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凌澈:「那我還怎麼完成任務?」

系統裝死中。

凌澈又道:「看看燕九詳細信息,比如裝備,武功等。」

系統:「溫馨提示,宿主是否查看燕九詳細信息?比如裝備,武功等。」

凌澈:「看看看。」

系統又在控制面板列出數據。

武器:玄鐵劍,防禦力+10,攻擊力+10,準確度+10,破壞力+10。

武功:飛龍在天、飛虹心法、降龍劍法。

特點:是集品格、素養、知識、姿容於一身的完美男子,但偶爾有點腹黑。

外貌:身著一襲青色衣服,黑色眸子,總是面帶微笑,黑色手臂護腕,黑色長靴,也頗具領袖之風。 外貌:身著一襲青色衣服,黑色眸子,總是面帶微笑,黑色手臂護腕,黑色長靴,也頗具領袖之風。

性格:聰明,堅貞不屈,永不言棄,堅強勇敢,機智,隨機應變,足智多謀。

優點:活潑開朗,非常有責任心,樂於助人,聰明過人,善於解決問題,謙遜,不恥下問,善於學習,洞察力和反偵察力很強,冷靜(有人傷害自己的朋友時就會失去冷靜)、顧全大局。

缺點:有點個人英雄主義。

凌澈心中道:看看人家燕九!祁天佑那木頭還能再變態一點嘛?這簡直是一正一邪啊?為毛我要攻略的是祁天佑那魔頭,不是燕九這種正義少俠啊?而且給我發布的任務那是用於攻略祁天佑那魔頭的嗎?分明是要我拉祁天佑仇恨值的好么!

破壞祁天佑狼子野心的計劃,祁天佑不宰了她就算好的了!

系統這是逼她去死啊!

按照一般的穿越節奏來講,得知一個人是大魔頭,那麼她肯定要穿過去在大魔頭還沒長成的時候飽受欺凌的時候拉他一把,給他愛與溫暖,然後把他養好,撲倒!享受一場生命的大團結!

她倒好,一穿過來大魔頭就已經長好了!已經歪的不能再歪了!這還怎麼刷好感值?還怎麼攻略?

道不同不相為謀,一個是大魔頭,一個是現代主義充滿仁義道德的好孩子,凌澈覺得攻略個球!她直接打死這喪心病狂的大魔頭祁天佑好了!

得知燕九性格,凌澈厚著臉皮編了一個離奇曲折狗血的身世,說的男版白蓮花燕九少俠差點動容想哭。

「我本是益州一少女,家中糧食不濟,又趕上飢荒……嗚嗚嗚,爹娘為了養活弟弟要把我賣進青樓……嗚嗚嗚嗚,我不從,但爹娘哭著問我要把他們都餓死嗎?我忍痛,萬般無奈之下只能賣身青樓,誰知老鴇嫌棄我不會琴棋書畫,價格低的很低很低,我哭著求爹娘不要賣我,爹娘為了弟弟還是把我推入火坑……」

燕九嘆了口氣,聽到老鴇、青樓幾個字微微有點不自然。

凌澈又在瞎吹,「嗚嗚嗚,老鴇逼我學琴棋書畫,我不會,跳舞也跳不好,她就拿鞭子打我,學不好不給飯吃,我,我……第一次接客的時候,我被拍賣,終究是個肥胖的商戶買了我,我抵死不從,正欲一頭撞死,滿頭鮮血,嚇壞商戶,老鴇以為我活不了,把我草草扔入亂葬崗,我命大,吃死人肉活了下來……」

系統:「瞎吹的很起勁啊……」

凌澈哭著說:「求大人給我一個容身之處,如果我沒有容身之處的話,我只能再回去,再去亂葬崗吃死人肉了……」

燕九反胃了一下,面色蒼白,出於涵養還是勉強笑了一下,安慰道:「不用擔心,你會苦盡甘來的。」

燕九不肯鬆口,凌澈又道:「我會洗衣、會做飯!求收留,就算是做個丫鬟也好,我不要工錢,只要一口飯吃!我真的不想再吃死人肉了!」

燕九思考片刻,便道:「你隨我來。」

於是凌澈還真的成為紫荊山莊的丫鬟了,還真的每天都要洗衣,做飯……

經過一些情景,凌澈也摸清了紫荊山莊的內情。

內情一:紫荊山莊的莊主是個十四歲小姑娘,名叫雲錯,很多人不服。

內情二:燕九是紫荊山莊莊主的管家。

內情三:今晚飛鷹堡(一個江湖二流勢力)堡主會來拜訪。

雪夜。

天空飄起小雪,紫荊山莊外面,一輛金碧輝煌的馬車走在大雪皚皚的街道,這輛馬車走在雪地里,一直走到紫荊山莊門口。

馬車裡的人冷笑著,呵呵,紫荊山莊莊主?一個十四歲小孩?紫荊山莊那麼大一塊肥肉,她居然敢啃?

