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凌無邪臉色微微一變,雖然這一刀他佔了便宜,但卻並沒有想象中效果那麼好。銀環鳴就第一次使用的時候因為出其不意效果最好,而一旦對手有了準備,本身精神力又能達到一定強度的話,就沒那麼好的效果了。

兩人彼此對視,經過先前的試探,都對對方有所了解。

唐舞麟左肩輕微的活動了一下,被殘餘刀芒劈中,但實際上他並沒有受傷,黃金龍體的防禦力極其驚人,尤其是在他經過本體宗極限提升之法訓練過之後,用人形兵器來形容他的身體強度毫不過分。

綿綿密密的刀光在眼前放大,凌無邪主動進攻了,他腳踏穩健的步法,一刀刀揮出,刀芒凝而不散,在空中交織成一張大網,向唐舞麟覆蓋而去。封死了他所有可以閃避的路線。

和先前相比,此時他的刀芒更加強盛,顯然動用的魂力更多,經過之前的碰撞,凌無邪心中對唐舞麟已經再沒有半分小看。

唐舞麟腳尖在地面上一點,氣血逆運,一聲激昂的龍吟聲隨之從他身上響起,突然響起的嘹亮龍吟,令他整個人氣勢暴漲。雙掌托天,一個金色龍頭隨之出現。

刀芒斬擊在龍頭上,紛紛破碎,絲毫威能將其削弱,反而是那龍頭上的光芒變得越發璀璨了。

心中一片凜然,凌無邪在氣機牽引之下就感到有些不妙,對方雖然只有兩個魂環,但整體的攻擊強度實在是太高了。

刀網瞬間被撕碎,金龍驚天!

「叮!」銀環鳴再次響起,這個魂技不只是能夠突襲用,同時用來打斷對手魂技也是有奇效的。

可惜的是,凌無邪分明看到唐舞麟的眼神出現了片刻恍惚,可他的攻擊卻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反而越發強盛了。

金龍驚天並不是魂技,而是氣血技能。氣血逆運催生而來的攻擊隨著血脈的變化而爆發,血脈已經催動,除非唐舞麟自行終止,否則就算是暫時失去控制,也無礙它釋放出來。

金色龍頭瞬間就到了凌無邪面前,他臉色凝重。左手捏住九環銀刀刀尖,右手推出刀柄,將九環銀刀彷彿盾牌一般橫在自己身前,身上第四魂環光芒大放。

「轟——」

看到弟子迅速反應用出第四魂技藏鋒式,觀眾席上的老者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個應對是非常正確的。但下一刻,他就已是臉色大變。

九環銀刀顫抖嗡鳴,雖然化為一片銀芒擋住了金色龍頭的衝擊,但藏鋒式的反饋攻擊根本就沒有出現,凌無邪整個人再次被轟擊的飛了出去。人在空中,就已是鮮血狂噴。

這……

那有著兩個金色魂環的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他的武魂又是什麼啊?

這個疑問幾乎同時出現在無數人心中,關注這場比賽的人已經更多了。(未完待續。) ?凌無邪此時的感受最深刻,藏鋒式能夠爆發出他最強的防禦力,同時九環銀刀在極限防禦的同時,會有一記鋒芒畢露。所以,這是他攻防一體的強大魂技,這個魂技運用得當,幾乎是反敗為勝的絕妙好招。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那巨大龍頭帶來的衝擊力會如此恐怖,恐怖到他根本承受不住的程度。藏鋒式的鋒芒畢露根本沒有出現就被擊潰了。他只覺得自己就像是被魂導列車正面撞中一般,五內如焚,已是受了不輕的傷勢。

沒辦法了!

人在倒飛的空中,凌無邪雙手揮出,一道道光芒飛速從他手腕上的手鐲灑出,化為一塊塊鎧甲向自身貼合而上。

銀光燦燦的甲胄飛速融入,轉眼間已經覆蓋全身,尤其是胸口處的胸鎧合攏一瞬間,一道銀光衝天而起,瞬間就穩住了他倒飛而出的身形。

一字斗鎧!全套的一字斗鎧!

