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初五,答應我,不要輕易動用不屬於你的能力!那樣……可以回消耗你的本體!”,熾烈認真的望着我。

“什麼是本體?!”,我不明所以,“那我要怎麼平息他的怨氣?”

“憑着自己的本事,藉助陰陽眼弄清真相!”,熾烈蹙眉,將我的手放在了嘴邊親了一下。“你信我嗎?”

“恩!我信!”,我重重的點頭。

“信我就聽我的話,我不會害你的!”,熾烈摸了摸我的頭髮,輕聲道。

“好!我自己找出真相的!”,我笑眯眯的說完這句,蹲下身子。

將黑色的塑料口袋裏面的東西全部倒在了地上,而後摸了摸高偉偉的小臉。“這些都是阿姨答應你的,你要不要謝謝阿姨!”

“阿姨!我可不可以不要這些玩具,只要媽媽?!”,高偉偉怯生生的望着我,將手指頭塞進了嘴巴里面。

“媽媽你要,這些你也要,都是你的!”,我輕笑出聲,“你要乖乖的,不許害人,知道嗎?”

“恩恩!我只是調皮,我不害人!”,高偉偉重重的點頭。

聽到高偉偉這麼說,我滿心欣慰,這個孩子和吳明明一樣懂事,可惜命比紙薄。世界上,就是有這麼多不公道的事情,上天安排的,無法扭轉,人們卻都只是命運手中的棋子。

可是這些東西是要燒掉高偉偉才能拿到的啊,還好小區幾乎荒廢,沒有什麼人,只是我不抽菸也沒有帶打火機啊!難道,要鑽木取火?!

可是,就在我想到這裏的時候,地上的東西瞬間燃燒起來,火光映照之下,熾烈的臉愈發的沉重。

……

(本章完) 哇靠!我還自帶噴火功能呢,太彪悍了!

看着面前的那堆紙製品化作灰燼之間,高偉偉的身上已經穿上了一套乾乾淨淨的衣服,雖然還是以前那樣的瘦小,卻精神了不少。他拿着小汽車和手槍等玩具左看看、右看看,小眼神裏面滿是驚醒。見此,我不禁感嘆,小孩子還真是容易滿足啊!

“偉偉,去跟着你媽媽,保護她!”,我摸了摸偉偉的小帽子笑道。

“哎!謝謝姐姐!謝謝……”,偉偉怯生生的望了熾烈一眼,“謝謝尊上!”

說完這句話,偉偉向小區外面跑去,跑着跑着便消失不見了。

只是,現在該從哪裏找起真相呢?!高霞至愛自己的兒子,自然不會有關,那麼最重大的嫌疑人應該就是偉偉的繼父郝建軍,所以該從郝建軍那裏查起吧!

我轉臉望向高霞所居的小區,眯着眼睛思索,而熾烈卻突然握住了我的手,神情嚴肅的不得了,看他這樣直勾勾的望着我,我倒是不好意思極了。

“幹嘛?”,我望着被熾烈大掌包裹的手笑道。

“我不是讓你不要動用能力嗎?”,熾烈蹙眉,“爲什麼不聽我的?”

“我……我沒有啊!我只是想着,該從哪着火,拿東西就自己點着了!”,我有些委屈的望着熾烈,“還嚇了我一跳呢!”

說完這句話,我小心翼翼的望着熾烈的臉,發現他臉色依舊不看好,於是便拖住了他的手輕輕的搖晃。“好了好了!我以後不胡思亂想了!可以了吧?”

“儘快解決高偉偉的事情,然後我帶你回家!”,熾烈說完這句,徑直拉着我超樓道走去。

我不知道熾烈爲什麼這麼討厭我用那種所謂的能力,其實有的時候真的是不受控制的,我都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簡直是莫名其妙。不過,熾烈不喜歡,我就不去做。

進到樓道,剛準備上電梯,手機卻震動了起來,看着上面的號碼,我眉開眼笑起來。

“誰?”,熾烈輕聲問道。

“把我養大的

院長!”,說到這裏,我接通了手機。“喂,院長,你回來了?!”