不知道紫荊山莊莊主這個身份是她的催命符還是她的踏腳石?

幾個婢女遠遠的看到那輛馬車,認出馬車上的家族徽章,一個婢女便笑嘻嘻的回去稟告雲錯,剩下來的婢女則是從容分成兩排,儀態萬千的去迎賓。

一眾婢女候在馬車外面,深得大管家燕九信任的婢女凌澈朗聲道:「久聞飛鷹堡秦堡主大名,如雷貫耳,我家莊主特地派我等來迎接。」

馬車裡的秦飛鷹微微一驚訝。

驚訝的原因一:這普通的婢女居然長得如此貌美,猶如狐仙轉世,真是個令人色心蕩漾的小狐媚子啊,不知這小狐媚子是不是什麼特殊的婢女呢?比如專門用來侍奉客人的……

在一些大家族中,確實有一些婢女表面上是婢女,實際上卻是家妓……

凌澈:「……」不,想多了,我就是正經的婢女,不能因為我長著一張小三的臉就懷疑我是不是那種人啊!

秦飛鷹驚訝的原因二:

紫荊山莊莊主雲錯……

居然如此周到?

可是再怎麼周到也只是個小孩子而已!

秦飛鷹冷笑著,一個十四歲的雲錯,能掀起什麼風浪。

這紫荊山莊兩年前慘遭滅門,老莊主死了,莊主夫人也死了,少莊主也死了,莊主一家唯一的活口就是雲錯那十二歲小女娃。

紫荊山莊各方勢力都盯著莊主寶座,僵持不下。曾經如日中天的紫荊山莊,那時候群龍無首,一盤散沙。

一年前,老莊主的女兒雲錯回來了,她還帶著一個神秘護衛燕九一起回來。

回來之後,她便成了紫荊山莊的莊主。

一個十四歲的小女娃能成為莊主?哼,恐怕她多半是某個勢力操控的傀儡吧!否則一個小孩怎麼可能當了一年的莊主?

秦飛鷹在眾位婢女們的帶路下,走進這大名鼎鼎的紫荊山莊。

一位清瘦的黑衣男子突然出現,倒是唬了秦飛鷹一跳,不可能,這紫荊山莊內院怎麼會突然出現一個男子的?沒有一點聲響,誰的輕功能做到這樣?

不可能有那麼厲害的輕功,一定是這個男子躲在某個假山後面突然出來的。

凌澈彬彬有禮的介紹道:「這是我們莊主最信任的屬下,大管家,燕九。」 凌澈彬彬有禮的介紹道:「這是我們莊主最信任的屬下,大管家,燕九。」

秦雙鷹瞭然,看來這位護衛就是一年前雲錯帶回來的神秘護衛。

燕九充滿歉意的一笑,風度翩翩道:「在下是雲錯莊主的屬下,奉命前來迎接貴賓,請!」

秦飛鷹哦了一聲,一邊走一邊打量著紫荊山莊。

庄內張燈結綵,婢僕皆是盛裝華服,恭迎多時。

秦飛鷹笑道:「這紫荊山莊真是氣派,天下能比這地方更氣派的恐怕就是皇宮了吧。」

此話一出,眾位婢女面色詭異,凌澈心道:這話可不能亂接,要是接錯了,日後傳到皇家耳中,那就是紫荊山莊大不敬。但若是不接,秦飛鷹萬一覺得紫荊山莊怠慢了他,那也不好,顯得稍微有點失禮。

