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全場嗨到爆!

「我說,你叫我來這種地方,難道就是讓我來和你一起當擺設的?」

本來男人竊喜,被一向清冷孤傲的霍大少爺約到皇庭酒會所這樣的地方玩,一定能夠看到一些千載不遇的好戲,誰想到…….

已經過了三個小時,霍驍除了在旁邊不停喝悶酒外,竟然一個多餘的字都沒說,更別提,是看上了哪個的公主……

滿臉熱情的男人名叫宮銘,是和霍驍從小到大的好哥們,具體說,是酒肉好哥們。

同樣出身名門的宮銘並不像霍驍,作為宮氏集團的二少爺,上面還有一個哥哥在頂場子,家族興旺的重擔自然不用操心。

「難不成,俊和尚為情所困了?」

最近,霍氏集團在商業上屢傳捷報,不是成功拿下了投資案,就是剛投資的生物工程公司成功上市,怎麼想,也不會是公司運營上出了問題。

見剛到霍驍唇邊的酒杯停了一下,宮銘嘴角一挑,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看來,是被他猜中了。 「顧曼寧什麼時候有這種本領……」

宮銘還想繼續說,卻見霍驍眼眸冷峻,頓時不敢再說什麼。

有些人天生就是領導者,他並不用幹什麼,只是一個眼神,便能讓人心生敬畏,只想跪拜在他腳下。

霍驍的冰冷肅殺,宮銘早就已經習慣。

那天生日會上,霍驍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他便知道,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霍驍的菜。

只是,如果不是顧曼寧,那還會有誰呢。

心中各種好奇,在霍驍的冰冷視線下,不敢再問下去。又見霍驍已有七分醉意,只能先開了個房間。

軒尼詩後勁很大,本來宮銘還想叫個公主給霍驍放鬆放鬆,但是一想到霍驍的冷脾氣,宮銘覺得,還是不要輕易給自己添堵為好。

此時,霍驍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少爺,我是張姨,您今晚還回來嗎?」

「張姨,我是宮銘啊,還記得我嗎?我和驍今晚就在皇庭酒會所玩了,就不回去了。嗯,您放心..」看著一旁已經有點不省人事的霍驍,宮銘很是禮貌的和張姨打了招呼。

這邊,江岸夢庭里的張姨掛了電話,走過來,輕輕的對慕初笛說:「少奶奶,少爺他今晚可能不回來了…」

「嗯,我知道了,張姨,我先回房休息了。」

慕初笛依舊是柔聲細語,直柔的長發襲肩飄過,悠悠的飄進了卧室。

他回不回來,她,絲毫不在意!

時鐘一分一秒過去,已經是凌晨三點。

皇庭酒會所門口,黑色的跑車一直停在門外。

保衛本想進去一看究竟,但是霍驍下車前曾吩咐過,沒有他的命令,就一直在外面候著,此刻,也有點干著急。

同一時間,顧曼寧終於得到了一個關於霍驍行蹤的準確信息。

「你都看清楚了?」顧曼寧的眸子里滿是不可思議。

他拒絕了她,卻徹夜呆在皇庭酒會所!

剛做好的指甲,差點被她掐壞。

雖然,顧曼寧是有自己的眼線,但是,江岸夢庭里,最近戒備森嚴。

別說是她的眼線,用喬安娜的話說,如果不是霍驍親自同意,就是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更別說能知道,裡面發生什麼事情了。

不能在江岸夢庭里監控,顧曼寧就砸錢找人在距離江岸夢庭方圓一公裡外的地方埋下一堆眼線。

可就在昨天,剛剛發現一輛黑色跑車駛出江岸夢庭之後,眼線就突然表示,跟丟了。

就當她對江岸夢庭里那個女人嫉恨百倍時,卻接到了幾個正在皇庭玩耍的朋友的電話,說在皇庭看到了霍驍。

如果不是誤打誤撞的碰到,恐怕到現在,顧曼寧的眼線還不知道該去哪裡盯人。

看著顧曼寧的臉上,清一陣,紫一陣,坐在一旁的康瓷兒倒是顯得淡定了不少。

「寧寧,我就說吧,再等一等,准沒錯。」康瓷兒放下手中的眉筆。

「驍他以前從來不去這種地方的!他怎麼會!」

如果之前,是一個女人踏進了她做夢都想住進的江岸夢庭,那現在,就意味著,她顧曼寧的邀請還比不上皇庭對他的吸引力!

