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冷陌說他靈魂出竅回來的時間很短,他和寒羽此時還在冥淵深處,很危險,他還要趕回去確認寒羽的安全,寒羽是他好兄弟,我能理解,很聽話的點頭:“好,那你回去吧,我會在這裏等你。”

“乖,再獎勵你一個熱吻。”他俯身下來,再次親吻了我。

男人志在遠方,再不捨,我也不想讓他爲難,纏綿過後我向他主動道別:“你快回去吧,寒羽可是我還弱呢。”

“有點小本事了不得了,小東西。”冷陌念我一句,忽然一把將我拉進懷裏,我怔了怔,而後閉眼,回抱住他。

時光剎那安靜,天地之間只有我和他相互擁抱,聽見彼此心跳的聲音。

多想不分開。

多想啊……

良久良久,擁抱到腿麻了,他身體又冰冷,我身體已經凍僵了,可依舊不願意鬆開他。

是冷陌先鬆開的,他怕我身體承受不住會被凍暈,退後了兩步,凝望着我。

我也看着他,眼淚依舊掛在眼角,呆呆的,看着他。

他再次衝來,再次將我拉入懷裏。

不捨。

濃濃的不捨。

眼淚噼裏啪啦的往下掉,我終於忍不住,哽咽着對他說:“冷陌,我好想要你不走……”

他沒說話,只是更加用力的箍緊我。

“記得每天都要來找我一次。”我說。

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親吻我的面頰:“好。”

“快回去吧。”說出這句話,需要多大的勇氣啊。

他頓了頓,在我耳邊說:“我不在的時候,你的心,只准想着我。”

這個男人啊,要走了還要霸道一番,我笑起來,張張口想要逗他,懷抱忽然一空,我睜開眼。

眼前,只剩下了黑暗。 冷陌離開了。

只剩下我一個人,雙臂彎曲,擁抱空氣。

以前我一個人的時候,覺得一個人挺好,自由自在也不覺寂寞,遇到冷陌之後,我才發現,沒有他的世界,黯淡無光。

這恐怕……是所謂的愛情了吧。

我垂頭喪氣的往家走,本還想和他說說血契封印盒還有腰間小劍的,都來不及說,他來的匆忙離開的也匆忙,時間都用來接吻和說情話訴相思了,哪裏還能坐下來說說其他的東西。

唉,鬱悶。

希望他早日渡過那什麼天雷劫,早日成爲天地間最強的王者,早日把冥王趕下臺,這樣我和他不用再受到冥王那老女人的威脅,能無憂無慮在一起了。

他……肯定也想和我在一起的,對嗎?

深夜的大街,孤魂野鬼最容易出現,最喜歡找單獨行走的人來戲耍,特別是我這樣的,體質偏陰,極易招鬼。

“小姑娘,跟我們去玩玩啊。”兩隻鬼出現在我左右,一隻頭被砍成了兩半,一隻敞開着肚子,肚子裏面沒有內臟。

我沒心情搭理他們,垂着身子往前走。

“哎呀忘記這人看不到我們了,哈哈哈,要不摸她屁股一下?”兩半腦袋鬼的說。

“好啊好啊!”空肚皮鬼伸手來摸我屁股。

“我說你們能不能有點鬼的節操道德?”我閃開了,瞪了他們一眼。

兩隻鬼跟見鬼了一樣,眼珠瞪老大,異口同聲的:“你能看到我們?!”

我翻了個白眼,繼續走路。

兩隻鬼追來,把我前後堵住,兩半腦袋說:“媽呀我在這城市飄蕩了那麼多年,還第一次有人能看到我!你是傳說的陰陽眼吧!聽說挖下陰陽眼,我們能還陽復活了!”

“真的嗎?”空肚皮大喜:“那還愣着做什麼,殺了她,挖下她眼睛,咱兩一人一顆!”

兩隻鬼說着動手了,一前一後伸長了手朝我脖子過來。

“不想魂飛魄散,我勸你們趕緊滾開。”我站着沒動。

兩隻鬼被我的冷靜嚇到了,停下動作。

兩半腦袋說:“你不怕我們?”

