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兩人倒是玩的挺快樂,卻沒有注意到遠處有一雙美麗的眼睛緊緊地盯著兩人,眼眶都微微地濕潤,正是蘇雨菲。

這是一家露天溜冰場,非常正規,很多男女都會來這玩,蘇雨菲跟張楠以前偶爾也來。

今天心情不好,她約張娜出來轉了一圈。可沒想到,在一旁要離開的時候看見林不凡兩人,就看了好一會。

尤其是看著林不凡開心的樣子,越發難受。

不管是什麼原因,自己遭遇如此麻煩,心裡這麼難受委屈。他完全不管,反而跟另外一個漂亮女孩玩的這麼開心。

蘇雨菲不停地告訴自己,這沒什麼,不凡只是跟朋友在一起。可是,一直都無法說服自己,滿滿委屈湧上心頭。

越想越難受!

張娜好幾次要衝過去質問,蘇雨菲都制止住了。因為她們所站位置有人擋著,林不凡倒沒看到她們。

蘇雨菲很快拉著張楠離開,這一切林不凡根本不知情。

時間過的很快,晚上八點來鍾,林不凡才送柳依依到了門口位置。

「凡哥,謝謝你,今天我特別開心,我會永遠記得這一天的。」柳依依想到這一天,只覺時間是如此之快。

這一天,她感覺就是凡哥的女朋友,很多親密的事情也只有男女朋友才會做,比如摟摟抱抱那些。

「嗯,加油!」林不凡右手握拳。

「我會的,下次再見面,我一定會讓你刮目相看的。」柳依依堅定地說,也算是為自己鼓勁。

「好。」 罪惡之死城 雞鳴 1

“乖兒子,今天是你十歲的生日,快許個願吧。”母親對着高元說。

“我想上足球學校。”高元大聲的說了出來。

“不成!”還沒等母親說話,父親便一口否決掉了。

“爲什麼!”高元委屈的哭了,他不明白,自己的願望爲何不能實現。

“因爲願望說出來就不靈驗了。”母親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小腦袋。

—-玄關

許強昨晚失眠了,頭腦中不停的浮現出小元的笑臉,他可以有很好的前程,有一段美好的婚姻,只要再忍幾年,或者十幾年蔡麗雅一定會幫助小元去實現夢想,他的足球夢。但是一切都錯了,小元被自己的夢想衝昏了頭腦,他背叛了愛他的女人,殺害了愛他的女人,既然都是女人,命運也大相徑庭。只不過一個叫劉晨,一個叫蔡麗雅。

金三滬對於小元的死並不在意,他後來想一想,那張紙條一定是小元給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想利用自己去幹擾許強辦案,可誰知道王謙那邊把關很嚴格,什麼消息都沒有露出來,自己還白白賠了一塊表,不過一切還沒有結束,大學女生連續被害案依舊沒有任何頭緒,許強也瞄準了劉珊珊,關於許強在醫院硬闖劉珊珊病房的事兒,金三滬早就知道,畢竟那塊表也不算是白送。只是一大早接到李青雲的電話後,金三滬覺得自己幹了一筆賠本的買賣。 總裁霸霸愛 “喂。”

“出事兒了!出大事兒了!”李青雲驚恐的聲音傳到了金三滬的耳朵裏。

“怎麼了?慌什麼。”他很平靜的說。

“劉珊珊死了。”李青雲咬了咬牙,使勁兒的吸了一口氣。

“死了!我操,我操!這可怎麼辦。”金三滬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具體什麼原因我也不清楚呢!我想警方會馬上讓你們重案組介入。”

“哎,我的天吶,操!”金三滬憤怒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現在很多人都懷疑這是那個殺人魔乾的,他想殺人滅口。”李青雲似乎沒那麼激動了,也許那是演戲,誰又知道呢!

