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其餘四個妖怪也紛紛露出哭喪的表情,瞳孔中的光澤暗淡到了極點。

簡直倒黴到姥姥家了啊!

白小鳳戳了戳黑蛇的腦袋:“你們妖怪聚集了這麼多,想幹嘛呢?”

黑蛇搖搖頭:“不知道,大人,小的真的不知道。”

“哎呦,我靠!都被龍揍趴下了,還不老實交代呢?”

話音剛落,皮皮就卷着陰風飛到了白小鳳身邊,一副要動手的架勢。

其餘四個妖怪頓時急了。

“大人饒命,我們,我們真的不知道啊。”

“妖界盛會是五家共同發起,我等微末小妖只是負責看守wài wéi,對盛會緣由根本就不清楚啊。”

“大人,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已經很艱難了啊。”

……傲視傳奇

白小鳳擡手製止了皮皮,看了看地上的五個妖怪。

他選擇了相信。

這麼大的一場妖界part,這些小妖也很難有資格知道具體原因。

且,這五個妖怪都這種處境了,也沒膽子繼續撒謊騙他。

想了想,白小鳳說:“既然這樣的話,本大爺相信你們,不過,你們得幫本大爺做一件事。”

“大人只管說,只要能放過我們,我們肯定做。”黑蛇忙說道。

其餘四個妖怪也紛紛點頭。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帶我們進灰家。”

什麼?!

五個妖怪同時一驚。

隨即黑蛇有些恐懼的說:“大,大人,這事,小的,辦不到呢。”

那隻刺蝟妖怪也附和了起來:“實不相瞞,此次妖界盛會,不僅聚集了五家家主和精銳,就連一些妖界的獨行大能們也紛紛現身了,灰家是主會場,實力達不到綠瞳的妖怪,都沒資格進入呢。”

聞言。

皮皮和慧娘、肥耗子全都驚呆了。

媽個雞!

妖怪們,真的打算嗨上天啊?

不僅五家齊聚,就連平日裏特立獨行的大佬妖怪都現身了,這場風,怕是要刮成lóng juàn fēng了吧?

要知道,在妖界中,平日都是以五家率領羣妖。

其中也有一些實力強橫的大妖並不服五家率領,但,他們也不會參與到俗事中來,換句話說,就是懶得管是不是五家率領妖界。

這些妖怪都是真正沉迷xiū liàn無法自拔的主,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追求最強。

這種妖怪,即便是五家號召,也很難請動。

但,現在連這些妖怪都出來參加盛會了。

事情,沒那麼簡單了!

白小鳳臉色陰沉了下來,目光深邃的盯着地上的黑蛇:“不,你們能做到。”

黑蛇被白小鳳盯得渾身發毛。

他好想哭哦。

打又打不過,現在明擺着是要被按在地上摩擦啊。

咬了咬牙,黑蛇帶着哭腔哀嚎了起來:“大人,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哦。”

白小鳳淡淡地應了一聲,轉身,對皮皮說:“錘死他們,換下波能帶我們進灰家的妖怪。”

話音剛落。萌妃嫁到:皇上跪下說話

黑蛇頓時身軀繃的筆筆直直,好絕望,好痛苦哦。

“行,大人,我們能行!”

一隻狐狸妖怪搶先應了下來。

白小鳳示意皮皮停下來,然後看向那隻狐狸:“真能做到了?”

狐狸用力地點點頭:“能,一定能!”

說着,狐狸扭頭看向黑蛇:“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白小鳳對着黑蛇翻了個白眼:“你看,還是狐狸聰明,心裏有逼數。”

“……”黑蛇。

頓了頓。

白小鳳緩緩說道:“其實你們帶我們進去也沒多大的難度,劇本,本大爺都幫你們想好了。”

“你們就護在我們身邊,一路往灰家走就是了,要是遇到別的妖怪盤問,就說本大爺是五家家主一起哭着請來的大佬就是了。”

靜。

山林中,一片死靜。

五個妖怪全都愕然地看着白小鳳。

就連皮皮慧娘和肥耗子都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小鳳。

嘶~

這傢伙,真的好無恥啊!

五家家主一起哭着請來的?

他也想的出來啊!

把五家家主當什麼玩意兒了?

不過,這話他們也沒直說。

五個妖怪就更不敢說了,都被按在地上摩擦了,除了點頭,還能怎麼辦?

五個妖怪很快就強撐着站起來,帶着白小鳳他們往山林深處走。

白小鳳雙手背在身後,好似閒庭信步似的,嘴角掛着淡淡的笑意。

皮皮趴在他肩膀上,低聲道:“主人,你這比裝的,還真是清新脫俗呢,就你這不要臉的勁,真滴是……”

“皮皮……”

白小鳳笑容收斂。

皮皮身軀一顫,忙憨笑了起來:“哎呀呀,龍是說主人你法力無邊,天下無敵……”

這時,慧娘和肥耗子跟了上來。

肥耗子低聲問道:“真能行?”

白小鳳低頭看了一眼肥耗子:“你是覺得本大爺的實力不行,還是你和慧孃的身份不夠明顯?以至於讓那些看守的妖怪,還敢攔我們?”

