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其一。先從南疆調派兩萬駐軍日夜兼程趕往陰山關城守關,以防韃靼突襲。

其二。從太醫院抽調太醫,再從上京城內招募民間大夫,組成一支醫援救護隊,趕往陰山邊關救治受災百姓和受傷官兵。

其三,是災後重建問題。目前,除陰山關地震需要大量救災銀響之外,還有延陵府的洪澇急需朝廷撥款,一時之間要從國庫拿出大批的錢銀。會導致國庫虛空。

衆臣們商議了一個晚上,結果是要向分封藩王和權貴大閥募捐。

商洽妥當,將各項工作落實下去,朝臣們領了沉甸甸的任務後,這才相攙扶着出了崇政殿。

從昨天晚上入宮見駕到此刻將各項任務商討完畢,已經是四個多時辰過去了。

一夜未眠,朝臣們的臉色都蒼白而憔悴,而頂着最大的壓力的英宗,則是更甚。

待所有臣工都退出崇政殿後,英宗微胖的身子。搖搖欲墜。

福公公上前扶住了他,忙勸了一句:“陛下,奴才伺候您洗漱。再好好的回寢宮歇上一覺吧!”

英宗曉得自己的身體。

每況愈下,從昨天傍晚一直堅持到現在,已經是他身體的極限了。

“嗯!”英宗沉若千鈞地吐了一口氣,由着福公公攙着回了養心殿。

簡單地洗漱後,他便上了榻歇息。

明明身上的每一個細胞,每一條經絡都在叫囂着疲憊,可偏偏閉着眼睛,卻怎麼也無法入睡。

他的失眠症已經這般頑固了麼?

英宗躺在榻上,腦袋亂哄哄的。他在想。他從登基至今,兢兢業業。愛民如子,爲了大胤朝的強盛輝煌不懈地努力着。究竟上蒼對他還有什麼不滿的地方?

嫁惡婿 因爲他對憲宗的不容麼?

英宗並不認爲自己做錯了什麼,換位思考,若是自己處在憲宗的位置,而憲宗此刻手握至高無上的皇權,爲了捍衛皇權統治,殺了自己乃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古來帝者弒父殺兄,手足相殘的比比皆是,他們不一樣能成爲千古明君麼?

他們能,爲何他不能?

福公公躡手躡腳的將安息香點燃,蓋上金猊瑞獸薰爐,佝着身子緩緩地退出了寢殿。

英宗脣角露出一絲苦笑,而今他只能靠着安息香,才能偷得一陣安眠。

他望着帳頂,恍惚間想起了兒時他與憲宗一起去未央宮給母后請安的情形。

那時候,他們的感情是極好的。

憲宗比他年長,對他這個弟弟很是疼愛謙讓,而自己也極喜歡跟着兄長。

母后偏疼他,對憲宗卻是有些冷淡的。他總擔心兄長因此不開心,有時候母后留給自己的糖糕點心,他捨不得自己一個人吃,總要留着,待見了兄長與之分享。在犯了錯誤的時候,憲宗總會將自己護在身後,自己一力承當所有罪責。

還記得幼年時候的他問憲宗爲何要一個人捱罵,他說:“因爲你是我弟弟,皇兄要護着你!”

那時候他是哭着鼻子對憲宗道:“要處罰就一起處罰,兩個人一起領罰,皇兄纔不會孤單!”

那時候的情感啊,澄澈而真摯,是這世間最美好的東西!

可是,兒時的兄友弟恭,如今卻是再也回不去了。

英宗覺得眼角有些澀澀的,視線中看到的影像越來越模糊,直到漸漸變成一片黑暗。(nbsp;

ps:週末愉快親們!

感謝青菜書蟲子打賞財神罐!

感謝慕枳,小夜、樓蘭墨離打賞平安符!感謝北辰若殤、艾澤花火、小數萬阿彎、沐沐格子、紫流楓打賞聖誕襪。

推薦一本同組書友的書!