“那是不是我們知道的唯一的一條線索也沒有了!”金三滬哭的心都有。

“是。”對於李青雲來說,這似乎沒有什麼大不了,如果仔細想一想,劉姍姍死了,他還省去好多事情,這等好事他還是算的過來。

“操,他媽的,掛了。”他沒有心情再聽下去了。

天矇矇亮的時候許強才進入夢鄉,大多數間歇性失眠的人都是這樣子的,大腦的興奮只是一時的,太困了自然就睡着了,順其自然是治療失眠的最好辦法!人的夢往往都做不完整,因爲,我們的事兒太多了!電話聲吵醒了許強,他迷迷糊糊的拿起電話,說:“喂。”

“強哥,我是小劉,剛剛接到指示,精神病康復中心死了一個病人,名叫劉珊珊,警方初步定爲他殺,並且要求我們重案組介入。”

“什麼!”許強一下子從牀上竄了起來,嚇了美惠一大跳。“死者叫劉珊珊。一個女大學生?”他還期待着哪裏出錯了,一定不要是他知道的那個劉珊珊。

“嗯,是那個女大學生,就是那個見過殺人魔真面目的人。”小劉似乎明白了許強的意思,把一切都說了。

“操,我這就過去,他媽的。”許強的反應一點也不亞於金三滬。

美惠揉了揉朦朧的睡眼,用沙啞的聲音說:“什麼事兒啊,吵死了。”

許強纔沒有時間搭理她呢,隨口說了一句:“沒事兒,又死人了。”然後急忙穿好衣服,簡單的漱洗後便離開了。

“喂,不吃早飯了。”美惠在他出門前喊了一聲,可是許強並沒有理會她。美惠撅着嘴,看着剛剛關上的房門,看着空蕩蕩的屋子,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把被子一拉,便又睡了起來。其實受氣並不是最難受的事情,而受了氣卻找不到撒氣的人才配的上這個‘最’字。美惠恰恰如此,面對這樣的情景,她還能做什麼呢?只好繼續睡了。

當你換到一個新崗位,就要有做牛做馬的覺悟,正所謂黑幫老大都是讓刀子砍出來的,砍到最後還沒死的,便成了老大,這點白陽做的很好。太陽已經照到了白陽的窗前,他喝了一口茶,感嘆着自己悲催的人生,他已經工作一夜了,高元的案件許強一股兒腦的全拋給了他和金三滬來幹。至於金三滬嘛,他白陽又敢說些什麼呢!這一夜的工作,有個名字一直迴響在他的耳畔,劉晨!一個他憧憬的女人,一個由聲音開始愛上的女人,就這樣無奈的從他的身邊擦肩而過,白陽從沒談過戀愛,因爲小時候母親對此管教的很嚴格,再加上自己相貌平平,寡言少語的,自然不會討女生歡心。劉晨的出現讓他砰然心動,可這憧憬又在片刻後戛然而止了,命運弄人啊。他喝完衝到無味的鐵觀音,整理下眼前的文件,準備去休息了,夢裏會比現實美好些,至少閉上眼睛,他便是自己世界中的國王,或許愛睡覺的人才懂得生活的真諦吧。

王謙在辦公室大聲的訓斥着護士們,這聲音似乎不像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發出的。“你們他媽的幹什麼吃的!爲什麼昨天沒有值班護士,爲什麼一個護士都沒有!誰排的工作表,誰是護士長!我要你們幹什麼吃的。你們知不知道出了多大的事情!你們知不知道這裏面關的都是些什麼人,都他媽的是精神病,而且還是病症非常嚴重的!知不知道我們醫院和公安部門有合作,在這裏接受治療的病人有不少都是殺人犯!他們因爲有精神上面的問題,所以才躲過牢獄之災,來到這裏接受治療!你們見過沒有獄警的監獄嗎?操,怎麼不說話,你,你什麼姿勢,什麼表情,你**什麼?”王謙指着一位年紀不大的護士,護士們都知道他就是來找茬的,所以一臉的委屈。

“劉娟兒從護士變成了病人,張姐也被她給砍了,海燕也他媽的關在這裏接受治療,原定的值班表上,應該是這三個人值班,你作爲一個院長沒有及時調度員工,你還賴我們了?你他媽的天天都在想什麼?本小姐不幹了,傻逼!”達菲說這段話的時候渾身顫抖着,王謙從一些細微的表情中看出她害怕極了,這些話無非是在自我防禦。

