疼。

楚蕭走了。

葉任海和溫柔還在客廳。

他們說上樓,只不過是個借口而已。

他們怎麼可能真的上樓,他們只是想讓楚蕭離開而已。

看著女兒和楚蕭的感情已經這般身後,女兒又傻傻的,根本什麼事情都不著急,他們心裡也著急了。

當然了,更多的是擔憂。

葉紫涵哭了半天,這才轉身。

她轉身看見葉任海和溫柔還站在客廳,她突然哭著衝上去,站在葉任海面前,哭著喊道:"這下你滿意了,你滿意了嗎?要是早知道你們是這個態度,我怎麼可能這麼興高采烈的安排你們見面,你們真的太讓我傷心了,我還是你們的女兒嗎?你們怎麼能這樣讓我為難!" 墨容清揚不是在想杜錦彥,她是看到了杜錦彥。杜錦彥一個人坐在酒樓的角落裡,被柱子擋著,要不是剛才他伸手叫夥計,她也不會看到。

她覺得有些奇怪,史家商號底下有好幾間酒樓食肆,杜錦彥怎麼在別家酒樓吃飯,還是獨自一人?而且看起來心事重重的樣子。

她有些不放心,對板凳他們說,「我看到一個朋友,過去打聲招呼。」說完就起身了。

板凳和小諸葛扭頭看,只看到杜錦彥半邊身子,看不到臉,問寧安,「好像是個男人。」

寧安說,「不是男人,是弟弟。」

「老大明明說是朋友啊。」

「比她小,像朋友一樣的弟弟。」

板凳和小諸葛哦了一聲,又問,「安哥,老大結交的怎麼都是男的,就沒有閨中密友什麼的?」

寧安呵呵,「她不是姑娘,怎麼會有閨中密友?」

這句話已經成了他損墨容清揚的口頭禪了,板凳和小諸葛對視一笑,也沒再打聽。

墨容清揚悄悄繞到杜錦彥的身後,重重一掌拍在他肩上,杜錦彥嚇得蹦了起來,差點要拔劍,一看是她,頓時就有些驚喜,「清揚,怎麼是你?」

墨容清揚往寧安那頭抬抬下巴,「我跟他們喝酒呢,看到你了,要不要過去坐坐,寧安也在。」

杜錦彥搖搖頭,「不了,我就想自己清靜清靜。」

墨容清揚說,「那行,你清靜吧,我先過去了,以後再……」

她抬腳要走,被杜錦彥一把拖住,「別走,我一個人喝悶酒沒意思,你陪我。」

板凳看到這一幕,張大了嘴,「安哥,那弟弟長得挺周正的,看起來關係不錯。」

「一般般吧。」

「安哥,你和老大不是發小么,這弟弟你應該也認識吧。」

寧安朝杜錦彥那頭瞟一眼,「不熟。」

板凳說,「老大的朋友真不少,那個弟弟也是發小吧。」

寧安往嘴裡塞了一筷子菜,淡淡的,「他不算。」杜錦彥七八歲才回臨安,算什麼發小?

杜錦彥讓夥計添了一副碗筷,提著酒壺給墨容清揚倒了一杯酒,「來,喝酒。」

墨容清揚說,「家裡酒樓一大把,你怎麼跑這喝悶酒來了?」

「這裡沒人認得我,清靜。」

墨容清揚打量他,「看起來有心事啊,說說,怎麼回事?」

杜錦彥看著她,欲言又止,最後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沒吭聲。

墨容清揚有些不耐煩,「說吧,什麼事?別磨磨嘰嘰跟娘們似的。」

杜錦彥小時侯常跟在墨容清揚屁股後頭轉,對她言聽計從,墨容清揚叫他往東,他絕不會往西,比他娘親的話還管用,見她不耐煩,不敢隱瞞,嘟嚕著,「還不是為了我姐的事。」

大婚過後,墨容清揚天天早出晚歸的,並不清楚史芃芃和墨容麟之間的事,便問,「芃芃怎麼了?」

杜錦彥其實也不太了解,但他知道大婚之夜皇帝沒有去皇后的鳳鳴宮,卻去了貴妃的景秀宮,這對皇後來說是種污辱。他在宮裡當差,總能聽到一些帝后不和的傳聞,大多是說皇帝如何欺負懲治皇后,歸根結底一個意思,就是皇帝很不喜歡皇后,皇后很可能隨時會被打入冷宮。

