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其中一個是一個光頭和尚,穿着一身僧袍,僧袍之上滿是血跡。但這和尚的僧袍雖然滿是血跡,和尚的臉上神情卻是淡定自若,絲毫沒有緊張的神色,只不過目光偶爾轉到一側的一個身穿一身黑衣的年輕人的身上之際,這個眉清目秀的和尚的眼中就隨即露出一絲仇恨之意。

那個一身黑衣的年輕人,卻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似乎誰都沒有放在心上。

而對這年輕人虎視眈眈的還有不遠處一個滿頭白髮的老者,那老者眼光猶如刀鋒一樣,死死的盯着那個年輕人。

白髮老者的身旁,是一個身形高大挺拔的男子,那男子劍眉星目,一雙眼睛卻是盯着遠處那水洞之前的上方。

在這四個人的身側,還有一個矮矮胖胖的中年男子,這個中年男子留着兩撇小鬍子,臉上神情甚是乖戾,這個小鬍子也是盯着前方水洞上方的一處所在。

看到這洞窟之中的幾人,我和拓跋星又驚又喜。

因爲這幾個人,除了那個矮矮胖胖的小鬍子之外,其餘幾個人我們都認得,那幾個人一個是天眼寺的那個眉清目秀的小和尚智秀,另外一個神情冷冰,看上去囂張狂傲的小子正是草鬼寨的大弟子獨孤行,那個下令殺死後土屯一百多號人的冷血獨孤行。

另外兩人一個是拓跋星口中的大哥哥李進,另外一個則是我和拓跋星心裏始終惦記牽掛的拓跋星的爺爺,拓拔野——

我心中暗暗納悶:“這四個人湊到一起不新鮮,新鮮的是,這四個人竟然沒有立時動起手來,這又是爲什麼?難道是這洞窟裏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牽扯了這四個人注意力?還有最最重要的是那個大哥哥李進和那個小鬍子,眼睛在看着什麼?那水洞上方莫非有什麼詭異的地方,吸引了這兩個人的注意?” 夏林果答應了要去這個宴會那她就會說到做到,楚離懿出門之後就給夏烈陽打電話,她告訴夏烈陽夏林果已經答應了,只是夏林果好像很不開心,夏烈陽只嗯了一聲就掛掉了電話,夏烈陽走到玻璃窗前雙手插在褲袋裡,他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人,夏林果已經長大了有些事還是讓她自己解決吧,他也很遺憾吳長風和夏林果沒能在一起,只是事實無法改變,他只希望夏林果能度過這次的劫,能放下這次的事,或許夏林果答應去赴宴對她來說是一個開始吧,至少她在嘗試著放下。

晚上夏林果穿著一件黑色的連衣裙跟夏烈陽來到了酒店,一個服務生給他們帶路,推開大門一看吳正森他們早已在裡面等著夏烈陽和夏林果了,白色又摻雜些昏黃色的燈光很有寓意,裡面的擺設看著真是華麗極了,屋子四角都放滿玫瑰花,一進門就聞到了玫瑰花的香氣,看到夏烈陽來了吳正森吳浩傑都很高興,而吳浩傑看到夏林果就更高興了。

父女兩坐了下來,而吳浩傑卻叫夏林果跟他坐在一塊,吳浩傑把夏林果當做親孫女一樣,這個七年沒見的孫女他當然想跟她親近親近了。

而這個時候吳長風和樊明妍走了進來,夏林果看到吳長風臉色瞬間變了,而吳長風直接從她身邊略過看都沒看她一眼,吳長風體貼的扶樊明妍坐下,樊明妍對吳長風微微笑。

夏林果看到他們這麼親密她真的有點眼紅了,可夏林果又在心裡對自己說她有什麼可嫉妒的,吳長風就沒喜歡過她,他只把自己當妹妹,是她自己以為有機會,以為吳長風會喜歡她,可她錯了,是她一廂情願,現在吳長風要結婚了她應該祝福,他們多年的友情不能因為自己的自多多情而毀了,畢竟還有長輩。

吳浩傑興高采烈的跟夏林果介紹樊明妍,樊明妍站起來跟夏林果打招呼要跟夏林果握手,夏林果只能強笑著跟樊明妍打招呼握手,吳長風全程一臉冷酷,每當他看向夏林果時夏林果都覺得吳長風的眼裡有一股冷意,而且這股冷意是針對她的,夏林果不敢直視吳長風的眼睛,她怕看了吳長風的眼睛她會忍不住,吃東西時夏林果幾乎都低著頭,樊倩看出夏林果有事,她問夏林果怎麼了?