“你可以滾了,還有誰想滾,你們他媽的組團滾!”雖然學了四十多年的心理學,但是控制情緒似乎沒有那麼容易。憤怒,也是人的本能之一吧?誰又知道呢! 林不凡上了車,想打個電話給蘇雨菲。只是再想想,還是等明天跟爸媽溝通后再給她好消息吧。

他很了解自己父母,也就是一時生氣。自己真要跟菲菲在一起,他們肯定不會介意那些的。

晚上還有時間,林不凡打了個電話給陳雄,約定了一下見面地點,立刻就開車趕了過去。

看見林不凡那下車,陳雄趕緊上前,恭敬道:「凡哥。」

「嗯,進去說吧。」林不凡往裡走,陳雄趕緊跟上引路。

路上不少人看到,不停地喊著:「凡哥,凡哥…」

派頭明顯非常大,不少人聽到都不由打聽起來。什麼人如此威風凜凜,連雄哥都這麼的畢恭畢敬。

坐下之後,林不凡直接問:「陳雄,我讓你訓練的人都訓練的怎麼樣?」

「效果還可以,他們個個都非常拚命。尤其是知道只有十八個能留下,更是拼了。」

「哦,這些人你確定都可靠嗎?」

「目前暫時沒問題,但少數人以後可能會變。」陳雄也不敢保證。

「以後不管,現在沒問題就行。既然沒什麼問題,就全部傳授吧。」

「不挑選啊?」

「不挑了,我需要更多人手。」林不凡說:「你坐好,我現在就傳你修鍊之法。」

陳雄一聽,都激動壞了,忙道:「謝謝凡哥,只是在這裡,是不是不太方便?」

「沒什麼不方便的,你過來閉上眼睛,不要做任何抵抗。」林不凡叮囑。

陳雄楞了,點了點頭。很快他就發現腦海中竟然出現了一整套動作,激動壞了,不敢相通道:「神奇,太神奇了。」

「別神奇了,我傳你的方法不可讓任何人知曉。還有,從明天開始你就全心全意把你那些手下教導訓練好,同時自己也要勤學苦練。」

「沒問題,凡哥,你搞的這麼嚴肅,是不是有什麼任務啊?」陳雄好奇地問。

「當然,你們先好好準備一些。等過上一些時日,我要拿下整個天海市的地下勢力。」林不凡沉聲開口。

「啊…」

陳雄微微發獃,不由苦笑說:「凡哥,天海市可不同於咱這小地方,幾大勢力都非常強大。尤其是他們幕後之人更是非常強,甚至可能存在先天高手。」

「先天高手又如何,只要我們有心,就沒有什麼是幹不成的。」林不凡沒有過多解釋。

「也是,凡哥這麼厲害,怎麼會怕他們。干,凡哥你怎麼說,咱就怎麼干。」陳雄大聲道,其實內心還是有點虛。

「你還是先好好努力修鍊吧,我先走了。」林不凡自然知道這不容易,最關鍵不知道到底能扯出多強實力。

可是他現在也需要磨鍊自己,更需要強化自己。

「凡哥就走啊,不找幾個妞玩玩?」

「滾!」

林不凡丟下一句話,直接出門上了車。

回到家中,苦修之前召喚了一下仙女姐姐,問:「仙女姐姐,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讓我儘快提升到鍊氣六層。」