空肚皮說:“你這丫頭膽子倒也真不小,見到我們長得這麼恐怖的鬼,也不覺得噁心?”

噗,我斜眼他們:“你倆倒也有自知之明,也覺得你們很噁心。”

“你這死丫頭!你是不是不知道鬼的厲害之處!我現在讓你見識見識!”兩半腦袋張開嘴,做了個自以爲恐怖的姿勢張牙舞爪衝向我。

我擡腳踹在他肚皮,將他踹開了,他倒在地,懵了。

“媽呀這丫頭能碰到我們!”空肚皮大叫一聲:“爲什麼人能碰到鬼!太恐怖了!快跑啊!”

於是,兩隻鬼這樣跑不見蹤影了。

無語,我拍拍踹髒的鞋子,我連小鑰匙劍的本事都還沒來得及開發呢,這年頭的鬼,一隻一隻膽小。

前面是十字路口,相傳十字路口是個極陰最容易撞鬼的地方,反正我已經不害怕了。

不過等我走近了之後,發現有個小女孩穿着紅裙子背對着我坐在路口,女孩身旁點了兩根蠟燭,有個火盆放在她旁邊,火盆裏還有些沒燃燒完的冥幣。

我以爲是鬼孩子,有人在這裏燒紙錢悼念她,沒多在意,從女孩身旁走過,聽到女孩在哭:“媽媽,媽媽……”

應該是個死在這附近,又找不到媽媽的鬼孩子吧。

我走到前面去了幾步,回了下頭,側邊有盞路燈,路燈的燈光映出了女孩的影子。

有影子……是人?

小女孩抹着眼淚哭的很傷心,在她對面的十字路口那邊,有個披散着頭髮看不清模樣的女鬼四肢在地,緊緊盯着他。女孩身後也有一隻男鬼,捧着一口碗,臉枯瘦如柴,同樣盯着小女孩。

女孩的哭聲漸漸吸引來了死在十字路口周圍的鬼,還有不少正在遠處朝這邊爬來。

我本不想插手的,接觸這個靈異鬼怪世界也有一段時間了,所謂人各有命,小女孩的體質本身很容易招鬼,她又穿了紅裙,紅裙在鬼眼裏彷彿是個刺激因素,也是種很顯眼的標誌,這女孩如今坐在十字路口,身旁放着火盆,用哭聲引鬼,或許是她的命數。

但女孩卻忽然停止了哭聲,望向我:“姐姐,你知道我媽媽在哪裏嗎?”

女孩長相很可愛,粉嘟嘟的,眼睛大大的,眼角掛着晶瑩淚珠,讓人狠不下心拋棄她,我心軟了,折身回去,蹲她面前:“小朋友,你媽媽在哪裏?怎麼會把你一個人扔在這裏?”

“我不知道,媽媽說她一會兒來,讓我在這裏等她,可我等了好久好久,媽媽都沒回來。”

這時,路燈忽然兇猛的晃了晃,我擡頭去看。

路燈吊掛着一隻長髮女鬼,女鬼的面貌全被頭髮遮擋住了,指甲很長,威脅般的衝我吼了一聲。

小女孩身旁的蠟燭還在燃燒,燭火在風搖曳着,這麼大的陰風,卻沒有滅。

“這是你媽媽擺的嗎?”我問女孩。

女孩點點頭,擦了擦眼睛:“姐姐,你能告訴我媽媽去哪裏了嗎?她是不是不要我了?”

“你媽媽可能先回家去了,你家在哪兒,我帶你回去。”我伸手出去拉她。

幾乎是瞬間,原本圍繞在周圍的鬼忽然逼近,我和小女孩被困在羣鬼間,那些鬼衝我吼,其一隻說:“別多管閒事,這女娃是供奉給我們的,快滾!”

供奉?

我忽然瞥見小女孩屁股壓着的地方有股紅線,我把她拉開了些,在小女孩屁股底下,是一個用紅筆劃出來的圓形陣法。

再看看周圍點燃着的蠟燭,放着的火盆,小女孩穿着的紅裙……

我心下一驚,問她:“這圖案也是你媽媽畫的?”

