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到底是年紀輕,沒遇到一心一意的愛人。

「你說得對,男女之事,女人永遠討不了便宜。」

他突然俯身,薄唇貼著耳畔,濕熱的氣息鑽入耳蝸。

惹得她渾身一顫,軟在了他的懷中。

她趕緊站穩,沒好氣的瞪了一眼。

「我說的是那個意思嗎?」

「不然呢?」

他笑得不懷好意。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咳嗽聲。

「麻煩注意下,這兒還有個外人。」

陸昭臉色難看。

當他死人啊!

封晏不悅的掃了眼,還真是壞興緻的傢伙。

「既然看到了,就應該很識趣,躲在角落當空氣,不應該發聲更不應該出現在我們面前。」

「好了,陸老師,你是不是要和封晏談事?你們慢慢聊,我先上去。」

唐柒柒離開,封晏不悅:「有什麼快說。」

「關於洛霄的,我今天接到電話,他捲走了洛家所有的財產。這些年,竟然一直在我眼皮子底下暗箱操作,甚至幫一些黑道阻止洗白了銀錢!」

陸昭自認為了解洛霄,對方一舉一動,自己都能夠掌握。

現在才發現,洛霄遠比自己想象中可怕。

他回洛家已經足足五年了!

五年來,他們兄弟相稱,攜手打理集團。

可沒想到,他這個副總將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玩的這麼溜!

他真的是大意了。

「我看了下他這些年洗的帳,足足有幾百個億,明顯不是一個幫派組織的,也不知道他與多少黑道上的人結交。就沖他洗白錢這一點,黑道上都會賣給他情面。那這樣的話,他現在到底有多少幫手,實力如何,真的無法計算。」

「我本以為,你我聯手,最起碼有八成把握,可現在來看,勝算太低了。」

「洛霄這人城府太深,最可怕的是他內心黑暗,卻又能沉得住氣。當年不僅救了七七,還救了時清靈。一直養到現在,就是為了在合適的時機把她放出去。」

「他也能第一時間找到封雲,找到喬椒這樣的人,這麼想來,他的心思縝密也很恐怖。這樣的人,還算是人嗎?」

陸昭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什麼情緒了。

膽寒、忌憚,又或者是……悲痛,傷心,惋惜?

他曾經也以為,他們是最相似的人,都知道彼此的心事。

可現在才發現,他根本不了解洛霄。

封晏攏眉。

他真的有些低估洛霄了!

。 “榮王大人,何必這麼大火氣。”

屋外天色轉暗,風雨交加。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衆人彷彿進入領域,身處領域之中,法力有點不聽使喚。

榮王聞言轉過頭來,怒聲道:“門外何人?”

他這次沒有讓人立即抓捕,因爲知道門外是高手。

屋外金光一閃,一個黃衣老者駕雲而落,身後跟着十二個白衣侍從。

老者鶴髮童顏,仙風道骨,額頭有兩根生薑似的的黃角。

看到此人瞬間,榮王內心忌憚。

“雲雨龍王,你來此作甚?”

大乾本土有一江一河貫穿大部分國土,雲雨龍王敖潤身處淵河,負責天下雨水;山川龍王居江底,負責調理水流山川。

眼前此人正是北方的雲雨龍王,淵河水晶宮有一千白童子,一千八百奴婢女官;建五萬八千幡,一幡各長三尺,領五萬八千水族,手持此幡。

龍族壽命悠長,敖潤活了那麼多年,地位超然,榮王也是不敢招惹。

“我?沒事就來看看,榮王如此大的火氣是爲了什麼?”

敖潤掃了陸謙一眼。

榮王將事情娓娓道來,心裡奇怪的很,雲雨龍王幾百年不露一次面,怎麼有閒工夫管這些凡間俗事。

“一個小小的觀海縣令罷了,怎能對付皇子皇孫,你說是不是?。”龍王看向陸謙。

陸謙看出來了,這個龍王好像爲自己說話,那麼就可以不用暴露身份了。

“下官前幾日確實見到皇子等人,他們去了所謂的青龍之相,然後就不見蹤影了。”

陸謙說道。

“青龍之相又是什麼?”榮王暗中觀察陸謙的神情。

他早已派人打聽清楚,若是此人撒謊,必定是心裡有鬼,屆時就能直接拿下,龍王也不好說什麼。

“當日是郡主託我找青龍之相,下官派人找到,八皇子隨即帶人過來,我帶路過去就回來了,之後的事情並不太清楚。”

“哦?這我倒想起來了,前幾天東海有萬仙羣島的人出沒,會不會是他們?”