據他所知,一旦達到鍊氣六層就能進入中級男人級別。這也是目前最容易突破的,再往後必須進入宗師級別才能晉級到高級男人。

而一旦突破到中級男人,根據經驗肯定有什麼好獎勵。關鍵是,傀儡可以再增加一個,這絕對是大殺器啊。

「有。」

「什麼辦法?」

「把能推倒的女人全都推倒了,不停地抽獎。運氣好的,很快就能突破到鍊氣六層。」

「…」林不凡無奈:「還有別的方法嗎?」

「別的方法就是你自己好好修鍊,爭取早日突破。」

「那我還是修鍊吧。」

「請便!」仙女姐姐傲嬌地閃了。

林不凡盤腿而坐,一夜苦修長生經。第二天早上,大清早就有專門的搬家公司上門,開始幫忙搬運著東西。

折騰了一上午,他們一家子算是正式住進了別墅豪宅當中。

楊慧林長風夫妻也是不由地暗暗感嘆,這一切真是如夢一般。畢竟幾個月前,他們甚至還在為幾百塊錢發愁。

借著這個機會,林不凡跟父母說了一下蘇雨菲的事情,還有告知他們柳依依今天早上就走了。

楊慧一聽,立刻說了林不凡兩句,柳依依走這麼重要的事情竟然不告訴他們。

若是知道,他們肯定要去送柳依依啊。

這不,楊慧趕緊打個電話給柳依依,說了不少關心的話語。接著還告知,她在家裡特意留了一間對方的房間。

等柳依依放假,或者什麼時候回來,家裡隨時都有她住的地方,千萬不要客氣。客氣的話,反而不高興呢。

這下子,真是把柳依依感動壞了。

柳依依雖然沒有成功俘獲林不凡的心,但是林不凡父母的心真是被她收買了。

事情都已經這樣,林長風自然沒有怪蘇雨菲的意思,甚至開口讓林不凡邀請菲菲晚上過來一起吃個飯。

林不凡得到父母這話,立刻拿出手機撥打著蘇雨菲電話。只是這一刻,蘇雨菲手機正好關機了,應該是沒電了。

他也沒多想,加上侯飛來了,兩人有些時日沒見。

侯飛很快得知自己真是要去天海大學,忙問了一下咋回事,才知道林不凡把自己跟他綁定了。

侯飛感動壞了,這才是真兄弟啊。

其實這一切,也是侯飛自己以前的付出換來的。若不是他始終把林不凡當兄弟,自然也不會有今日。

而且,林不凡想到靈石還剩下一丁點靈氣,正好讓給了侯飛。讓侯飛連續突破兩層,達到後天八重境界。

他時間有限,馬上要回去參加雲夢生日宴會,所以這次也是把填志願的事情都全部辦了。

現在也是方便,直接在網上就能填。

至於侯飛,天海大學那邊也是有人專門聯繫,負責指導處理好一切。

……

燕京!

只是短短兩天時間,一道流言瘋了一般傳遞著。誰也不知道根源在哪,但是燕京眾多家族子弟之間開始瘋狂流傳。

唐家大少竟然那方面無能,甚至對女人不敢興趣。實在是唐峰名氣太大,傳的自然更快。

俗話說的,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還是非常有道理的。

之所以剛得知就行動,青龍尊者林龍是發現唐家跟舒家已經達成了協議,再不出手破壞就晚了。 罪惡之死城 雞鳴 2

許強急忙趕到了精神病康復中心,所有病人都被監禁起來,因爲他們每個人都可能是兇手,即使他們都患有嚴重的精神類疾病。一個怒氣衝衝的護士跑了出來,她手裏拿着假髮,自己打扮的像個假小子。許強和她打了個正臉兒,她是達菲,許強記得她,在二十七號酒吧的時候,她來找過自己的麻煩。不過他並沒有在意,直接前往案發現場。

Wωω◆ тTk án◆ ¢ ○

許強走進劉珊珊的病房,看到滿牆的血漬,被褥都有被刀砍過的痕跡,兇手作案後並沒有對現場進行處理,可以用一片狼藉來形容眼前的情景。

“強哥,這是死者的照片,一共被砍了十四刀,其中致命的是頸部的一刀和腰部的一刀。”小劉一邊指着照片一邊說。

金牌特助:總裁給我當小三! 許強看着照片不停的搖頭,他不敢相信,兇手到底有多麼殘忍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這起案件很簡單。”他平靜的說。

“哦?”小劉想不明白。

“精神病殺精神病!”