“嗯!媽媽說我的屁股不能從這個面挪開,否則她要打我,她再也不要我了。”女孩說着說着又要哭了。

“趕緊讓開!”又一隻鬼吼:“別耽擱了我們吃飯時間!”

普通的鬼一般是傷不到人的,除非……人爲佈陣。

“這是陰人陣,小東西,帶她讓開。”冷陌的聲音,忽然在我身後響起。 “冷陌?”媽呀這纔是真正的陰魂不散,我扭頭去看,冷陌在我身後,腳不着地,燈照不出影子,當真是一縷魂魄形態。

我的心再次無法遏制的糾在一起,痛到不行。

“快拉開她!”冷陌提高音調,將我拉回了現實。

周圍的羣鬼已經蠢蠢欲動了,吊燈的那隻第一個撲向小女孩,小女孩還坐在地抹眼淚,我一把扯過小女孩,將她拉了起來,吊燈的女鬼撲了個空,怒了:“你這該死的人類,能看到我們?!”

“走!”冷陌扯我胳膊。

此地不宜久留,我抓着小女孩要走。

“我不走!”小女孩卻掙脫開我,又要回去。

“你不能去!”我再次抓住她胳膊。

“我要回去!我要當個好孩子!不然媽媽會不要我的!”小女孩卻固執的不願意走。

這幾秒耽擱時間,我們再次被羣鬼圍住。

“聽說吃了能看到鬼的人,我們能復活了!”羣鬼,一隻鬼說道。

我看過去,那隻鬼不是剛纔被我嚇走的空肚皮嗎?在空肚皮旁邊是兩半腦袋,附和着說:“吃了這女人,吃了這小孩,我們能復活啦!”

羣鬼歡呼,紛紛流着口水視線緊盯着我。

“看樣子是要先處理這些鬼了。”冷陌淡淡巡視四周。

我嘆口氣,不再抓着小女孩了,跟着冷陌站到一起:“冷陌,你現在魂魄形態能力肯定也被封印不能使用了吧。”

他沒看我,只是說:“變聰明瞭。”

果然,如果冷陌的能力還能使用,這些區區一羣孤魂野鬼,冷陌纔不會有耐心的還在這裏叫我趕緊走,早把它們滅了。到現在冷陌都還沒動手,唯一的原因,恐怕是變成魂魄形態之後,任何能力都沒法使用了吧。

“小東西,我幫不了你。”他說。

“沒事,這些鬼不在話下。”我回答他,只需要一個紅色空氣波這些鬼能解決了,不過我不想用,一方面這裏靠近居民區,空氣波恐怕會波及到無辜居民住所,另外一方面……

我從腰間將鑰匙扣解下來,拿在手。

冷陌看過來:“這是什麼。”

“我還沒來得及跟你說這個東西呢。”我將鑰匙扣放到眼前:“現在先試試這個東西到底有什麼作用和威力吧。”

說完之後,我便唸到:“長!”

小劍變長,成爲爲我量身定做的血紅之劍。

冷陌眯眼:“伸縮劍?”

“算是吧。”我回道:“不過我還不會使用,應該是需要念口訣吧。”

“這丫頭簡直找死,,咱們弄死她!”兩半腦袋大叫道。

羣鬼朝我攻擊了過來。

“你可以念個攻試試。”冷陌說。

我點頭,雙手握劍,望向前方撲向我的三隻鬼,目光堅定,低念:“攻。”

這柄劍彷彿能聽到我說話似的,劍身忽然大亮,發出紅色刺目的光,我都不禁眯起了眼睛,再緊接着,我感覺握着劍的雙手劇烈顫動了起來。

“揮劍!”冷陌指揮我。

我用力將劍朝前揮舞過去。

紅色波光呈現出半弧形的鋒利劍鋒,斬向羣鬼,眨眼之間,羣鬼被這道半弧形劍鋒打散了一半。

我驚駭的瞪大眼睛:“原來要使用這劍那麼簡單!這劍的威力,好強!”

冷陌卻神色不定。

另外剩下一半的孤魂野鬼不敢靠近了,其一隻忽然叫道:“這是宋家大陰陽師的斬屍劍!快跑!會魂飛魄散的!”