夏林果抬起頭微微笑著,夏林果說自己剛剛出院,住院期間她都吃膩了醫院的飯了,現在吃到外面這些好吃的東西她要當然多吃點,夏林果的敷衍其他人都信了,可吳長風心裡清楚得很。

吳長風拿起筷子幫樊明妍夾菜,他對她的呵護夏林果都看在了眼裡,沒想到吳長風跟樊明妍的感情這麼好,突然樊明妍捂了下肚子,她說是寶寶在踢她,吳長風也順勢摸了摸樊明妍的肚子,他在故意氣夏林果,他想要讓夏林果離自己遠點,越遠越好,這樣夏林果就不會心痛了。

夏林果一口氣喝完杯子里的酒,說:「大哥跟大嫂的關係挺好的啊!看得我都有點羨慕了。」

什麼,她叫他大哥,叫樊明妍大嫂,吳長風下意識的看向夏林果。

夏林果說這話時眼睛也已經紅完了,可她還在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

吳長風不想面對夏林果了,夏林果一見到他就會傷心,他負了她,他怎麼能厚顏無恥的站在她面前呢,吳長風故找個借口說公司還有工作沒做完他得去處理一下,因為是公司的事吳正森也沒攔住他,吳長風就這樣離開了酒店。

吳長風剛走高遠樹和王思允方櫟宇就進了酒店,他們並沒有包廂而是簡簡單單的點份吃的而已,吃東西的時候王思允說了一句話:「如果我喜歡一個人我一定會想方設法把她追到手,就算她有喜歡的人又怎麼樣,現在那個人要結婚了。」

這句話引起了高遠樹的注意,高遠樹抬頭瞟了王思允一眼,高遠樹知道王思允是在說他,可王思允並不知道高遠樹在想什麼,看著高遠樹瞪了自己一眼,王思允突然拍著桌子站了起來,這情況把高遠樹和方櫟宇嚇了一跳,王思允指著高遠樹,說:「你瞪什麼瞪啊!我說的不是真的嗎?你不就是因為夏林果才拒絕的楚世娜嗎?現在她喜歡的人要結婚了,你應該大膽的去追她啊!」

方櫟宇拉了拉王思允的袖子,他叫王思允趕快坐下來,現在整個酒店的人都在看著他吶,王思允左瞧瞧右瞧瞧,這些人好像真的在看著他,可王思允不怕,他捋了捋頭髮擺好造型才坐下來,看他那樣高遠樹都忍不住笑了。

「好了,你說的我明白,我會做的啊!」高遠樹說

其實高遠樹只是敷衍王思允而已,他要不順著王思允,以王思允的個性會鬧得人盡皆知的,王思允聽到高遠樹的保證他也是半信半疑,不過他高興了,他沒再問高遠樹什麼問題而是埋頭吃東西。

高遠樹知道該怎麼做,不需要王思允提醒,或許跟夏林果保持現在這種關係也挺好的,至少他能看到她,能看到她笑,這些就足夠了!

吳長風和樊明妍走了,夏林果覺得她留在這裡好像不太方便,夏林果也找了個借口溜了出來,夏林果離開酒店的時候被方櫟宇看到,方櫟宇拍拍高遠樹的肩膀告訴高遠樹,王思允高遠樹同時看過去,只是看到了一個背影,這時王思允來勁了,他狠狠拍了高遠樹一巴掌,眼神告訴高遠樹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去,難道要她再喜歡上別人你才珍惜嗎?

高遠樹也看懂王思允了,高遠樹舉著手要說話來著,可話到嘴邊說不出來了,無奈他只好拿著外頭走了,王思允笑了笑,他確實可以說服高遠樹,王思允覺得自己的幸福自己爭取,沒有幸福會自己送上門來,緣分一旦錯過了就是一生。

夏林果扶著裙子獨自走在路上,晚風輕輕吹過她的臉頰,她的腦海里都是剛剛吳長風對樊明妍好的畫面,這些畫面讓她心痛,儘管告訴自己不要難過可她還是難過了,或許這就是愛吧!

