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到現在李孝麗才知道自己得到的不是一根草,而是一個寶。這個世界上沒有再比他有錢的人了,也沒有再比他有勢的人,甚至也在沒有比他帥的男人了。

趙雲問道:「孝麗,你今天都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沒有陪我在H國好好逛逛。」

李孝麗又掛到了趙雲的身上,將頭埋在趙雲的胸口,說道:「本來呢,是有點事的,但是現在明哲都被我趕跑了,也就沒有了,不過晚上有個慈善酒會必須要參加。」

趙雲道:「那好,你陪我逛一天,我晚上陪你去酒會。」

「好哦!咱倆去逛街吧,我想要買好多好多衣服!」李孝麗亂蹦亂跳的離開了趙雲的身邊,向卧室跑去。

看著李孝麗高興的進屋,趙雲嘆氣道:「本來還想去看看風景和H國的名勝呢,這下子又成了免費拎包的了。」

很快李孝麗就化好妝從屋裡出來了,小帽子、墨鏡,讓別人根本看不出來這是李孝麗。趙雲都有些吃驚的看著她問道:「孝麗,你這是幹什麼?」

李孝麗笑道:「你是不是向我還沒出門就讓一堆歌迷給圍住,然後就什麼也不能幹的又回到了家裡。」

趙雲笑道:「小鬼靈精。走吧,我的大明星。」說著趙雲就將外套也穿好。

李孝麗挽著趙雲的胳膊,幸福的表情洋溢在臉上。帶著趙雲出了小區直奔H國的最大商場。

途中趙雲給張天掛了個電話,表示自己今天不能陪他了,讓他自己去和李名博交談合作的事情。通過趙雲的電話,張天知道了這趙雲肯定是和李孝麗之間發生了什麼。看來和H國的合作是定下來了。不過以張天的頭腦肯定會爭取到最大的好處。

通過電話后,趙雲就安心的陪著李孝麗逛街。為她試穿的衣服認真的提出意見。然後買下幾套李孝麗穿的最好看的幾套,不過試衣服的中間服務小姐發現了這個女的竟然是李孝麗,然後就跟她要了簽名,但是有個前提,就是不能把她來逛街事情告訴別人。

就這樣,趙雲和李孝麗整整逛了一天。晚上的時候,趙雲二人才回家換衣服準備參加晚上的慈善酒會。

PS:一更到!!!滿地打滾求鮮花!!! 慈善酒會的舉行地點就是華克山莊。那裡是富人的天堂,今天那裡將舉行大型的慈善酒會。能夠參加的不是社會名流就是政府高官,還有那些大牌明星。

晚上八點的時候,趙雲和李孝麗很準時的到了華克山莊。當李孝麗準備拿出請柬進去的時候,那幾名門口的保安淫笑道:「原來是李小姐啊!您不用拿請柬了,可以隨便通過,你旁邊的這位就是傳說中的小白臉吧。李小姐,你的騷樣現在整個H國都知道了。不知道你還要不要進去啊?」

「你……」李孝麗被幾名保安的話氣的說不出話來。

這時趙雲輕輕的摟住她的腰,說道:「孝麗,你又何必跟狗一般見識呢!咱們進去吧。」

趙雲的話將幾名保安激怒了,一名保鏢向趙雲揮出了拳頭,然後說道:「小白臉,你將為你說的話而負責。」

趙雲連躲都沒躲,任憑拳頭砸在自己的頭上。

啊!