書名:《添香食色》作者:樓蘭墨璃簡介:這是一個苦逼冤死鬼轉生農家女,靠香水美食發家致富奔小康的詼諧故事…… 接下來幾天時間,高小南一直跟著墨九狸走的,反正他對著風雲秘境從開始的興奮,到後來的失望,現在也沒什麼期待了,畢竟三個月的時間都過去兩個月了,什麼寶貝都沒找到,後面一個月應該也不會找到什麼了!

連著三天墨九狸和高小南所走的地方,都沒什麼收穫,別說是高小南了,就連墨九狸都覺得沒意思了!

「明天我們換個方向走吧,感覺附近荒蕪的很,不會有什麼收穫的!」墨九狸一邊烤肉一邊的說道。

「好的!」高小南說道。

這幾天跟著墨九狸,高小南發現墨九狸很強,很多時候都是她提醒自己,才沒讓暗處的毒蟲毒蛇傷到自己,雖然話不多,但是問她什麼,她都會告訴的!

高小南自己也本身就是話不多的人,所以兩個人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沉默著,一天也說不來幾句話!

就像現在,高小南說完后,墨九狸就沒有再說話了,高小南有心想跟墨九狸說點什麼,卻又不知道從什麼開始說起,最後只能低頭吃著手裡的烤肉!

夜裡,墨九狸讓高小南進到帳篷內休息,自己則負責在外面守夜,兩個人是一天一換,今夜剛好輪到墨九狸!

因為沒什麼話說,高小南吃飽后就進入帳篷裡面休息了,不然在外面對著墨九狸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墨九狸拖著下巴,看著頭頂漆黑無月的星空,有點想念帝溟寒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裡,又在做什麼,有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有時候墨九狸覺得自己跟帝溟寒之間,好在感情深厚,否則這樣總是兩地分離,估計早就出現感情危機了!也幸好是再這個壽命無限漫長的世界,如果還是在前世二十一世紀的話,可真要命了!

前世的二十一世紀,人類平均年紀才60多歲,像她和寒這樣,每次分開都很多年,估計鬱悶死了,分離一次再見什麼都涼了!

想到自己在二十一世紀的事情,墨九狸的唇角忍不住勾了勾,雖然那個世界自己也是孤單一個人,但是不得不說如果沒有前世的22年,那麼她回到這裡,也沒辦法走到現在!

至少前世二十二年所學的醫術,是讓她回到這裡活下去,走到現在的基本,如果自己沒有前世的醫術,怕是即便能回來,也活不了多久,早就死在墨九琪的手裡了!

想到墨青天等人,墨九狸心中一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回去探望他們,更加不知道轉世之後的他們,是否還能記得自己了!

這時,不遠處一道光芒劃過,墨九狸不由得眯起眼睛,站起身看向不遠處,應該是類似信號之類的東西,看起來也是進來這裡的人,有一起的遇難之後發的信號!

不過,這裡的信號就算髮出去了,對方距離太遠應該也沒什麼用的吧!

墨九狸看了看,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后,再次坐下來,周圍一切正常沒有什麼危險,墨九狸就靠在樹上閉上眼睛養神! 陰山關城因地龍翻身被埋的事情,第二日就在上京城內傳開了。