前面一輛車攔住了夏林果的去路,夏林果抬頭一看看到了高遠樹站在那裡。

「高學長。」夏林果說

夏林果想要喝酒,她問高遠樹在哪可以喝酒?他們說的酒吧在哪?

高遠樹下意識的笑了笑,他笑夏林果傻,傻到自虐,高遠樹並沒有帶夏林果去酒吧,他帶,夏林果去了酒點半。

夏林果問這酒點半跟酒吧有什麼不一樣嗎?高遠樹卻說女孩子不適合去酒吧那種地方,這酒點半跟酒吧不一樣,酒點半是給喜歡品酒的人提供的場所,一般想玩的人不會來這。

聽后夏林果笑了,她說:「我只想喝酒,這裡有我想要的酒嗎?」

「有,你想喝什麼?」高遠樹說

「白酒。」夏林果夷然不屑的說,她似乎不怎麼關心自己的身體,從小到大她沒喝過什麼酒,這次她竟然點了白酒。

夏林果舉著酒杯對高遠樹笑了笑,她讓高遠樹隨意,而自己卻大口大口的喝光酒杯酒瓶里的酒,高遠樹在一旁看得有點懵圈了,他試圖阻止夏林果可阻止不了。

喝醉的夏林果放下酒杯迷糊的看著高遠樹,夏林果說:「你有沒有過這種經歷,一個人他做什麼你都跟著做,你做不了的可他做的了你也得跟著做,你不在乎把自己做這件事時所留下的傷,你只知道你喜歡他,只要他開心你就開心,他難過你也跟著難過。」

「是吳長風嗎?」高遠樹問

夏林果微微抬頭看了高遠樹一眼,除了吳長風還有誰會讓她難過?

住院的這幾天她在拚命的勸自己要放下,可一遇到吳長風她卻發現放不下。

「這幾天我在告訴自己,我說夏林果長風哥哥喜歡的人不是你,他只把你當妹妹,你要理解他,這些天我反反覆復跟自己這樣說,現在我能理解了,我也能接受了,可一碰到這個傷口我還是會難過還是會傷心,這種痛我不知道怎麼說。」夏林果說這話的時候眼淚落了下來,她還是難過,還是傷心。 她難過,沒有誰能懂得她的心有多痛,她的傷心沒人能懂,夏林果一口氣喝光了酒瓶里的酒,高遠樹見狀立刻制止了她。

「別喝了,再喝你就真的醉了,好了,我送你回去。」高遠樹扶起夏林果要送她回家,可夏林果死活不肯回去,她說不希望夏烈陽看到她這樣,她這個醉醺醺的樣子被夏烈陽看到了夏烈陽會傷心的。

無奈,高遠樹只好又把夏林果帶回了君瀾酒店,高遠樹抱起夏林果就往房間走,他小心翼翼的把夏林果放到床上,夏林果感到一陣噁心她翻過身去吐,結果吐到了正在扶她的高遠樹的身上,夏林果吐了高遠樹一身,他的衣服褲子全髒了,高遠樹一臉懵逼的看著夏林果,夏林果吐完后就睡了下來,高遠樹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然後跑到洗手間里清理褲子,他自己拿著拖把把地拖乾淨,高遠樹貼心的給夏林果敷了敷臉,夏林果迷迷糊糊的的看到一個穿著白襯衫的人,她竟然看成了吳長風。

高遠樹看到夏林果醒了就對她笑了笑,說:「你醒了,還難不難受?」

看到夏林果不說話高遠樹就去把夏林果額頭上的毛巾拿掉,誰知夏林果竟然拉住了高遠樹,她跪在床上抱著高遠樹,她的臉貼在高遠樹的胸膛上,她說著:「長風哥哥,你不要走,你別不要林果,我真的真的好喜歡你,我哪錯了我改,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一次機會…」。

夏林果說著說著就睡著了,她就這樣抱著高遠樹,高遠樹聽到夏林果叫他長風哥哥時,他有點心酸,夏林果說她的心痛沒人能懂,可他的呢?誰又能懂。

高遠樹輕輕放下夏林果,然後幫她蓋好被子,他坐在床邊扶著夏林果的臉,他捋去夏林果額頭前的頭髮。

夏林果睡著了還在叫著吳長風的名字,高遠樹覺得夏林果有點傻,甚至又有點蠢,明明忘不掉還在惦記著吳長風,見面了還要裝作若無其事滿不在乎的樣子,這樣隱藏掩飾又是為了什麼?