“萬仙羣島?”榮王眼神凝重,萬仙羣島的人確實有這個能力。

宮中的那位大人也給了一些線索。

當日他營救八皇子的時候,看到一個寶鏡以及長着翅膀的鳥人。

這種鳥人曾經在域外出沒,天人族有過記載,後來神秘消失,據說與萬仙羣島有關。

“既然如此,我先帶人去青龍之相,給龍王一個面子,觀海縣與此事無關。”

榮王說道。

此時他的目的是想找一個替罪羊,皇帝震怒,總有個人要承擔一下怒火。

既然觀海縣令和龍王有關係,那他也賣一個人情。

龍王和林甫的關係應該是和林家以前的資源。

很快,榮王帶人離開,陸謙不用暴露身份了。

“前輩爲何幫我?”人都走了之後,陸謙疑惑道。

“有眼緣吧。”龍王微微一笑。

他來此還是受到一位故人所託。

這位故人不願意透露身份,所以龍王親自過來。

難道是萬仙羣島?

陸謙心中升起一個念頭。

萬仙羣島的人終日帶着面具,一般人不知道他們的身份。

不過陸謙認爲他的‘身份’瞞不了其他人,龍王或許是萬仙羣島的高層。

當然,陸謙只是猜測,不能說出口,萬一對方不是,豈不會又平添了麻煩。

“他們暫時不會找你麻煩了,以後有麻煩儘管找我。”龍王說道。

“我知道了。”

龍王在白衣侍從的擁簇下轉身離開,臨走之前,龍王還是忍不住問道:“冒昧問一下,你和清風使者是什麼關係?”

“清風使者?”陸謙疑惑道。

“你不知道?那沒事了。”

嘩啦!

屋外風雨一收,天氣晴朗。

龍王離開之後,陸謙思索不已。

清風使者?

這個問題只能問林元了,這個傢伙或許知道些什麼。

陸謙來到城池的東邊,這裡有一座林國公的廟宇。

五品官有六個建立廟宇的資格。

陸謙分一個給林元一個廟宇,剩下五個分別供奉樹神和天人。

分別是伽藍和秋官,他們沒有位格,不能吸收信仰。

不過上次楊蕭破解了白色位格的授予秘法,陸謙趕忙給他們弄個兩個位格。

雖然低位格吸收的量很少,勝在細水長流,這種待着不動就能提升修爲的方式屬實讓人沉迷。

陸謙卻不想使用這種方法。

根據青帝遺留下的信息,修信仰之道者,必定爲衆生所困,五帝神功蓋世,不也是困在所謂的天庭,無法離開此界。

真正的大自在是顛倒五行的大破敗元胎法。

來到廟宇,陸謙隨手插了一根香。

香菸嫋嫋,人影浮現。

“拜見主人。”林元上前拜倒。

“清風使者是哪號人物?”陸謙問道。

“清風使者……我記起來了,是青帝的道童!”林元忽然想起什麼。

“青帝道童?你和他有沒有交情?”

“沒有交情,我就聽過他的名號。”

陸謙第一反應是危險,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轉念一想又不對,如果暴露了,青帝怎麼會放過自己,恐怕第一時間降下怒火,拿回先天建木種,怎麼可能派人幫忙。

難道是烏龍?覺得自己是被奪舍的那一個,所以有意出手幫助自己。

想到這裡,陸謙心生一計,他要出去幹一票,如果清風或者龍王還出手,猜想絕對是正確的。

想到這裡,陸謙立即出門,飛往南方的方向。

那裡有一座黑帝廟宇。

……

東華星。

一個仙風道骨的紫衣老者坐在殿中,身旁文武並立,此乃中元紫君。

“山主,我們已奪下東海三十六座島嶼,共有十一人滲透進萬仙聯盟。”屬下彙報近些日的成績。

玉京山在此界擴張很快,加上最近劫掠的信仰,好幾個修士境界都有所突破。

“繼續擴張,打着萬仙羣島的名號,不要暴露玉京山。”中元紫君目光一閃,打着萬仙羣島的名號,一切責任都由那位天尊揹負,自己則在後方安心發育。

等時機成熟,即可開啓全面攻略。

“不好了山主!”一名手下跌跌撞撞跑來,“我們的人被大乾天人盯上了,專殺我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就是時宜這一句簡單的四個字,竟然真的慢慢將時淵胸腔中的怒火都給抹滅了。

「姐姐,你知道你在說什麼話嗎?你想要讓我放過她?你知道不知道她剛才做的多麼過分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你差一點點就。」

「我知道。」

時宜已經徹底從剛才的陰影中走了出來,如果她再走不出來的話,還不知道時淵會做出什麼樣子的事情。

「她做錯了事情,自然會有人懲罰她,但是你卻不可以是這個人,聽到了嗎?現在立刻回到車上去,我跟時箏說幾句話就會過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