一時之間,凌澈想不到該怎麼說。

燕九微微一笑,行禮止步,他的聲音雖是恭敬謙和,但在秦飛鷹聽來,卻是陰沉詭異,只聽他道:「秦堡主繆贊,論起氣派,在下覺得飛鷹堡更比我們紫荊山莊氣派一點。」

這麼一說,他日就是秦堡主想要拿紫荊山莊做點文章,恐怕也要擔心會不會把飛鷹堡拖下水。

秦堡主尷尬一笑,踏步進入紫荊山莊大廳。

進入大廳,秦堡主只見那位久負盛名的紫荊山莊莊主雲錯。

雲錯歪坐在暖閣的軟榻上,琉璃宮燈掛滿整個暖閣,膝上蓋著白裘羊毛毯,手捧著銀制雕花暖手爐,舉手投足之間充斥著華貴與優雅。

紫荊山莊,名門貴族。在京都茶葉、絲綢等生意中都參了一手,自然是富的冒油,且坐擁百里山水,千頃良田。

所以紫荊山莊不僅富可敵國,更縱橫黑白兩道,雄霸一方。

凌澈內心吐槽:可惜這紫荊山莊被祁天佑那個大魔頭大變態看上了,估計不出半年就血流成河、寸草不生了……

沒想到紫荊山莊的莊主居然是個十四歲的小孩!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燕九恭敬道:「莊主,貴客來了。」

雲錯淡淡道:「備宴。」

「是!」接著一群婢女魚貫而入,每人手中端著一個托盤,托盤裡是精緻的晚餐。

「啊!」一位侍女走下來的時候,一不小心踩到裙角,尖叫一聲,整個人撲倒!手裡端著的盤子也飛了出去。

凌澈正打算施展輕功躍過去,但是又顧慮她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一旦暴露,謊話自然也就被拆穿,到時候她會死的很有節奏。

要知道燕九的武力值是90啊,她只是60好么!

燕九正面剛不過祁天佑,她也正面剛不過燕九啊!

魅力游戲劍士 秦飛鷹撇撇嘴,看著那盤菜肴離自己的臉越來越近……

周圍婢女頓時花容失色!不敢想象,待會兒菜肴潑在客人臉上的樣子!

這時,秦飛鷹只感覺面前一道風,一隻手穩穩噹噹的接住托盤,菜肴湯汁居然都一滴沒撒!

他抬頭,只見那手的主人燕九沖他歉意一笑,道:「抱歉。」

雲錯臉色一沉,道:「愣著幹嘛?菜呈上來!」

凌澈心中道:雲錯小姐姐好兇殘啊!

「是!」燕九歉意一躬身,慢慢的把菜肴放在秦飛鷹面前,慢條斯理道:「這道菜是金玉滿堂,採用冬日最鮮嫩的竹筍與西部農家散養烏骨雞煲湯,湯濃汁厚,唇齒留香。請貴客試一試。」

秦飛鷹處於驚愕之後。

這種輕功,這麼敏捷的身手,不會輸給江湖中那幾個名氣響噹噹的高手!

他莫非是某個江湖高手?不可能,江湖高手的名字他秦飛鷹都背出來了,沒有一個人叫做燕九!越是絕頂的高手,脾氣就越大,越不會成為別人的僕人。

面前這位謙虛有禮,淡然微笑的紫荊山莊僕人到底是什麼人啊?!

菜上齊了。

雲錯緩緩道:「奏樂。」

「是!」燕九點頭,隨即一群舞女翩翩走進來。

樂師也進來奏樂。

這些舞女個個長得貌若天仙,莫非是遠近聞名的梨園樂班?

那可不是有錢就能請來的樂班子啊!

雲錯端著面前的酒杯,陰沉著臉,冷冷開口,喚了一聲,「燕九,我的竹葉青呢?」

竹葉青是一種烈酒,別說是十四歲小孩,就是大人喝了也未必能承受得住它的後勁。

「屬下擅自做主把您的烈酒換成甜酒了。」燕九輕輕放下手中給雲錯斟酒的酒壺,歉意一笑,道:「屬下覺得,莊主比較適合溫熱的甜酒!」

凌澈點頭,她也覺得一個十四歲的小孩子適合喝甜酒,要知道在現代,雲錯的這個年級還在讀初一初二呢。

「放肆!」雲錯愈發憤怒,開口斥道:「換回來!」

聽的雲錯略帶生氣的聲音,眾人驚愕。

舞女情不自禁停下來,一個樂師因為過於緊張而彈斷了一根琴弦。

紫荊山莊陰晴不定的莊主雲錯發怒了!

