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兩人各懷心事在……

很坐了一會,久到,徐玉都忘了什麼時間坐下以及聊天的,只是感覺人好累,他也好累。

沒會徐玉有想瞌睡了,最近實在太累了,單主又擔心徐夢,不敢睡著,萬一徐玉離開怎麼的,自己沒跟上,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什麼禍端。

也是無意間一次,徐玉發現徐夢好像沒有動靜,徐玉站起身子,撐了懶腰!

徐玉在起身,往旁邊一兩米的地方來回著,餘光也刻意看下徐夢的動靜。

好像睡著了,但是徐玉不確定……

當然,徐玉更想打電話公司,也就是徐玉上班的地方店長李如花說道幾句,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徐玉最後又等了約莫兩分鐘,但實際徐玉緊張,以及慌亂得不行。

終於開機,徐玉注意手機開機的一點顯示的,主要是是開機時的響動,徐玉刻意望著徐夢。

然後徐玉找了個距離六米的地方,兩手合十,讓手機在自己的手掌心裡。

儘可能的降低一點手機啟動點聲音。

然後家很快撥打著店長李如花的電話。

「沒接……又沒接……」徐玉心亂如麻!

又準備打同事電話,這下想起來,徐玉還不知道今天的晚班是具體安排的誰?

之前問只是說有個人怎麼的,沒說安排的人。

徐玉就這樣糾結折騰了幾分鐘,最後才打著可能今天上班的人員。

依舊沒有接。

好幾個也是。

徐玉看手機時間,原來已經快四點了。

是不是有人沒聽到,但是這幾個人,都沒接,或許湊巧吧!

但是徐玉也沒幾個同事的電話。

上班都是下班后不咋往來的情況。

自然電話什麼的也沒咋留,不怎麼聯繫。

留下點電話也是機緣巧合,調衣服啥的需要在外聯繫怎麼的,才留著的。

座機呢?

徐玉忽然想到。

但是撥了依舊不通。

徐玉更擔心了,是店長李如花的幾步琪,都向著那業績好點,或者說李如花和同事喘通了,都不接自己電話?

再或者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其實還好,沒有必要這樣吧……

是不是忽然忙怎麼的……徐玉不斷撥打著電話,心裡也是五味雜陳,一次次的語音提示,讓徐玉心亂如麻,各種擔心與害怕,但又不知道從何坐起,又該怎麼辦?

()

搜狗 就這樣打電話有會後,終於接通后,徐玉說了沒兩句,無意間再一次的轉身,發現徐夢走開了,然後看到旁邊五六米的地方看見了徐夢的身影。

徐玉深呼吸,只能對電話那頭的店長李如花抱歉,然後趕緊跟過去。

自然免不了被徐夢說道,以及她認為的剛剛說的,那句,留下就不能接打電話,要專心怎麼的,自己沒誠意,敷衍啥的。

徐玉自然看著店長李如花打過來的電話,只能不接,然後再次選擇了,就在這安靜的聽徐夢說話!

畢竟她不能一心二用,而且,徐夢太敏感了,既然已經這樣點局面,一不做二不休,隨他們去了,只能這樣了……

不然可能兩頭都不討好,都沒做好。

然後徐夢可能也感覺到了些許徐夢認為點誠意,在徐玉耐心開解的情況下,徐夢的情緒卻很是激動起來了。

徐玉知道他想到些許的事情經歷了。

徐玉趕緊安撫著,安撫不知道多少遍后,徐夢終於說出了這幾天的經歷。

原來在前天,也就是2008.5.25,徐夢經歷了一樁事件,所以心情很是激動,也很震驚,不知道怎麼辦,她聯想到了很多,才想到找徐玉,無意間看到徐玉出去的身影,也就有了恰巧徐玉生理期回家一趟,因怕麻煩說的上班點誤會。

