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其實我特別想知道到底是誰在背後一直默默的幫助我,但是此時此刻這個答案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沒有惡意,還告訴了我這修羅令的使用方法。

我手裏緊緊的握着修羅令,心中默唸,讓這些妖孽的法力瞬間消失,在牢獄裏乖乖的不要動彈。

突然,我手中的修羅令射出了猩紅色的光芒,眼前的大蛇立刻劇烈的翻滾起來,他好像被誰給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想噴毒卻一下子也噴不出來。

星際:最強女戰神 這東西果然好使!我心中興奮了起來,心說如果按照那個聲音的說法,我心中所想就會如願以償的話,那我何不現在就讓修羅令把火狐狸給放出來呢?

我默默唸道:“火狐狸你在哪裏?火狐狸你在哪裏?還有胖子,你在哪裏?速速來到我身邊!”

突然我走廊盡頭的一面牆轟然倒塌,在牆面背後是一個黑鐵鑄成的鐵籠子,籠子裏面,火狐狸奄奄一息的躺在那裏,一動不動。

“紅姐!”我大喊了一聲飛快的跑了過去,火狐狸在裏面絲毫不動,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用修羅令輕輕一劃,只見眼前那彷彿永遠無法折斷的黑鐵如同泥巴做成的一樣,被我輕鬆的給劃斷了,火狐狸被我一下子就抱了出來。

“紅姐,你怎麼了?快醒醒,”我用力的搖晃着她,然而火狐狸就像是死掉了一樣,一動也不動!

這個時候地面晃動了起來,腳底板感到一陣陣的發麻,感覺有點像是輕微的地震。

只聽“咚”的一聲,一個粗大的東西從地下鑽了出來,我定睛一看,原來是胖子變化成的殭屍,他的樣子十分的可怖,雖然已經乾屍化,但是他原來就比較肥胖,所以顯得更加猙獰。

“胖子!我的天,你……”

“別傻着了,快救他們啊,只要按照心中所想,修羅令都會滿足你的要求的!”那奇怪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讓我的朋友們都復活吧!”我大聲的喊了出來,在這個只有乾屍和妖孽的地下世界裏,我的精神已經快崩潰,我不知道這樣的折磨還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我閉上眼睛,一遍又一遍的唸叨着,手中的修羅令變的炙燙無比,我此時不敢睜開眼前,怕眼前依舊是死去的火狐狸和變成一個大糉子的死胖子。

“喂喂,你手裏那是什麼玩意,讓胖爺我玩玩!”我的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

我驚駭的擡起頭,發現胖子正在猥瑣的看着我,看來這修羅令果真是神物,居然能讓已經變成殭屍的胖子又變了回來。

“看!看!看什麼看!胖爺我好好的!這修羅令能把死屍變成科研人員繼續工作,把剛死的我又變回人的樣子也沒有什麼奇怪的!”胖子咧着嘴笑道。

步步婚寵:總裁的蜜制愛人 此時我突然感到胳膊上的感覺發生了變化,我一看原來火狐狸已經變回了人的形態,正躺在我懷裏不停的咳嗽……

一切都變的那麼輕鬆,讓我簡直難以相信眼前的現實,我們經歷的事情九死一生,居然就被我叫喚幾嗓子給解決了。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老馬,把你手裏的修羅令給我,讓我耍一耍!”胖子興奮道。

我剛要把手中的修羅令給胖子遞過去,那個神祕的聲音又在我的耳朵旁響了起來:“不要給他,不要給他!”

他這麼一句,倒是讓我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不要給他?難不成眼前的這個人不是胖子嗎?如果這個修羅令不是水貨的話,那麼我剛纔所念叨的應該沒有錯啊,我就是要讓我的朋友們復活啊?

一時間,我腦子混亂了,我不知道是該相信那個神祕的聲音,還是眼前這個親密的戰友。 也是趁着這個機會,容止將瑪麗解救回來,他製作出一個獨屬於他的氣場,將瑪麗保護在其中。

因爲半人半鬼的身體,他所營造的這個結界葉婉婉是沒有辦法攻擊的。

瑪麗繼續施行法術。

葉婉婉被容止的行爲徹底激怒,她衝伊麗莎白喊道:“把我讓你準備的東西拿來。”

伊麗莎白現在也沒辦法傷到慕桁,因爲慕桁身上的法陣,她怕傷到自己,遲遲不敢動手,聽到葉婉婉這麼說,趕緊過去,她施展了一個法術,凝結成一個能量球遞給葉婉婉。

是類似炸彈一樣的東西。

大概因爲身體受到了這樣那樣的損傷,葉婉婉身體已經不適合施展高端的法術,這可能也是她收買伊麗莎白的主要原因,讓他們爲她賣命。

葉婉婉我是瞭解的,爲達目的不擇手段。她將伊麗莎白手裏的能量球拿了過來,之後直接塞在了我的嘴裏。

“臭小子,你是要護住那個臭丫頭還是要保護你媽咪?只要我引動這個能量球,你媽咪就會被紮成碎片,她永遠都回不來了。”