高遠樹在房間里一直守著夏林果直到天亮,早上七點鐘高遠樹醒來了,他現在就要離開去公司,高遠樹出門前看著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夏林果,他走到床邊蹲在夏林果身邊,高遠樹握著夏林果的手,輕輕說:「傻瓜,我現在要走了,好好照顧自己。」

說完高遠樹留下一張紙條就離開了,十二點多夏林果才醒來,她扶著頭,夏林果覺得頭好疼,夏林果昏昏沉沉的下了床,她看到桌子上放著一張字條,字條上寫著「以後別喝這麼多酒了,下次可沒有這麼幸運了」。

夏林果放下字條,她看了看四周,夏林果走到窗戶邊拉開窗帘,陽光瞬間照進來,暖暖的陽光照在夏林果的臉上,夏林果整理好也離開了酒店,她回家換好了衣服就匆匆忙忙的趕回公司,夏林果剛來到公司門口就被鞏凡攔住了。

「我的大小姐,怎麼現在才來?」鞏凡打趣的說

「沒時間跟你解釋了,我先上去了。」夏林果沒怎麼說就想要先回辦公室,可鞏凡還是沒能讓她走,他告訴夏林果林心怡還在生她的氣,她現在進去就死定了。

夏林果和鞏凡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鞏凡說:「好了,我知道你還在為了昨晚的事傷心,不過看開點了,吶!這個世界還有比吳長風長得帥又有錢的人,你面前就是有一個。」鞏凡自信滿滿的說,

夏林果好奇了鞏凡怎麼知道他們昨晚的事,夏林果又想了想他們鞏氏集團在上海有多少家酒店旅館,就連一些遊樂設施都是他們公司的,昨天的事他鞏凡要想知道也是輕而易舉啊!

夏林果微微笑了笑,她知道鞏凡在安慰她,只不過鞏凡也太臭美了點吧!

看到夏林果心情好了不少后鞏凡就離開了,鞏凡一邊走一邊回頭看著夏林果,一不小心就撞到了燈桿,鞏凡抱怨著燈桿不長眼睛,夏林果笑出了聲來。

夏林果剛回到座位上林心怡就走了過來,「嘭」林心怡放一大推文件在夏林果面前,但這次林心怡沒說什麼,放下文件后林心怡就離開了,連其他人都看呆了,按照林心怡的脾氣她要不把夏林果為難致死她是不會甘心的,今天她是怎麼了?

夏林果看著桌上的文件,再看向林心怡她不知道林心怡怎麼了,就算她不為難自己,連交代都不肯交代一下嗎,這不像林心怡的作風。

林心怡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她的臉上一絲表情都沒有,「咚咚咚」一陣敲門聲干擾了她,林心怡迅速回過神來。

「請進。」林心怡說

推開門的是夏林果,夏林果拿著剛剛的文件進來,她修改好了,夏林果把文件放在林心怡的辦公桌上就準備離開,在她要走出們的那一刻林心怡叫住了她。

「夏林果!」林心怡說

夏林果回頭問:「有事嗎?」

「明天,他要結婚了,你會去嗎?」林心怡說

!!!

夏林果有匪夷所思的目光看著林心怡,林心怡怎麼會這麼在乎她的事,林心怡究竟是在乎夏林果還是吳長風?