那件事就是徐夢看見那阿婆了。

徐夢在逛超市時,發現一個地方很熱鬧,然後看到之前的那阿婆。

因為再次偷盜被商場里的工作人員發現,並報警,但她拒死不承認,又來了碰瓷的一招。

隨即表示身體不適,卧倒,便很快有了很多人圍觀,而之前報警的人員到了,然後也隨即參與質問等工作。

徐夢有點震驚,在等待一會時,那阿婆由剛才的理直氣壯,大喊冤枉。

阿婆變成了最後哭得稀里嘩啦,儼然一個可憐的老者。

因為警察隨即找出了她之前也作案的視頻,以及徐夢的那次等犯罪事實紀律,不由她抵賴,還有也不可能在卧倒不配合,說著自己有病怎麼的話語了。

阿婆不知道被警察說道什麼,勸解了什麼,還是忽然想到什麼,只知道阿婆很大的哭聲,也給徐夢和曾經自己犯過的錯誤道歉了。

徐夢也知道了事情的起末,以及難怪覺得阿婆熟悉,總感覺好像見過,是的,的確如此。

她是以前小時候徐夢看見的樂子婆婆。

那是徐夢在徐家大灣遇到的一婆婆,她總是樂呵呵點,都叫樂子婆婆。

因為徐夢的性格,而那時只有徐夢和徐磊在婆婆家照看的,徐玉去了姥姥家。

在年少里,那種對她的關愛以及愛笑的眼睛,自然讓徐夢記憶深刻。

那時的樂子婆婆,總是笑呵呵的,叫什麼,徐夢自然也不問,也不怎麼說話,只是聽他人都給的她外號樂子婆婆。

可能因為她總是快樂以及開朗的性格,還有樂於幫助他人的精神。

她就像那外號『樂子』一樣,她的生命是陽光燦爛的。

但不知道什麼時候,樂子婆婆慢慢隨著,徐夢和徐磊以及之後徐玉去德陽鎮小學上學后,記憶也慢慢淡化了。

而再次見到居然是那副讓人憎恨的模樣。

徐玉也聽著表示難怪那天徐夢說看著熟悉怎麼的。

而隨之,徐夢講出的事件,讓她和徐玉都笑不出來了。

樂子婆婆隨著後來他唯一的兒子很難得娶到媳婦后,卻總有經濟壓力,而這年長的樂子婆婆,再也因為瑣事以及各種壓力笑不出來,各種想省錢籌錢,但是依舊是杯水車薪。

於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樂子婆婆無意間在一次路滑摔倒后,以為撞到他的車輛的人下車后,忙熱心要帶她去醫院之類的,但是因為時間緊,他有事忙,給了樂子婆婆大幾千的錢讓她照顧好自己以及看病!

而這事原本這樣結束了,但是回家后的樂子婆婆還沒來及說道原因,給錢兒子以及兒媳婦后,那種他們的驚喜以及高興的神情不溢於表。

樂子婆婆沒有說話,卻不知道怎麼的卻想沒事碰瓷,找機會藉此撈錢,快速來錢,即使自己有點不慎的小磕小碰也不在乎了,在這條「碰瓷」路上越走越遠了!

樂子婆婆也漸漸泯滅了所謂點良心,變得不再是那個熱心幫助他人,愛小孩愛生活樂觀的人了,變得有利可圖,找機會撈錢的「碰瓷」一員呢!

只會在僥倖以及碰到傻點的人,沒怎麼撈銀子的不樂意了,只在數著這「不義之財」的「樂趣」了。

而年老了她自然也逃脫不了,人的自然生存的自然老化以及身體各各身體部位不舒服,她的病痛已經比較多了,不是自己僥倖著,磚法律空子就可以再收錢了。

她步伐沒有那麼矯健了,有次在挑選,也就是遇見徐夢之後的有一天,樂子婆婆選擇了一個沒有攝像頭點死角,碰瓷,也正因這死角,她的身體步伐速度還沒來及做出準備碰瓷的動作,也就是沒有碰好時間,一司機直接壓斷了她的前幾個腳趾頭,以及影響腳步關節活動等系列點不方便。