一個成年人竟然威脅一個小孩子,葉婉婉這個臭不要臉的女人。

容止畢竟只是個一歲多的孩子,之前根本沒有想到會遇到這種情況,他想慕桁求助:“舅舅,你快救救媽咪,絕對不能讓這個壞女人傷到媽咪。”

慕桁想出手,結果被伊麗莎白攔住,慕桁身上的陣法只能持續一段時間,還是消耗生命力,他現在變得很虛弱,勉強只能維持現在和伊麗莎白對峙的狀態。

他根本沒辦法分身幫我們。

大概是因爲你勢在必得?葉婉婉竟然不着急弄死我,而是得意洋洋的炫耀道:“舒淺,你終於要死了,你知道爲了等這一天我等了多久嗎?”

她將之前瑪麗放血的時候用的匕首拿在手裏,之後毫不留情的劃傷了我的臉,因爲瑪麗被容止保護,我們身上的法術還在繼續,我身體正在進行第八次的蛻變。

只是輕輕的碰觸,嬌嫩的皮膚就出現一個口子,格外的猙獰。

葉婉婉發出一聲變態的笑聲:“我也要讓你體會到毀容的絕望,我的臉,我現在的這幅副樣子都是拜你所賜。”

大概因爲太激動,葉婉婉身上掩蓋原本面貌的法術失效,她的左半邊臉上是縱橫交錯的傷口,因爲是被特殊的力量傷害,傷口是沒辦法癒合的,不斷的向外留着膿水,散發出一股噁心人的惡臭。

身體的狀態也不好,被容祁扯斷的那條胳膊雖然用法術進行了再生,不知道是因爲時間短還是怎樣,呈現出一種非常畸形的狀態,只有嬰兒手臂大小,非常不協調的掛在胳膊上。

她咧開嘴得意的在我的臉上畫出一道道的傷口,很快一張臉就變得血肉模糊。

“葉婉婉!”容祁發出一聲暴怒。

在說話的同時,他擡起手準備按在之前瑪麗滴血的地方。

瑪麗細無鉅細的和我們說了施法的全過程,其中包裹要是發生了萬分緊急的事情要強行甦醒的辦法,就是這個,容祁發怒,準備回到自己的身體,弄死葉婉婉。

“不要!”

想到瑪麗說的那種無法挽回的後果,我趕緊出聲制止了容祁的行爲,要是這麼做的話,他的身體會出現不可挽回的傷害,瑪麗說過,具體會發生什麼情況她不知道,反正就是後果很嚴重,到了迫不得已,萬分緊急的情況下還是能不用就不用。

要是容祁現在回去的話也不一定能制止已經瘋了的葉婉婉。

因爲我的阻止,容祁深深的看着我說:“我怎樣無所謂,只要你沒事就好,我一定會護你周全,你信我。”

“我信,我信,你千萬不要激動,也許還有別的辦法?”我全力的勸着容祁,這個老鬼爲了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死。

可是我不敢想象容祁離開我的情況,我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因爲泄憤的緣故,葉婉婉並沒有直接弄死我,而是變着法的折磨我的身體,在再我的身上劃了縱橫交替的刀口之後,她竟然丟了匕首,直接用手扯了臉上的麪皮,將粉嫩的皮膚從臉上剝離。

臉上的肌肉露出來,因爲條件反射開始顫動着,看起來要多駭人就有多駭人,而這個時候,因爲容止的保護,瑪麗施行的法術還在繼續。

“舒淺阿姨,你不要着急。“就在這個時候,我竟然見到了瑪麗,瑪麗藉助容止的力量讓自己的靈魂暫時出竅,她有話對我們說:”現在情況危急,我們必須想辦法制止這個瘋女人。”

瑪麗告訴我,現在葉婉婉對我身體做的這些喪心病狂的事情我根本不需要在意,反正我的身體還會進行一次蛻變,不過,要是到了第九次蛻變,她要是再對我做出什麼傷害的行爲的話就是不可挽回的。“

“瑪麗,我要回去。”容祁不容置疑的對瑪麗吩咐道:“現在只有我能收拾那個女人。”

瑪麗本來就懼怕容祁,被他這麼說人又變成之前猥瑣的狀態,不過她還是壯着膽子說:“不行,傑西卡在教我這個法術的時候就警告過我,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絕對不能能在中途強行反回身體,要是強行回去的話,人就會死掉,這個死不是尋常意義的死,而是真正的死掉,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補救的。”

我看着容祁,語氣堅定的說:“我說不行就是不行,都已經到了最後一刻,絕對不能功虧於潰,我還有機會,不是還有最後一次蛻變,也許……等等,葉凌,你做什麼!”