「我說寧寧呀,霍驍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況且他向來不沾女人,你想想,這才幾天,他就去了皇庭,可見,那個女人對他根本沒有什麼吸引力啊。」康瓷兒倒是分析的頭頭是道。

顧曼婷聽到這裡,雖然不知道康瓷兒是否是出於安慰自己才說出這樣的話,但是,未必不見得無理,這短短几句,還真的聽起來順耳多了。

隨後,顧曼寧果真得到了霍驍昨天並沒有「請公主」的記錄,這才有了些許消停之意。

……

皇庭酒會所的白天異常安靜,霍驍從床上坐起來,頭痛欲裂。

一看手機,有二十多個未接來電,自己竟渾然不知。

剛準備起身,電話又響了起來,來電顯示「喬安娜」。

「總裁,您今天還過來上班嗎?」

霍驍揉揉太陽穴,想到今天還有新的案子要談:「嗯,我一會過去。」

「好的,霍總。」

電話這頭——喬安娜掛了電話,「顧小姐,總裁說他一會就到公司。」

打扮的玲瓏妖嬈,美艷迷人的顧曼寧聽到喬安娜這麼一說,滿意的點了點頭。

喬安娜一身正裝,混血的面龐里,總透露著一絲似有還無的不確定感。

只是,自從上次被顧曼寧追問醫院孕檢的事情后,霍驍就再沒有讓她接觸那個叫慕初笛的女孩。

別說是刻意隱瞞,現在就是喬安娜自己都覺得自己對總裁和那個女孩的事情,知之甚少。

二十分鐘后,黑色的跑車停在了霍氏集團的樓下。

「總裁好。」見霍驍來了,前台,一排穿著藍色工裝的行政工作人員立刻站起來,鞠躬歡迎,微笑的弧度如一,明顯是專業訓練過的。

霍驍只是微微的點頭,徑直走進總裁專用電梯。

「驍,你來了…」還沒等霍驍進屋坐定,顧曼寧便早已從沙發上跳起來,一把挽住了霍驍的胳膊。

霍驍劍眉驟然一緊,渾身的寒氣瞬間散發出來。

顧曼寧見霍驍的情緒不對,頓了兩秒,不情願的把剛剛挽在霍驍胳膊上的手抽了出來,臉上卻依舊堆著迷人的笑容。

霍驍徑自走到桌子前,顧曼寧倒是非常體貼的從包里拿出一罐茶葉。

「驍,看我給你帶什麼好東西了來?」

霍驍抬頭,見一罐金色鑲邊,呈「心」字狀的茶葉盒擺在了霍驍的面前。

「驍,這可是我專門找人定製的包裝盒,怎麼樣,漂亮嗎?」顧曼寧眼中帶著一絲討好。

「恩。」頭也不抬,全是敷衍。

顧曼寧臉上的笑容凝結了兩秒,很快便再次揚起。

「驍,你可知道,這種茶特別適合解酒,尤其是烈性酒,下次再出去玩,記得帶點。」顧曼寧滿是關懷的說著。

聽到這句話,霍驍停在電腦屏幕前的視線突然頓在了空中,轉瞬便凝成一道冰柱,比起烈怒之下的盛火,這樣的冰冷,顯得更為可怕。

「跟蹤我?」

霍驍的目光沉了沉,顧曼寧只覺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掐著她的喉嚨,竟然呼吸不過來。 其實霍驍早就知道顧曼寧在自己身邊安插眼線的事。