之後家裡的各種不管不顧,今天這也被抓,之後之後覺得各種不順,然後警察開導,她可以走法律程序。

如果自己的孩子成年以及有自理獨立生活的能力,卻沒有贍養老者,那麼他的父母是可以通過法律條例然後保護自己點合法權益。

然後樂子婆婆經勸解想開了,隨著警察接受她的再一次的盜竊的審查工作。

樂子婆婆點眼淚以及那變化。

雖然她從某種角度來說以後是相對的生活穩定,但是有些傷害就像對徐夢和其他小孩或著老實人的傷害,那種特別心裡的傷害,無形讓他們以後對長者更多的心裡敵對和不信任感……

而徐夢想到了,他的那男孩,是否以後真的會變很多事說不好,而且六年的時間,他是否可能等六年,以及樂子婆婆無意間道歉拉著她的手說道點很多話中,知道徐夢有喜歡的人。

樂子婆婆表示不要怎麼單純之類的話以及祝福。

徐夢的心動搖了。

更重要的是接下她和男孩的電話…… 徐夢自然心亂如麻著打那男孩的電話,一直沒接。

之後徐夢發了各種簡訊,當然也有威脅的意思,然而在很久,再徐夢看來煎熬著的下半天和一晚上,和一上午,徐夢看到回信,但是很隨意的話。

「隨便你」就兩字,那是徐夢在第二天,也就是2008.5.26,徐夢發著幾條信息后,那男孩回復的。

徐玉感覺心裡很涼,打電話質問是不是回自己說孩子去留點問題,好不容易接電話的那男孩卻語氣一直不和善,說著隨便的意思,然後徐夢還沒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那種心涼,徐玉聽著時而有些平靜的語調敘述的事件,但徐玉能感覺到簡單話語字眼背後,徐夢其實付出了多少壓力,心裡和身體壓力,那懷孕不舒服的身體,誰能理解?

沒人能理解,於是徐夢自然很孤獨,她也最後抱著希望,唯一一點僥倖心裡打電話徐玉,問她當天下班出來聊天。

而徐玉遇上頭天自己擅離崗位,要求的盤點,第二天找事的店長李如花,自然拖班,不能下班了。

也無法兌現徐玉跟徐夢的諾言,於是呢!

在徐夢那邊自然是各種氣惱和不悅。

還有當天她不知道怎麼的胡思亂想,以及有孩子的壓力,不知道怎麼辦,無從抉擇的那種感覺和失落感。

最終在徐玉再次的抱歉,以及確認不能來的情況,那邊想冷言冷語,徐夢感覺自己沒有路走了。

而自己之前的驕傲還有那些甜蜜,以及自信,瞬間化為烏有,徐夢接受不了,這回家接受父母以及家人各種的不理解,沒有一個溫暖的擁抱,即使有的也覺得不真誠。

在她看來生活到處都是謊言,欺騙和無奈。

最後她再不斷幾次言語威脅以及視頻,還有話語中感覺到那男孩好像有點在乎孩子,提到孩子的次數是他當時那種惜字如金中,說得多的字眼。

於是徐夢抱著最後的希望想奮力一博,於是就有了,徐夢在那打著電話,拍著視頻,在那自殘著。

她想通過言語以及這種傷害自己,到企圖傷害寶寶,來得到些許那男孩的重視以及憐愛。

可能這種心裡就是徐玉看的相關書籍裡面的,那種荷爾蒙影響大腦,那種只有想念,只有彼此愛沒有其他雜念不太正常的心理,但是在戀人眼中以及那時期狀態是正常是心裡。

會善妒,會膨脹,也會斤斤計較,放大對方的一點點感覺不關愛的地方,擔心失去感情的那種急迫和佔有慾的感覺。

只是這些徐玉因為怕上當的心裡,去翻閱了解的,為什麼戀愛人的大腦和別人思想不同。

儼然眼下徐夢的心裡也是這樣,他會比較蒙蔽心智,說個不好聽點話,如果現在那男孩隨便說幾句道歉的話,她立馬就會選擇他的懷抱,不用懷疑。

即使心裡不相信,但是戀愛中的人也喜歡騙自己,自欺欺人也是這原因,總想著不管怎樣,有愛,還是有愛的,有點,哪怕一點,即使真的沒有,陪在那人身邊看看幾眼,做什麼讓他高興也很滿足,即使偶爾被唾棄也不在乎。

因為這是在常人看來的「犯賤」心理,在他們看來是只「羨鴛鴦不羨仙」了。

這時是他們都是覺得戀愛大於天,哪怕為愛的人去死,也無所謂,為了愛人的高興哪怕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也亦可。

