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其實奚雲早就累了,面對這樣的場面,不累才怪呢。

奚雲坐下了,約翰站的很直。他一點也沒有因為唐浩不讓他坐下而心中不快,在這樣的一個老大面前,能站著就是一件十分威風的事情了。他現在真的很慶幸這位新老大的出現,如果不是新老大出現了,鷹眼魯迪就是黑珊瑚邁步過去的一道坎。

「外面來的人可能是警察。」奚雲低聲對唐浩說道。

「嗯。」

「唐先生,我出去看看。」約翰向唐浩請示。

「不用。」

「是。」約翰不說話了,繼續筆直的站立著。他現在心情超好,感覺臉上的傷都不疼了。

過了五分鐘,外面安靜了。

又過了五分鐘,鷹眼魯迪回來了,他的耳朵已經包紮上了。沒了一隻耳朵,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很難過的事情。但是此刻的鷹眼魯迪卻很慶幸,因為他還活著。

「先生,他們已經走了。」鷹眼魯迪是個見過世面的人,他現在對唐浩的背景很感興趣,他覺得一個如此神奇的人,不可能是默默無名之輩。

「我說的你都記住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是的,我都記住了。」鷹眼魯迪雖然心裡極不情願,但是他也知道,現在不是他可以選擇的時候。

唐浩平靜的說道:「明天上午,去黑珊瑚。」

「是,先生。」鷹眼魯迪立刻答應。

「我先走了。」唐浩說道。

「先生,我送你。」

「不用了。」

「是,先生。」

鷹眼魯迪立刻停住了腳步,看著唐浩三人離開了房間。

這個夜晚,對於鷹眼魯迪來說,就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早知道今天,他會在黑珊瑚還在的時候就發起攻擊。

可是一切都晚了,既然已經臣服了,他已經沒有機會做老大了。

這時,那兩個被約翰打暈了的白人保鏢醒了過來,兩人無力的坐起來,仔細看了看房間里的人。發現沒有了那個小鬍子和約翰,再看魯迪的頭用紗布包著,他們還以為經過殊死搏鬥,把對方打跑了。

「魯迪先生,還是你比較強大。」

「魯迪先生,你就是我心中的上帝。」 接到了王叔打來的電話,夏秘書還處於極度驚恐中,聲音有些顫抖,他問道:

「喂,你是誰?」

王叔嘿嘿一笑,說道:

「我就是拿走你家那些東西的人,怎麼樣,對我們的搬家工作你還滿意嗎?」

夏秘書立刻尖著嗓子大吼了起來。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信不信我讓人把你全家都千刀萬剮了。」

王叔絲毫沒有被這沒有威懾力的威脅所影響。他依舊笑著說道:

「夏秘書,我們當然知道你是誰了。不過你卻不知道我們是誰。你的威脅對於我們來說只是狗屁。」

「不過你現在也不要想不開,我們準備給你一條活命的路。」

夏秘書聽到活命兩字,強壓下了情緒問道:

「你們想要怎麼樣?」

王叔也不繞圈子,問道:

「你不說的話,你那局長多久才會知道賄款全部被都偷了?」

夏秘書老實說道:

「每周五他會來點算,和我對賬。」

王叔聽了這話,說道:

「那很好,你還有五天時間可以瞞過他。」

「現在我們要你做的很簡單。就是在這四天里把家裡遭竊的事情瞞下來。」

「期間不準把這事情告訴任何人,也不準聯絡白道黑道的人來追捕我們。」

「四天後,我們會把你那筆記本,假證件,以及一百萬現金還給你,你就此遠走天涯,從你那局長視線里消失。」

夏秘書是聰明人,聽了知道王叔要自己這麼做,是為了乘著這個時間段徹底逃離哈冰市

夏秘書不甘的嘗試了最後一次威脅,他說道:

「我憑什麼要幫助你們逃跑,我如果不這麼做呢?」

王叔冷笑后說道:

「那麼,我們會把你寫的筆記本複印件交給你的局長。你的局長知道你竟然記錄他的罪行,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等到他把你弄死了,我們再把所有罪證交給反貪局。你的局長也就完蛋了。」

「至於我們,由於我們把痕迹隱藏的很好,所以公安機關暫時是找不到我們的。」

「我們慢慢洗白這些錢后,就能開始享受啦。」

夏秘書沉默了好一會。

發現家中被盜,他立刻去物業查看了錄像。結果他發現了奇怪的一幕。那就是攝像視頻中駕駛自己轎車的一女兩男,臉上全部都被耀眼光亮所照亮,難以辨認面孔。

他見多識廣,知道對方領口裡縫製了大功率的紅外燈泡。這種燈泡發射出的紅外光人的肉眼看不到。

但是攝像頭識別頻率不同,能識別紅外光,因此沒能錄下三人的面容。

至於在家中盜竊的整個過程,於正心三人也戴著面罩手套,並且清理了所有痕迹。

夏秘書知道,自己如今掌握的唯一線索,是保安所模糊記得的三人模樣。

憑這些線索,即使公安機關介入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到三個竊賊。

最終,夏秘書決定答應王叔的要求,為自己換來一條活命的機會。

接下來幾天中,夏秘書封鎖了自己家中賄款全部被盜的消息,每天遇到局長也依舊神色照常。

至於九光小組,則從收繳的大量現金中點出了一百萬裝在了手提箱中。

小武和於正心與郭威聯絡后,在郊縣一處荒地那與郭威開始了交易。

郭威為了以防萬一,事先在荒地周圍進行了踩點,並且安排了拿著黑槍的幾個馬仔埋伏在了周圍。

做好了這些準備,他才親自拎著兩公斤快樂粉來到了荒地。

看到郭威來了,小武依舊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坐在汽車引擎蓋上抽煙,只是臉上帶著一股玩世不恭的笑容看著郭威。

