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別忘了,反政府軍可是還在後面,我們兩條腿是跑不過他們四個輪子的。”黃蜂看着天空,“按照他們的速度,用不了一個小時就會被他們追上。”

“這車不能浪費了。”幽靈又奔剩下的三臺車去了,開始做手腳。

“真有你的,這時候還有心思佈置詭雷。”黃蜂搖了搖頭。

“炸死一個敵人就減輕一份壓力,別忘了我們身後至少有六十名敵人。”幽靈一邊忙着手裏的活一邊說。

“給我方向吧,我們總不能隨便走。”重拳對獅鷲說。

獅鷲站起身:“向西,那邊有一條幹涸的河牀,可能會有水源,最重要的是離我們現在的位置只有不到兩個小時的路程。”重拳說:“可是,敵人一個小時就能追上我們。”獅鷲面無表情:“所以,我們要全速前進。” 送走了傷員之後獅鷲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剩下的人身體狀態良好,還有與敵人一戰的可能,傷員走了他們就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放手一搏。

沒有了交通工具他們的前進速度迅速降低,又怎麼能跑得過敵人的車輪?幽靈的三臺汽車炸彈威力有限,雖然幹掉了幾名敵人,但這並不代表能阻擋敵人前進的腳步。

經過大面積的搜索之後敵人很輕鬆的找到了他們的足跡,一個半小時的窮追不捨終於追上了他們,而這個時候他們離那條河牀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距離。

“戰鬥準備。”沙丘頂上獅鷲放下望遠鏡,他們早就選好了地形準備進行伏擊戰,此時敵人已經進入三千米範圍,在起伏的沙丘只見時隱時現。

“這裏的地形利弊均等,希望敵人反應沒那麼快!”幽靈觀察着敵人的車隊說道。

“你是說這種起伏的沙丘環境有利於我們隱蔽,同時也能幫助敵人躲避我們的攻擊?”重拳說。

“沒錯,沙丘會擋住我們的射擊範圍。”幽靈搖了搖頭,“我們同樣無法進行有效的進攻。”

“所以我們要早點下手,爭取將敵人擋在更遠的地方,讓他們不敢開車靠近。”獅鷲所。

“有沒有人願意和我打個賭,猜測敵人帶沒帶迫擊炮?”賭徒看着已經西陲的夕陽說。

“我賭敵人沒帶。”黃蜂說。“和我想得一樣。”賭徒將幾枚手雷放在身邊,“這樣的話就沒法賭了。”“那就不賭。”獅鷲將眼睛貼在狙擊步槍的瞄準鏡上,這次他們進沙漠確實帶了不少的裝備,甚至每個人都帶上了雙料武器,因爲有車他們從沒考慮負重的問題,所以獅鷲也帶了兩支狙擊步槍,這支m82a3一直沒用上,直到計算油量的時候他纔想起來還帶着個大傢伙,這東西威力足夠大,射程遠,能有效的在遠距離破壞敵人的車輛。

“嘭……”巴雷特巨大的聲音在空曠的沙漠中傳出老遠,大約兩秒多一點之後反政府軍車隊的開路越野車發動機蓋上開了一個大洞,緊跟着衝到一邊冒起了黑煙……

獅鷲之所以選擇越野車而不是後面的卡車是因爲大多數指揮官都會坐在吉普車上,一旦幹掉反政府軍的指揮官,那這些敵軍將羣龍無首,一羣烏合之衆更好對付。

“好槍法。”幽靈舉着望遠鏡喝彩。

敵人也不傻後面的四輛車立即分散開來,隱入起伏的沙丘後面,藉助沙丘的遮擋繼續前進,沒給獅鷲再次開槍的機會。

“媽的,成精了。”重拳罵了一句。

“你們發現沒有?這些沙丘真的很討厭。”幽靈從地上站起來皺着眉說。

“嘭……”又是一聲巨響,獅鷲再次扣動了扳機,這次他射擊的並非車輛,而是剛纔越野車上下來,準備逃跑的敵人,車上一共下來四個人,幾乎同時向四個方向奔逃,他挑了一個年紀較大看上去像軍官的敵人扣動了扳機,這一槍正中那名敵人的左半邊肚子,巨大的威力幾乎將他攔腰打斷,鮮血狂噴的同時內臟跟着流了出來,場面極其血腥,他一邊慘叫一邊在地上不停地抽搐,很快就完蛋了。