坊間茶樓,大街小巷,百姓們口耳相傳,無一不是在談論此事。

大雨初霽,陰雲將將散去,天際升起一架五彩斑斕的彩虹,美得讓人目眩。可上京城內的百姓們惶惶難安,誰也沒有心思停下來去好好欣賞那片美麗的風景。

天賦升級系統 有惜命的,一聽說陰山關塌陷,害怕上京城被韃子長驅直入,便開始着手準備起南遷了。

僱船的僱船,收拾家當的收拾家當。

城門口的往來人流驟增,絡繹不絕,好不熱鬧。

幾日後城門外開始出現大批大批的流民,都是從陰山關那邊逃難而來的。

有提倡善舉的大戶人家開始出來擺粥棚,煮粥、散粥。

京兆尹衙門這些天也派了衛隊出來巡視治安,亂哄哄的上京城,總算恢復了些許安寧。

柳宅那邊,柳夫人聽說有不少難民在家門口晃盪,便囑咐着管事婆子們將粥棚搭起來,每天定時定量的煮些米粥,在門口散粥。

婆子們應下後,便各自下去忙活。

柳夫人心頭揣揣的,她也在擔心韃靼那邊會趁着陰山關的塌陷大舉進攻,那上京城無疑是首當其衝的。十九年前的那一場大規模的京都保衛戰,血流成河,屍骨累累,一幕幕的景象在眼前一閃而過,恍若昨日。

妝歡 她最近這些天也總是寢食難安。

柳若涵從去年春宴定下親事以來,這大婚禮便是一波三折。本來前幾日宮中禮部有公公過來通報,說欽天監已經重新選好了大婚的日子,就在這個月末。可如今看來,這大婚典禮多半又要擱置了。

柳夫人因爲此事,心鬧得慌。有時候甚至會暗暗垂淚,又不敢叫閨女知道。

粥棚擺了兩日,開始還好。難民們還會排着隊領粥,可上京城內的難民與日俱增。到了第三天的時候,有很多的難民因排到最後,都沒能領到粥,便開始鬧騰起來,不止煮粥的米被搶走了,連鍋也被搶了。

那些難民蜂擁而上,只差闖到家裏來搶掠了。

婆子們嚇得三魂去了七魄,趕忙回了府。將大門緊緊閉上。

因這件事之後,城中大戶們都心有餘悸,再不敢出來搭棚贈粥了。

街上亂哄哄的,朝廷上下百官亦是忙得焦頭爛額。

而就在這時候,上京城的城郊有百姓發現了一塊從天而降的巨石。

出現巨石沒有什麼,可巨石上的字,卻讓本就不甚穩定的局勢變得更加動盪起來。

巨石上鬼斧神工的鑿刻着一行字:“上皇君臨天下十一載,是天下之父也,陛下親受冊封,是上皇之臣也。上皇榮歸。陛下不事,乃枉顧綱常倫理。爲君不仁,山河俱怒!”

這句話不必解釋。就連市井白丁都能曉得它的意思。

矛頭直指當今聖上。

百姓們紛紛猜測,這巨石乃是天石,是上蒼從天而降對陛下的警告。是因爲連天神也看不慣陛下對上皇的不敬不孝,所以纔會山河俱怒。

延陵府不就是發了洪澇麼?還有陰山的地震,正好印證了這一點啊!

這個消息,很快便傳到了英宗耳中。

果不其然,英宗暴跳如雷。

當時天色已晚,若非十萬火急之事,一般情況是不會再召臣工入朝議事的。有什麼事情也會留待第二日上早朝再說。可英宗憤怒難當,連夜傳召了京兆尹。命京兆尹衙門徹查此事,將所有造謠生事者。全部抓起來,全力追捕暗中佈局、導演這齣戲碼的元兇,定要將那人嚴刑拷打,凌遲處死。

很快,有大批議論此事的羣衆被抓捕拘禁。經過摸索排查之後,京兆尹衙門逮捕了七八名當天晚上去過城郊巨石所在地的壯丁。幾個壯丁被抓捕後,負責審訊的衙差要他們說出與省吾宮的關係以及受何人指使,企圖利用這件事將憲宗一併解決掉。可這幾個壯丁很有骨氣,被折辱得奄奄一息,依然不吐一個字。

這幾個壯丁和大批羣衆的被捕,非但沒有消除流言的聲音,反而引起了一場更大的風潮。

不知是誰最先開始嚷了起來,要英宗陛下禪位,將皇位奉還給上皇憲宗。

一時之間,上京城內外人聲鼎沸,紛紛拿着天降巨石,地龍翻身說事,聲討英宗下臺,請求讓憲宗復辟。

英宗萬萬沒有想到事情會演變成今日這般局面。他的皇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在越來越大的壓力下,他的情緒近乎瘋狂。

英宗不顧朝臣勸諫,下令將第一批逮捕入獄傳播流言的百姓殺了。

天子之怒,伏屍千里!