“是!初五,你在哪?!”,曹院長的聲音有些急促。

“我在金陵小區啊,我在辦事!”,我老實交代。

“和誰在一起?!有沒有找你?!趕快回來!”,曹院長提高音量,幾乎是吼着問出這麼一句話。

“我……我真的有正經事要辦啦,我晚點回去!”,我對着熾烈吐了吐舌頭。

“你個無業遊民,能有什麼正經事?!趕緊給我回來!我……啊!”,曹院長的話還沒有說完,手機便突然掛掉了。

我覺得有些蹊蹺,等我再打過去的時候提示暫時無法接通,一種不祥的預感頓時衝向了腦門。一時間,我慌亂起來,額頭上面冒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聯繫着前面對我的種種隱瞞和神祕的行蹤,我覺得一定是出大事了!

“怎麼了?”,熾烈緊張的望向我。

“熾烈,院長……院長好像出事了!”,說到這來,我的眼淚便瀰漫出了眼眶。

“不要急,有我在!”

直了說完,徑直張開兩隻翅膀將我緊緊的包裹住,而後一陣黑氣繚繞之後,我便出現在了2125的門口。此時的門是虛掩的,我還沒有衝進去便聽到了類似於搏鬥的聲音。

聞此,我趕緊推門衝了進去,映入眼簾的是院長正被一個人掐住了脖子高高的舉過頭頂,而此時的院長以及開始翻白眼吐舌頭了。

我想要過去救他,一個身影卻比我更快速的衝了過去,一道黑色的光團閃出,那個掐住院長脖子的男人便一下子破窗而出,關鍵是那玻璃卻一點也沒有碎裂,看來,又是一個鬼!

“院長!”,我叫了一聲跑到曹院長的面前,拍着他的胸口給他順氣。“院長,我送你去醫院!”

“沒事!沒事!咳咳咳,暫時死不掉!”,曹院長呼呼直喘,而後嚥了半天的口水望向我。“初五,快去請法師驅鬼!快去!”

“到底怎麼了!你要告訴我啊?爲什麼你要離開?

你老家沒有人了,爲什麼還要騙我?”,我迫不及待的問道。

“不要說那麼多,等那個惡鬼來了!你想跑都跑不掉了!”,曹院長坐起身,抓住我的手。“若是有命,我會解釋的!聽話,小初五!我……”

還未等曹院長把話說完,一個充滿着煞氣的身影突然躥了過來,直接衝向我和曹院長。還沒有逼近,我都能聞到那人身上濃重的腐臭味。可是,我不會給他機會傷害我的親人!

想到這裏,我揮出一掌便直接將那人震到了地上,接着一個虛晃的人形便伏在地上哆哆嗦嗦起來。顯然,我的舉動震驚了曹院長,可是我顧不得解釋只是緩緩的站起身走向那個傷害曹院長的惡鬼,可是等那惡鬼擡起頭的時候,我卻愣住了。

“樑……樑宇凡?!怎麼會是你?!”,我大驚失色。

趴在地上的樑宇凡同樣錯愕了一下,隨後扶着牆緩緩的站了起來。

“我也沒有想到你能有這樣的本事!”,樑宇凡的嘴角流出一絲黑色的液體,看起來極其的粘稠。 冷少別靠近! “你也死了?!真巧?!”

什麼叫我也死了?!還有誰死了?!樑宇凡說的話爲什麼這麼莫名其妙?!他不說該和梓書在一起嗎?爲什麼變成了鬼,又爲什麼要殺曹院長?!

“樑宇凡,你……死了?”,我皺眉問道。

“還用問嗎?你看不出來嗎?”,樑宇凡冷哼,“讓開,我今天只殺這個老頭,不會動你,念在我們以前的情分上!”

樑宇凡這句話差點讓笑出了聲音,以前的情分?我和他的情分就是被劈腿搶了男朋友吧!

“曹院長是我唯一的親人,我不會讓你傷害他!”,我伸出右手,黑屋瀰漫掌心。“還有,有我在你也不見得可以殺得了他!”