重振中醫 “或者說,你是覺得當年你們灰家的那門子事,你那大兒子,有脾氣鬧得整個妖界都知道?” 篡位這種事,在妖界中並不罕見。

甚至,暗地裏各種妖怪都心知肚明。

但,也沒誰真的有臉皮把這種事搬到明面上來嚷嚷。

現任灰家家主雖說不是幹掉自己老爹,篡位成功的。

可當年爲了成爲家主,終究是幹掉了自己的親弟弟。

這種事,估計實力強點的妖怪,心裏都有數,但灰家絕對不可能把這種事情張揚出來。

現在所有妖怪都聚集在灰家開part,羣妖亂舞,場面肯定夠亂。

這種情況,反而對他們有利。

至少,在混進灰家之前,不擔心被提前發現。

畢竟,就算灰家人認識慧娘和肥耗子,也有些提防人類天師,但你不能奢望每個妖怪都認識慧娘和肥耗子,也有膽子在不確定白小鳳這個喬裝大佬到底是不是真的之前,直接動手。

以白小鳳的實力,確實擔得起天師大佬的身份。

而慧娘和肥耗子,又確實是綠瞳藍瞳的耗子大妖。

有這兩重身份在,白小鳳也不擔心被別的看守妖怪看破。

連看守wài wéi的妖怪都不清楚這次盛會的原因是什麼,難道還能指望其餘的看守妖怪清楚五家家主有沒有哭求一位天師大佬前來參會?

相反。

若是沒有這場羣妖聚集的盛會。

他們反倒是會直接進入灰家,指不定第一時間就搞得灰家腥風血雨了呢。

現在,遇上了這個節骨眼,大搖大擺的走進灰家,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肥耗子眼中lán guāng閃爍了幾次,終於反應了過來。

他佩服的說道:“白先生果然厲害,此等謀略,老夫拍馬不及。”

白小鳳淡然地擺擺手:“嗯,這個本大爺還是知道的,你的腦子要是好的話,當年也不會被人拍到墓穴裏當封穴,一壓就是幾百年了。”

“……”肥耗子。

好氣哦。

人家真的只是隨口恭維一下而已啊,幹嘛這麼當真?

當nián de shì,如果老夫有反抗的餘地的話,也不會淪落到那樣的下場啊。

不是腦子的問題,是真的實力的問題啊!

四周的山林越來越密。

腳下的落葉也越來越厚。

藤蘿密佈,妖風陣陣。

靜謐的山林中,陰森的讓人後背發涼。

白小鳳深一腳淺一腳的走着,他有些明白爲啥妖怪們能在大小興安嶺中稱王稱霸,以至於人類天師都罕有人進到他們的地盤來了。

實在是,路太特麼難走了啊!

他這有妖怪帶路,都深一腳淺一腳的走的格外費力。

更何況別的天師進來了。

沒人帶路的情況下,分分鐘迷失在這原始叢林裏啊。

豪門宮少:摯愛獨家狂妻 沒啥特別重要的事,講道理,人類天師只要腦子沒被拖拉機碾過,都不會進妖怪的地盤來。

相比下,眼前的這幾個妖怪行走的倒是異常輕鬆。

兩條黑蛇貼在地面滑行着,如履平地。

兩隻狐狸和那隻刺蝟,也是蹦蹦跳跳的越過各種障礙,絲毫看不出有吃力困難的地方。

講道理。

如果不是不想太惹人注目,白小鳳真的很想讓皮皮直接變成本尊,一股腦的飛進灰家了。

隨着深入,白小鳳也能清晰地感應到四周的妖氣越來越濃。

甚至,妖氣已經濃郁到化成了霧氣,縈繞在山林中,讓視線都變得模糊了起來。

一路上不停地有負責看守的妖怪竄出來,阻攔他們。

但,那些妖怪一看到有妖怪帶路,且還有灰家的兩位大妖簇擁着一位人類天師,很自然的就相信了五個妖怪的話,紛紛恭敬地離開。

這也印證了白小鳳一開始的猜測。

越是往山林深處走,附近竄出來盤查的妖怪也越來越多。

女尊之九落飛葉 不過結果都一樣。

那些妖怪都紛紛恭敬地對白小鳳拱手作揖,然後快速退去,生怕惹惱了這位大佬。

雖說白小鳳沒有再爆出陰力,展露實力。

可身邊的慧娘和肥耗子確實是正兒八經的大妖了,他倆的眼睛放的綠光和lán guāng,也是貨真價實的。

那些小妖根本不認識灰家的哪位大妖。

但,大妖和耗子,他們還是能分辨出來的。

有兩位大妖護送的人類天師,赤果果的就是大佬了呢。

“主人,突然發現,你真的很聰明吶。”

皮皮趴在白小鳳的肩膀上,一陣感嘆:“要是你不來這一招,這會兒咱們還在wài wéi慢慢的往裏摸呢。”

白小鳳笑了笑,正要回應呢。

突然,異變陡生。

轟!

夜空上,一陣狂風呼嘯。

恐怖的勁風愣是將頭頂參天的樹冠給吹得搖晃起來,顯露出了漆黑的夜空。

與此同時,白小鳳就感覺到一股極爲強橫的妖氣正從遠空極速而來。

他豁然擡頭,就看到夜空中已經被鋪天蓋地的妖氣籠罩。

下一秒,一團妖異刺目的lán guāng極速劃過。

lán guāng中,赫然是一隻大鳥!

那隻大鳥翼展足有十米,扇動翅膀掀起狂風,速度極快,眼中更是迸發着妖異的lán guāng,比肥耗子的lán guāng都要更濃郁一些。

“嘶~好大的鳥!”

皮皮嚇得縮了縮脖子。

而慧娘和肥耗子也一下子收斂起身上的妖氣,生怕引起天上大鳥的注意。

若是現在被這大鳥發現,發生了摩擦,那後邊可就不能順風順水了。

至於那五隻妖怪,被大鳥散發的妖氣威壓籠罩着,一瞬間全都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

大鳥來的快,去的也快。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