這是階段性的戀愛心理,以及荷爾蒙分泌太多,蒙蔽心智的原因。

所以如果你試圖勸說一個戀愛中的人不要相信戀人的話,,往往很難做到,因為更多的時候戀人是無法思考,正常思維的,也是想自欺欺人的。

如果那句「不要企圖叫醒一個裝睡的人」,「你是永遠無法叫醒裝睡的人」也是這個理。

除非她過了這個階段進入下個階段,再或者現實讓她不得不清醒,才可能正式一些問題,如果現在的徐夢的心理。

她不是有多相信家人,而是眼下她無法去相信別人,也沒有人可以讓她相信,家人至少也算是她唯一的退路,不管喜不喜歡。

聽著徐夢聊著說著后的講訴,徐玉知道了這些。

然後徐玉問道「那你昨天,也就是26號,為什麼半夜會溜走,也是因為他嗎?」

徐夢遲疑,猶豫很久還是說了,畢竟她太需要傾訴了。

而徐玉此時也明白現在點時刻點重要,徐玉不可能離場,自然之後店裡同事的電話,徐玉沒有姐,索性最後關機了。

店裡的事只能放一放,上班自然現在無法上了。

然後徐玉靜下心問著。

也自然知道接下來,當天也就是昨天,26號徐夢在徐玉無意間去看「吃手大仙」后,她的行動,以及後面徐夢和徐添明去找,徐夢最後在一路口等車的原因。

徐夢唯一沒有直接說明是否有錢,以及那手機的事情。

但是說明了事件的來龍去脈。

原來徐玉這邊溜走又會吼,徐夢無意間有次點驚醒,也無聊發著信息給那男孩,也就是多少心裡還是有些放不下,睡不著,也期望什麼吧!

然後徐玉知道了,徐夢在發幾條信息的時候,忽然收到了一條那男孩的信息,讓她坐車去某地,具體地方徐夢沒講,只說電話讓她坐車過去的帶過。

然後徐夢以為有希望,因為上面的那條信息,除了說讓她去,還附著一句話,那就是他要帶她走。

大概意思就是他要帶她走,讓她馬上去某地,他在那下車處等她。

徐夢自然馬不停蹄,哪怕身體再不舒服,拐也拐過去,哪怕爬也會爬去,是徐夢的原話。

因為她感覺看到了希望和方向,自然她覺得是那男孩不大好意思道歉什麼的,可能以這樣實際的方式給她給未來,這是徐夢的理解。

當然,她更多希望見面后的驚喜以及期望的生活,太久沒見在徐夢看來已經如隔好幾個秋了。

就這時,聽著敘述點徐玉問道「那……你是否覺得我們妨礙了你的生活,或者說隨你昨天白天那樣自我方式解決,爸和路人如果不參與,是否覺得可能還有希望,他會回心轉意,還是之後住院,我和爸出現了,妨礙你奔向未來!」

徐玉看著徐夢誠懇問著「我希望你如實回答,我也好作為依據,判斷你和那男孩的關係等,給你們些許建議霍方向,至少訴說要誠實,不然沒有其述說的意義不是嗎?想什麼就說,這樣才是傾聽即使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你的心情也會舒暢很多,當然如果你怕(我)告述爸的話,我……」

看著剛剛沉默著的徐夢,此時忽然隨意舉手示意,做著不要再說的手勢意思!

這什麼意思,她準備回答還是不想聽了,或是有了別的想法,徐玉不知……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重要了,都過去了,我和他……看不到未來,未來了……真想昨天一頭扎進水裡就好了,什麼都不用想了,或者那下子,自己自盡一下」徐夢淡淡說著,忽然轉頭看著徐玉。

「我沒想過你們會出現,為什麼等待,需要的時候不出現,卻在自己不留念世界就出來,出來幹嘛,幹嘛啊你們!」看著徐夢有些激動,用兩手的哥兩個食指和臉頰成虎口狀,在那隨意擦了下眼淚,洗了下鼻涕。

沒幾秒,徐夢就已然淚眼朦朧著。

「你……」徐玉趕緊從包里拿出紙巾在,遞給徐夢,「幹嘛?我需要的不是這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