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再就是輕鬆。

這或許是Frank自己的一種報復方式吧?

因為Frank突然就覺得,自己對於這樣的Evelyn,其實是很樂於見到的。

說起來,好像就是在幸災樂禍了。

Frank甚至好像還很想對Evelyn說些風涼話。

諸如「看吧,這都得怪你自己啊。都是你當初執意要離開我的。」

「這才離開我幾天啊?現在那報應就降臨了不是?你這純粹是自己害了自己啊。」

但是,衰老總歸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不管是別人,還是自己。

不管是曾經的愛人,還是眼前的仇敵。

儘管所有人都要變得衰老。

沒有任何人能夠避免得了。

這是所謂的自然法則。 但一張遠遠比記憶中的樣子蒼老無比的面容,任何時候都會是慘不忍睹的。

不管那是別人眼中的自己,還是自己眼中的別人。

但Frank現在卻很有些硬心腸。

居然能夠坦然面對。

對於Evelyn這副模樣,背後可能承載的巨大痛苦,視若無睹。

當然Frank也是可以這樣作態。

選擇心硬如鐵。

但那卻不會是一種簡簡單單的報復。

他的心思,也不是那簡短的兩個字,可以說得清楚的。

報複本身就是一個狹隘的概念好不好?

不管那是自己對於別人的報復,還是實際上就是別人對自己的報復。

其實過來過去,它都只是一種病態的情緒。

而病態的東西,始終是不太好的。

並且,要那樣報復過去報復過來的話,可能還會導致自己的心態更加扭曲。

那還不如從一開始,就盡量平平安安地走好當初那一條路的了。

但是,在人生這條路上,好像就沒有絕對和始終的平安。

意外,還有代價不可以完全避免。

它們像是布滿在人生中的每一個角落。

不是在這一處,就是在另一處顯現。

在出發之後,如果想要能夠那樣安然無恙地回來的話,除非是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所有返回的路徑。

關於Evelyn的畫面,還是出現得很有規律的。

起碼是嚴格遵循著時間先後順序。

首先冒出來的,是Frank第一次去Robinson,糾纏Evelyn的場景。

但好像卻是另外一個版本。

在現實中並沒有發生過。

Frank死皮賴臉地守在Evelyn面前,好說歹說就是不肯離開。

「先生,還有別的顧客要買東西呢。請你走開好不好?」

「是嗎?但是我也是顧客呢。剛剛才買了你們家的食物。」

Frank拿著手裡的食物,就是不鬆口。

好吧,來看看最後是誰耗得過誰吧。

現在可是高峰期。

一會兒功夫,Frank的身後就排了好一長串的人。

「姑娘,你就給他嘛!要是實在不喜歡,隨後也還是可以拉黑他的呢。」

一個大姐,正好目睹了發生的一切。

就在後面沖著Evelyn嚷嚷。

「好吧好吧,真是怕了你啦。」

Evelyn就拿過一張紙條,飛快地寫下一串數字就要遞給Frank。

「還不夠哦,我還要你的Facebook賬號哦。」

「暈,」

Evelyn翻了一個白眼。

卻只好無奈地乖乖照做。

「這不會是假的吧?如果是騙我好玩的話,等下我又會回來這裡纏著你的哦!」

「對了。還有,不准你不回我的簡訊和電話哈。」

Evelyn忙不迭地點點頭,

實際上她現在打算什麼都先答應下來。

只要能夠把這尊瘟神送走。

她是從一開始就巴不得Frank早點離開的好不好?

Frank卻是心滿意足地端著盤子,在附近找了個桌子坐下。

還隨手買了一大杯冰鎮橙汁。

在Robinson這裡,可是沒有什麼免費飲用水的。

Evelyn她們家的食物,也是只有可樂和紅茶兩種飲料配套。

但是,且慢!