“太血腥了。”重拳放下望遠鏡,“用巴雷特打步兵是一種非常不人道的做法。”

“和他們說什麼人道?他們可不會優待俘虜。”獅鷲冷笑這站起身,“走吧換個地方。”

“對,不能久留,萬一他們帶着迫擊炮我們就完蛋了,走走走。”賭徒收起自己的東西從沙丘後面滑下去。

幾個人剛滑下沙丘就聽見遠處傳來了一陣陣的破空聲。

“我操,快跑。”幽靈第一個反應過來,撒腿就跑,其他人緊跟在他的身後,幾乎同時連續不斷的爆炸聲在沙丘附近響了起來。

第一輪爆炸結束之後不久第二波攻擊的彈着點居然向前推進了三十幾米,敵人在搞火力延伸,這讓他們大爲意外,爲了避免被炮灰追隨他們只能撒開雙腿向前狂奔,不過幸運的是敵人只打了兩輪炮之後就停了。

“媽的,他們帶了多少迫擊炮?怎麼弄出這麼密集的彈雨?”重拳一邊跑一邊罵。

“反正少不了,快走,他們很快就會追上來,一旦確認我們的位置我們就完了。”鐵拳一邊跑一邊喊。

“他媽的,我就知道沒那麼容易。”黃蜂抱怨。

“放心,他們看不到我們自然就不知道該往哪打,這不是已經停了!看來他們帶的炮彈並不多,否則不會打這麼少就停的。”幽靈倒是跑得輕鬆加愉快,不急不緩。

“你們幾個繼續前進,幽靈留下和我繼續阻擊。”獅鷲說。

“怎麼?不用我們了?”重拳覺得奇怪。

“開兩槍就跑,沒必要留那麼多人,再說你們的槍射程有限,這個距離也夠不着。”獅鷲看了看附近選了一個沙丘對幽靈說,“走,去那邊。”

“一會兒見。”幽靈笑着對重拳擺了擺手。

“你們小心。”重拳有點不放心。

“趁這機會快跑吧,儘量拉開距離,在河牀附近佈置好陣地等我們。”幽靈丟下一句話跟獅鷲走了。

兩人選了個位置較高的沙丘伏下身,遠處敵人的車輛在沙丘的縫隙裏時隱時現,距離已經縮短到一千五百米以內。

“來的還真快。”獅鷲透過瞄準鏡尋找不停出沒的敵人,沙丘太多,敵人又在裏面亂轉,所以車輛出沒的很沒規律,在某個縫隙裏出現的時間很短,他必須手疾眼快,能在最短時間內抓住時機,這讓他想起了打地鼠的遊戲,你不知道地鼠會從哪個洞裏鑽出來,敵人的車也一樣,你不知道下一次他會從哪個沙丘的縫隙裏出來。

“彆着急,實在不行我們就走。”幽靈打開步槍的保險,他清楚一旦敵人的車輛進入兩百米之內他們就有大麻煩了,這個距離之內他們將失去遠距離阻擊的優勢,獅鷲就算槍法再好也不可能將敵人的車輛全都擊毀,倖存的車輛會迅速靠近,大批敵軍的到來肯定會對他們形成致命威脅。

大叔我會乖 “嘭……”獅鷲扣動了扳機,因爲瞄準時間太短這一槍的準頭不是很好,一輛車的駕駛室被擊中,子彈穿過擋風玻璃從司機的頭上飛過去,擊穿車體鑽進了後車廂,不知道打死了幾個人,司機下意識的反應就是急剎車,但這個平時絕對無害的動作要了他的命,車剛一停獅鷲的第二枚子彈到了,把他的左半個胸部全都給打沒了,這傢伙連慘叫都沒來得及就徹底死掉。

緊跟着幽靈又開了第三槍,這次準確的擊中了發動機,車子徹底報廢,目的達到,但獅鷲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對着卡車的後車廂扣動扳機,他是在射殺裏面的敵人,巴雷特狙擊步槍威力巨大,只要被掃中一點就會沒命,他在盡最大限度的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

