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兩人的傷很快好了一大半,接下來這兩人只需要用靈晶吸收靈氣,然後敬仰就可以了。

想到靈晶,韓宇不由得想起自己缺靈晶了。 誰知道當他看向大鬍子的時候,大鬍子也一臉糾結的看著韓宇。

「怎麼了?」韓宇奇怪的看著大鬍子。

「大人,我們的靈晶用完了,但是我這裡收集了很多的靈草,您能不能煉製一些,然後我拿去賣?」大鬍子一臉祈求的看著韓宇。

韓宇很奇怪:「你們的靈晶上次還有那麼多,為什麼這麼快就用完了?」

「是我們需要療傷,還要打聽您交代的事情,所以花的快了一些。」老徐為難的說道。

他知道這樣好像是在邀功,但是他們真的山窮水盡了。

韓宇微微點頭:「既然如此,那你將靈草交給我,我煉丹之後拿出去賣!」

大鬍子聽到這話,不禁信息若狂,急忙將東西交給了韓宇。

韓宇見到那一堆靈草,頓時感慨不已。

隨後他拿著靈草跑去另一間屋子,然後開始煉丹。

習慣性的,韓宇進入了丹鼎之中檢查那顆蛋。

可是這一次,他卻大吃一驚,因為那蛋殼上的裂縫,竟然擴大了一些!

「難道是,這東西在破殼?」韓宇暗自猜測,卻始終不確定,乾脆不去想。

打開丹鼎,韓宇經四份材料一起扔了進去,然後加大火力開始煉丹。

他現在的神識很強大,足以操控這四份材料。

韓宇一直煉丹,正常持續了三天的時間,一共二十爐丹藥!

每一爐四份,就是二十四顆。

二十爐,那就是480顆!

韓宇看著戒指中的那片丹藥,不由得一陣激動。

既然之前的丹藥每顆五十靈晶,那韓宇這次就打算把這丹藥買一百靈晶一顆。

那全都計算下來,就是48000顆靈晶!