在銀光出現的一瞬間,唐舞麟就感覺到了不妙。論個人實力,無論是四環還是五環,他都有信心去對抗,唯一怕的,就是對手已經擁有了全套的一字斗鎧。

一字斗鎧對於魂師的增幅實在是太強了,個人戰鬥力絕對不遜色於唐舞麟的葉星瀾當初面對一字斗鎧師的時候,最後也是用近乎同歸於盡的方式,才削弱了對方。

因此,當唐舞麟看到凌無邪身上釋放出的一字斗鎧時,他心中的第一個想法就是,絕不能讓他把一字斗鎧的威能全部發揮出來,否則的話,自己一點機會都沒有。

嘹亮的龍吟再次從唐舞麟身上爆發,金龍驚天轟飛對手的同時,他人已經在跟進,被擊飛在空中的凌無邪釋放出一字斗鎧穿戴,唐舞麟的右手金龍爪就已經揮了出去。

五道暗金色光刃瞬間暴漲,化為驚天巨爪悍然拍擊而至。

此時雖然有斗鎧的保護,但凌無邪受到金龍驚天衝擊帶來的五內如焚還沒有化解,正是準備回口氣,再藉助斗鎧反擊的時候。金龍恐爪就已經到了。

九環銀刀橫在身前,但是魂技來不及催發,凌無邪體內的魂力紊亂,需要時間調整。

「轟——」劇烈轟鳴伴隨著暗金色與燦銀色光芒交映生輝。

金龍恐爪乃是唐舞麟最強悍的攻擊手段,全力一擊之下,爆發出的攻擊力異常恐怖。暗金恐爪熊在魂獸世界就是極其恐怖的存在,更何況還加上了金龍王的血脈增幅。

斗鎧發出牙酸般的摩擦聲,九環銀刀在這一擊之下,竟然直接被拍的撞擊在凌無邪胸前,如果不是斗鎧穿戴完畢,對九環銀刀已經產生了增幅,恐怕這一擊直接就會將九環銀刀撕碎。

恐怖的攻擊力全都被一字斗鎧所承受了。斗鎧就是斗鎧,哪怕是金龍恐爪,也沒能直接將其破防,但恐怖的巨力卻在凌無邪斗鎧上留下了五道深深的痕迹,他整個人也被拍擊的撞擊在了場地護罩之上。

這一下撞得極重,哪怕是有斗鎧保護,凌無邪也有種暈頭轉向的感覺。整個人被被撞擊的反彈而回。

唐舞麟在這個時候已經跟進了。趁著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金龍爪握拳,全力以赴的一拳就轟擊在了他小腹位置,把他轟擊的如同炮彈一般再次砸在了防護罩上。

一根粗大的暗藍色藤蔓順勢鑽出,纏擾在了凌無邪腳腕上,藤蔓甩動,把反彈而回的凌無邪掄起,「轟」身軀砸在地面。

唐舞麟身形宛如鬼魅一般追到凌無邪身邊,在他身體砸在地面的下一瞬,激昂的龍吟聲再次響起,右腳狠狠跺地。

八條龍形能量匯聚在一起,衝擊在凌無邪身上,把他硬生生的從地面上又反彈了起來。金色龍頭隨之出現,金龍驚天!

「昂!」剎那間,全身籠罩在斗鎧中的凌無邪就像是被巨大的金龍頭吞噬了一般。恐怖的爆炸性力量在他身上接二連三的轟鳴響起。

從唐舞麟第一次金龍驚天將凌無邪轟飛,到之後的每一下銜接都在間不容髮之際,持續的連擊看的觀眾們眼花繚亂、目瞪口呆。

這……

那可是一字斗鎧師,那可是五環魂王啊!可在那身上只有兩個光環閃爍的少年面前,卻為什麼只像是靶子一樣?

飛升而起的凌無邪自己也不明白,此時此刻,他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彷彿散了架似的。斗鎧幫他承受住了絕大部分攻擊,但衝擊力卻還在,震蕩的他魂力始終無法凝聚,無法真正催動斗鎧的威能。

唐舞麟幾乎是跟著他的身體騰起的,金龍爪猛然扣在他的脖子上,金龍爪鋒銳處,暗金色光刃暴閃,帶著他的身體,從天而降,砸在地面之上。

「認輸吧!」金龍恐爪恐怖的威能摩擦著脖子處斗鎧的脆弱位置,唐舞麟雙膝跪在凌無邪的小腹處,又一次震散了他想要凝聚起來的魂力。

脖子處的刺痛極其強烈,凌無邪瞬間就感受到了生死危機。一字斗鎧的防禦力也是有極限的啊!經過先前唐舞麟的接連攻擊,它的防禦力消耗巨大。在面對金龍恐爪的透點攻擊,終於要承受不住了。

「啪啪!」凌無邪拍擊地面。這是標準的認輸。

唐舞麟騰身而起,右手金龍爪收斂,穩穩的站在地面上。

觀眾席上,已經是一片嘩然,凌無邪的兩位師長除了目瞪口呆之外,臉色已經陰沉的要滴出水來。

以他們的修為,當然看得出,身穿一字斗鎧的凌無邪是絕對有能力戰勝對手的,可對手卻根本沒有給他發揮一字斗鎧威力的機會,就已經結束了這場戰鬥。從始至終,節奏都在對方的掌控之下,這就實在是太可怕了。

輸了,第一場竟然就輸了?這也意味著淘汰,凌無邪最後一次參加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的機會,就此喪失,怎能不讓他們又驚又怒?