他一口氣將彈夾裏的幾枚子彈全都打光,而車廂裏的敵人已經亂作一團,紛紛跳車逃命,很多人的身上都沾滿了鮮血,看得出車上死的不是一個半個。

“我們走。”獅鷲起身招呼幽靈。

“幹得好。”幽靈放下望遠鏡,“可惜只幹掉了一輛。”

“別太貪心。”獅鷲提起槍,“走吧,我們至少拖住了二十個敵人。”

“他們至少有六七十人,而且還有三臺車正奔過來,最慢十分鐘就能找到我們,那時候我們恐怕就麻煩大了。”幽靈一邊說一邊滑下沙丘。

“爭取在他們追上我們之前在幹掉一臺車,雖然殺不光上面的人,但至少可以拖慢他們的速度。”

“轟轟轟……”一連串的爆炸聲在剛纔他們停留的沙丘上響了起來,霎時間黃沙四濺,塵土飛揚,敵人的迫擊炮反應果然速度,準頭也不錯,而且定位精準。

“好傢伙。”幽靈吹着口哨回頭看了一眼。

“我們必須堅持到天黑。”獅鷲看着血紅的夕陽說,“夜晚是我們的天下。”

“至少要一個小時之後天才能完全黑下來,這一個小時可沒那麼好過。”幽靈小跑着跟上獅鷲,“你有什麼計劃?”

“沒有,只能繼續遊鬥,藉助沙丘環境和敵人周旋。”獅鷲一邊跑一邊說道,“在敵人趕上我們之前,我們還有一次伏擊的機會。”

“好吧,那我們繼續。”幽靈觀察了一下四周的環境,“跟我來。”

獅鷲也沒多問,跟在他後面向前跑,他相信幽靈,甚至勝於相信自己。

接下來二人故技重施準備在幹掉了敵人一輛卡車,只是連續換了兩個陣地沒達到目的,緊跟着沒找到下一個陣地敵人的就到了,爲了分散敵人的注意力二人立分頭行動。

“幽靈,敵人向你們那邊去了。”山狼在耳機裏說。

“看到了,放心,我有辦法,你也小心,很多敵人已經下車。”幽靈轉過一個沙丘迅速躲起來。“嗯,知道了,你千萬小心。”獅鷲叮囑他。“放心吧。”幽靈躲在沙丘後面盯着越來越近的敵人說,“來吧,狗孃養的。” 獅鷲和幽靈的不停阻擊之下敵人損失了三臺車,十幾個士兵都被巴雷特打得支離破碎,死相極慘,這讓敵人心生恐懼,但這不代表可以擋住敵人,他們畢竟有着數量和‘交’通工具的絕對優勢,藉助沙丘的掩護不停向前推進,沒多久就趕了上來,二人的噩夢纔剛剛開始。

幽靈不停的伏擊着快速向前推進的敵人,此時他正伏在沙丘後面,盯着越來越近的敵人,這些敵人很謹慎,卡車上的機槍手抱着機槍全身戒備的盯着四周,其實這時候大部分的敵人已經下車,正分撒開來搜索前進,他們是循着幽靈的足跡一路跟過來的,一大羣步兵尾隨着卡車前進,的確有點步坦配合的意思,只是這卡車可比坦克差多了。

“轟……”一名士兵踩到了地雷,‘腿’直接被炸斷,連哼一聲都沒來得及就暈過去了。

“媽的,‘浪’費。”重拳有些氣急敗壞的罵道,他的目的是毀掉卡車,可沒想到被步兵踩到了地雷,無奈之下他對着重機槍手開了數槍,機槍手‘露’在外面的半個腦袋直接被子彈掀飛,腦漿和鮮血噴的到處都是。

幹掉重機槍手後幽靈並不罷休,而是繼續攻擊了駕駛室和輪胎,就算車輛完好兩個輪胎都憋了也沒法在繼續前進,爲了保險他還對這車的前臉開了機槍,雖然步槍子彈威力有限,但如果擊中要害,車子同樣會無法正常運行的。