Frank馬上就很有些懷疑了。

本來,看著夢中的另一個自己,演繹著另外一個版本的故事。

Frank是應該感到一些有趣之處的。

但事實是,他卻很快就感受到其中存在著越來越多的疑點。

不少地方,根本就是和事實嚴重不符嘛。

不過,還沒有等Frank徹底清醒過來,畫面卻又是搖身一變。

這次好像是Frank和Evelyn在酒店房間裡面閑聊。

但又沒有聊到什麼小孩子和家庭的話題。

「Frank,我覺得我們老是這樣子的約會,不怎麼好玩。」

「怎麼才好玩?你想怎麼玩呢?我倒是覺得你根本就沒有什麼時間玩。」

「那倒也是。我本來就很忙。」

「那是因為我們沒有住在一起的緣故吧?我有個想法,就是不如我們搬出去住吧?」

「搬出去?搬到哪裡去?現在我們不就是在酒店裡面的嗎?」

「我是說,去租一個公寓或者單元住。嗯,不如你去租上一個大單間吧,我替你付房租?」

「算了吧。那樣我還不得被累死啊。」

「怎麼會?」

「怎麼不會啊,我要洗我們兩個人的衣服,還要做飯,做清潔什麼的。休息那一天,豈不是要從早忙到晚?」

「不用的。做飯的問題根本就不存在。很簡單,我們都在外面吃好了。自己做飯根本就省不了錢。衣服什麼的,我從來都是自己洗自己的。」

自己在家做飯和在外面吃,確實是差不了多少。

只要他們兩個人不是每天都去要那些需要額外收取服務費的高檔餐廳消費。

Frank還負擔得起。

唯一讓他覺得很是蛋疼的,就是酒店問題了。

酒店的房價真心貴。

沒辦法。

這可是F國最大的旅遊城市呢。

而且這是在Ayala附近的酒店。

無形中價格就更高了幾分。

Frank自己另外有長住的酒店,訂好了幾個月的計劃,也都預先付完了款。

他又不想Evelyn搬去那裡一起住。

就只好是這樣,跑到Ayala周圍來另起爐灶。

專門等著Evelyn休息那一天,住到一起。

但這樣兩地來回跑,成本還是蠻高的。

想要長期地維持下去,就需要找到經濟一些的做法。

但與此同時,Frank又對於自己租房子什麼的,有些心理障礙。

所以,才會想到由Evelyn自己出面去解決。

就算在現在,一局外人的身份來看,Frank依然會覺得那樣的打算,還是很有可行性的。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當時就無疾而終了。

等等。

好像這樣一些話,Frank根本就還沒有對Evelyn說過吧?

他也好像完全就沒有那說出口的機會。

馬上Frank就變得焦急萬分。

想要掙脫那夢魘的感覺,立即對Evelyn說出那些想法。

搞不好,現實就是因為這樣一些沒有能夠說出口的話,而被改變的呢。

如果可以,應該就還來得及阻止Evelyn的心意改變吧?

但那場景卻是立刻又切換開來。

把Frank焦灼不安的心情平復下來。

也還讓他沒辦法馬上就清醒過來。

「那你有沒有試過,那些不愉快的往事一陣陣地來襲的感覺?或者從早到晚都被那各種揮之不去的經歷纏繞著,讓你每時每刻都無法好好睡眠的感受?」

「沒有。而且我也覺得那根本沒必要啊?因為,只要你自己不主動去想,那不就好了嗎?」

看來,這一次Evelyn是在充當著Frank的人生導師,或者說是心理治療師那樣的角色啊。

「那有那麼簡單啊? 名門謀略 很多時候,並不是自己要去想什麼。而是它們非要找上門來啊。」

「找上門來?還真是一種很有趣的說法呢。具體那又是怎樣一個找法啊?」

「連這都沒有體驗過嗎?真是不敢相信。那麼你自己的情況又是什麼樣啊?難道一點都沒有被以前的事情糾纏過的經驗?」

這樣一來,連現在的Frank也會有一種找錯了傾訴對象的感覺不是?

「我嗎?那就真的很簡單。」

「我可是從來沒有想過什麼之前不愉快的往事哦。」

「而且,好像它們也沒有來糾纏過我。」

還真是個簡單的人啊。

但這樣的態度,卻很實用。

或者說,這樣的簡單,卻能夠為Evelyn帶來幸福

所以,很多時候,甚至可以說是在人生的大多數時候,這人啊,就是要變得這樣的沒心沒肺才好。

Frank下意識地這樣想到。

「還有,我這個人也還總是會很合理地利用自己的聰明。」

「我有一個很不錯的習慣。就是會自覺地用那些自己所喜愛的美好事物,早早地填滿所有時間和心靈的空間。」

「這樣一來,我已經是時時刻刻都讓自己,心無旁騖地陷入了美好氛圍的包裹和保護之中。——也就是說,除了美好的回憶,其實根本也就再也無暇他顧了。」

「嗯,細想起來,這也還真是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的幸運呢。特別是如果要和你做一番比較的話。」

聽到這裡,心裏面馬上便有一個聲音對Frank總結到:

看吧。

這個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啦。

所以,還是不要再去追求什麼完美好了。

所有已經得到的,已經存在著的事物,就已經是充分和合理的了。

而且,對他而言,也都還是最好和最合適的東西了。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又憑什麼能夠得到呢?

所謂失去什麼,必定也是先要得到些什麼才能成立的不是?

反過來,那些沒有得到的,也就是真正地被證明了,是一些不屬於他,也還不應該痴心妄想的了。

「唉。說來那也只是屬於你一個人的幸運。此外還有什麼可以讓人徹徹底底地忘記往事那樣的方法呢?」

「具體而言,你想要什麼樣的忘記?」

「最好的,最徹底的那種。」

「其實並沒有什麼最好的忘記,那樣的說法還是不存在的。只有真正的忘記。」

「怎麼一個真正法?我還以為忘記過後,本來就是真正的忘記。」

華山神門 「所謂真正,就是讓你再次想起來以後,卻也沒有半點的波動,只有非常的平靜。」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