凌無邪躺在地面上,大腦一片空白,所有的壓迫力都沒有了,斗鎧開始反饋他自身,幫他梳理著魂力,調整著身體。但身上的劇痛還在其次,更重要的是對他心裡層面上的打擊。

輸了,自己竟然就這麼輸了,莫名其妙的輸了。

如果一上來自己就釋放出斗鎧,不給對方近身的機會,就不會這樣。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他腦海中回想著老師的話,他好後悔,後悔一開始對唐舞麟的輕視,後悔從始至終連第五魂技都沒有用出來。

可是,在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是沒有後悔葯可吃的,也從來沒有人會憐惜失敗者。他敗了,他已經被淘汰了,他是一個失敗者了。

唐舞麟微微有些喘息,事實上,他先前承受的壓力也同樣是巨大的。

一字斗鎧帶來的反震力令他也很不舒服,全套斗鎧對於魂師的增幅實在是太恐怖了。如果不是金龍驚天當時已經重創了對手,加上他後續攻擊銜接緊密的話,一旦給對手緩過勁來,他將要面對的,就是一位近乎於七環魂聖層次的對手啊!以四環對七環,就算他身體強度再高,也很難戰勝對方。第一場如果就輸了,那也太丟人了。

幸好,沒有如果。他贏了,贏的暢快淋漓。剛剛那一連串的銜接,隱約中令他的實戰能力又有所提升,將本體宗激發的潛能和自身所擁有的能力相互結合。

當然,如果對方真的發揮出一字斗鎧師的實力,他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他還有藍銀皇,還有金語,還有,霸王龍……

跳下比賽台,唐舞麟快速跑進了選手通道之中。他可不想成為萬眾矚目的對象。

「很棒啊!」古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唐舞麟扭頭看去,她已經在這裡等候他了。

唐舞麟苦笑道:「我這運氣著實是有些逆天。希望下一輪不要再這樣了。一字斗鎧師,壓力很大的。」

————————————–

求月票、推薦票。(未完待續。) ?古月微微一笑,「你自己的斗鎧不是還沒有動用么?星瀾現在還做不出自身的核心斗鎧,已經在給大家做其他的都開了,你的右手大臂鎧應該快完成了。」

唐舞麟眼睛一亮,他的第一塊斗鎧是右手和前臂鎧,然後應該就是大臂鎧和肩鎧連接的這一塊了。這一塊完成的話,他右臂就擁有了完整的斗鎧。

毫無疑問,他的右手金龍爪是他的最強攻擊點,如果能夠配上完整斗鎧的話,他的攻擊力就能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到了那時候,再碰到斗鎧師,對抗起來的機會也就能打一些了。

「走吧。」古月向他說了一句,率先向外走去。

唐舞麟快步跟上,今天這一戰,令他受益不少,回去還要繼續感悟。

艱難的爬起身,凌無邪宛如行屍走肉一般下了比賽台,當他摘下自己身上的一塊塊斗鎧時,分明看到斗鎧上被唐舞麟留下的深深痕迹,胸鎧和腹部鎧甲受創最是嚴重,必須要機甲修理師進行修理才能恢復了,修理一字斗鎧的費用極其高昂。

他臉色蒼白,整個人都有些失魂落魄。

「氣餒了?」低沉蒼老的聲音在他身邊響起。

猛的抬起頭,凌無邪向那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有些乾澀的叫道:「老師。」

老者走到他面前,突然一抬手,「啪」的一聲,狠狠的抽了她一記耳光。

面部傳來的劇痛,令凌無邪整個人似乎都清醒過來。

「氣餒了?」老人的聲音充滿嚴厲。

「我沒有。」凌無邪緊緊的攥住雙拳,淚水卻不受控制的從雙眸之中奔涌而出。

老者一抬手,就在凌無邪以為自己還要挨揍的時候,老者卻用他有力的臂膀將自己的弟子攬入懷中。

他的聲音低沉而蒼勁,「記住,這是你一生的恥辱,想要洗刷恥辱,就讓自己變得更強。不要找任何借口,輸了就是輸了,輸了不可怕,被淘汰也不算什麼。重要的是,你要認識到自己為什麼會輸掉這場比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你並不是輸在沒有發揮出來,是對手根本沒有給你發揮的機會。你欠缺的是實戰經驗。所以,接下來,我會帶你去地獄谷,在那裡好好訓練,爭取有一天,洗刷今天的恥辱。你做到了,那麼,你就是真正的強者。」