韓宇收起丹鼎,然後來到大鬍子的房間,看著他們翹首以待的模樣。

「我拿去賣給靈寶閣,你們在這裡等著,不要亂跑!」

說完,韓宇踩著藍光離開,急速的來到了靈寶閣前。

剛剛打了人家門派的人,現在就敢到這裡賣東西,不得不說韓宇的膽子很大。

進了店門,迎接的自然就是杜老闆。

「老闆,看看這丹藥如何!」 宮裡有位小霸后 韓宇直接將戒指扔給了杜老闆,讓他自己先出價格。

杜老闆微笑著說道:「客人別著急,跟我來!」

說罷,杜老闆帶著韓宇來到一個雅間,然後給他倒了一杯茶,這才坐下。

韓宇靜靜的喝茶,然後等待著杜老闆看清楚那丹藥。

戒指打開,完美的聚靈丹被取出。

杜老闆頓時臉色微變,隨後他將自己的臉緊緊湊到丹藥前,死盯著不放。

許久之後,杜老闆忽然鬆口氣,然後用神識掃了一遍戒指中的丹藥,確定都是統一等級的,這才說道:「一枚一百顆靈晶,這是最高的價格了!」

韓宇也懶得還價,當即點點頭:「好說,那就給我兌換吧!對了,我不要靈晶牌。」

杜老闆有些為難:「這個,我需要檢查一下,有沒有那麼多的靈晶。」

「可以,不過請快點!」

韓宇依然做著喝茶,完全沒有半分催促。

杜老闆急匆匆的離開了房間,顯然是去準備靈晶了。

不多時,杜老闆再次走進來,一臉微笑的說道:「幸好,這靈晶數量還足夠!」

韓宇點頭,然後拿著靈晶就要走。

可是杜老闆卻急忙阻止道:「司法員,還麻煩請等等,我有件事想問您!」

「杜老闆,打聽客人隱私可不好吧?」韓宇冷漠的說道。

杜老闆自然是賠笑連連:「不敢不敢,我只是想問您這丹藥您還有嗎?如果有,無論多少,我們照價全收!」

韓宇點點頭,隨後突然看著杜老闆,很是認真的問道:「你們收魘靈丹嗎?」

「魘靈丹?可是上品?」杜老闆有些驚訝。

韓宇點頭:「不錯,也是同樣的完美丹藥!」

「自然收,我給您三百靈晶如何?」

「五百,少一顆都不賣!」韓宇哪裡會容他喊價。

五百靈晶,已經是杜老闆想要賣的價格了,他自然是不想。

韓宇卻淡淡說道:「據我所知,貴派的殺劍峰應該是急需這東西吧?」

聽到這話,杜老闆微微一驚,隨後卻笑著說道:「司法員消息靈通啊,既然如此,那我就全都買下了!」

「好,你提供靈草,然後按照市價扣除就好了。」韓宇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回到了草屋之後,韓宇將戒指扔給了大鬍子:「咱們幾人平分!」

「這……這可不行,您必須要佔七成,我們三人一人一成就好!」大鬍子哪裡敢接。

鈴夫人也連連點頭:「您也幫了我們很多,所以我們不能占您便宜!」

韓宇卻擺擺手:「少說廢話,要麼一顆別要,要麼就平分!」

大鬍子無奈,和另外兩人對視一眼,急忙將戒指里的靈晶分成四份。

正好,一人一萬兩千顆!

大鬍子幾人哪裡見過這麼多的靈晶,他們的戒指都放不下了,不由得激動萬分。

韓宇卻很是淡定,見到他們的興奮勁過去了,這才看著老徐問道:「我交代你的事情怎麼樣了?」

老徐臉色一凜,隨後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從懷裡拿出一個布包:「這是我從別人那裡買來的,生怕被人搶走,所以一直貼身放著!」

在這個滿是空間戒指的年代,到很少有人去看別人的胸口。

老徐打開了布包,裡面是一片布。

韓宇微微皺眉,結果布片看了看,那確實是青冥捲軸的一部分

「這東西哪來的?」韓宇疑惑的問道。

老徐嘆息一聲:「是從一個劍山弟子那裡買來的,我們的傷也是因此而來。」

「哦?」韓宇有些意外。

「我們原本是在外面採摘靈草,誰知道就聽見了兩個劍山弟子談話。

其中一個說起了那天司法殿問劍山要人,其實那司法員就是被劍山的人殺的,他還在劍山之中見到了那片碎布。

另一個說只是一片碎片而已,不可信。

可是另一個又說,其實毀掉司法員的洞府,也是那為滅殺了司法員大能的意思,目的就是要毀滅那洞府之中的證據!

我們為了可信,所以將這片步買了來。

誰知道,那兩個傢伙後來突然反悔,說要要回這片布,我們自然不肯,結果一來二去的,我們就被打傷了!」

韓宇搖搖頭:「這件事不對,明顯是個陷阱,否則那幾個弟子為何會當著你們說這件事?」

「我們也懷疑了,所以後來受傷之後,偷偷借來了一隻靈獸,跟著那兩個弟子,見到他們去了某一個山峰下,見到了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里的人。

幸虧那隻靈獸並沒和我們有精神聯繫,只是能背負影晶,記載東西而已。」

說著,老徐拿出來那塊影晶。

韓宇神識掃過影晶,一個黑衣人和兩個弟子出現在了視線中。

因為是側面,看不到嘴型,而且影晶並沒有聲音,所以韓宇根本不知道三人在說些什麼。

「這些東西基本上沒用,你們還有其他的東西嗎?」韓宇無奈的搖搖頭。

老徐也搖搖頭:「沒辦法,我們已經儘力,那三人的實力都超出我們太多!」

韓宇無奈,卻將影晶中的內容,記錄在了自己的影晶中:「好了,我知道了,你們已經暴露了,這件事就不要再查了!」

老徐三人點點頭。

韓宇離開了三人這裡,回到了自己的山崗上。

他沒有回洞府仔細搜查,生怕那裡有埋伏,而且他好久沒有仔細觀察過那枚蛋了,萬一出問題,那就真的完蛋了!