“狂妄,我怨戾之氣濃重視爲惡鬼,可是你等三流的小鬼可以匹敵!再不讓開,我讓你魂飛魄散!”,樑宇凡狠聲。

“該魂飛魄散的,應該是你吧!”,熾烈突然眼神冷酷的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

(本章完) 熾烈的突然出現讓原本就驚恐不已的曹院長‘啊’了一聲,便翻着白眼‘咕咚’暈倒在地。

“曹院長!曹……”

“別管他,先解決這個!”,在我準備搶救曹院長的時候,熾烈叫住了我。

“可是……可是,萬一搶救不及時,他死了怎麼辦?!”,我急得滿頭大汗。

“我沒有同意他死,他就死不掉!”,熾烈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脊背,而後冷漠的望向樑宇凡。“你很狂嘛!”

“一般一般,比你狂那麼一點點!”,樑宇凡還是那副趾高氣昂的模樣,完全沒有把熾烈當成一回事。

“誰給了你狂妄的資本?”,熾烈危險的眯着眼睛,“誰也得和你一起灰飛煙滅!”

話畢,熾烈徑直伸出右掌。樑宇凡還沒有來得及反抗,就被熾烈掌心中的黑色的火焰狀的光芒迅速的包裹,那光芒像是硫酸一樣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腐蝕,只腐蝕的樑宇凡面目全非。

樑宇凡嘶吼起來,使勁的掙扎,可是卻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控制了一般動彈不得,只能痛到撕心裂肺的尖叫。

“啊!地獄之火!啊!”,樑宇凡突然望向我,大吼。“初五,救我!不要讓我灰飛煙滅!不要讓我灰飛煙滅!除了搶了你的男人之外,我樑宇凡對你不薄!不能讓我連鬼都做不成啊!初五,若不是我搶走梓書,你能覓得今日的良緣嗎?!啊!!痛!”

聽到樑宇凡這樣說,我有些猶豫,除了那件事,樑宇凡真的視我爲親妹,對我好到了極致,今日不弄清原因,就真的讓他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嗎?!人死了可以變成鬼,鬼死了就灰飛煙滅,化作塵埃了!

“熾烈,不要!”,我抓住了熾烈的右手。

聽我這樣說,熾烈微微皺眉,而後緩緩的放下手。當熾烈的手放下之後,樑宇凡身上的黑色火焰消失,他重重的跌在地上,身上潰爛的皮肉慢慢的癒合,一分鐘左右的時間便變成了原本的模樣。

樑宇凡吃力的擡起望着我,眼中

有着淡漠的感激。

“爲什麼要殺曹院長!”,我蹲下身子,輕聲問道。

我承認,我動了惻隱之心,想來我初五孤獨的一生,也只有這幾個算是親人的親人相伴的。

“他拆散我和梓書!他不讓我和梓書在一起!”,樑宇凡憤怒的指着地上昏迷的院長。

“你什麼意思?!”,我不禁蹙眉。

“他把梓書帶回來了,卻讓法師用八卦陣困住我,不讓我回來!”,樑宇凡慢慢的站起來,擦了擦嘴角的黑血,一臉憤恨。“若不是我託夢讓我妹妹找個驅魔人解開了鎮壓我的八卦陣,我永遠都回不來!”

等一等!爲什麼我一頭霧水,什麼也聽不懂!?曹院長把梓書帶回來了?!可是,我爲什麼沒有看到梓書?!還有,曹院長爲什麼拆散樑宇凡和梓書?他們私奔了不知去向,曹院長也是矇在鼓裏的啊!

不,我似乎有些後知後覺了!梓書出現之前,曹院長曾經提醒我晚上不要出門,我和梓書去喪葬小店買東西,他居然說可以記在他的賬上,走的時候卻沒有付錢。按理說,那麼小的店不需要夥計,而且途中遇到郝建國的時候,他明顯表露出的意思就是店裏只有他一人!那麼……那個穿着老式長袍,來來回回掛紙人卻要我用銀元付賬的夥計一定不是人?!能和鬼記賬的,想必就……

天哪!這麼推理,梓書那個時候是鬼,他早就已經死了!

這樣連貫起來,我突然捋順了。曹院長之前匆匆離開不惜騙我,是因爲得知了梓書的死訊,所以他慌亂之下撒了一個破綻百出的謊言。打電話給我的時候,聲音嘶啞一定是因爲哭過,不敢告訴我是怕我剛出院身體不好,更是怕我對梓書餘情未了!