而於正心拎著沉重的手提箱魏然站立在小武身前十幾米的地方。

郭威一見到於正心和小武兩人,立刻恭敬的叫到:

「武爺,於哥。」

面對郭威的恭敬,小武嘴角笑容出現了一絲嘲弄。

「郭哥,你這麼多拿著鳥槍的手下,不會就是為了對付我們兩個吧?你也太小題大做了。」

於正心哼了一聲:

「鄉下人村斗用的土槍你也拿來鎮場面,也不覺得丟臉嘛?」

「錢現在就在我手裡,你有本事的拿那土槍朝我轟下,轟倒了我。這錢就歸你了,這毒品你也拿回去。」

郭威聽了這話,瞪大了眼睛惶恐道:

「武爺,於哥。這真是天大的誤會啊。您二位千金之軀,我是怕有其他不長眼的道上人來威脅您二位安全,這才讓兄弟們都帶上了傢伙。」

小武依舊一副遊戲人間三代的表情,呵呵了兩聲,給了於正心一個眼色。

於正心把手提箱往郭威面前一扔,說道:

「一百萬,你點點。」

郭威打開手提箱,只見裡邊整齊的放滿了一疊疊紅色的鈔票。

拿來了點鈔機,他開始點算這些鈔票。足足點了十幾分鐘他才把錢點好。

郭威想要把錢裝回手提箱,卻被軍師阻止了。

原來軍師害怕手提箱有問題,因此拿出了一個背包給了郭威。郭威把錢裝入背包,一招手,一個手下把兩大包快樂粉送到了於正心的面前。

於正心只是用手掂了下兩包快樂粉的重量,接著就把粉末給到了小武。

小武拿出一把精緻的折刀刺破了兩個包裝袋,用刀尖挑出了一些粉末湊到了鼻子下猛地一吸。

朝於正心點頭后,於正心拿出了兩個密封袋把毒品裝好,扔進了後備箱。

小武頭也不回的走向了車子的後座,朝郭威朗聲說道:

「一個月內,再弄6公斤的貨,在這邊交易。」

說完這話,小武就坐進了汽車後座。

於正心也不和郭威道別,只是說道:

「聽清楚了沒,六公斤的貨,趕快去弄。價錢算你四百萬。」

郭威聽了這話,本能的就是一喜,一鞠躬說道:

「我保證讓武爺滿意。」

他這話一說完,於正心和小武的轎車就發動開遠了。

軍師此時也滿臉興奮與高興。他抓起兩大疊人民幣對郭威說道:

「老大,咱這次是真的遇到貴人啦!」

郭威已經高興的說不出話來。

今天的交易讓他瞬間就賺了將近30萬。但是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有了一座靠山。

只要自己好好的陪小武這三代玩遊戲,自己一步登天的日子就不遠了。

不過他知道,今天的一切還沒完全結束。

首先,一百萬不是小數目,如果現在有道上的人來黑吃黑,那麼今天就危險了。

因此自己首先得帶錢去胡總那還了兩公斤快樂粉的賒賬錢,領回自己老婆和軍師的房產證。

更重要的,是要再和胡總談妥接下來六公斤的貨。

接著他得把盈利的三十來萬鎖在保險箱。

最後才是和兄弟們在晚上好好樂一樂。

讓擠滿馬仔的金杯麵包車在前開路,郭威也駕駛汽車上了高速。

諾拉利用郭威的手機,精準的定位了郭威的車輛。

在一個路邊停車場,星兒開出了車子跟上了郭威的車子,而於正心和小武也在不久之後也跟上了郭威的車子。

九光小組的兩輛車,在公路上交替跟蹤郭威的車。

期間不知是郭威還是郭威的軍師出了主意。

郭威在一處加油站迅速的拿著錢箱從自己的車裡,跑到了前邊馬仔們的金杯麵包車裡。

不過這並沒有躲過於正心在兩百米用望遠鏡的觀察。

金杯麵包車在進入市郊的工業區后,郭威和手下和上次一樣卸掉了手機的電池。

這麼一來,諾拉再次失去了追蹤郭威的能力。接下來的追蹤就只能完全靠九光小組的兩輛車了。

開了約有半小時,九光小組的三人很明顯發現郭威這傢伙是在兜圈子。

前方出現了一大片快要拆遷的工廠家屬樓,這些老舊家屬樓之間是狹窄的小巷。

郭威雖然沒有發現自己被追蹤,但是還是很謹慎的希望用這些小巷來確認沒有人跟蹤自己。

向駕駛麵包車的司機下達命令后,麵包車開入了小巷之中。

九光小組見此,沒有開車進入小巷。

因為小巷內道路狹窄,一般沒車會開進來。如果繼續駕車在小巷裡跟蹤郭威,會引起對方的懷疑。

不過九光小組裡都是跟蹤的高手。對郭威的這種小把戲早有準備。

於正心迅速的跳下了汽車,從後備箱里拿出了一輛摺疊式的自行車。

折開自行車后,他帶上了自行車頭盔和口罩,把身上之前穿的高檔休閑西裝和皮鞋脫了,套上了運動服和運動鞋。

並且還帶上了衣一副大黑框眼鏡並且背上了背包。

就這麼,於正心在短短的兩三分鐘內就變成了一個騎自行車的運動男。

進入小巷後於正心憑藉汽車的引擎聲確認了麵包車的方向。

由於巷子狹窄,麵包車的司機不得不慢速行駛,很快就被於正心發現了對方的所在,

於正心從牆角探出腦袋,看到麵包車緩緩的在一條東西向的小巷裡行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