血腥讓上京城的百姓們人人自危,這場鬧騰了半個多月的流言風潮,在英宗的強硬手腕下,漸漸平息下去。

而後,朝廷向各地藩王和權貴大閥募捐災後重建的款項。

這道旨令頒佈下去後,也是怨聲載道的。

河南王甚至上書朝廷哭窮,說他的封地貧瘠得厲害,實在拿不出銀子來。

有一則有二,其他藩王也跟着效仿,實在裝不下去的,也要爭取將限定的募捐款項減半。

家國有難,匹夫有責!

可瞧瞧這些大胤朝的王孫貴族們……

多方的壓力像巨浪一般朝着英宗洶涌而至,英宗心力交瘁,他狠下心腸,硃筆一揮,但凡不遵照朝廷指示的,全部羈押候審。

龍廷軒在收到地震急報的第二日,便啓程趕往陰山坐鎮。

與柯子俊聯手將陰山關城的守衛佈防穩固後,他便馬不停蹄地趕了回來,這才知道短短半月,上京城竟發生了這麼的惡性事故。

看這些日子父皇爲了家國大事操碎了心,他心中亦有不捨與心疼。他擔心英宗的手段太過去強硬,反而會給擁護憲宗復辟大反動黨派增添助力。

他仔細斟酌過後。主動請纓道:“父皇,募捐款項這件事,就交由兒臣去辦吧。您的做法雖然直接了當,可卻太過於冷硬。只怕讓那些人更與咱們離了心。兒臣親自去向他們要,去了他們的封地,還怕尋不到他們的把柄麼?兒臣有把握讓他們一分不少的吐出來!”

英宗佈滿倦容的臉微微露出一絲笑意,他沉吟了一息,最後點頭應了龍廷軒所求。

他明白,要讓自己的皇位穩穩當當,必須儘快的立下新的儲君。

憲宗的存在是個極大的威脅,可惜在這個當口。 靳爺來了,少爺你快跑! 他不能對他有所動作,否則,這筆賬定是算在了他頭上。

各項工作已經展開進行,龍廷軒領了英宗聖旨,回了逍遙王府洗漱收拾之後,便準備再次出發,往各個藩王封地而去。

龍廷軒的大婚典禮,是再一次擱置了。

他一直在逃避大婚,可一連幾次提上日程的婚禮,都因各種各樣的外力問題而不得不取消擱置的時候。他心底深處還是隱隱有些愧疚的。

HP之平行世界 對他的準王妃感到愧疚。

龍廷軒很清楚自己對瓔珞的感覺,第一次那麼深刻的記住一個人,那麼強烈的想要擁有一個人。這便是愛了吧?

可惜天意弄人,他最終只成了她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對於準王妃柳若涵,龍廷軒只與她有過幾面之緣,那是與瓔珞性格截然不同的一個女子。

溫婉得,就如同一陣和暖的春風……

這樣一個女子,品行容貌,無疑都是出衆而美好的。

只是,情愛這些東西,向來不由人。龍廷軒承認自己並不排斥柳若涵。或許有一絲絲的喜歡,但愛。或許還沒有吧?

他在書房裏轉了一圈,走出廊外的時候。似想到了什麼,隨即喚了阿桑進來。

“少主……”阿桑正在幫龍廷軒整理細軟,忙裏忙外,腳不沾地。

“聽說柳娘子最近在學壎,本王記得前年樑王不是送了一個上好的泥金紫砂壎麼?去找出來,派人給送過去!”龍廷軒揚手吩咐道。

阿桑眨了眨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龍廷軒一眼。

這是定親以來,少主第一次主動要給柳家娘子送東西呢。

這是不是意味着少主已經放下了金娘子,接受了柳娘子呢?