靈魂出竅以後,我們三個人雖然可以溝通,可是這種溝通是很浪費精力的,所以我們儘量不說話,結果就在我勸容祁的時候,根本而就沒有關注旁邊的葉凌。

不想他趁着我和容祁爭執的時候,已經突然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裏,我尖叫阻止卻已經來不及。 “拿來吧你!”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胖子一把把我手中的修羅令給奪走了。

胖子將修羅令握在手中,發出了一陣歇斯底里的狂笑,這笑聲聽的讓人十分不舒服。

“張胖子,你怎麼了?你沒事吧?”我擔心的問道。

胖子回頭看了我一眼,眼神顯得有些奇怪。

“老馬,有了這個東西,咱們就可以稱雄全世界了,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戰勝我們!”

胖子的激昂慷慨的說道。

“稱雄世界有什麼用啊,我只想趕緊結束這場災難,早點回國!”我對胖子的說法有些不理解。

“沒出息的東西!咱們費勁千辛萬苦不就是爲了這個東西,有了修羅令,世間所有的黑暗力量都能讓你控制,比當皇帝老子也快活!”胖子張狂的叫道。

“他瘋了!”火狐狸虛弱的擡起頭看着胖子說道。

“呵呵,紅妹子,你是嫉妒吧,你放心,等哥哥成爲天下至尊的時候,少不了讓你做我的愛妃!”胖子越說越離譜。

“你胡說什麼呢?”我驚駭的看着胖子,還從來沒有人敢和火狐狸這麼開玩笑。

我的話音剛落,火狐狸已經撲了上去,一口咬住了胖子的手腕。

“滾開!”胖子大吼一聲,把火狐狸一下子就給甩開了老遠,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把地面給砸出了一個大坑。

“死胖子,你瘋了嗎!”我大喝一聲,就要去把修羅令從他手裏奪回來。

然而此時的胖子,力氣超級的大,一掌就把我推出了老遠,狠狠的撞在關押那些妖孽的欄杆上。

我的脊樑骨都快被震碎了,奶奶的,我現在可是處於靈魂附體的狀態,如果骨斷筋折了,那可真的是沒辦法復原。

“你們兩個給我聽着,如果老老實實的聽我的話,兄弟少不了你們的好處,但是如果跟我扯淡的話,老子翻臉可快!”胖子惡狠狠的說道!

我一時間,腦子亂成一鍋粥,心說這死胖子到底是怎麼了,他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胖子握着手裏的修羅令,在這個關押妖精的走廊裏走來走去,突然大呼一聲:“統統給我去死!”

只聽見兩邊的牢獄之中,哀嚎聲一片,那些被關押的妖精們一個個都瞬間烈火纏身,在地上痛苦的翻滾,沒過一會兒,這些妖精都統統化作了齏粉。

“胖子!你瘋了嗎?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殺它們做什麼?你他孃的連小野也不如!”我驚駭的大叫道。

“狗屁,是妖精就必須死,我等修道之人就是要殺盡天下妖孽,一個不留!要不是看在這個九尾狐跟咱們有交情,我一定也滅了她”,他惡狠狠的看着火狐狸說道。

“你大爺的,你真是瘋了!”我大叫一聲衝了過去,抓住胖子的胳膊。

“該死的狼妖,不要逼我也殺了你,”胖子居然對我也目露兇光。說罷,他用修羅令狠狠的的捅了我一下,我感到腹部一陣劇痛,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我心頭升起一股恐懼,這種恐懼是在以往的任何戰鬥中都沒有過的。以前無論對手多麼強大,只要我們幾個兄弟齊心,我就會有頑強的鬥志,無論遇見多大的困難和痛苦,也不會感到這種無名的恐懼。而如今,是自己的兄弟變瘋了,我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難道這次上天要安排我和自己的兄弟自相殘殺嗎?

一道極亮的白光從走廊的另一頭射了過來,直直的鑽進了胖子的懷裏。

我的眼睛被這個白光給晃的什麼也看不清楚,連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咳,你就是不聽話,我讓你不要給他,你偏偏給他,這修羅令必須打敗上一任擂主才能正式獲得,否則這個人的*將被無限的放大,直至處於瘋癲狀態!”

話音剛落,那刺眼的白光消失了,胖子躺在原地一動不動,雙眼緊閉,不知是死是活。

我走上前把胖子手中的修羅令給奪了過來,把他給攙扶坐起,拍着他的臉道:“胖子?胖子?”

過了有好一會兒,胖子虛弱無力的睜開了眼睛:“我……我怎麼了?”