“啊,怎麼可能啊!他們都認爲這是連續殺人案的兇手乾的。”小劉有些驚訝。

“別傻了,劉珊珊見過兇手,可是兇手卻沒有見過劉珊珊。這樣的兇殺現場,明顯就是激情殺人,毫無計劃,毫無預謀。所以兇手一定就在精神病院內。”

“那我們?”小劉問。

“用最笨的方法!一個一個的查。”許強把其他的警員也叫了過來,說:“我們先找到兇器,從傷口看應該是菜刀,所以先去這裏的食堂看看,然後我們再去一個病人一個病人的去排查,做法很簡單,兇手不會去清理自己身上的血漬,我們只要看那個病人的衣服上有血漬便好了。”

“好。”衆警員齊說。“那我們現在就行動吧,今天便可查出兇手。”

“老師,情況如何?”李青雲匆匆的趕到王謙的辦公室。

“哎,誰知道呢,他們不正調查呢嘛。”王謙說。

李青雲從窗子看了看正在調查的警察,說:“您覺得兇手會是誰?”

“精神病殺精神病,我逃不了責任啊。”王謙說的和許強一模一樣。

“也是,自己的醫院裏出了這種事情,院長自然是逃不了干係。”李青雲說。

王謙看了看他,笑着說:“警察不會把我怎麼樣,也不會把醫院怎麼樣。他們會給我一筆錢,然後把這傢俬人醫院轉成公辦的,我保證你一定會成爲院長的。”

“啊!”李青雲有些喜出望外,然後謙虛的說:“這怎麼成,我哪裏乾的了這個活兒啊。”

“你小子。”王謙指了指他,說:“我都六十多了,早就不想再幹下去了,應該安享晚年了吧!”

“好,好。”李青雲說。

許強帶着警員來到了劉娟兒的病房,他們發現劉娟兒蜷縮在角落裏,滿身都是血漬,手裏還臥着一把菜刀。

“快去叫王謙來。”許強對着旁邊的小劉說。

“是。”小劉迅速跑向王謙的辦公室,並沒有敲門,直接衝了進去,他剛要開口卻聽到樓下一聲槍響。

“出什麼事情了!”王謙大吼道。

小劉站在那裏,不知所措,說:“不知道,不知道啊!”王謙似乎已經猜到了,他喊了一聲:“跟我下去看看。”李青雲跟在王謙後面跑向一樓的病房,小劉回過神兒來,也急忙跑了下去。到了劉娟兒的病房門口,看到她已經到在血泊之中,許強那一槍直擊頭部,劉娟兒到死也沒有放下手中的菜刀。

“許組長,你沒受傷吧。”王謙問。

“沒事。”雖然這種情況許強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但是擊殺一個精神病人還是第一次,他心裏難受極了,在許強看到,這完全不是劉娟兒的錯,她是一個病人,一個嚴重的精神病患者,她的行爲是不受控制的,可是,可是如果自己不開槍,現在倒在血泊之中的便是自己,本能的扣動了扳機,一條生命悄然離去。

“沒事兒就好,沒事兒就好,我會向你的上級反映的,這不是你的錯,她是個病人,你是自衛,沒有辦法的事情,別太自責。”王謙說。

“我沒事的。”許強把眼睛閉上了一會兒,然後說:“我們收工,小劉你儘快叫清潔人員把這裏打掃乾淨。”

“嗯。”大部分警察隨着許強離開了,還剩下一些人等待着清潔公司的人來。

美惠睡到太陽高照才起牀,心情比早上好多了,不過她還是決定先不把懷孕的事情告訴許強。至於原因嘛,就是不高興。她現在好想看着肥皂劇,吃着零食,但是她沒有。她害怕自己也成爲那種只會看電視和哄孩子的家庭主婦,電視和零食纔是女人最大的敵人,她整理了一下房間,然後畫了一些淡妝,她打算去江平市裏的婦產醫院裏給自己做一個全面的檢查,雖然昨天才從醫院回來,但是那只是在小醫院匆匆的測了一下自己是否懷孕。她發動了車子駛向江平市婦產醫院。

“老頭子,老頭子,咱們這的精神病院死人了,別讓咱閨女住那裏了。”李立新焦急的說。

狼性總裁強索歡 秦斌對此事也有所耳聞,說:“成吧,我想思思的病應該已經差不多好了,我們去看看吧。”

“成,成,趕緊去,現在就去。”李立新心急如焚。秦斌帶着她開車來到了精神病康復中心,這裏剛剛恢復正常,清潔公司的人才離開不久。“我們找院長。”秦斌對着前臺的護士說。

“請問什麼事情?”小護士不冷不熱的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