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其實黃牛市場的存在,主要還是因爲供需關係嚴重失衡所致啊。隨着西遷工作接近尾聲,重慶城一下子就涌進來五六十萬的人。我當初只考慮到給他們修住處,卻把這些人也是需要防空的給疏忽了,怪我怪我

我們的防空洞建設是根據原先的城市規模修建的,在現在這種情形下明顯滯後了。這五六十萬人,小鬼子的飛機來轟炸,不可能把他們拒之防空洞外啥,真在壩壩上等着挨小鬼子的狂轟濫炸啊?

由於他們的臨時身份證登記管理又是一個短時間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沒有臨時身份證,這些人又領不到‘入洞證’。他們多經歷過小鬼子的飛機的狂轟濫炸,曉得防空的重要性。所以他們只有在黃牛市場上買‘入洞證’,以備不時之需。

現在看來,只有一方面繼續加大防空洞的建設,可以採用‘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原則,動員全社會的力量,讓這幾十萬的人儘快穩妥安置下來。

另外,在現在這種供需嚴重失衡的情況之下,也要着力打擊這些猖狂的倒買倒賣‘入洞證’的黃牛黨。咱明的不行,就來暗的,不妨製造些失蹤啊啥子的……”

周大少團長說道。

趙輝處長連連點頭:這少幺爸狠、毒,你個李根固,等着哭吧

說起來,不僅是一張防空洞的“入洞證”這麼簡單的,重慶城此時的社會面貌發生着巨大的變化,當然不可能是內遷來的民國政府和少數達官貴人,也不是各國的外交使團和新聞記者,而是五六十萬的從全國各地蜂擁而至的外地人。

這些人大多數是長江中下游地區的人們,溯江而上來到了大西南山城---重慶。重慶本地人給了他們一個形象的稱呼“下江人”(這裏沒有絲毫貶義或輕蔑哈,各位看官別拍磚)。

下江人中有軍人、公務員,也有小商人、小業主,更多的卻是淪陷區的普通市民和工人、學生等。這五六十萬的人幾個月內全涌進了重慶城,不僅是繁華的渝中半島地區,整個重慶市區範圍迅速向北、向西,向長江以南,嘉陵江以北地區擴展。

隨着重慶城區的擴大,又有大量的四川各地的人們涌入這個戰時陪都尋找機會。現在的重慶城彷彿一夜間就像吹脹了的氣球,簡直讓人不敢相認。

累得心力交瘁的李廣坤市長,終於是撂挑子不幹了。你不幹,有人幹。卻說四川省新任省主席蔣中正巴心不得重慶城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上。馬上就把扔在成都行轅裏打瞌睡的成都行轅主任賀國光調到重慶城,做了一個有名有實的重慶市長。

這下子,老蔣踏實了:重慶城,一文一武全是自己的心腹愛將。這些重慶的地頭蛇也掀不起什麼大浪了。

新晉重慶市長賀國光一上任,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就直接衝重慶城像盧作孚、林湯圓、周大少團長等這些頗有影響的工商貿知名人士來了:開一個重慶新一屆市府跟重慶工商貿知名人士的懇談會

周大少團長一聽就明白了:拉贊助的來了

(OO謝謝各位大大支持)。.。 200 334章 天下沒有白吃的宴席

334章天下沒有白吃的宴席

說起被最高領袖從成都行轅那個冷場合弄到重慶這個火爐當了新一任重慶市市長的賀國光這個人,周大少團長還是瞭解一點的:

賀國光,字元璋,湖北莆圻人(讀其)。幼年即入川求學,因爲其堂叔是四川兵部道,賀國光進入四川講武堂進修,恰好與劉湘、楊森等後來四川大大小小的軍閥是同學。

後賀國光又考進陸軍大學第一期。他離開四川回鄂參加了武昌起義,最終成爲了直系吳佩孚手下的一員大將。直到投靠老蔣,爲老蔣寵信,引爲中樞智囊。

忠犬受的養成攻略 在最高領袖意欲一統四川的考量中,與四川大小軍閥劉湘、楊森等熟識的也算是半個四川人的賀國光自然也就成爲老蔣控制四川的當然人選。

其實說是湖北人,因爲自小就在四川,賀國光一口的地道的四川話,又因爲重慶當地人,追根溯源絕大多數人的先祖都是明末清初“湖廣填四川”而來的。與湖北、湖南淵源頗深,也算得同文同種。所以說,賀國光當這個重慶市市長,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首先語言上半點隔閡都莫得。親不親,故鄉音嘛

賀國光這個陸軍中將,在貪污腐化成風的也算是一個異類,他不貪圖錢財,篤信佛教,且樂善好施,官聲很好。

說一件小事情哈,賀國光就任重慶市市長後,對於其家鄉在四川遊學的青年學子,他每人每月自掏腰包補助生活費4元,半年給付一次。不斷堅持到抗戰勝利後他被老蔣弄到西昌爲止,這個負擔可是不輕,爲此賀國光以至把自己在兩路口的房子都賣了,不斷住在市府的租房裏。

這次由賀國光掌管召開的重慶市府與重慶工商貿知名人士的懇談會上,賀國光市長一番熱情瀰漫的開場白以後,話題一轉,就提到重慶現在面臨的困局,而抗戰大後方、國府陪都的諸多方面,都得依靠在座各位重慶工商貿知名人士的理解和支持,

“重慶歸根結底是重慶人自己的,重慶面臨的暫時困難和今後的發展還要依仗各位重慶鄉親和重慶市府共同努力”

賀國光市長義正詞嚴地最後說道。

“啪、啪、啪”

坐在前排的周大少團長的巴巴掌一待賀國光市長的話音剛落就拍響了,搞得在場的重慶市工商貿各界知名人士一愣,隨即也就附和着鼓起掌來,也是蠻熱烈的嘛,沒有讓中央派來的市長大員冷場難堪。

賀國光早就知道周大少團長與最高領袖之間的神祕關係的一些傳聞,他不斷在老蔣身邊雖然不知道細節,但兩人之間有一些味道深長的默契倒也一清二楚。

賀國光市長淺笑着向坐在前排的周大少團長頷首示意,心裏感嘆:老蔣這着預伏的棋子看來還是有些作用的。

“諸位,也請大家談談對於目前重慶的困局和重慶今後的發展的一些看法嘛。”

賀國光市長讓大家表個態。

衆人目光一下子全集中到了前排的盧作孚、林湯圓、周大少團長等幾個渝幫的代表人物身上了,這回倒是出乎大家的意料,搶着拍巴巴掌的周大少團長沒有搶說,林湯圓第一個發了言,在表達了一番支持、理解,儘量、盡力的冠冕話以後,最後林湯圓提出願意處理三千名西遷重慶的工人、技師的就業安置問題。

開了這頭,在座的諸位重慶城工商貿各界知名人士紛紛表示了類似的態度。賀國光市長心情還是不錯的,看來這個重慶市市長當起來比起那個成都行轅主任還是好多了,最少莫得成都人那樣彎酸(川渝方言冷淡不買賬的意思)。

見衆人也還懂得起,雖然涉及的大部分都是民生問題,對於市府亟待處理的一些問題涉及不多。知道重慶人多性格耿直,賀國光市長也就實話實說,指出由於短時間大量人口涌入重慶城,現在市府對於糧食、油料、煤炭等物資需求缺口很大,希望各位出錢出力,協助市府處理這些燃眉之急。