「老師……」

一名五環魂王一字斗鎧師被淘汰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場地,但令人鬱悶的是,那個創造了奇迹的青年早已經消失不見了。只有少數人知道,那名選手的號牌是三三三。

除了唐舞麟之外,夥伴們第一輪的對手都很弱,除了沒有參加一對一的徐笠智和古月之外,全部輕鬆過關。

但唐舞麟遭遇一字斗鎧師的事情也給大家提了醒,在這星羅大陸上的魂師,論實力,絕不比斗羅大陸弱。更加崇尚個人英雄主義的星羅帝國,對於個體力量的培養是不遺餘力的。

不過,唐舞麟能夠一對一的戰勝一名一字斗鎧師,也已經令人非常吃驚了。以至於舞長空吃完飯的時候,表情都少了幾分寒意,看著唐舞麟的目光分外滿意。

以四環的實力擊敗一名一字斗鎧師,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

「隊長,待會兒來我房間。」葉星瀾吃過晚飯,丟下這句話就先走了。

謝邂、樂正宇的目光一下就落在了唐舞麟身上,眼神變得怪異起來。

「你們倆看什麼!」唐舞麟沒好氣的道。

徐笠智憨憨的道:「是隊長的第二塊斗鎧要做好了。星瀾姐讓他過去完成斗鎧呢。」

「第二塊斗鎧好了?那接下來是不是該我們的了?」謝邂頓時大喜過望。

徐笠智認真的道:「你啊?排在最後吧。你剛才那眼神我可記得很清楚,我明天告訴星瀾姐。」

「笠智,你是不是皮癢了?」謝邂摩拳擦掌的就湊了上來。

唐舞麟站起身,一隻手抓在謝邂的肩膀上,然後回過頭,向徐笠智問道:「你想揍他嗎?」

徐笠智憨憨一笑,站起身,「隊長,打人不好。你把他按在那裡,我跳起來,坐他一下就算了吧。」

「啊……」

距離擁有第一塊斗鎧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唐舞麟怎麼可能對斗鎧不期待呢?

沒有斗鎧,面對斗鎧師的時候實在是太吃虧了。斗鎧師,是他的夢想啊!

唐舞麟早就給自己的斗鎧一字時想好了名字,就叫:龍!

等湊齊了全套斗鎧,他就可以給它命名了。

毋庸置疑,是金龍王血脈成就了他,如果沒有這份來自於血脈深處的力量,就算他再努力,也不可能擁有如今的實力。所以,他的一字斗鎧,就叫:龍。

未來他還會將金字也用上,或許二字斗鎧的時候,就叫金龍,或者叫其他名字。

匆匆吃過晚飯,謝邂那傢伙早就趁著唐舞麟不注意跑掉了。

其他人各自回房,唐舞麟來到了葉星瀾的房間。

葉星瀾將他請了進去。

「東西早就準備好了,今天完成最後一道工序。」葉星瀾指了指客廳桌子上擺放著的一件東西。

看到它,唐舞麟眼睛頓時一亮。

那是一塊肩鎧帶著大臂鎧的雛形,兩者是連接在一起,連接處用巧妙的魂導法陣契合,絲毫不會影響到靈活性。

這是古月為唐舞麟設計的,斗鎧雛形是唐舞麟自己鍛造打出來的。而之後的魂導法陣刻畫,卻都是葉星瀾來完成。

隨著修為的提升,對於斗鎧製作研究的深入,葉星瀾現在已經能夠做到分步驟來製作斗鎧,而不需要一氣呵成了。

一氣呵成的難度實在是太大了,而且未必就是最好。她現在會先把魂導法陣的簡易版雕刻好,然後再進行一氣呵成。

無疑,眼前這塊閃爍著淡淡星光的鎧甲,已經完成了一切準備工作,就差最後一道工序了。

唐舞麟看向葉星瀾,葉星瀾點點頭,「咱們開始吧。你做好準備。」

「好!」唐舞麟答應一聲,後退幾步。

葉星瀾走到桌子前,剎那間,她身上彷彿有點點星光亮起似的,星神劍落入手中,緊接著,她身上一個個光點亮了起來,一塊塊星光璀璨的斗鎧迅速覆蓋全身。

和唐舞麟的斗鎧不同,葉星瀾的斗鎧上有著一個個星狀紋路,斗鎧本身看上去要纖薄一些,她追求的是靈活性,以及和自身的完全融合。

一股劍意凝實而出,但卻並不外散,只是凝聚在星神劍之上,只有近距離在這裡觀看,唐舞麟才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劍意的恐怖。

不只是自己在進步,夥伴們也都在進步啊!星瀾更強了。

如果是一對一面對的話,唐舞麟對於戰勝葉星瀾並沒有什麼把握。不只是因為她的斗鎧,也是因為她的專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