後面的敵人立即開始還擊,等他們撲上來的時候幽靈早跑沒影了……

趕上來的敵人越來越多,獅鷲和幽靈已經無力阻擋敵人,二人只好邊打邊退,藉助沙丘的掩護躲避敵人的追擊。

敵人顯然已經發覺他們只有他們兩人,立即很囂張的追了上來,顯然並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裏,大批敵軍分成若干小隊開始‘交’叉搜索前進,唯一一輛卡車跟蹤後面伺機而動,很快敵人就發現了幽靈,二十幾個敵人和唯一的一輛卡車直奔他這邊衝了過來。

在幹掉幾名敵人後幽靈撒開‘腿’一路狂奔,他和獅鷲各自走了不同的方向,但敵人卻盯上了他,開着唯一一臺車追了上來,車上的重機槍也開始咆哮,眼看他就要沒命了,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一聲槍響,重機槍手的頭顱被打得粉碎,機槍瞬間啞了。

緊跟着有是一聲槍響,卡車發動機中彈終於不甘心的停在了路邊。

“謝天謝地。”幽靈這才鬆了口氣,他知道是獅鷲在幫他,他一邊跑一邊通過單兵電臺說道,“謝謝夥計。”

“不客氣,現在敵人沒車了,我們河‘牀’見。”獅鷲說。

“好的,一會兒見。”說完幽靈卻放慢了速度,他回頭看了看,敵人已經下車,正組織人馬向這邊追過來。

“媽的,給你們點顏‘色’看看。”說完他故意對着那邊打了一個長點‘射’,等敵人注意到之後他立即跑到了沙丘的後面,迅速取出背囊裏的闊刀雷架好,正對着敵人來的方向,然後用沙子小心的掩埋起來拔掉保險轉身就跑。穿過沙丘縫隙之後他停了下來,俯身看着幾十米外自己埋設地雷的地方,很快一隊敵人出現,這些敵人很有經驗,拉大了安全距離之後小心的向前推進,在這種沙丘的轉彎處特別的小心,第一名敵兵從地雷不遠處走過,第二名敵人也沒碰到地雷,第三、第四、終於第五名敵人碰到了地雷,一聲巨響中煙塵瀰漫,大量的鋼珠瓢潑一樣飛散看來,頓時後面的敵人遭了殃,至少有三名敵人被打成了篩子,兩名敵人被鋼珠擊中,沙漠中一片鬼哭狼嚎。“真可惜,只擊中了三個。”幽靈對這種結果非常不滿,他舉起槍開始‘射’殺倖存的敵人,槍聲一響敵人就反應了過來,他剛乾掉兩個敵人就被發現了,頓時敵人開始反擊,AK步槍特有槍聲先後想起,子彈瘋狂的掃過來,而此時的幽靈已經不知去向,等敵人小心翼翼的‘摸’上來的時候迎接接他們的是幽靈最後一枚闊刀雷……

敵人沒了車輛之後雙方再也沒有了速度上的差異,幽靈和實際也不再擔心被敵人追上,藉助起伏的沙丘和敵人周旋,只要不被大批敵人圍困他就有辦法脫身,現在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拖延時間,等待天黑,天黑之後他們就能給敵人來一次突襲,徹底打殘這支追兵。

就這樣打打停停幽靈陸續幹掉了十幾名敵人,到後來只要他經過的地方敵人都會遠遠的繞開,他們已經被地雷炸爬了。

“靠,學乖了。”幽靈撓了撓頭,“‘浪’費了我兩枚手雷。”其實他帶的闊刀雷就兩枚,後面用的都是普通的手雷,威力自然沒法和闊刀雷相提並論,但總算是嚇住了敵人。

豪門強娶:夫人超大牌 “獅鷲,敵人的數量比我們預計的要多。”幽靈一邊跑一邊通過單兵電臺說。

“我也發現了,這裏至少有七八十人之多,我們壓力不小。”獅鷲回覆說道。

“不管了,反正多少人我們都得戰鬥下去,幹……”幽靈大罵着繼續對敵人發動襲擊。獅鷲的情況比他好的多,巴雷特的對敵人的震懾在某種程度上作用超過了地雷,慘烈的支離破碎帶有強烈的視覺衝擊感,敵人非常懼怕被巴雷特擊中,所以始終不敢靠的太近,所以相比之下獅鷲比幽靈更容易擺脫敵人的糾纏。“在堅持一下,天快黑了。”獅鷲的巴雷特已經拆成了零件塞進背囊,手裏端着的是一支繳獲的AKMS(是裝有金屬摺疊槍托的AKM改進型。),遠處的敵人正向這邊衝過來,而他的AKMS卻只出於單發‘射’擊狀態,但每一次他都會請準的幹掉一個敵人,這給敵人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壓力,只能不停的向這邊不停的掃‘射’,但現在光線很差,他們的‘射’擊根本就沒什麼準頭。