想到這裏,我有些恍惚,那麼一個活生生的人就死了?!這兩個背叛我的人也曾是我最親近的人,怎麼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梓書死了?怎麼死的?”,我不敢相信的望着樑宇凡。

“吃醋死的!”,樑宇凡悶聲道。

“哇靠!都這個時候了,你他媽能不能不要秀恩愛?!”,我憤怒的衝過去,一把推開樑宇凡。

“是秀恩愛,死的快!我算是知道了!可是他真的是吃醋死的!”,樑宇凡提高音量,拳頭握緊。“他太任性!我和別的男人多說一句話哪怕多看一眼,他就生氣,動不動就鬧着分手!我天天跟着後面哄!可是,有一天他發現我上廁所的時候,裏面有另外一個男人就發瘋了!非說我和他有一腿!”

天哪!這個傲嬌的小受,還是個陳年醋罈子!

“我不信我就是不信!”,就在我一臉黑線的時候,梓書突然一陣青煙似的出現在我們的面前,眼神憤恨。“爲什麼你要和那個男人一起上廁所?!你就是和他有關係!”

“我都解釋了很多遍了,我不認識他!”,樑宇凡慌慌張張的跑到了梓書的面前一把拉住了他的手,“那是公共場所,又不是我家的,我能讓別人不進去方便嗎?!”

“哼!那你就不能爲了我把所有的公共場所都承包下來嗎?!”,梓書氣呼呼的甩掉了樑宇凡的手,狠狠的跺腳。“你就是背叛我了!我不活了!我要死!”

“看到沒有?當時就是這樣!”,樑宇凡無奈的望向我,“他經常耍性子說要自殺,我以爲又是鬧着玩就沒有多想,卻沒有想到他喝下了十斤裝的一整瓶老陳醋被酸死了!”

哇靠!你確定他不說被撐死,而是被酸死的嗎?!

“酸嗎?”,我突然腦抽的望着梓書問道。

“酸!人家不是尋思着,萬一喝毒藥真的死了怎辦?!於是就喝醋了嘛!誰知道,他媽的那老陳醋就跟硫酸勾兌的一樣,立竿見影,馬上就死!”,梓書說到這裏,捂着臉嚶嚶的哭了起來。

“梓書死了,我也不想獨活,便喝下了安眠藥、割脈、跳河,三料自殺!”,樑宇凡說到這來,突然瞪大了眸子。“我原想和梓書成爲一對鬼鴛鴦,可是那個死老頭子將他的骨灰帶走了,還鎮壓了我!”

……

(本章完) 簡直了,這個梓書也真的是一個奇葩,我真該感謝他的劈腿之恩!

“這也不能成爲你殺害院長的理由!”,我皺眉對着樑宇凡說道。

“可是,他不該鎮壓我!不該拆散我啊!”,樑宇凡的臉色暗淡了下來,沉默了許久終於低下了頭。“也許,我真的是衝動了!”

“就是,看他多小心眼!院長是我的恩父,居然因爲一點小事就對他起了殺念!”,梓書突然插嘴,滿臉的不屑。“這樣的男人,太可怕了!”

“你還說!他要殺院長,爲什麼不阻止?!”,我衝着梓書大吼。

“那人家也是有些怕怕嘛!”,梓書絞着手指頭,滿臉的委屈。“再說了,你身邊有那麼多厲害的人物,肯定也輪不到我出手!”

聽了梓書的話,我瞬間無語!不過他和樑宇凡到底會怎樣我不管,我只管院長的安危。

“那麼現在你們想怎麼辦?!”,我抱着雙臂冷冷的望着梓書而後將視線落在樑宇凡的身上,“我是不會讓你傷害院長的!”

“你也救了我一命,如今就算了吧!”,樑宇凡怯懦的望了熾烈一眼,而後望向梓書。“總之,梓書在哪,我便在哪!”

哈!沒有想到這個樑宇凡還是個癡情種子,只可惜投胎的時候選錯了性取向!

