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其聲之悲,就連我等奴婢們聽了後,都感到痛心無比啊。

不過,陛下也對賈爵爺揚州之行褒讚有佳,贊爵爺您殺伐果決,該出手時便乾淨利落的出手,將明教和白蓮教兩教幾乎斬盡殺絕。

誇讚爵爺您有乃祖之風!

更難得的是,打破了揚州八大鹽的抱團,抄了周汝南的家……”

送賈環出宮的一路上,蘇培盛說盡了好話,一直等到快出宮門的時候,他最後意味深長道:“賈爵爺。陛下對賈家,對寧國府,更準確的說,是對賈爵爺您。可着實是另眼相看哪。

這十匹上等內造的金錦,不過是錦上添花,真正的施恩,爵爺您回去後就知道了。

嘿喲,真真是國朝百年來。前所未有的隆恩聖眷了。

賈爵爺可不要辜負了陛下的……賈爵爺?”

蘇培盛見賈環忽地皺起眉頭,不顧他在說話,居然探頭朝後方拐角處的華清宮方向凝神看去。

華清宮乃中宮皇后所居之所,儘管賈環在這裏探頭肯定看不到,可是隻這姿態就很有問題。

這是想打望皇帝的老婆嗎?

“賈爵爺?”

蘇培盛輕聲喚了聲沒有用後,眼中不由閃過一抹怒火,若換個人,他現在怕是已經揮手招來大內侍衛了。

可是面對賈環,他只能加大聲音再喊一次。

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賈環非但還不理會他。甚至想用力推開他,朝華清宮走去。

“賈爵爺!”

蘇培盛不能再無動於衷了,賈環是由他親自帶領出宮的,若是賈環闖出什麼彌天大禍來,或許還能保命,可他蘇培盛就算身爲皇帝近侍,也免不了人頭落地。

因此他死死的擋在賈環身前,尖聲道:“賈爵爺,這裏是大內!”

賈環聞言,身體一震。卻還是沒有直接理會,而是緊緊的皺着眉頭,眺望着遠方,沉聲道:“蘇總管。 撿到一個異界 方纔過去的那一隊宮女,是什麼來頭?”

蘇培盛聞言,眼中忽地閃過一抹了然,臉上的陰沉之色消失殆盡,笑道:“哦,賈爵爺說的是那些人啊。那是陛下今年選秀的秀女們。呵呵,她們如今可是宮裏的貴人哩,說不準哪個就直接飛上枝頭做了……”

“蘇總管,告辭。”

賈環再次很失禮的打斷了蘇培盛的話,只一拱手,而後面色鐵青的大步走出宮門。

蘇培盛見狀,眉頭微微皺起,心裏生氣是小事,關鍵是,總覺得好像哪裏出了大岔子。

賈環出了宮門後,在宮門不遠處與帖木兒並後來趕來的韓大並數個親兵相會和,而後沒有多言,徑自翻身上馬後,朝西城公侯街打馬而去。

……

“哎喲喲,可總算是回來啦!”

榮國府,榮慶堂內,經過一番哭笑之後,王熙鳳在賈母旁邊湊趣道。

賈母依舊高坐在正堂上方的軟榻上,笑眯眯的拉着林黛玉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了幾番後,點頭笑道:“還好,沒清減太多,不然的話,我是斷不與環哥兒善罷甘休的。”

“喲!瞧瞧,這外孫女倒是比親孫子還疼,到哪兒說天理去?老三要聽了這話,那心還不碎成八瓣兒?方纔我才瞧了老三從蘇州帶回來的蘇錦,嘖嘖,別看他年紀小,還真會選東西,那錦帛,竟比內造的看着還好。

老祖宗,我可先說好了,等夏天的時候,我可是要用那大紅的錦緞做一身羅裙。多鮮豔哪!

您老封君要是得罪了老三,他那脾氣再一惱,不給了,你說我找誰要去?”