這賀國光市長說到急需的一樣物資,奇怪的是在座的衆人目光就要朝周大少團長掃一眼。搞得賀國光市長還以爲衆人懷疑他是不是跟這個年輕人有些啥子瓜葛。

其實這是賀國光市長不太瞭解內情。因爲賀國光市長嘴裏所說的像啥子糧食啊油料啊煤炭啊等等很多急需的戰略物資,這些重慶城大大小小的老闆子都知道:周大少團長就是一闊主

自從西遷航運工作暴露了他娃的情況,衆人才赫然發覺:周大少團長不知從哪個時候開始就已經開始大肆囤積這些戰略物資了

就說糧食吧,周大少團長從36年開始就從美國大量進口,兩年多的時間裏前前後後的光是美國高筋麪粉的進口量即達二十餘萬噸。 一顧景滿樓 美國的加利福利亞、新墨西哥州等所謂的陽光地帶農業區彷彿就是他娃的後園子,換句話說他娃就是一個大農場主現在分佈在重慶南岸的周大少團長的萬噸糧倉就有十餘座。

還有一個聞名重慶及上、下川東的合川澄江鎮的農業種養殖綜合基地,經過兩年多的迅猛發展,這個澄江鎮已經成爲一個人口近萬人的農副產品的生產基地,光是生豬出欄一年就高達二十餘萬頭,支撐着整個川東地區的農副產品供應。

說句老實話,如果不是周大少團長實際上掌控着重慶城整個農副產品供應的話語權,單單一下子涌進來五六十萬人,那重慶城的基本生活物資的物價早就像放風箏一般,飛到天上去了。

再說油料,那更是周大少團長獨手支天:汽、柴油他足足儲備了兩萬餘噸。說起來整個西遷航運工作的順利完成,他的這些寶貴的油料儲備是出了大力的

現在愈加霸道,隨着小鬼子隔斷了中國與外界的大部分聯繫通道,油料進口近乎停頓。大西南地區的油料供應,根本上就是他娃說了算,即便是幹老漢盧老爺子和林湯圓這個老丈杆子也得求他。

說句不好聽的話,他娃喊一千無人敢還八百,就是個壟斷運營,你愛要不要?頗似咱們都知道的兩桶油

至於其他像橡膠、鋼筋等雜七雜八中國不能生產只能依賴進口的戰略物資,周大少團長奇觀般地都是滿是滿載的?(川渝方言足足的意思)

幹老漢盧老爺子在南岸他娃的琳琅滿目儲備得滿滿的隧道(洞)中看了這些搶手的戰略物資,氣得直罵:

“周小六(周大少團長被逼着當了盧老爺子的乾兒,因爲盧老爺子有親生兒女五人,周大少團長得個周小六的綽號),你娃這就是個阿里巴巴的寶庫嘛看看、看看全是金不換”

幾年以前就幫他娃忙活這些的林湯圓則私下對林雪兒直嚷嚷:

“這個小子的商業預見能力和前瞻性,不把他娃稱作商界小神童,都對不起他”

此時穩坐釣魚臺的周大少團長並不在意衆人有意或無意投向他的目光。這些東西他能夠出,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宴席。出就得出得有價值,想不付出一點代價,或者說好聽一點,沒有點利益的交換,那是辦不到的。當然,這些只能私下小范疇內商量,不是眼下這個大場合裏能夠涉及的。

年逾五旬的賀國光市長人老成精,見衆人目光一而再地投向泰然自若的周大少團長,心中已然明白了幾分。

懇談會結束,送別衆位重慶工商貿知名人士的時候,賀國光市長隨便地對落在後面的周大少團長說道:

“曉舟,聽唐孟瀟(軍委會軍事參議院唐生智上將院長的字)和陳辭修將軍都曾說過,你是一個美食大家。

我倆同在委員長身邊的時候,機緣不巧,沒有機會見教啊。這次就任重慶市市長,初到重慶城,你曾經運營調理過的海棠泉水雞和羅漢寺的鼎湖上素的美名就如雷貫耳喲”

知道賀國光曾經當過軍委會作戰廳主任,與唐生智、陳誠熟識,聽他們說說自己的事情也是自然的事情。周大少團長悄然一笑,

“哦,那不知道元璋公垂青哪一樣呢?”

