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利益為重.

那二人沒有回答他。

張迅顫顫巍巍的點了接受。

一場本就毫無懸念的比賽,打了足足半個小時。

過程……精彩無比?

連顧顏都忍不住吐槽一下,這霍霆噁心起人來真的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半個小時……足足半個小時都在磨張迅,按照平均每分鐘3%的血量再打,而霍霆的無道確實絲血未掉。

「哈哈哈哈,看得我好爽!」

「霍霆男神果然最棒!」

「連噁心人都這麼帥!」

「那個誰啊,自己技術這麼差怎麼好意思出來當什麼職業選手。」

「就是就是!還誣陷別人用外掛。」

「我看你就是用了外掛也打不贏別人。」

「哈哈哈哈哈哈。」

……

直播間里一片嘲笑聲。

「畢竟是毀約的人,怎麼可能不是垃圾呢?」一個清秀的男聲響起,正是顧顏。

「你,你說什麼!」張迅三人猛地抬起頭。

「我說的不對嗎,就說你吧,張迅。當初你那麼迅落魄是顧夫人傾力幫助你,培養你,可你呢如今反咬一口,毀約跳槽,這不都是你乾的?」顧顏的語氣很平淡,但其中的憤慨卻難以掩飾。

「天哪!這種人。」

「果然是垃圾!」

「滾!滾出職業圈!」

……

粉絲們義憤填膺的刷著屏。 「誰?你是誰!你怎麼會知道!不對,我根本就沒有!」張迅大喊道。

「怎麼剛剛被我一挑三就不知道我是誰了?」

「是Z!」

「Z也是男神!」

「這聲音也好好聽啊!」

「和霍霆大大配一臉!!」

……

「你是Z……」張迅的聲音有幾分顫抖,梁博和於海寧對視一眼,關閉了攝像頭。

「我是顧夫人公司的選手,我,Z,在此正式向江雲慧的公司戰隊宣戰!一個小三帶著一幫垃圾玩意,也敢出來丟人現眼?還是我先幫觀眾們清理一下垃圾吧。」顧顏極度囂張的說道,說罷直接退出了直播間。

「好霸氣的小哥哥!」

「我好喜歡啊!不行了我要路轉粉了!」

「小三帶著垃圾,果然是配一臉,怪不得是一個戰隊的!」

……

直播間里的熱鬧顯然與顧顏無關,此時他早已切到了遊戲和霍霆聊得火熱。

【隊伍】Z:哈哈哈哈,感受到了沒!

【隊伍】霍霆:夠囂張。

【隊伍】Z:哼!也不看看小爺我是誰!怎麼能讓他們猖狂。

【隊伍】陸羽年:是啊,你顧顏是誰?就你敢往霍霆身上生撲。

屏幕前的顧顏一口水差點噴出來,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不對!這傢伙什麼時候進來的!

守心憶 【隊伍】Z:你誰啊!啥時候進來的!

【隊伍】陸羽年:我一直都在好么,是你聊得太投入了。

【隊伍】陸羽年:嚶嚶嚶,你轉眼就不認識人家了,人家家好委屈啊。

顧顏打了個寒顫。

【隊伍】Z:滾!

【隊伍】霍霆:滾!

【隊伍】陸羽年:要不要這麼有默契啊,行行行,我還是滾吧。

什麼人嘛。

顧顏翻了個白眼,直接利用隊長許可權吧陸羽年踢出了隊伍。

【隊伍】霍霆:太晚了,回家吧。

【隊伍】Z:你屬蛔蟲的啊,怎麼知道我不在家?

【隊伍】霍霆:猜的。

「哼。」顧顏撇了撇嘴,卻是順從的關了電腦,提包回家。

二人聊天的這會功夫網上早就炸開了鍋,出了顧顏外,早有好事者將顧顏宣戰的那一段也上傳到了網上。

不但網友們炸開了鍋,本來被江雲慧挖走的顧母的合伙人也紛紛打電話給顧母,想要續約,顧母都沒等到顧顏回來就連夜趕到公司開會。

得知原因后的顧母自然是一臉懵。

「喜木?你說這個Z什麼來頭?我怎麼不記得公司簽約了這麼個選手?」顧顏不放心母親,早早地就吩咐張喜木寸步不離的跟著顧母。

「這……」張喜木自然是一臉的興奮,這不就是自家少爺嗎!不過……「夫人,我們繼續看直播吧。」

「也好。」顧母點了點頭,半晌又道,「我怎麼覺得這聲音……嗯,有些耳熟啊。」

張喜木在一旁笑而不語,內心卻是翻了天,他就幾天沒玩遊戲!自己少爺就這麼厲害了!太好了!

而顧母那邊雖然覺得聲音耳熟,但因為又霍霆的緣故根本就沒往自家閨女身上想,依舊是百思不得其解。 「小顏啊,快起來了,出大事了!」第二天是周末,本想睡個懶覺的顧顏一大早就被顧母拉了起來。

「怎麼了媽?你就在讓我睡會吧。」顧顏死死地抱著被子,不想和床分離。

「快起來,媽給你看些東西。」顧母堅持不懈的把顧顏到了客廳。

什麼情況?