王熙鳳一副財迷心竅的小家子模樣,將滿堂人逗的捧腹大笑。

連得知賈環和林黛玉回來的消息後,一起趕來的賈政和賈璉都忍不住搖頭笑了起來。

“你這破落戶,也不怕姨媽笑話你窮酸沒出息!”

賈母大笑了一通後,用手指虛點着王熙鳳嗔罵道:“你也經過不少好東西了,竟也好意思說什麼大紅的錦緞,連個錦帛都不認識,我看你以後還好意思誇嘴?”

薛姨媽在一旁笑道:“憑她怎麼經見過,如何敢比老太太呢?老太太何不教導了她,我們也聽聽。”

王熙鳳也笑道:“好祖宗,教給我罷。”

賈母笑道:“那大紅錦緞,是蘇州宋錦。”

王熙鳳嬌笑道:“四大名錦我都見過,喏,我裏頭的這件紅襖不就是宋錦嗎?怎地這般不同?”

賈母白了她一眼,道:“你身上的雖然也好,可比不得環哥兒帶來的這些。別說是你了,怕是連姨太太都認不得這幾種。”

薛姨媽笑道:“還真是沒見過。”

賈母道:“其他的倒也罷了,雖然稀奇,可如今這世面上總還能尋着一些。尋不着的,內造的也有。但有三種,卻是連大內怕都難見。分別是青織金仙鶴宋錦、青織金穿花鳳宋錦、青織金麒麟宋錦。

鳳丫頭相中的,就是青織金穿花鳳宋錦。豔的很。正是你們這個年紀穿的。

蘇州宋錦在前明時候極爲昌盛,宣德年間織有“晝錦堂記”,當真是精妙絕倫。

只可惜前朝末年,戰亂肆虐,許多珍貴的宋錦手藝織法便失傳了。

也難爲環哥兒。不知從哪給你們淘換來的。”

薛姨媽笑道:“別說鳳哥兒了,就連我都沒聽說過。”

這面說話間,王熙鳳已經打發人取來了一匹。

賈母拿到手裏,道:“可不就是這個!扯出來,給你們妯娌和姑娘們一人做一身襖子,剩下的再做些夾背心子給丫頭們穿。放在那裏做什麼,我……”

“三爺回來啦!”

婚契蝕骨:前妻帶球跑 賈母正說着,門外傳來丫鬟們的聲音,嘰嘰喳喳的。

總裁,滾出去! 只是奇怪的是,若是往常。賈環早與這些丫鬟們開起玩笑來,嘻嘻哈哈的。

今日卻只聽得丫鬟們的聲音,卻不聞賈環的聲音。

賈母眼睛看向了堂前一處,見那人也有些坐不住,不由暗自嘆息了聲。

“孫兒賈環,給老祖宗請安。”

賈環沉着一張臉走了進來後,眼睛環視了大堂一圈後,臉色愈發難看,不過還是規矩的跪在堂上,給賈母請安道。

然而。先前衆人歡快的氣氛,終究還是因爲他陰沉的臉色散去了。

Wωω. ttКan. C〇

“好,好,快起來吧。可憐見的。一來一回這麼遠的路,又是這個時節,難爲你了。”

賈母含笑道。

賈環輕輕搖了搖頭,卻並未起身,他看向軟榻下方的一側,李紈的位置。強笑道:“大嫂子,勞煩大嫂帶姊妹們先下去,待會兒小弟給大家發送帶來的禮物。”

李紈看着賈環,想勸說什麼,可看到他臉上的神色後,又止住了,嘆息了聲,見賈母等人也沒反對,就引着滿面擔憂的探春、黛玉、湘雲,和一臉委屈的惜春還有面色淡淡的寶釵並賈寶玉一起離開了。

等李紈等人的身影退去後,堂上的氣氛愈發嚴肅了起來。

賈環擡頭直視着賈母,沉聲道:“老祖宗,二姐安在?”

賈母聞言,沉默了。

“老祖宗,我二姐安在?!”