“我篤信佛教,自是對羅漢寺的鼎湖上素另高看一眼。”

賀國光市長略有深意的說道。

“嗯,那好,那我斗膽願意敬個地主之宜,不知元璋公今晚上可有興趣一赴南岸彈子石的羅漢寺,鑑嘗一下我炮製出來的鼎湖上素(周大少團長真是大言不慚啊?)如何?”

“那恭敬不如從命,就這樣定了”

飯局定下了,事情也就七七八八了,因爲咱中國人的事情多是在飯局上商議的啥。

說到林湯圓站出來願意一下子處理西遷人口的三千名就業安置問題,這並不是林湯圓一時腦子發熱,在赴這次賀國光召開的懇談會前,林湯圓與周大少團長早就商議好的決定。

說起這些下江人,特別是一些失業的工人、技師,別看現在是難民,素質普遍不錯,對於周大少團長和林湯圓的萬家工商貿集團公司的下屬上百家的工礦企業來說,都是急需的專業人才,求之不得喲。哪怕現在暫時用不了這麼多人。

在這個問題上,周大少團長沒有多說話,就給林湯圓等幾個人講了一個小故事,不但打消了衆人的顧慮,也使大家感受良多:

1923年,美國的福特公司裏,有一臺馬達壞了。當時福特公司所有的工程技術人員都未能修好。最後請來一個人,叫恩坦因曼斯,是一個德國的工程技術人員,流落到美國後,貧困失意,最後被一家小工廠的老闆僱傭,纔算暫結窘迫。

福特公司把恩坦因曼斯請來,他在馬達電機旁聽了半天,之後要了一架梯子,一會兒爬上,一會兒爬下,最後在這個馬達的一個部位用粉筆劃了一道線,寫了幾個字“這裏的線圈多了16圈”

結果把這16圈線圈拿掉以後,電機馬達馬上就運轉正常了。

亨利.福特對於這個人的才能非常欣賞。當時就要花高價一定要他到福特公司來,結果這個德國人一口拒絕了:“我原來的老闆在我窘迫之時僱傭了我,對我很好,我不能見利忘義”

福特對他更是高看一眼,最後爲了這個人乾脆把那個美國小工廠都買了下來,而且將恩坦因曼斯一舉提爲總經理、福特董事。恩坦因曼斯也感其禮遇,對於福特公司傾心盡力,在他當總經理的短短几年時間,福特公司的運營就比之前增長了一倍多,而且協助福特公司建立起來了優良的百年公司的企業文化(大家這個時候都被周大少團長的故事吸引了,沒有人注意到此時福特公司還沒有百年的歷史喲)。

可見,人才對於一個企業的發展是多麼重要

“解人於困境,待人以至情。林叔,人心都是肉長的。即便我們現在並用不了這麼多人,能在他們艱難窘迫之時伸出一把援手,也是值得的,對於我們萬家工商貿集團今後的長遠的發展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深刻意義,誰又敢說這些人才裏面沒有一個‘恩坦因曼斯’一樣的幹才啊?”

林湯圓等人聽得連連點頭。這纔有了懇談會上林湯圓積極主動提出處理三千失業工人、技師的這一幕。

說到周大少團長對於人才的重視尊重,在他最爲倚重的技術研究院,有一個後來被中國科學技術界廣泛爭議的話題:

周大少團長往往是以某個在其學科領域獨有建樹的科學技術人員爲主建立特地的研究機構。像以留學歸來的方毅博士爲主的鋼鐵研究所、茅以升教授爲主的中國地質研究所等等,以至就連土生土長的在速食研究領域獨樹一幟的人稱“老實牛”的由一個普通技術員成長爲所長的食品研究所也是這樣子的組織架構。

最後當週大少團長的技術研究院涌現出一批幾十個在國內外都是一流的科學技術人員和一大批領先世界的科學技術的時候,放下諸多不同看法,人們不得不承認周大少團長這一招效果很好。

其實按周大少團長的說法:

他們就是學科帶頭人,這樣做是對他們學問價值的認可和尊重

在這些學富五車的科學技術人員看來,後來他們對於曾經的這個小軍閥老闆卻是一致的高度評價:

就憑着尊重人才、尊重學問,並且在諸多領域具有卓越開創性成就而言,在中國近現代科學史上,周大少團長絕無僅有。

200 334章 天下沒有白吃的宴席 最漫長的五年 200 335章 大花貓與愚人金(上)

335章大花貓與愚人金(上)

重慶技術研究院的科學技術人員與他們那個出身於工科的(重慶小龍坎技工學校)小軍閥老闆周大少團長之間的關係,絕沒有誠惶誠恐的樣子,更多的時候更像志同道合的良師益友,或者說是同道中人。鋼鐵研究所的方毅後來回憶起這段難忘的歷史仍然感觸尤深。

方工當時在重慶貓兒石工業園與南岸葉州工業帶聞名遐邇,不僅僅他學識過人,更多的是他的趣聞跟周大少團長有的一拼:比如,這個經常“聞香而來”的超級好吃狗啥子都敢吃?人稱天上的飛機、地上的汽車、水裏的輪船他不吃,其它什麼都敢吃。

總裁大人撲上癮 令人奇怪的就是即使方工如此愛吃、特吃,仍然是瘦削的跟根竹竿子一樣。看來搞科研工作的那真是太費腦水了,毛太祖愛吃一口紅燒肉恐怕也是這般原因。

衆所周知,方工另一個怪癖就是不管到哪裏都是騎一輛“轟達”牌的兩輪輕便摩托車。即使曾經出過車禍,摔斷過兩根肋巴條也是不改此種習慣。

方工出車禍這事情發生的時候,周大少團長當時尚在抗戰的沙場上浴血奮戰,聞知還專門給重慶留守人員發來數百字的電文:強調必須勸說方工放棄這騎摩托車的習慣,甚至指示把自己那輛奔馳小轎車贈給方工當座車。

確實,在重慶這種路陡坡多彎急的山路複雜路況上,沒有一點防護力的摩托車騎起的危險性不言而喻。重慶人就曾詼諧地編了兩句順口溜,叫“要想死得早,一溜煙的跑;要想死得快,騎個一腳踹”這一溜煙是形象地比喻摩托車的單筒排氣管,一腳踹自然指的是摩托車的啓動踏板。

方工被迫坐了幾天小轎車,肋巴條剛好利索,又騎起他的摩托車來了。別人也勸不住。

周大少團長回渝後,到技術研究院鋼鐵研究所視察工作。還沒進研究所大樓,一眼就看見壩子裏方工那輛裝飾得挺拉風的輕便兩輪摩托車,氣得當場直接叫萬朵花喊幾個護衛擡起走了:把方工的摩托車“偷”了,看你還騎啥子?

方工下班後,出來滿世界又急又氣尋找自己的愛騎不着,連學問人的風度也不要了,當場在上百的科技人員面前破口大罵,這才被知道內情的保安人員急忙拉住告知了實情。

嗨,一個大老闆做這事在得知是周大少團長所爲,方工的犟牛脾氣上來了,就是不坐周大少團長送來的奔馳小轎車,轉天又去買了一輛輕便兩輪摩托車,仍然我行我素。

好周大少團長也是個吃軟不吃硬的犟得死人的牛脾氣,好話歹話說盡了,方工老大個人怎麼四季豆油鹽不進啊

火一上來,周大少團長佈置萬朵花成立了一個專門“偷”車小組,是偷一輛方工又去買一輛,方工買一輛周大少團長就喊萬朵花等人“偷”一輛……

牛皮扎扎牛皮,終於還是周大少團長這個小犟牛最終取得了勝利(其實是方工被他娃這種真情給感動了,要不然搞科學研究的怎麼可能輕易放棄啊)方工無奈只能接受了周大少團長的那輛奔馳小轎車當了座車。

周大少團長這才善罷甘休收兵回營,還對有點想不通的方工說道:

“方工,你一天騎個破摩托車(罵他娃自己嘞,這輕便兩輪摩托車就是他的傑作啥),是啥子意思嘛?