“我?我還要再考慮看看!”,梓書傲嬌的擡頭望向天花板。

“隨便你們!只是,下次不要再接近院長,否則……”

說到這裏,我停了下來,否則怎樣?我將目光投向熾烈,熾烈只是輕輕點頭,而後一甩手就打出一團烏黑稠密的黑色光球。那黑色的光球在空中蠕動,像是一條水蛭一樣將措手不及的梓書和樑宇凡吞噬進去。而後幾陣淒厲的慘叫之後,黑光消失,一個身影重重的掉在了地板上。

“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梓書和樑宇凡的聲音同時從那個匍匐在地板上的人影口中發出,等那人擡起頭我驚愕的發現,這個人一臉兩相,一邊是梓書,一邊是樑宇凡。我勒個擦,

這是合體了?!

“你們不是相愛至深嗎?!那以後就同體好了,這樣誰也離不開誰了!”,熾烈冷聲,“趕緊走!我們還有重要的事情,你們耽誤不起!”

“可是,你爲什麼要把我們……”

梓書似乎有所不滿,可是很快被樑宇凡打斷。

“多謝成全!”,樑宇凡的聲音頃刻將梓書的聲音打斷。

“知道我是成全你們,還不趕緊去投胎!”,熾烈說到這來,徑直揮手,那牆壁上瞬間出現了一個若隱若現的黑色大門。

那黑色的大門像是帶着巨大的吸力,瞬間就將已經合爲一體的指數和樑宇凡給捲了進去,當樑宇凡和梓書消失之後,那黑色的大門越變越淡,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就去投胎了?”,我好奇的勾住了熾烈的手腕,“他們合體了,這樣投胎會投成雌雄同體嗎?!”

“不!只是會人格分裂罷了!” 餘溫歲月中有你 ,熾烈淺笑,而後蹲下身子望向還直挺挺躺在地上吃的曹院長。

“要不要叫救護車啊!”,被那對逗比攪和了半天,我現在才感覺到焦急。

“不用了!”,熾烈對我眯了眯眼睛,“他如果不嫌地上寒氣重,就一陣躺着好了。

熾烈的這句話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還沒有準備問的時候卻看到他輕輕的往地上跺了一腳,而後他腳底的地板瞬間出現裂縫,裂縫呈蜘蛛網蔓延,其間迅速生出了一層白色的霜降。只是轉瞬之間的速度,整個地板連同牆壁急速的凍結成冰,並且滲透出強烈的寒氣。

我剛猶豫要不要給院長拿牀被子蓋上的時候,院長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而後像只兔子一樣蹦蹦跳跳還不停的哈氣搓手。

“冷死了!冷死了!”,曹院長來回直打轉。

看曹院長神采奕奕的模樣,和剛纔的昏迷不醒判若兩人啊,莫非他一直是裝昏的?!

“院長,你剛剛……又騙我?!”,我不悅的提高音量。

聽我這話,曹院長突然停住了腳步,而後有些不好

意思的望着我。“第一次見鬼,而且還是那麼多,難免適應不了嘛!”

說到這裏,曹院長突然怯生生的望向熾烈,而後小心翼翼的退到了窗戶邊。

“初五,你……你真的已經死了?”,曹院長神情有些悲哀。

“我沒有啊!”,我有些莫名其妙。

“沒有你爲什麼會那麼厲害?!沒有你怎麼能看到鬼?!沒有你怎麼能和這個鬼在一起?!”,曹院長指向熾烈,眼圈紅了。“初五,是誰害了你啊!嗚嗚!”

見曹院長哭了,我真的好無語,趕緊走到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卻引來一陣尖叫。

“院長,我是人我有溫度的!”,我握住了曹院長的手。

曹院長先是不肯碰我,後來感覺到我手心的溫度還是半信半疑,當我無奈,將所有的事情全盤托出的時候,他的表情像是在聽一個神話故事那樣的震撼。

沉默了許久,曹院長望向熾烈而後又望望我。“所以,你們打算怎麼辦?!”

“我……”

“我會負責的!所以趕上順便救了你,便順便跟你把親給提了吧!”,熾烈面無表情道。

可是,什麼叫順便?!這提前是多麼值得回憶的事情,他竟然順便!?我想要故意拒絕來着,儘管我心裏早就吶喊着十萬個願意了,可是曹院長的反應比我的還要大。

“怎麼可以?!初五雖不是我親生的女兒,我卻視她爲親女!你想娶就能這麼隨隨便便的娶走嗎?!”,曹院長一臉的嚴肅,彷彿已經忘記面前的這個男人是個鬼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