賈環的聲音高了些,堂上衆人的臉色都難看了起來。

賈母還是沒有回答,但卻看了一角處賈璉一眼。

賈璉不得不站出來了,他起身,臉上強擠出笑臉,看着賈環道:“三弟啊,你先起來,這不正準備給你通報這個喜訊兒嗎?真是天大的喜信兒啊!

你知道嗎?咱們家的大小姐,就是元春,被晉封爲鳳藻宮尚書,並加封爲賢德妃!

三弟,這可是貴妃啊!你成國舅爺啦!”

賈環一雙眼圓睜,死死的盯着賈璉,一字一句道:“我問的是,我二姐安在?”

賈璉聞言一滯,臉上有些掛不住了,他本也是紈絝慣了的公子哥兒,又是受賈母寵愛,還是哥哥,方纔能那般放下身段兒對賈環說話,已經實屬不易了。

此刻賈環居然還“得寸進尺”,真是豈有此理。

賈璉公子哥兒脾氣上來,哼了聲,拱手道:“蒙當今聖上隆恩聖眷,因念及先榮寧二公之功,所以,今次除了加封元春爲貴妃外,還格外開恩,允許賈家再送一秀女入宮當值。並許諾,經過勘查,若是入宮之女依舊如大姑娘那般賢良淑德的話,賈家還能再出一妃!

如今家裏的適齡女孩子,就只有迎春了。所以,這個好事就落在了……”

“砰!”

賈璉話未說完,人就倒飛了出去,半空中嘴裏噴出一條血練,橫掃空中,而後重重的摔倒在地。

衆人驚的連驚呼聲都忘了呼喊。

賈環起身了,猩紅着一雙眼睛,鐵青着臉,咬緊牙關朝賈璉走去。

“你……你想幹什麼?”

賈璉一邊嘔血,一邊驚駭的問道。

“你怎麼不去死?”

賈環死死咬緊的嘴裏吐出了六個字。

“我……我是她兄長,長兄如父!你算什麼?你憑什麼做主?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賈璉一邊往後移,一邊惶恐的喊道。

“是!”

賈環忽地頓住了腳,雙手伸展,十指叉開,周身氣勢蓬勃而發,似不如此,便無法舒展他內心的暴怒一般。

他歇斯底里的怒吼道:“是,你是她兄長,是長兄如父。”

吼完這句,賈環的聲音又忽地變輕,非常輕:“那你爲何不像你那死鬼老子一般,安份的去死呢?”

“環哥兒啊!”

……

“杏兒,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了。”

龍首宮,暖心閣內,贏玄面對着牆壁上懸掛着的大秦寰宇周天圖,負手而立,語氣平淡的拒絕道。

即使對面堂下跪着的是他最寵愛的孫女,可在這件事上,他並不會動搖。

贏杏兒原本一雙燦若星辰般明亮的眼睛,此刻卻有些黯淡下來,她懇求道:“祖父啊,賈環他……

若是別個倒也罷了,可偏是他最爲關心的二姐姐。

他那個二姐秉性純良的有些過分,心裏沒有半點城府,她根本不適合在宮裏這種地方待下去的。

祖父啊,他臨走前,將家事相托於孫女,孫女也答應好了他,會幫他照顧好家。

可現在……”

贏玄看着贏杏兒黯淡了許多的眼睛,語氣和緩下來,道:“若是別個秀女,你自己就可以做主,想來你皇伯父也不會不給你個面子。

但這個丫頭不同,她是你皇伯父特意加恩於賈家才挑選進來的。

所以,你大可不必擔心,她入宮後,只會更得寵。

朕若插手此事,你想想,你皇伯父該怎樣想?

毒舌萌寶彪悍媽 而且,對你,對賈環,甚至對整個大秦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

杏兒啊,以你的權謀心思,不應該想不透這點纔是。”

贏杏兒不是想不透,而是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

她悲哀的坐在地上,雙手抱膝,喃喃苦惱道:“該怎麼辦啊,到底該怎麼辦啊?”