搞科研工作的,並不是清貧的代名詞。方工,你是鋼鐵研究所的所長,就是要給下面的廣大科技人員帶個好頭。這不僅僅是關係到你的安全問題,更重要的是給人們一個榜樣:

搞科研好有奔頭,搞科研能致富,搞科研的能坐上奔馳寶馬,過着好日子老子在這裏毫不客氣地說,搞科研弄成一幅窮酸樣子,只能證明他莫得啥子成就的你搞出成果轉化爲生產力不就發財了?要懂得科學知識與現實生活的結合……”

“對,你有理、有理”

方工遇到周大少團長這種言販子大忽悠,無言以對,只能一個勁翻白眼。其實心裏倒對周大少團長這套“歪理”有些認同了。

鋼鐵研究所知道周大少團長這番話,幹勁更是沖天:爲了好日子,也得拼命幹啊。

自然,有了奔馳小轎車當了座車,方工到黃桷埡周家花園來“彙報”工作也就更加方便快捷了:從貓兒石工業園區的鋼鐵研究所順着上(新街)黃(桷埡)山路也就是半個多小時的車程罷了。

“曉舟啊,我來跟你說件事。咦,你又在弄什麼好吃的,哼、哼,哎喲,好香”

方工一進大廳就抽動着鼻翼嚷嚷開了。那個偌大的西餐廳“公社大食堂”裏一衆人,正圍着長條餐桌上一大盆熱氣騰騰的金黃色窩窩頭嘰嘰喳喳的。

方工進來跟衆人招呼示意以後,就擠到餐桌大盆前,不客氣抓起一個香噴噴的窩窩頭往嘴裏咬,狠狠地咬了一大口,才囫圇不清地邊嚼邊說:

“香是挺香的,就是有些粗糙了曉舟,這回手藝有點回潮了哈(川渝方言水平下降的意思)”

卻沒有聽見人說話,打眼一看,只見衆人全停止了談話一片莫名驚訝的目光盯着他。方工還以爲大家覺得他不講客氣自己先吃上了,吧嗒着嘴巴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主要是肚子有點餓了,哎,大家怎麼不趁熱吃啊?”

小雨娃子嗔怪說道:

“方伯伯,大好吃狗你怎麼連乾爹給大花貓(雅安邛崍一帶對棲息當地的大熊貓的稱呼,也稱食鐵獸等,名稱很多,周家花園的人見周大少團長稱其爲大花貓,也都這樣子稱呼了)做得窩窩頭都要吃啊?”

方工聞言瞠目結舌,衆人見此鬨堂大笑。

周大少團長邊大笑邊說道:

“行、行、行乖雨娃子,你方伯伯吃莫得啥子的,他就是咱們寶貝的‘大花貓’嘛”

方工尷尬地嚥下嘴裏吧嗒着的窩窩頭渣渣,指着大笑的周大少團長責怪道:

“你啊,有你的哈,害人不淺怎麼弄個大花貓的吃食也弄得這般香甜?”

真是個人窮怪烏雞,瓦落鴿子稀。方工這番有點不講理的話,衆人聞言更是笑得前仰後合。

“走,端上窩窩頭喂大花貓去”

周大少團長一聲招呼,一行人來到了那兩隻大花貓棲身的山坡箭竹林處。

“小黑、小白,出來吃好東西囉嘿(很)好吃的噴噴香的窩窩頭喲”

周大少團長高聲吆喝起來。

這兩隻大花貓,幼年就與人類相處,並不怕人,大家也都跟它們嬉耍過。這時聽見周大少團長的叫喊,大花貓只是遠遠地在箭竹林中探頭探腦往這邊張望了一下,卻無動於衷。

方工見狀,乾脆抓起兩個窩窩頭做誘惑,大聲招呼大花貓過來吃。小黑、小白也是愛理不理的。方工自嘲地笑道:“估計是這兩隻大花貓肚子不餓。”其他人你喊過來我叫過去,統統白搭。