“堅持下去沒問題,敵人的車輛已經全部完蛋了,你有什麼計劃?”幽靈一邊跑一邊問。

“儘量消滅敵人,抹除這個隱患,讓他們再也不敢追上來。”獅鷲在沙丘中快速推進,自沖和敵人發生了近距離戰鬥之後敵人的迫擊炮就啞了,他們怕打到自己人。

“轟……”一枚火箭彈在沙丘側面爆炸,瞬間沙土飛揚彈片橫飛,幽靈一縮脖子,繼續向前飛奔,這是他們目前面臨的最大威脅。

“怎麼消滅?敵人太多了,我們的壓力會越來越大。”幽靈說。

“馬上到河‘牀’了,利用黑暗和他們打游擊,保證不陷入重圍就行,我們利用四個小時進行戰鬥,能幹掉多少算多少,然後藉助黑夜撤離。”獅鷲說。

“好吧,這裏你最大,你說了算。”幽靈回頭開了幾槍之後繼續向前跑,在敵人出現之前他必須跑到下一個沙丘,否則他就得變成靶子。

天‘色’越來越暗,敵人的數量優勢也越來越不明顯,在黑暗面前他們和瞎子差不多,雖然不停的有人打起照明彈,但在沙丘如林的地方有太多死角是小心照明燈無法顧及到的。

“重拳,我們到了,你們那邊準備得怎麼樣?”獅鷲問。

“已經準備好了,可以給敵人來一次重創,放心把。”耳機裏重拳幸運彩站。

“好,那就準備,我們大約十分鐘內到達。”獅鷲說。

“敵人很多,而且很分散,你們要做相應的調整。”幽靈提醒重拳。

“知道了,我們會注意的,敵人發‘射’的照明彈已經標明瞭他們的大致分佈,放心吧,我們心裏有數。”

幽靈避開了敵人的一支小分隊轉向另一個方向,這附近敵人太多了他幾乎沒機會下手,他可不想因小失大,萬一被圍困就麻煩了,畢竟他只有一個人。

天終於完全黑了下來,透過夜視儀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附近的敵人,而敵人卻只能利用照明彈和手電筒尋找他們的蹤跡,而手電筒的數量還少得可憐,平均三個人才有一支。

隨着黑夜的降臨敵人的優勢完全消失不見,這是幽靈的天下,偷襲是他的專長,他甚至都放棄了使用步槍,而是改用裝了消音器的手槍和軍刀,這樣無聲殺人的方式既隱蔽效率又高。

他左手刀右手槍的小心的在遠處轉悠,一旦敵人不注意就會出手,每次都至少能幹掉一名敵人,很快敵人就發現情況不對勁,立即呼叫支援,希望能通過增加人手的方式而減少傷亡。幽靈卻不在乎,他只不停的轉移這陣地,專挑敵人少的地方下手,不得已之下敵人只好再次將隊伍聚集起來,形成二十人以上的散兵隊形向前推進,這樣幽靈就不好下手了,一旦失敗他很可能會在第一時間內遭遇敵人瘋狂的報復,二十幾個人同時開火那他恐怕很快就會被打成‘肉’渣。“哼,學乖了。”幽靈看着分散搜索的敵人冷笑,“沒關係,我們有的是時間。” 幾番惡鬥之後獅鷲和幽靈終於熬到了天黑,敵人沒了之前的車輛優勢,只好利用人數優勢和大量的照明彈向前推進,這是他們減少傷亡最有效的辦法,人員散開,保證足夠的安全距離,沿着幽靈和獅鷲留下的痕跡繼續追蹤,用這種辦法他們幾次將幽靈‘逼’得只有逃跑的份兒,沙丘之間的空曠之處他根本無法發揮優勢,只能快速穿過,幾次都被敵人發現了行蹤,被掃過來的彈雨打得抱頭鼠竄,幸虧他及時找到了可以躲避敵人的沙丘,否則他早就變成篩子了。

