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先敬淮咬著嘴唇問道,「大人,要不要去報告凌公公……」

禮笑言皺了皺眉,先敬淮的意思是這件事無論如何都要告訴凌治平,畢竟他是現在大寧最高的權力者。而且一旦大寧有失,錦川標是很難不出手相救的。那樣的話,就會落入葉柯部多揚古的算計中。

不過禮笑言的想法並不是這樣,現在的他會更多的去考慮錦川標的安全。畢竟他是錦川標的督糧判,而非其他軍隊。事實上,除了錦川標外,不太可能會有人支持他。

「先去把姚啟學叫來,」禮笑言擺擺手,最終做了決定,「現在天已經黑了,要想叫開大寧城門,並不容易,除非有凌公公的准許。再說,要將凌公公接到三賢道,並不需要多長時間,何況多揚古離大寧城還遠得很,不急這一時。」

「是,大人,」先敬淮點點頭,卻又提醒道道,「不過葉柯部人馬怕是明日就能趕到大寧。」

姚啟學住的並不遠。其實他本來是安排住在大寧城,今天因為禮笑言的緣故才住在三賢島。

禮笑言要找他來問話,主要是想了解清楚大寧城內的情況。

「大寧有三千守軍,其中四百人駐守在三賢島,」姚啟學來的很快,回答的也很詳細,「此外,大寧本是衛所,有五千軍戶,實際大概有七千口,其中婦孺老幼有一半。」

「換句話說,大寧有兩千六百名營兵以及三千多能用的軍戶,加起來也就是六千人。」禮笑言簡單的計算了一下,心裡多少明白了。

先敬淮卻道:「葉柯部來了五千人,大寧……」

姚啟學皺了皺眉:「大寧有六千可戰之兵,五千人應該打不下來吧?」

聽他這麼一說,禮笑言愣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反倒是先敬淮猛的搖頭道:「姚兄,打仗可不是這麼算的,並不是人多就能贏……」

「哎,我懂,這打仗的確不是看誰兵多將廣,」姚啟學嘆了口氣,「要不然,本兵大人十幾萬大軍都輸給了才幾萬人的達赫。」

禮笑言看了他一眼,不禁搖搖頭:「聽到陶大人吃了敗仗,你不覺得高興么?」

「高興?」姚啟學搖搖頭,「的確,一開始我很高興,但仔細想想,又是一次損兵折將十幾萬,長此以往,這淞滄如何保得住?」

聽到姚啟學有這樣的覺悟,禮笑言不禁高看了他幾分。

現在禮笑言的想法很簡單,既然多揚古打起了大寧的主意,那他就要利用這個機會,好好賺一筆。

不過要想依靠大寧這裡的軍隊去抵抗葉柯部的突襲,只怕是太困難了。

「我最初的想法是放棄大寧,將大寧城的軍隊全都撤到三賢島來,」禮笑言開始闡述他的想法,「我們都知道大部分糧草物資都在三賢島,大寧城內的並不多,我們撤離大寧時,可以一把火燒掉。」

聽到禮笑言這麼說,姚啟學卻皺了皺眉:「禮大人,恕在下直言,要真這麼做,只怕會在城內引起恐慌,到時候人心惶惶,得不償失。」

「姚先生你說的沒錯,」禮笑言點點頭,「大寧城也有不少從淞南過來的難民,如果我真這麼做,搞不好會有大量難民一起湧入島上。這樣反倒不美。」

姚啟學卻道:「若是將難民全都拒之島外,這件事要是傳回京城,只怕大人的名譽也會受損。」

禮笑言聳聳肩:「名譽?我們現在連大寧城都守不住,我如何去考慮名譽之事。現在我只想如何解決多揚古這一路的麻煩,別的都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只不過現在來看這件事似乎有些棘手糾結,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樣的決定。」

在他看來,如今的大寧城在南襲而來的葉柯部,無疑將會面臨巨大的挑戰。

原先按照對方的戰術計劃,禮笑言認為實行堅壁清野,無疑是最簡單最有效的辦法。

不過現在看來,要將城中的人全都驅散開,難度不是一般的高。

而且禮笑言認現在驅散百姓,反而會加劇民心的暴跌以及局面得更加動蕩。

當然,這本該是大寧城內的凌公公要考慮的問題,和他並沒有什麼直接關係。

「最要緊的是盯住三賢島的那艘船,」禮笑言囑咐道,「一旦凌公公選擇逃跑的話,我們就沒辦法阻攔他的逃跑行為,除非……。」

禮笑言忽然想一樣東西,或許只有那樣東西才能全面阻止凌治平。

「讓凌公公留在城裡,任何時候都不要讓他離城逃走,」禮笑言皺了皺眉,一臉嚴肅的說道,「只要凌公公在大寧城,那麼多揚古就不會立刻想到要來攻打三賢島。」

「攻打三賢島?」姚啟學卻搖頭道,「禮大人的意思是打算置之不理?」

「那這怎麼行,」禮笑言微笑著說,「監軍大人的安危,自然是非常重要的。」

「那大人的意思我不他聽得明白?」

禮笑言點點頭:「我必須在這裡待到西淞口的戰事結束,才能返回錦川,否則的話,我可能會選擇一把火將三賢島各處隱秘的倉庫全都燒毀,不留給多揚古一顆糧食!」

「西淞口?」姚啟學琢磨了一下,不禁搖頭道,「只怕到時候兵部尚書他……」

「我知道,」禮笑言嘆息道,「西淞口恐怕是如今最令人揪心的地方,我既希望陶尚書能獲勝,又希望最後他們還是輸了為好。這或許不是我一個人的想法,大家都是這般考慮的吧!」