看著客廳電視上播放的視頻,顧顏清醒了幾分,向一旁的張喜木遞了個眼神詢問。

少爺還不是你自己惹。

張喜木在顧母看不見的地方打了幾個手勢。

電視上播放的正是昨天顧顏一挑三和最後的宣戰。

「媽,這是??」顧顏小心翼翼的試探道。

「小顏,你看這個叫Z的,技術一流,看起來還和霍霆是好友。」顧母沉聲道。

「嗯。」顧顏端著張喜木遞來的咖啡,大腦飛速的運轉著,畢竟她還不想讓顧母知道Z的事情,昨晚也是逞一時之快,確實是她欠考慮了。

「可問題就在於,我們公司戰隊根本沒有這個叫Z的!」顧母疑惑道,「你說這個Z究竟什麼來頭,竟然會幫我們?」

還好沒發現。

見顧母沒有懷疑自己,顧顏長出了一口氣,狠狠地瞪了張喜木一眼。

這傢伙真是的,不早告訴自己老媽沒有發現,嚇死她了!

張喜木一臉無辜的站在旁邊,少爺你又沒問。

想了想,顧顏開口道,「媽,我覺得不管這個Z是誰,這都是好事啊,你看現在這麼多人重新找你合作,公司的業績也不用再擔心了。」說著顧顏指了指桌子上一沓厚厚的合同。

「這倒是真的。」顧母點了點頭。

「這就對了吧。」見唬住顧母,顧顏再接再厲道,「張迅他們背叛你在先,這本就是圈內大忌,有看不下去又知曉內情的好心人幫我們教訓他們一番再好不過了。」

「可是我們戰隊確實沒有Z,這要怎麼和外界說?」顧母又犯了難。

「媽我覺得不管有沒有這個Z,我們都先不表態,王牌都要留到最後,不管有沒有這個人都可以做個唬頭。」顧顏出了個主意。

「你說得倒不錯,我現在就去公司回復那些媒體,小顏你好好吃早飯。」顧母也是雷厲風行之人,說干就干。

「呼——」顧顏這才鬆了口氣。

「少爺,你有事瞞著啊。」張喜木走了過來說道。

「呦呦呦,我們小喜木都能看出來了。」顧顏放下杯子趴在沙發背上對上張喜木的眼睛,「不錯嘛,不愧是小爺我的人,有進步啊。」說著魔爪伸向了張喜木整齊的頭髮。

「少爺!」張喜木頂著雞窩頭退後了幾步,氣哼哼的進了廚房準備早餐。

「嗷……」顧顏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看了眼表,七點半,這和她計劃的不一樣!!

「叮——」手機消息提示音徹底打破了顧顏補覺的念頭。

點開一看,是霍霆的消息。

「起了么?」

「被迫的。」

「昨晚幾點睡的。」

「回去就睡了。」雖然昨天回家好像已經半夜了。 顧顏等了好一會才等到霍霆下一條消息。

「少去網吧。」

WHAT?!

顧顏直接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這人以為他是誰啊!還管起她來了??

「好。」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手上卻不受控制的答應了。

這不能怪她……誰叫霍大少爺的氣場有時候連她這個特工都覺得可怕呢,況且她兩世加起來都三十多了,怎麼能和一個小孩子計較呢,對,她不是慫,她是尊老愛幼。

處理完事情的顧母難得接下來一個周末都在家,再加上剛答應霍霆少去網吧,顧顏索性一個周末沒上網,在家幫顧母處理公司的文件。

當然顧顏這兩天又開始頭疼電競初賽的事情了。

「該死的!都怪那個霍霆不說清楚!」顧顏坐在床上一個枕頭砸向了門口,正中剛打開門的張喜木。

「少爺,打人不打臉啊。」張喜木哀嚎著。

顧顏給了他個白眼。

幾分鐘前她才從霍霆那裡得知,她和肖可那天參加的壓根就不是什麼電競初賽,只是霍霆他們公司舉辦的一個小小的比賽罷了……

她就說肖可這幾台你怎麼還問關於電競初賽的事情。

再加上霍霆肖可的一番介紹,顧顏就算藝高人大膽也有些吃不準了,照他們所說,電競初賽有時候藏龍卧虎,就她帶著肖可恐怕還真是不行……

可問題是現在你讓她去哪找人啊!!

見顧顏沒有理會他,張喜木放下了手中洗凈的衣服,「少爺,早些休息吧,明天還要上學呢。」

「知道了,關燈!」也不知道究竟在和誰置氣的顧顏一把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

第二天一早,在顧母期盼的眼神中,顧顏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和張喜木上了去學校的車。

「少爺你的課本都帶好了么?」

「帶好了。」 總裁纏身:緝捕小嬌妻 就怪。顧顏心虛的抱緊了自己的包,包里只有一台她自己組裝的筆記本電腦。

「我在少爺的課桌里準備了新的課本。」早就看穿一切的張喜木表示自己好心累。

教室。

「肥婆,你還敢回來啊!」顧顏還沒走進教室就聽見了一囂張跋扈的男聲。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窮鬼怎麼配和我們在一起。」

「呦呦呦,將飛揚你又在欺負人啊。」顧顏快步走了進去。

「我以為是誰啊,原來是我們顧大少爺。怎麼顧大少爺自身都難保還有空管別人?」將飛揚抱著胸嘲笑道。

顧顏沒有理會他,反倒像被打倒在地的男生伸出了手,「姜晞對吧,起來。」

地上胖胖的女生愣了一下。

「嗯?」

「老子和你說話呢聾了?」見顧顏不理會自己,將飛揚上前就欲推顧顏。

顧顏一個側身躲過,握住將飛揚的胳膊往裡一拉,緊接著一腳踹了上去,將飛揚幾乎是飛了出去。

「你是什麼東西?小爺犯得著理你?」顧顏不屑的笑了笑,拉起姜晞,看了眼姜晞已經被划畫的位子,「你做我旁邊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