很快二人就退到了河‘牀’邊上,敵人就在身後,他們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只有這樣才能躲避敵人的子彈。

“重拳我們到了,你們在哪?”幽靈一邊跑一邊大喊。

“看見你們了,沿着河‘牀’向下遊前進,把敵人引過來。”重拳說。

“直到了。”幽靈扔了兩枚手雷出去,爆炸的火光果然吸引了敵人的注意力,獅鷲也向上面打了長點‘射’。

很快敵人就跟了上來,這些敵人很謹慎,並沒有立即跟着跳下去,而是仔細觀察了附近的環境之後纔派遣了十幾個人下去繼續追,其他人則從岸上跟着向前走,之所以這麼做是爲了能夠保證更好的觀察視角,給河‘牀’裏的同伴提供支援。

“媽的,一點都不傻。”幽靈低聲罵道。

“老兵了,懂得其中的厲害。”獅鷲邊說邊回身‘射’擊,他攻擊的並不是身後的敵人,而是在岸上跟隨前進的那批。

“這樣重拳他們的埋伏會大打折扣。”幽靈在河道轉彎的時候向身後扔了一枚閃光彈,這樣既能刺傷敵人的眼睛,還能給後面的敵人指路。

“我們不可能將這些敵人都消滅掉,走吧,他們上來了。”對於敵人的表現獅鷲的反應倒是很平淡。

“嗖……轟……”一在兩人前面不到二十米的地方炸開了一枚迫擊炮彈。

“我‘操’,這下麻煩了,快跑。”幽靈大驚,敵人居然敢在這麼差的光線下使用迫擊炮,難道他們不怕炸到自己人嗎?

“別太着急,敵人的炮火會梯次延伸,別撞到炮彈上。”獅鷲回身開始向敵人‘射’擊,不能盲目的向前跑了,只能以阻擊敵人的方式爭取時間,反正敵人不會把迫擊炮子彈砸在他們自己人的頭上。

“重拳,你們的埋伏究竟他媽媽的在哪?”幽靈問。

“繼續前進,不遠了。”重拳在耳機裏說。

“快點,老子要被迫擊炮彈折磨死了。”幽靈大喊。

“放心吧,賭徒已經帶人去襲擊迫擊炮陣地了,你們再堅持幾分鐘,很快就要到了。”

幽靈也不知道他說的是自己和獅鷲很快就要到埋伏圈了還是賭徒很快就要到迫擊炮陣地了,但這個時候他已經無暇顧及這些,前面的炮火的確在慢慢的延伸,連續大爆炸將河‘牀’炸得面目全非,身後和按上的敵人也‘陰’魂不散的跟着,讓他和獅鷲進退兩難。

“嘭嘭嘭……”突然間兩岸傳來了連續的悶響,河岸出現了小幅度的坍塌,大量的碎石和泥沙橫飛,岸上和河‘牀’裏的敵人都猝不及防的中招,很多敵人從岸上掉下來,而河‘牀’裏的敵人不但被碎石和彈片炸傷,還有部分人被滑落的泥沙埋住了半截身子。

隨着泥沙的大量傾瀉,緊跟着附近響起了槍聲,河‘牀’上六七個人人影從沙子裏鑽出來開始向附近的敵人瘋狂的傾瀉子彈,這種傾瀉是毫無顧忌的,連續的……,原來獅鷲他們在河‘牀’兩側懸着了相對較爲脆弱的地方進行了爆破,製造了這次小規模的塌方,而他們自己卻躲在了沙子裏等着敵人的靠近。

“這就是河谷戰鬥方式的翻版。”幽靈喊着轉回身對後面陷入‘混’‘亂’的敵人展開進攻,這是個消滅敵人的好機會,黑暗,和‘混’‘亂’中是他們的天下,敵人徹底陷入了被動。