「這是我的私事。」夏林果甩下這句話后就面無表情的離開了辦公室。

林心怡看著遠去的背影,瞬間她癱坐在椅子上,她錯了,一開始就錯了,或許夏林果從不是她的對手,她的對手被她忽略了。

晚上下班時高遠樹收到了一條信息,「君瀾酒店,夏林果」

收到這信息的高遠樹左看右看,夏林果竟然會給他發信息,不會有什麼事吧……

高遠樹即使懷疑但他還是去了,在飯店裡他看到了夏林果,夏林果也熱情的向他揮手,高遠樹走到餐桌前坐下,這時服務員也把菜端上來了,高遠樹不知道夏林果要幹嘛,她竟然連菜都點好了,高遠樹問:「林果,突然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事,就是想謝謝你,,昨天幫我的事,我記得昨天是我拉著你喝的酒,那送我去酒店的人應該是你。」夏林果說

高遠樹覺得沒事,不用為了這點小事來感謝他,這是他自願的,在說話的過程中夏林果還問到昨天醉酒時沒說什麼傷高遠樹的話吧!高遠樹微笑著搖頭,說:「沒有,你昨晚一直在傷害自己,我看得出來你對他的感情,你對他的感情應該很深吧!」

深,不深,夏林果自己也不知道,現在夏林果只知道明天他就要結婚了,明天他就是別人的老公,他和另外一個女人會有自己的孩子,夏林果不能像以前那樣跟吳長風有說有笑了,或許見面都不在說話了吧!

「林果,你沒事吧?」高遠樹問

「沒事,大哭大鬧就沒事了,我很樂觀的,對了,高學長你快嘗嘗這些菜,很好吃的…」夏林果說

「我知道。」高遠樹說

夏林果覺得時間瞬間凝固了,她扭了下頭迴避高遠樹,其實高遠樹已經把她看穿了…

在吃完飯後兩個人就分開了,因為夏林果堅持所以高遠樹沒送她回去,臨行前高遠樹看了夏林果一眼,這個女人在堅強給誰看呢?

這一晚夏林果怎麼也睡不著,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她從床頭底下拿出了一枚戒指,沒錯,是吳長風送她的那枚,夏林果看了看直接把戒指塞進了抽屜里,這不過是吳長風給她的一個安慰而已!

新的一天開始了,今天是吳長風結婚的日子,其他人的臉上都布滿了笑意,可今天的主角卻沒有半點開心,休息室里吳長風一個人悶悶不樂的坐著,吳正森推門進來,他笑盈盈的走向吳長風,吳長風結婚了吳正森希望吳長風能夠在婚禮上腳樊倩一聲媽媽…

聽到這話吳長風立馬看了吳正森一眼…… 我大喜,正要邁步走了進去。拓跋星急忙拉住我,低聲用脣語道:“小五,咱們先別進去,一會等爺爺他們出手的時候,咱倆給那個草鬼寨的獨孤行一個突然襲擊,那個獨孤行殺了我們后土屯那麼多人,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他。”

我點點頭,這才止住腳步,和拓跋星隱身在拱形石門之後,透過那一條縫隙,看着洞窟裏面的五人。

過得一會,我漸漸看出一絲端倪來,只見那獨孤行和天眼寺的智秀和尚都是目光望着那一條水洞的上方,這洞窟裏面的五個人只有拓拔野是目光寸步不離獨孤行。

我心中奇怪,隨即目光順着那水洞上方望了過去。只見那水洞的上方竟然有一處冰壁顯得有些古怪。那石壁之上竟然有一個地方像極了一張人臉。

那人臉模模糊糊,看不清具體形狀,只是有一個隱隱約約的樣子。其中較爲奇特的是,在那人臉的眼睛部位竟是有兩隻小小的洞孔,而在那人臉下方,嘴巴的地方,也就真的有一條橫向的裂縫。

我心中一凜,心道:“難道這冰壁之上又出現了什麼神麚武士,神麚將軍?可是仔細看了看,卻又不大像。”

我轉過頭去,低聲用脣語對拓跋星道:“星星,你看那個水洞上面的石壁是不是有些奇怪?”

拓跋星凝目望去,隨後點點頭,對我道:“那一塊冰壁一定有古怪,似乎那冰層下面的石壁之上有一張人臉。這些人都是緊盯着那一張人臉,莫非那人臉之上有些什麼祕密不成?”

我心頭轉動,想到已經找到了拓拔野和李進二人,心裏稍稍放鬆一些,但是這二人在這洞窟之中神色如此古怪,究竟是爲了什麼?