這問題冒出來後,阿桑真想扇自己倆耳光。

柳娘子可是名正言順的未來王妃啊,少主不接受能成麼?

他笑着應了聲是,屁顛屁顛的開庫房去找那隻壎去了。

阿桑親自給柳若涵送禮物,這讓柳夫人欣喜若狂。

她親自煮了茶湯招待阿桑,又問了龍廷軒的近況。

阿桑將少主將遠行的事情告知柳夫人和柳娘子,柳夫人滿臉的擔憂,而柳若涵則比較平靜。

在她看來,身爲皇子,本該如此。

柳夫人喋喋的吩咐阿桑要讓王爺多多保重,身邊多帶些護衛,若往南邊熱帶地方的話,要隨身帶一些防暑防疫的藥材……

阿桑一一應下,心想這柳夫人比起容妃娘娘還要囉嗦。

柳若涵安安靜靜的坐着,只在一旁聽母親和阿桑說話。

直到阿桑起身準備告辭的時候,柳若涵才猶猶豫豫了片刻,摘下隨身攜帶的一個香囊,遞給阿桑,柔聲細語道:“勞煩阿桑公公替我將這個香囊交給王爺,裏面是一枚平安符,是我從天龍寺裏求來的,希望能保王爺一路平安順遂!”

阿桑笑着收下,行了禮之後,便回了逍遙王府。(未完待續)

ps:感謝親們的支持!29號粉票雙倍時間開始了,有票票的親,多多支持哦!!

感謝華夏設計、karlking寶貴的粉紅票!麼麼噠! 前半夜一切都還正常,但是後半夜的時候,周圍就傳來了沙沙響的聲音,墨九狸瞬間睜開眼睛,神識放開之後,查看到周圍的情況眼神一冷,竟然是蛇,而且還是蛇群!

墨九狸直接把高小南喊醒了,高小南本身也沒睡實。聽到聲音的時候就醒來了,當看到周圍蛇群把他們包圍之後,也是嚇了一跳,急忙收起帳篷,站到墨九狸的身邊說道:「怎麼會忽然間出現這麼多蛇?」

「我也不清楚,看樣子它們似乎並不想攻擊我們!」眯著眼睛說道。

因為她沒有在這群蛇身上感覺到殺意,但是忽然間被蛇群包圍,也不可能沒理由的!

「先看看,見機行事!」墨九狸低聲說道。

高小南聞言點點頭,墨九狸說完他也感覺到了,這些蛇沒攻擊他們,似乎真的不想殺了他們,所以他也沒動!

很快,蛇群將墨九狸和高小南包圍在其中,距離兩人一米多的位置才停了下來,墨九狸發現這蛇群裡面什麼蛇都有,而且每一條都是劇毒無比的,小的手指那麼細,粗刀大腿那麼粗,不過都是毒蛇,沒有莽類!

這也讓墨九狸更加好奇了,這些毒蛇包圍他們兩人到底想做什麼!

「嘶嘶……」這時從蛇群後面,一條大概手腕粗細,渾身漆黑的毒蛇被蛇群讓到前面來,對著墨九狸和高小南不斷的吐著蛇信!

墨九狸皺眉看了眼這條出來的黑蛇,竟然是傳說中的三息黑蛇,三步黑蛇的蛇毒,劇毒無比,只要被三息黑蛇咬到,或者被其毒液噴到,不管多少,不管在那個部位,只需要三個呼吸,就會斃命!

就算有解毒丹都沒用,因為沒有丹藥能在三個呼吸內發揮效果,所以三息黑蛇的毒可以說是無解的!

而三息黑蛇也是三息蛇中最厲害的一種,如果說其餘顏色的三息毒蛇鞥在三個呼吸間取人性命,那麼三息黑蛇就可以在瞬間取人性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