“抓緊時間,儘量消滅,爭取把他們打得再也不敢追上來。”獅鷲大聲喊着說道,他非常清楚,這是敵人的先頭部隊,後面會有更多的敵人趕到,因爲汽車被毀之後敵人在不同的地方轉爲步行,然後在剛纔的戰鬥中大半已經聚齊,但還有一部分在沙漠中不遠的地方,這邊的戰鬥打響他們很快就會過來支援。

“屠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哈哈。”幽靈瘋狂的笑着,向敵人最密集的地方扔了一枚閃光彈和一枚手榴彈,然後開衝上去始開始瘋狂的對他們進行掃‘射’,不到兩分鐘河‘牀’裏面已經找不到一個活人,河岸上的敵人也已經幹掉了大半,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了一連串的爆炸聲。

“是賭徒得手了,他毀了敵人的迫擊炮陣地……”重拳在耳機裏說道。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撤。”獅鷲爬上河岸遠遠的他已經看見無數的照明彈升上夜空另一敵軍正向這邊衝過來。

“黃蜂、毒‘藥’掩護,其他人撤退……”重拳一邊和黃蜂、毒‘藥’留下掩護‘射’擊一邊指揮其他人撤退。“嘭……”河岸邊突然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幾乎所有人等聽得出那是巴雷特咆哮的聲音。“我靠,獅鷲你又用反器材打步兵。”重拳一邊撤退一邊喊道,可他卻看見獅鷲正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向前飛跑,手裏端着的是AKMS突擊步槍,“呃……這是怎麼回事?誰開槍?”

“嚇唬人的。”幽靈揚了揚手裏的另一枚巴雷特子彈,原來這是他從獅鷲那拿來的,目的就是爲了嚇唬後面的敵人,這招果然奏效,敵人嚇得全都趴在了地上向黑暗中胡‘亂’‘射’擊,這種狙擊步槍給他們帶來了太多的恐懼。

衆人迅速遠離戰場,十幾分鍾之後就已經甩掉了敵人,而賭徒他們也已經跟了上來,經過詢問得知他們炸燬了敵人的迫擊炮彈‘藥’箱,所以纔有那麼大規模的爆炸,六‘門’迫擊炮只毀掉了兩‘門’,這倒是太理想,唯一的好消息是他們繳獲了敵人五升的飲用水,這無疑是殲敵之外最大的收穫,這些水至少可以讓他們維持一段時間的消耗。

這一站他們至少幹掉了二十幾個敵人,加上前期的戰果,他們的殺敵數量已經接近了敵人總是的百分之四十,最重要的是毀掉了敵人所有的車輛,敵人別想在靠車子追上他們。

他們撤退的方向是沿着河‘牀’向西,三個小時之後他們才停下來,這時候他們已經將敵人遠遠的甩開,在河一側他們停下來休整,一路的奔‘波’已經讓他們大汗淋漓渾身燥熱,嗓子冒火了,儘管這樣他們每個人也只是少喝了一點水,在沒找到有效水源之前他們是不會敞開了喝個夠的。

“幽靈放哨,其他人原地休息半小時。”獅鷲喘着粗氣說道。

所有人都很累,半小時雖然無法完全恢復過來,但對他們來說已經足夠了,經過觀察敵人並沒有追上來,這是個好現象,至少在短時間內他們是安全的。

半小時之後他們繼續上路一直馬不停蹄的前進,直到第二天上午烈日當空的時候他們才停下來,這次他們選擇是河‘牀’下游一個非常低窪的地方,根據沙漠生存經驗判斷,這下面不太深的地方應該有水源。

“鐵拳和巫妖放哨,其他人原地休息。”獅鷲將自己的望遠鏡丟給鐵拳,“‘精’神點。”

“是,長官。”鐵拳很規矩。

шшш★ ттκan★ ¢ ○

“幽靈,跟我下去看看有沒有水。” 江湖梟雄 獅鷲放下自己的裝備只帶了步槍和工兵剷下到河‘牀’的低窪處。

幽靈也帶着工兵鏟跟了下來,獅鷲已經着了這裏最溼潤的地方開始向下挖,從他的表現上看這裏有水的可能‘性’非常大,幽靈在一邊點上一支菸看着,隨時準備替班。

兩人輪番挖掘,向下挖了大約兩米深終於見到水了,只是這水非常的渾濁,其實就是濃稠的泥漿,這是個好現象,二人又向下挖了半米,水依然很‘混’,但總算是能水量稍大了些,清理、沉澱、淨化,折騰了三個多小時他們終於‘弄’到了三生水。