。 在虛空之中,魔氣激蕩,十五位尊者境界的妖魔聯合起來,橫推過來,一路無人敢阻擋。

他們來到了渭水上空。

在渭水,五年下來,蛟魔王已經適應了被鎮壓的日子。

他的傷勢已經恢復如初,並且藺九鳳不限制他吸收靈氣,他一刻不停的吸收,早就突破了尊者。

可他依舊無法脫困。

那三十六柄魔劍,死死地鎮壓着他,蛟魔王以尊者的實力反抗過。

他竭力掙扎,掀動了渭水泛濫,波浪滔滔。

那是一個大雨滂沱的夜晚,蛟魔王奮起全部力量,掀動了劍陣。

可就在要成功的時候,無形之中一股力量落下,如同握住了三十六柄魔劍,用力一插。

蛟魔王的一切反擊,都是無用功,他被切斷了生機,跌倒在渭水裏。

再度被鎮壓。

那一夜,蛟魔王深刻的知道了藺九鳳的恐怖。

所以他現在看到這十五位尊者境界的妖魔大張旗鼓的衝過來,是打心眼裏感到不屑。

「他們這是在自找死路。」蛟魔王說道。

渭水沸騰,向兩側分散,一頭體型龐大的擎天蠻牛踏水走出來。

他也有尊者修為,傷勢也都好了。

「一起被鎮壓十年,還不懂得那個人的可怕,真的是可悲。」擎天蠻牛嘆息道。

他認出了這十五個妖魔。

大家一起被鎮壓,在魔窟里還經常商量藺九鳳到底有多強大,進步幅度有多快。

怎麼出了魔窟,幾年過去,這些妖魔都忘記了?

「你覺得幾招可以消滅這些妖魔?」蛟魔王問道。

「三招吧,畢竟都是尊者了。」擎天蠻牛想了想,說道。

「我覺得就一招!」蛟魔王自通道。

擎天蠻牛道:「那也太可怕了,如果那樣的話,我覺得即便是大哥蘇醒,也不是那麼好能救出你。」

蛟魔王不說話了,只是默默地看着。

渭水上空,晴空萬里,本來應該是沒有什麼波動的。

但突然飈射來一團魔氣,十分龐大,直衝沖的就要飛往帝都。

可就在下一秒,在帝都之內,藺九鳳斬出了一劍。

天地陡然一靜,十五位妖魔尊者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道人影,手握長劍,自虛空走出,然後長劍一斬。

就是如此突然,一點前兆都沒有,這些妖魔尊者瞳孔瞪大,一個個身體內那滾滾魔氣就要爆發,去摧毀這道劍氣。

但一切,都為時已晚。

噗嗤!

這道人影和這道劍氣,疊加在一起,就是毀天滅地的力量。

以蝠王尊者為首,劍氣穿過了他的脖子,切下了他的頭顱。

然後趨勢不減,在短短的一瞬間,其他十五位妖魔的頭顱,一併被切下來。

鮮血飆射,如雨一般落下。

滴答滴答滴答落下。

渭水接收了這些血水,落在渭水裏,龐大的靈氣滋潤之下,水裏的生物才是獲益的一方。

一顆顆妖魔頭顱砸下來,噗通噗通噗通,濺起水花。

然後,這道劍氣還把魔氣凝聚的領域,也給切開了。

十五具屍體,這下全部砸進了渭水。

唯有那道自虛空走出的人影,手持長劍,站在虛空,身軀若隱若現,在他的背後,有劍芒如大日,籠罩下來。

整個天下,都安靜了。

本來興奮的魔門,此刻啞口無言。

本來看熱鬧的各大宗門,各大世家,吃癟的泄氣。

這也太恐怖了吧?

倒是有人發現了藺九鳳的不同之處。

渭水,被鎮壓的蛟魔王震驚道:「這一劍,是舊曆千年劍神的飛劍術!」

他認出來了。

藺九鳳這一劍,飛了萬里,然後一劍斬了十五位妖魔尊者。

「以神魂御劍,以天地大道來錘鍊神魂,自虛空走出,卻是跨越萬里,飛仙一劍,斬了這十五位妖魔。」蛟魔王震驚的說道。

上個時代,舊曆千年的劍神是很恐怖的。

一手飛仙術,對很多人來說,絕對是無敵的殺招。

不知道多少學劍的人想學一門劍法。

但舊曆千年的劍神沒有一位徒弟,在他死後本以為失傳了,沒想到在今日卻見到了。

「不過……他是怎麼學會飛劍術的?」蛟魔王很疑惑。

平天大聖擎天蠻牛解釋道:「我告訴了他魔窟下面是極陰之地,埋葬著無數戰死的前輩高手,他可能是去探索了,然後得到了飛劍術。」

「那也很恐怖,這才幾年啊,他就把飛劍術練的如此熟練,威力如此之大,簡直是這個時代的氣運之子啊。」蛟魔王感慨,羨慕嫉妒恨。

「是啊,他這種人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這些妖魔太不自量力了,這和送死有什麼區別?」平天大聖看着飄蕩在渭水裏的屍體,感慨道。

「有一說一,比我還蠢。」蛟魔王誠實道。

這五年下來,他把性格改了不少。

「我覺得一樣蠢。」平天大聖擎天蠻牛嘀咕一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