對於早已在商場身經百戰的霍驍來說,像顧曼寧的這點小把戲,他根本沒有放在眼裡,也從未點破。

如果霍驍想隱瞞什麼,顧曼寧縱然就是天天佇在他跟前,也依然是無從所知。

但這次不同,霍驍很清楚,顧曼寧是一個嫉妒心很強的女人,他並不打算將慕初笛的事情公開,只打算到了孩子安全生下來以後,再順利成章的對外宣布是奉子成婚。

霍驍原本以為,自己甩掉了顧曼寧的眼線,顧曼寧就會識趣的明白自己的意思。

哪知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竟然還來勁兒了。

「驍,對不起,我我……」感覺到霍驍的不悅,她有點慌亂。

「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什麼?」

「記得……」

「重複一遍。」如同審判般冰冷。

「在沒有經過你同意的情況下,不可以私下打探你的生活……」

「如果打探了,下場會怎樣?」

從始至終,霍驍的眼神都沒有離開電腦屏幕半寸。

「否則就要……可是驍……我已經是你的未婚妻啊。」顧曼寧還想再辯駁點什麼。

霍驍放在滑鼠上滑動的手突然停了下來,「你是在提醒我什麼?是要我收回你的名分,還是,提醒我,現在我們只是『未婚』兩個字?」

聽到這句話,顧曼寧的腦海里「嗡」的一聲。

「不,不要,驍,我知錯了!」

顧曼寧害怕了,她怎麼忘記,眼前這個冷酷無情的男人,她根本無法把控。

若是霍驍厭惡她,要取消婚禮,那麼接下來將會是她承受不了的噩耗。

唯恐霍驍會說出什麼她承受不了的話,顧曼寧先一步說,「驍,你先忙,我,忘記我還約了伯母,先走了哈!」

拿回茶葉,快速退出霍驍的辦公室。

見顧曼寧離去,霍驍撥通了集團專線:「喬特助,以後如果沒有什麼別的事情,就不要放不相干的人進我的辦公室。」

喬安娜自然知道霍驍的意思,深深的答了一句:「是,總裁。」

掛斷了內線,霍驍突然想知道,那個女人,有沒有在做什麼有損自己孩子的事情來。因為從昨天到現在,張姨都沒有再和他聯繫。

就在此刻,隨身攜帶的監聽器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霍驍的眉頭緊皺了一下。

這個女人,人緣倒是不錯,雖然足不出戶,電話倒是不少。

這是他安排在慕初笛電話號碼上的監聽裝置。

只要慕初笛的電話號碼有通訊的舉動,這個監聽裝置就會自動報警。

按下監聽鍵,慕初笛的一切通信內容便會通過這個裝置,一個字不差的傳到霍驍這裡。

江岸夢庭內——

「小笛,你在家嗎?我回來啦,想死你拉!我找你玩去!」夏冉冉熟悉而奔放的聲音在電話里響起。

慕初笛本來並不想接這個電話,但夏冉冉和自己曾是校園裡最好的閨蜜,她還是忍不住想要聽聽夏冉冉的聲音。

「回來了嗎?太好了。」

「那我現在找你去吧?小笛,跟你說啊,你可千萬不要打死我,我這次出國一下沒有忍住,改變了行程,自己跑威尼斯去了……說好了要一起去的,我就先去了你不會怪我吧?」

慕初笛沉默。

威尼斯,曾經是她們一起約好要去的地方。

「喂?小笛……你不會真的生我的氣了吧。」見電話那頭,隱隱傳來了抽泣的聲音,嚇得夏冉冉連連捶胸口。

「對不起,小笛,我不是故意的,哎呀,我當時想你和池南不是要訂婚了嗎?本來想叫你的,後來又覺得不太合適……」

當提到「池南」的時候,本想讓慕初笛開心一下的夏冉冉發現,電話那頭,說話的人鼻音更重了。

「小笛?你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夏冉冉的語氣明顯變得緊張起來。

「冉冉,我和池南已經分手了。」

說到「分手」兩個字時,慕初笛的心裡又是一陣酸楚。

雖然這段時間,她已經反覆讓自己強行接受了這個事實,可此刻提起,依然有著揪心的痛。

可是,如果不告訴冉冉這件事情,她也一定會找池南去問,還不如索性告訴她吧。

「分手……」剛才還一時興奮的夏冉冉,如同晴天撞雷,瞬間就沉默了。

過了良久,夏冉冉才開口:「小笛,你是因為生我的氣了,才說的氣話嗎?」

是啊,這個連自己都無法相信的事實,在短短的幾分鐘內,夏冉冉怎麼接受得了。

夏冉冉可是最清楚自己跟池南的故事。

她一直努力堆砌而起的名為堅強的石牆,在夏冉冉的關懷下,終於,潰不成軍。

似乎再也忍受不了這麼多天的壓抑,她終於在電話里嚎啕大哭了起來。

慕初笛的哭聲撕心裂肺,那股悲痛,使監聽器這邊的霍驍皺了皺眉頭。

「小笛?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是不是池南他做了什麼!你遇到麻煩了?我馬上過來!」

當夏冉冉說到「麻煩」的二字的時候,慕初笛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的電話內容早已經被監視了。

如果霍驍可以對付池南,那同樣,如果夏冉冉如果跟自己有太多交往,或許也可能會受到牽連。

想到這裡,慕初笛眸間一閃,突然轉變了口氣…..

「哈哈哈,騙你的拉。瞧把你嚇得。都是表演畢業的,你都看不出來。」

「天啊,嚇死我了,我還真以為你出什麼事情了……小笛,我才出去幾天,你這是怎麼練的啊!演技大增啊!」夏冉冉這才鬆了口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