贏玄還是第一次見贏杏兒這個大氣無邊的孫女露出這種小女兒心思,不由有些好笑,道:“其實,倒也並非一定讓那個丫頭入宮……”

贏杏兒聞言,方纔黯淡的眼神騰的一下明亮起來,擡頭看向贏玄,一張並不算太美的臉上,露出十分陽光,十分燦爛的討好笑容,她一路小跑跑到贏玄跟前,抓住他的胳膊搖晃道:“皇祖父,您就教教孫女嘛!您就教教孫女嘛!”

贏玄大概也只有在這個孫女跟前能享受一些天倫之樂了,他哈哈大笑道:“再等等,再等等不是壞事……”

……

(未完待續。) “環哥兒,你是想逼死我這個老太婆嗎?”

賈環方纔那句話,不僅讓榮慶堂內的氣氛瞬間凝結,更讓賈母在這一刻蒼老了何止十歲。

賈赦再不成器,那也是她的兒子啊……

賈環淚流滿面的回過身,緩緩跪下,哽咽道:“老祖宗,孫兒豈敢……孫兒只想親人平安,少受世間悲苦。

老祖宗,別人不知,難道您還不知道嗎?

那宮裏又豈是一般人能活下去的好去處?

祈家福女 大姐姐自幼養在老祖宗膝下,受老祖宗調理管教多年,入宮之後,尚且步履維艱。

孫兒自承爵以來,每年暗地裏不知往宮裏灑進去多少銀子,又幾番暗中託付樑九功樑公公,就這樣,才勉強讓大姐姐少受些罪過,熬到了今日……

以大姐的能爲,尚且僅能自保。

可二姐她……二姐心性純良質樸,溫順老實,從不與人爭什麼。

又哪裏能經的住宮裏的那些明槍暗箭,陰。私算計?

孫兒這心裏……當真是猶如刀絞啊!”

賈環的這番話,令堂上衆人面色再變。

尤其是王夫人和薛姨媽、王熙鳳等人。

以賈環素來的表現,大家都知道他重情重義,尤其是格外善待家裏的幾個姊妹。

但大家當真誰都不知道,賈環居然連賈元春都照顧到了。

賈府裏又有誰不知道,賈元春的生母王夫人,幾乎恨不得賈環母子倆即刻就死……

可不想賈環卻能做到這個地步……

再這樣一對比,賈環之前說的那句話的衝擊,似乎就沒這麼大了。

賈璉紅腫着半邊臉,眼神裏又恨又羞,但更多的是怕,打心底的怕。

尤其是當他看到賈環的眼神又掃過來時,整個人冷不丁的打了個激靈。

嚥了口血腥味兒的唾沫後,他強行壓下恐懼。賠笑解釋道:“環哥兒,你……你是不是擔心過頭了?以你如今的聲勢,宮裏誰敢動二妹妹?我也是爲了她……”

“閉嘴!!”

沒等賈璉將話說盡,賈環就厲聲喝斷。剛壓下去的怒火再次澎然爆發:“你真真是個混賬東西,既然想搏富貴,就該效仿英烈先祖,習武練功後赴疆場殺敵立功便是。

我們賈府滿門的富貴都是這麼得來的,祖宗如是。吾亦如是。

何嘗見過你這種沒用的廢物,爲了貪圖富貴,竟將自己的親妹妹送入那等地方受苦受罪。

賈璉,你枉爲七尺男兒,你更不配當榮國子孫。”

“環哥兒,你聽我解……”

“你再敢狡辯半句,我現在就一掌斃了你這個混賬。

我也是奇了,你這一房怎麼就盡出你們這些丟人現眼的玩意兒?

現在,滾去祠堂跪着!

賈璉,今日我若是帶不回二姐來……”

賈環猩紅着眼睛看着面無人色的賈璉。一字一句道:“你就好好想想,下去後,該怎麼面對榮國先祖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