這個雲錯只當了一年的莊主,但是不少人都知道這個莊主心狠手辣,滿腹城府,能夠當了一年紫荊山莊莊主而沒有被暗殺掉的人,想必她身後是累累白骨。

夠狠,有足夠的心智,才能成為紫荊山莊這個龐然大物的主人,成為紫荊山莊的主人,必定要犧牲不少背後的人。

那個樂師陡然一身冷汗,弦,琴弦斷了,害的雲錯莊主出醜了,他,他會怎麼樣?紫荊山莊的高手能放過他嗎?

燕九若有似無的輕笑一聲,這才依言換回來。

秦飛鷹端著酒杯,冷笑,真是個任性的小孩子。

雲錯轉回頭,道:「繼續奏樂。」

樂師額頭一片冷汗!

繼續奏樂,琴弦斷了,怎麼奏樂?

這麼短的時間裡,他去哪兒找一根琴弦續上啊?!

彈不出曲子是小,害的紫荊山莊出醜丟了性命是大啊。

正當樂師著急的時候,燕九悄悄出現在樂師身後,他手裡拿著一縷頭髮,溫文爾雅的對樂師笑道:「請允許我接替您。」

樂師腦袋完全蒙了,但是看到真誠微笑的燕九,情不自禁鬼使神差般聽話的退後,之後恍然大悟,莫非,這位燕九先生會用一縷頭髮接替琴弦?

不可能,天方夜譚!

根本沒人試過! 就是在音律上造詣很深的樂師都不敢輕易嘗試,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小護衛,呵呵,不可能!

等樂師反應過來,就看到燕九手裡那縷頭髮已經接替斷掉的琴弦了。

哼!

頭髮做成的琴弦,音色不可能和原本的琴弦一樣!彈奏出的聲音肯定不會和以前的琴弦彈出的一樣!

莊主寶座上,雲錯見狀,忿然開口:「我說奏樂,你們沒聽見嗎?」

燕九輕柔笑著,道:「是,屬下遵命!」

接著舞女翩翩起舞,美妙的音樂從琴弦上流淌出來,猶如一灘澄碧清澈的汪泉一般。

毫無違和感!

精湛的琴藝,彷彿天籟之音!甚至比一些久負盛名的琴師彈奏的還要好!

樂師驚訝,不,這不可能!

難道是……難道是燕九先生控制撥動那根琴弦的力道從而控制那根琴弦發出的聲音嗎?

這,這必須要求頭髮琴弦接的緊繃程度和原來的要極為相似,還要求彈奏的人必須精通琴瑟,這要求連一些老樂師都做不到,一個紫荊山莊僕人是怎麼做到的?

樂師驚訝的看著燕九,這個人真的是一個僕人嗎?

看著樂師吃驚的表情,凌澈心中瞭然。

一曲完畢。

眾位舞女和樂師紛紛退下。

那名樂師也抱著自己的琴兢兢戰戰的離開,回頭卻看到燕九溫和的一笑,小聲道:「辛苦你了。」

樂師驚訝之中,等回過神來,那燕九已經站到雲錯後面,神情專註的給雲錯斟酒。

樂師額頭冷汗滴滴冒出!

好快的速度!一瞬間就從樂台移到雲錯身後,這輕功簡直是絕了!

這位燕九先生不僅精通琴藝,輕功還很出色!

他真的是僕人嗎?

雲錯喝著竹葉青,道:「秦堡主,我們聊聊正事,你說如何?」

秦飛鷹聽得那番對話,皺眉不解,道:「不知是什麼正事?」

燕九微笑著,道:「嶺南那筆生意,我們紫荊山莊與飛鷹堡合作,約定收益五五分成。」

秦飛鷹心中暗道:「不好。」但還是皮笑肉不笑的問:「哦?不錯,我們約定的確是五五分成,最近生意難做,但我們還是賺了十一萬五千兩,就是一些小商戶那就慘了,根本賺不到。」

燕九微笑不減,遞給秦飛鷹一本賬本,語氣從容,道:「堡主消息可能有點遺漏,但也可能是飛鷹堡筆誤,那筆生意總收入是三十六萬四千二百兩,並不是堡主口中的十一萬五千兩,三十六萬四千二百兩五五分成,減去您已經付給我們莊主的十一萬五千兩的五五分成,您還需付給我們莊主十二萬四千六百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