他的話音剛落,火狐狸衝上來揪住胖子的衣領上去就是一個大嘴巴子,這一巴掌打的響亮,差點沒把胖子的臉給扇下來。

“紅姐,不要!剛纔他屬於癲狂的狀態!”我趕緊把火狐狸給攔了下來,看她那架勢還想上去再抽胖子幾下。

“呸!怕是他那時候說的纔是心裏話吧!”火狐狸眼睛瞪的通紅,看樣子似乎要噴出火來。

“紅姐,消消氣,消消氣,我相信胖子是無心的,要知道這修羅令是邪物,一般人拿上它肯定會喪失心智!”我連忙寬慰火狐狸道。

胖子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嘴角吐出鮮血,他用手一捂,吐出了兩顆槽牙來,原來火狐狸的力量太大,把胖子的牙給打掉了。

“我……我怎麼了!”胖子虛弱的問道。

“你!你剛纔差點把我們兩個給殺了!”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殺你們?”胖子虛弱的爭辯道。

“行了行了,你感覺好點沒?”

“我牙疼!”胖子哭喪着臉說道。

我瞟了一眼火狐狸,只見她依然惡狠狠的看着胖子,眼中充滿了狐疑。

見胖子已經恢復了常態,我的心終於放了下來,老魏此時不知道怎麼樣了,我剛纔給修羅令許願的時候,說是讓我所有的朋友都出現啊,怎麼唯獨沒有老魏。我四下裏尋找了半天,也沒有發現老魏的身影。

我手裏握緊修羅令,連喊了幾聲老魏的名字,他依然沒有出現。

我感到有些失望,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怎麼做。

“走吧,離開這裏吧!”那個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

“你到底是誰?快告訴我!”我大聲的叫道。

並沒有人搭理我,我轉過頭失落的看着火狐狸和胖子,見他們也呆愣的看着我,火狐狸這個時候顯得有些緊張,估計是怕我也跟胖子一樣做出什麼怪異的舉動來。

我拿起手中的修羅令,緊緊握住,將它指向頭頂那黑漆的巖壁,一道紅光升起,整個地面都開始晃動了起來,接着就是巖壁倒塌的聲音。

“老馬,你要幹什麼?難道你要把我們活埋在這裏嗎?”胖子驚叫道。

我並不理會他,我現在一門心思的只想離開這裏,將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頭頂,我要從這個死人堆裏出去。

那股紅光捲起我們三個直直的向那頭頂的巖壁上飛去,火狐狸和胖子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都驚叫了起來。

紅光所到之處,岩石碎裂,給我們衝出了一條不寬不窄的通道。

我們上升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周圍的碎石咆哮的向身邊劃過,終於一縷明媚的陽光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我們終於從這個罪惡的地方出來了。

我們出來後才發現,原來我們所處的位置是在富士山的雪線旁邊,皚皚的白雪正在我們的腳下,那個被我們衝出的的黑洞,像一個怪物的大嘴一樣呼呼的往外冒着惡臭的氣味。

因爲在下面的環境待的時間久了,我們開始時並沒有感覺這裏面有多臭,可是一出來,那股子噁心的氣味一冒出來,讓我噁心的差點沒吐。

看着這個醜陋的修羅令,就像是打開地獄之門的鑰匙,拿在手裏讓人感到無比的可怖。

我回頭看了一眼火狐狸和胖子,他倆驚駭的看着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胖子,紅姐,一切的根源都是人的貪慾,而這把修羅令就是誘發一切罪惡的根源,我現在要毀了它!”我神色凝重的看着他倆。

“你還想要它嗎?”火狐狸瞥了一眼胖子問道,胖子嚇的臉色煞白,腦袋搖的跟波浪鼓一樣。

霸道總裁深深寵 我擡頭看了看那個富士山口,我記得老魏曾經跟我說過,這個富士山是活火山,裏面依舊是滾燙的岩漿。

“紅姐,帶我飛到富士山口,我把這個罪惡的東西扔到火山口裏去!”我衝火狐狸說道。

火狐狸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帶起我飛了起來,直直的朝富士山火山口飛了過去。

一股股硫磺的惡臭撲面而來,富士山雖然處於休眠狀態,但是裏面依舊是有岩漿在活動,所以那股子氣味依然存在。

我和火狐狸懸在富士山口的上方,我用盡渾身的力氣,將手中的修羅令向山口裏甩了下去,只聽見“轟隆”一聲,一聲驚天巨響,那個修理令掉進黑洞洞的深淵裏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居然傳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整個山彷彿都晃動了起來。

“紅姐,我不會把這個火山給激活吧,這山下還有村子呢!”我有些後怕的問道。

火狐狸嗅了嗅氣味說道:“不會,這個火山要想爆發至少還要一百年,我能感覺的出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