韓宇神識進入了丹鼎中,然後靜靜的打量那枚巨蛋,發現裂縫確實更加大了,而且逸散出來的氣息更加強大!

絕色丹藥師:邪王,你好壞 不過奇怪的是,那氣息並沒有排斥韓宇,反而是略有些親近。

韓宇感受著身體周圍漂浮著的那些氣息,若有若無的興奮感,心中頓時覺得有些意外。

不過他隨後想明白了,覺得這些東西對自己有親切感,大概是因為聖紋的力量吧?

韓宇感受到聖紋帶給自己變化,確實讓他更加偏向妖族了一些。

這巨蛋顯然是妖族的大尊級別的子嗣,只是曾經雕像的種族也很強,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力量差距?

這麼想著,韓宇卻突然發現遠處似乎是有人在窺視自己。

「是誰!」

韓宇怒喝一聲,隨後神識釋放出去。

就在韓宇神識飛過去的時候,那人卻已經衝天而起,並且是御劍飛行。

「劍山弟子?」韓宇這般想著,卻迅速的衝過去,追著那人一起衝進了萬里劍山。

那人並沒有直接去劍山之中,韓宇確定此人要麼是心裡有鬼,要麼就並非劍山眾人,其實韓宇更加傾向於後者。

劍山之中雖然多的是猥瑣之人,可是看那之前那斷手的猥瑣弟子,絲毫不顧及眾人的存在,當街欺壓散修就可以看得出來。

這萬里劍山的弟子都是傲氣極強,根本不屑於這種偷偷摸摸的窺視。

而且劍山和韓宇的關係並不是很融洽,只要那劍山弟子跑進了劍山之中,就算是韓宇也奈何他不得!

韓宇看著遠處激射向前,想要躲開自己的劍客,心中的疑惑卻越來越弄。

此時的劍術不低,飛行速度明顯也是略有遲緩,似乎是在故意引自己過去。

難道是曾經擊殺了司法員的那些人? 韓宇一念及此,不禁有些警惕,想要回去稟告了上面的人再說。

可是還沒等他回去,天地間忽然起了大霧。

「該死,陣法!」

韓宇心中大驚,急忙朝著那還沒有合攏的霧氣中央飛去。

可是卻已經晚了,因為韓宇反應過來的太遲了。

雖然韓宇精通陣法,但是一時間也沒敢亂動,畢竟上界的陣法和下面還是有些一些不同的。

呼!

濃霧開始涌動,不斷的朝著韓宇聚攏來。

而那些霧氣飄來之後,韓宇的身體竟是變得很是滯澀,似乎是身上背著什麼沉重之物。

「這難道是兩儀搬山陣?」韓宇心中暗自疑惑,卻不斷的左突右闖,希望在觸及一些陣法機關。

隨著他的動作越來越劇烈,身上的壓力也越來越重。

終於,韓宇背上的壓力越來越重,而天空則是出現了一座雲霧大山。

「果然,是兩儀搬山陣!」韓宇心頭微驚。

要知道這兩儀搬山陣是利用陰陽力量,牽引周圍的山石之力,然後轉移到陣中人的身上。

在這陣中活動越劇烈,時間越長,背上的壓力就越重。

若是這陣法被放在了山脈之中,那就更加悲慘了!

所以說,此時和韓宇作對的,不是這陣法,而是萬里劍山的無數名山大川!

壓力越來越重,韓宇的腰都在微微彎下來。

可是他卻很慶幸,自己認識這陣法,而且也會破解。

這陣法其實說強也強,說弱也弱。

雖然能調動山石之力,但也只能調動山脈的力量,其他的能力一概沒有。

既沒有別的陣法那般能封鎖天地之氣,也沒有其他的陣法,能控制人的神魂,甚至於是讓修者的力量漸漸喪失。

所以韓宇只需要在壓力壓垮他之前,找到陣眼,將其破壞就好。

背著一座越來越重的雲霧大山,韓宇不斷的奔跑,曾經被強化過的身體終究是起到了作用,此時韓宇雖然覺得累,卻總是還能堅持的。

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