“先喝飽,然後繼續,我們還帶上足夠的水。”獅鷲對其他人說,“估計我們要在這裏呆上一天時間才能‘弄’到足夠的水。”

“反正現在也沒法走,我們可以在這裏避開一天中最熱的事端,同時收集飲用水。”重拳喝了口剛沉澱出來的水,“土腥味大了點,不過總算是能解渴。”

“知足吧,有水就不錯了。”幽靈也喝了口水,“敵人沒跟上來,這是個好現象,至少他們不會在大白天跑來追我們。”

“今天白天算是可以安穩的休息一下了。”黃蜂很舒服地靠在河‘牀’的低窪處說道。“三人一組,兩人放哨一個人取水,其他人休息,兩小時一換班。”獅鷲看了一眼腕錶,“時間充裕,爭取在入夜之前‘弄’到足夠的水,大家的狀態恢復到最佳。”總算是安定了下來,在河‘牀’下的‘陰’暗處他們呼呼大睡,一直以來他們從沒如此放心的休息過,今天他們終於可以放鬆下來。 經過一番鏖戰之後獅鷲他們終於甩掉了敵人,這一戰可謂戰果卓著,毀掉了敵人的代步工具,將雙方只見的速度差距拉平,保證的敵人無法在行軍速度上對他們進行超越,只是敵人是否還跟在他們就不得而知了,畢竟他們已經沒有了遠程通信設備,更無法接收軍方的衛星地圖,所以沒有了獲取與敵人相關情報的渠道,他們只能儘量快走,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在躲避烈日這段時間內他們收集了足夠應付兩天的飲水,原本他們可以收集更多,只要在停留一個晚上他們就能收集足夠消耗四天的水,但爲了防止敵人追上來他們沒敢多做停留,雖然不多,但水的問題至少暫時解決了,這就保證了他們還繼續和沙漠的惡劣環境拼搏下去,“水是生命之源。”這句話在沙漠裏被體現得淋漓盡致。

傍晚,他們收拾行裝準備再次出發,避開烈火驕陽的白天,夜晚纔是行軍的最佳時間。

“這些水如果省着點用應該可以夠我們用三天,如果三天還走不出去那我們必須提前尋找新的水源,否則我們會被活活渴死。”賭徒將最後一杯淨化好的水倒進水壺,“另外我們還需要解決食物的問題,我們的東西只夠吃一天的,明天還晚上就沒東西吃了。”

“沙漠裏並非一片荒涼,我們可以打獵。”幽靈倒是不擔心這個問題,他是個樂天派,從沒見過他發愁。

重拳說:“食物不是問題,現在我們最大的問題依然是飲水,這些水肯定不夠我們離開沙漠,所以我們下面的任務只能以尋找新的水源問主要目的,找到下一個水源之後我們才能考慮離開沙漠的問題,當然導致方向是需要保證的,不能爲了找水而到處亂走。”

“沒錯,先保證活下去就得找到水源,在這之前大家儘量節省,不管是食物還是水,我們要做好長途跋涉的準備,按照原計劃我們應該可以在三天內離開反政府武裝的控制區。”獅鷲背上自己的背囊,“尋找水源是第一目標,不能有水就不找水,必須謹慎對待,爭取在明天休整之前找到合適的水源,邊休息一取水不耽誤時間。”

隊伍再次上路,繼續在蒼涼的沙漠中前進,他們迎着夕陽走在無邊無際的黃沙中。

“這個鬼地方連一隻鳥都沒有,我已經幾個小時沒漸漸任何獲得東西了。”毒藥說。

“這恰恰說明了這裏缺少維持生命的水,絕大多數動物都不可能在這種環境下生存,這裏纔是真正的死海,看來進入了這片沙漠的腹地,真正的沙漠中心,最荒涼,最接近死神的地方。”幽靈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