他並沒有親眼看到墨容麟欺負史芃芃,也不能隨意去鳳鳴宮看望史芃芃,但憑他對墨容麟的了解,那些傳聞絕對是真的,這些事,他不敢告訴史鶯鶯,也無人可以傾訴,只好跑到這裡來喝悶酒。

墨容清揚聽他說完,愣了片刻,「皇兄怎麼可以這樣對芃芃?不行,回頭我得找他說理去。」

杜錦彥見她這樣說,很高興,「清揚,你這麼幫我,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了。」

「我不是幫你,我是替芃芃委屈,別的不說,芃芃是皇后,皇兄應該給她起碼的尊重,怎麼能為了一丁點小事就罰她?你放心,這件事我管定了。」

杜錦彥知道她的性子,有些擔心,「清揚,皇上畢竟是皇上,你稍稍提點一下,說話別太沖,要是皇上怪罪於你,我罪過就大了。」

「跟你有什麼關係?」墨容清揚好打抱不平,哪怕對方是墨容麟,真要來了脾氣,她也敢沖他拍桌子。

杜錦彥低下頭,「我爹去了西北,我娘是個爆脾氣,姐姐又在宮裡,心裡有事都不知道找誰說,幸虧還有你。」

墨容清揚把手放在他肩上,「放心,你是我的人,我不會不管你的。」

杜錦彥的臉刷一下就紅了,餘光瞟著搭在自己肩頭的小手,心跳得更快了,低低的應了一聲,「嗯。」

寧安低頭吃菜,聽到板凳不明意味的笑,順著他的目光往那頭一看,墨容清揚跟個痞子似的把手搭在杜錦彥肩頭,杜錦彥則低頭紅臉,像個小媳婦。

板凳笑道:「老大是在調戲弟弟么?」

寧安冷冷掃一眼,把目光收回來,沒有說話。

小諸葛說,「咦,老大跟弟弟走了。」

寧安抬頭看了一眼,臉沉了一分。

板凳說,「那個弟弟看起來不像弟弟,比老大高了半個頭呢,長得也結實,模樣也英武,我瞧著他們挺般配的。」

寧安,「呵呵。」

板凳,「安哥你呵呵啥意思?」

「黃清揚身體里住了個漢子,你覺得她會找個正常男人?」

「那她應該找個什麼樣的男人?」

寧安被問住了,這個問題他還真沒想過,就覺得墨容清揚應該不會找男人,她自己就是個男人。

墨容清揚和杜錦彥從酒樓出來,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他們走了一段路,正要道別各自回家,墨容清揚看到路邊一座小樓前亮起了燈籠,燈籠是三個串在一起的,燭光從裡頭透出來,映著燈籠上的字,從上至下寫著:怡清閣。

她躊躇了一下,改變了主意,對杜錦彥說,「咱們去那裡頭消遣消遣怎麼樣?」

杜錦彥被她的提議嚇了一跳,他怕墨容清揚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特意解釋了一下,「清揚,那不是什麼正經地方。」

「誰說的,」墨容清揚不以為然,「寧安能去,咱們也能。」寧安可不是不正經的人。

感謝歲月靜好,海上紅日(2張),好氣質,子言凡兒,冰牟水卉(2張),寧靜的海(2張),晴朗的亦竹(3張),主父飛瑤(3張)。感謝??大家的月票,感謝對小王妃的支持。

15張了,今天加更哈。 什麼叫做「那種小孩子?」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好像比鈞子小几歲。

名牌大學畢業。

各種排名榮譽都掛滿一個展示架。

還做到世界百強集團的首席法務。

也算是事業有成的青年才俊吧。

怎麼到了紀澌鈞嘴裡,他就成了混吃混喝,不長進,只懂的把妹好玩不懂事的人?

替自己打抱不平的江別辭,回頭要懟紀澌鈞,就看到木兮張嘴要說話,以為木兮是要替自己出氣,江別辭就暫時咽下這口氣。

她要再不開口,就算不用李泓霖動手,恐怕江別辭都會把紀澌鈞給趕出去,「閉嘴,出去。」

被木兮推開的手直接捧住木兮的臉,封住木兮的嘴。

李泓霖看到紀澌鈞在親木兮,想過去阻止結果被費亦行擋住了。

「李哥,今天天氣真不錯啊。」

「讓開!」

拿開手帕的費亦行,沖著李泓霖一頓打噴嚏和咳嗽。

唾沫橫飛下,李泓霖被逼的往後躲。

過了好一會,從車裡出來的紀澌鈞,臉上掛著一抹笑容。

看到紀澌鈞出來了,費亦行趕緊回到紀澌鈞身後求保護,「紀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