我當即決定問一問命婆,畢竟命婆在這個嘎仙洞之中,待了一百多年,這裏面的情況,她自然懂得比我們多得多。

我轉身拉着拓跋星,向後走出二十來米,這才停了下來,而後對着那百鬼囊之中,低聲道:“命婆,我問你,這拱形石門後面的洞窟之中,有一個水洞,水洞裏面是什麼?”

問完之後,我和拓跋星都是目不轉睛的望着那百鬼囊。

只聽百鬼囊之中的命婆沉聲道:“水洞?拱形石門裏面的那一個?”

我低聲道:“是啊,命婆,你小點聲。”

命婆這才壓低聲音,對我道:“你要聽真話,還是假話?”

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中暗道:“這個命婆還真的是囉嗦。”我低聲道:“自然是真話了。快說。”

命婆低聲道:“說真話嗎?那就是我也不知道那水洞裏面有什麼。”

我這個氣啊,我低聲喝罵道:“你是不是又皮癢了?命婆。”

命婆叫苦道:“我哪裏有啊?小哥,你不是要我說真話嗎?我是真的不知道,不過那水洞上方是不是有一張古怪的人面?”

聽到命婆的這一句話,我的心立時提了起來。

轉頭看拓跋星,只見拓跋星的眼睛也是一亮。

我定了定神,隨即對命婆道:“那水洞上方的確有一張人面,你是怎麼知道的?”

命婆低聲道:“我就是在那水洞下面學會的那一首洞仙歌。”

我心中一凜,低聲道:“你說你是從那水洞下面學會的那一首洞仙歌?”

命婆點點頭,道:“是啊。”

我心中更加好奇了,問道:“那個教你洞仙歌的人呢?她是男是女,又是怎麼教你的?”

命婆急忙解釋道:“我怎麼知道那個人是男是女?那個教我洞仙歌的人就是在那冰壁裏面,我站在那冰壁之下,也看不到那個人的臉孔,也不知道那個人是男是女?”

我感到十分好奇,心道:“不知道男女還有可能,畢竟隔着一個石壁,可是難道還聽不出那個人聲音是男是女嗎?難道那個人跟李玉剛似得,可以將聲音隨時轉換?”

我低聲嚇唬道:“命婆你這句話裏面不盡不實,看不到那個人我信,聽不出那個人的聲音是男是女,我可不信。你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命婆叫苦道:“小哥,我真的不騙你,我站在那冰壁之下,聽那個人教我洞仙歌的時候,只聽得那個人的聲音宛轉悠揚,比女人還女人,可是在和我對話的時候,卻又顯得頗爲陽剛,聲音之中還帶着一絲霸氣,你說,換了是你,你能夠聽得出來?”

我一呆,心道:“還有這一種事情?”

我側頭看了看拓跋星,只見拓跋星點點頭,似乎相信了命婆的話。

我沉聲道:“好吧,我暫且相信你。不過你還沒有跟我說那個人的聲音是從那裏來的呢。”

命婆低聲道:“那個人的聲音就是從那冰壁上面,那一張人面之上,那人面的嘴巴之中慢慢出來的。”頓了一頓,命婆繼續道:“那個人教會了我這半首洞仙歌之後,隨即就吩咐我伺機去盤龍嶺上的後山屯裏面,等着,等到有人死了,我就在那個死人的墳前,哼唱那一首洞仙歌。我唱了幾十年,也沒有見幾個人到來,不過這幾天來的人,似乎比過去幾年還多。這我可就不知道是爲什麼了。”

我低聲問道:“那個教你唱歌的人呢?後來就沒有找你再來這洞窟之中人面冰壁之下嗎?”

命婆低聲道:“這幾年只有過一次,我去了之後,就告訴我,繼續在那生門門口,做一個守門人,等我再過兩百年之後,就放我的這一縷孤魂回去。”

我奇道:“送你回去那裏?”