其餘鬼聽到之後, 一瞬間全部逃走了。

整個十字路口安靜下來。

“宋家大陰陽師的斬屍劍?”我看着手劍,疑惑心頭:“不可能啊,這把劍和放在冥界的神劍一模一樣,怎麼可能會是宋家的劍?”

而且最關鍵一點,爲什麼宋家的劍,我不僅能使用,這把劍還是在我這裏?

“這世界,與神劍相似的劍也不少,樣子大概是撞了吧。”冷陌隨口回了句。

我沒太過於在意,點點頭,唸了‘變回原樣’,劍變回鑰匙扣,我扣回腰間。

“對了冷陌,你怎麼又回來了?你不是去冥界了嗎?”收好後,我問他。

冷陌頓時臉黑,瞪我:“我差點忘了魑魅還在家裏,要他對你不利怎麼辦。”

“不會的,放心吧,魑魅似乎暫時並沒有要殺我的意思,不然我早死了,真的不用擔心,你快回去吧。”我特別認真的回答他。

結果他說:“我說的不是他會殺你,是碰你!誰知道他安的什麼心,要他碰你怎麼辦,不行,我得跟着你回去,讓他滾蛋再走!”

碰我……

想到魑魅把我撲倒在地,我莫名有種心虛感,吶吶低頭不敢去看冷陌:“他不敢碰我,他要碰我我咬舌自盡,自盡之前先把他命根子踹斷!”

大概我表忠心的態度很好,冷陌臉色總算緩和了些:“先把你送回去我才放心。”

他擔心我,我心暖暖的。

“姐姐,剛纔發生了什麼事?”小女孩的聲音傳來。

啊!差點忘了還有這一茬了。

“冷陌,陰人陣是什麼啊?”我看着地紅筆劃着的陣法,怪滲人的,走過去用腳抹花了陣法。

陣法剛一花,旁邊的兩根蠟燭,火盆裏的火,也緊跟着熄滅了。

“陰人陣屬於邪惡術士的陣法,普通孤魂野鬼是沒法傷害到人類的,這陣法是用來進行活人供奉的,只要人坐在陣法裏,鬼能碰到你,再點蠟燭穿紅衣,鬼便會聚集過來,人會被當作供奉給鬼的食物,鬼可以吃這個人,吃了之後也不會受到地府法律裁決,地府鬼差無法插手。”冷陌說。

“這麼狠……”我看向粉嘟嘟的女孩,這女孩,恐怕連四歲都沒有:“她說是她媽媽讓她待在這裏的,應該是她媽媽佈置的陣法,爲什麼能那麼狠,讓自己的女兒去喂鬼……”

我話音剛落,街對面一間鋪子門突然打開,裏面衝出一個女人,朝着我們衝過來,一把將小女孩抱進了懷裏。

“你誰啊!”我警惕道:“放開她!”

小女孩卻摟住女人的脖子:“媽媽!” “媽媽?”我驚住,面前的女人很年輕,穿着樸素的裙子,抱着小女孩哭個不停,臉全是淚,嘴裏一直唸叨着‘媽媽對不起你,媽媽對不起你’ ,我皺皺眉:“這位女士,這小孩……當真是你孩子?”

女人擡起一張哭花的臉看我:“你是誰?”

她看不到冷陌,只看的到我,我回道:“我路過這裏,看到孩子坐在地哭問了問,你明明在對面,爲什麼還要把你女兒扔在這裏?”

“我……”女人想說什麼,卻又什麼都沒說。

“媽媽,這個姐姐好神,她手有把劍,劍會發光,我剛纔感覺有看不到的人在摸我的臉,姐姐把劍在我的地方揮舞了一下,沒人摸我了呢,媽媽,你說是不是透明人?”天真無邪的小女孩,把她看到的所有一切都告訴了女人。

女人望着我,瞪大了眼睛。

我不想再逗留了,轉身離開。

“妹妹,請等一等!”女人卻從後面追來。

我看了眼冷陌,冷陌大爺沒給我下達指令,我不想停下,不想再被麻煩纏身了。

但女人已經從後面抓住了我胳膊:“妹妹,你是不是道士?你是不是……懂那方面的事?”

我回頭:“你想多了,我是個普通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