最後還是經常餵養它們的周家花園的護衛隊隊長單臂沈老2的一嗓子,奇蹟發生了:

小黑、小白甩着溜圓的胖乎乎身體,這兩隻大花貓都快兩歲了體重都快一百公斤了,成了大傢伙。這時卻像一陣風似的向這邊跑來。到了衆人跟前,親熱地擠在沈老2面前,接過他手上的香噴噴的窩窩頭就坐在那裏大吃起來

大家目瞪口呆:沈老2一口艱澀難懂的巴中話(川北一個縣)大花貓還聽得懂?

嗨,周大少團長一下子記起前世曾經在成都西郊的中國大熊貓繁育基地遊玩的時候,那個地方的大熊貓也是隻對常年喂育它們的養育員的成都話纔有反應,才聽得懂、明白啥子意思。

這沈老2除了護衛周家花園,平常基本上就是他照顧着這兩隻大花貓,從它們從雅安來到周家花園很小的時候就是由沈老2盡心盡責地照料,沈老2也是把它們當作了自己的孩子一樣,經常跟它們呆在一起。

看來啊,不僅僅是情意深長,小黑、小白恐怕也只懂沈老2那口巴中腔調了

跟大家一說,衆人半信半疑。周大少團長就喊沈老2做個實驗。果然,再次讓沈老2到一邊去招呼一嗓子,這兩隻坐着正用雙手捧着窩窩頭啃吃的大花貓聽到沈老2的召喚,立刻扔下窩窩頭屁顛屁顛地往沈老2那地方跑去了

“看來不學一口巴中話,老子連大花貓都喊不動”

周大少團長頗有些惱怒地說道。

衆人也是面面相覷:這沈老2的巴中話啷個學嘛?地方口音太重,說句話舌頭都伸不直、攣不轉

在一衆人面前這回大長了臉子的沈老2,笑着得意地對周大少團長說道:

“團長,巴中話好雪(學),好雪,嘿好雪啊”

周大少團長氣樂了:

“爬你個三十三喲,學你個鬼啊,雪、學不分的傢伙”

這個有些搞笑的花絮帶過,卻說方工這段時間裏常往周大少團長這裏跑,那還真是有事情的。

“曉舟啊,說句實在話。你的那個鬆藻煤電鐵聯合體,這鍊鐵鍊鋼的原料都是那儲量不小但鐵礦石品位卻很低的硫鐵礦採掘、選礦、冶煉工藝複雜,產量低,成本高不說,鋼鐵品質太差了

拿給吳老瓶子做高射炮,稍微增加點膛壓、增點點初速,就能爆膛吳老爺子都氣得罵人了。

還有你說的做鋼軌,也別想了易脆韌性太差,抗疲勞根本過不了關。至於做啥子坦克、飛機、艦艇的材料你就不用考慮了

你也是個內行,國際上的鋼鐵行業,基本上都不用硫鐵礦,反而是化工領域多用。唉,咱中國怪,說起鐵礦石儲量豐富,卻幾乎都是硫鐵礦……”

周大少團長是知道這個情況的,當初發現鬆藻煤礦傍生大儲量的硫鐵礦時,像方工等皆認爲是雞肋一般的: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硫鐵礦(過硫化鐵),FeSo2,別名黃鐵礦。是等軸晶系的硫化物礦產,具有Nacl型晶體的結構,常有良好的晶體形狀:呈現誘人的黃色立方晶體。我們最常見的有六方體、八面體、五角十二面體及其聚形。硫化鐵不透明,表面有一層金黃色的金屬光澤。硬度大,達6-6.5,小刀刻不動的,在地表條件下常風化爲褐鐵礦。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