命婆在百鬼囊之中嘆了口氣,道:“自然是送我到我該回去的地方。”

我心道:“這是命婆的隱私,她既然不想說,那麼我也沒必要強求,讓她說了。我只問她一些關於這個嘎仙洞的事情。”

我對命婆道:“還有什麼是我們不知道的事情,趕緊說。”命婆在百鬼囊之中連連道:“沒有了小哥,有的我都告訴你了。”

我哼了一聲,低聲道:“算你識相。”隨後轉身用脣語對拓跋星道:“看來那冰壁之上果然大有古怪。咱們還是躲在那石門外面,聽一聽,然後再做決定。”

拓跋星點點頭,隨即跟我再次來到那拱形石門之後,隱身偷看。

只見那洞窟之中,那個長着兩撇小鬍子的中年矮胖男人,不住的在這洞窟之中踱來踱去。

似乎等的十分焦急。

那天眼寺的小和尚智秀卻是沉得住氣,一言不發,只是目光不住在衆人身上梭巡來去。待得衆人望向他的時候,這個天眼寺的小和尚卻又急忙轉過頭去。

獨孤行,李進,目光卻是一直望在那冰壁人面之上,似乎也在等着什麼。

那拓跋星的爺爺拓拔野看到那小鬍子不住走來走去,拓拔野臉上的神情越來越是難看,忽然之間,拓拔野就一聲大吼道:“小矮子,你別走來走去的好不好?走的人都煩死了。”

那小鬍子一聲大吼,雙眉立時就豎了起來,口中大喝道:“什麼你他媽的罵我小矮子,你說,我那裏小了,我哪裏矮了?死白鬍子,你今天給我說明白,你要是說不明白的話,我今天要了你的命。”

說着說着,這小鬍子一伸手從腰間抽出一根皮鞭來。這皮鞭足足有七八尺長,平時就繞在這小鬍子的腰間,用的時候,一抽就抽了出來,倒是利索的很。

拓拔野看到這小鬍子的這一副滑稽的樣子,忍不住哈哈一笑道:“矮胖子,你問問大家,你這個樣子,難道還不矮嗎?”

那小鬍子更是大怒,手中一晃,那一條皮鞭便向拓拔野的腦袋抽了過來。 「對不起,我現在還做不到叫她媽,你要為我好就別逼我。」吳長風態度明確,他現在確實沒辦法叫樊倩媽。

吳正森也明白兒子的心情,他會體諒的,婚禮要等到晚上才開始吳正森希望吳長風能出去看看有什麼漏掉的需要補充,可吳長風哪有這個心情呢,他只是敷衍了事而已,他根本沒心思看,吳長風沒得辦法只能找個借口出去了,吳長風離開了酒店,不知不覺他來到了向日葵園,吳長風在門外佔了許久,掙扎半天吳長風才進去,他來到了那天他送夏林果戒指的地方,幸福之家的水池子旁,那天他裝飾的東西還在這裡,那就證明自那天後夏林果沒來過這裡,或許她來了只是她沒把這些東西拆掉,也沒讓人拆掉。

這時院長走了過來,她笑眯眯的看著吳長風,院長的笑值得深思,她已經知道一切了。

吳長風說:「林果,有來過這裡嗎?」

院長搖搖頭,她告訴吳長風夏林果自從住院之後就沒來過幸福之家了,連向日葵園也不來了。

果然吳長風猜的沒錯,夏林果已經不在喜歡這裡了,這裡已經成了她的傷心之地,她怎麼還會喜歡呢。

可是有些事往往出乎意料,夏林果來了,只是夏林果在向日葵園,而吳長風在幸福之家,夏林果帶著吳長風送她的戒指來到了這裡,她坐在木亭的圍邊上自言自語著,她說要不要把戒指還給吳長風,只不過她還考慮到吳長風今天要結婚了她再把戒指還給吳長風那樊明妍這麼想,雖然這麼想但夏林果還是不想看到這枚戒指,扔她又捨不得,所以只能還給吳長風唄!

「戒指啊戒指,我要不要把你還給長風哥哥呢?」夏林果喃喃自語著

「已經送出去的東西,怎麼還能收回來。」吳長風說

這聲音,是他嗎?夏林果慢慢的轉過頭去,是的,是她心心念念的那個人,夏林果下意識的把戒指收了起來,她不想讓吳長風看到。

吳長風看了看夏林果,夏林果一直低著頭不去看吳長風,吳長風上下打量著,說:「對不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