那名保安捂住自己已經皮開肉綻的手,不聽的叫喊著。好像這樣就可以舒緩自己的疼痛。一名保安受到了教訓,其餘幾名保安都不敢動手了,因為他們根本就沒見到趙雲是怎麼出手的。只能眼睜睜看著趙雲帶著李孝麗走進華克山莊的大廳。

此時大廳里已經聚集了很多名流、明星和政府要員。他們都三三兩兩在一起談論著什麼。忽然看到李孝麗和一個陌生的男人走進來,他們的話題一下子都轉移到李孝麗的身上,剽竊和竊竊私語。令李孝麗感覺到渾身不舒服。

她對趙雲說道:「雲!咱們回去吧,我一刻也不想待在這裡。」

趙雲笑道:「呵呵,不要著急,一會還會有好戲看呢。再忍耐一會。」

聽趙雲這麼說,李孝麗也只好答應下來。平時與李孝麗要好的幾個朋友現在也遠遠的離開她了。只有李真賢走到她的身邊,不信那些流言蜚語,說道:「孝麗姐,這位就是你的男朋友吧!長的真帥。」

李孝麗笑道:「嗯!他就是我的男朋友,雲!我來給你介紹下。」

隨後李孝麗用手指著李真賢對趙雲說道:「雲,這位是我的好姐妹李真賢。」

趙雲非常有禮貌的伸出手跟李真賢握了一下,說道:「李小姐,很榮幸認識你這麼一位漂亮的小姐。」

李真賢也笑道:「我也很高興認識你這麼一位大帥哥。看來孝麗姐是找到了她的真愛,太讓我羨慕了。」

李孝麗說道:「別羨慕了,你也會找到真愛的。」

這時主辦方的人來到了,他走到話筒旁,先清咳了一下,示意所有人都安靜,然後說道:「我剛才接到了一個非常令人高興的消息。那就是龍雲集團的總裁張天先生將會出席今天晚上的慈善酒會。一會我希望大家可以給張天先生報以熱烈的掌聲。」

聽完主辦方代表人的話,李孝麗就對趙雲眨了眨眼睛,問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啊?為什麼不告訴我?哼!」說完小粉拳就往趙雲的身上襲去。趙雲只好假裝很疼的樣子。逗得李孝麗和李真賢不停的笑。

過了一會,金廳長陪著張天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那位專職的司機正太。他們笑呵呵的走了進來。進來之後,張天一眼就看到了趙雲和李孝麗所在的位置。並對趙雲點頭示意。

這時主辦方的代表人說道:「讓我們大家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龍雲集團總裁張天先生的到來。」

嘩!嘩!嘩!

廳內立刻響起了的熱烈的掌聲。那聲音大的簡直比歡迎某位國家領導人的聲音還要大。

張天走到台前,拿起話筒道:「謝謝大家的歡迎,我今天來這裡的目的是和大家一樣的,為貧苦百姓和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捐款。希望在今天大家不會吝嗇自己的囊中,為需要幫助的人多多捐款。」

體面話說完,張天再次得到熱烈的掌聲。

接著主辦方的負責人說道:「現在開始我們的主題,捐款。請大家分別報出自己或者公司捐出的款數。我們會有專門的禮儀去您那領取支票。」

負責人的話剛落下,張天就說帶:「我代表龍雲集團捐款1億5000萬RMB。」捐款數一下子震驚了全場,這龍雲集團不虧是世界百強之首,出手就不是一般的闊綽。

張天捐完,所有人就輪流的開始捐款。不過捐款額連超過1000萬RMB的都沒有。這讓張天不禁對H國的商業感到失望。

捐款結束后,主辦方負責人說道:「現在酒會正式開始,請大家盡情品嘗。一會廳內還會放清幽的舞曲,大家都可以隨意的找舞伴。」

此時此刻哪還有人向喝酒跳舞啊。他們都在想如何能跟張天攀談上。看來龍雲集團來H國發展的事情不是空穴來風。從張天的到來感覺龍雲集團是一定要進軍H國了。能搭上龍雲集團這艘快速列車那他們就可以少奮鬥很多,並且得到的利潤會更多。

但是沒有好的話題隨意就去搭訕,那樣不但不會引起張天的好感,反而還會引起張天反感。所以他們此刻都在心裡琢磨話題呢。

李真賢對李孝麗說道:「孝麗姐,那個張天長的也挺帥的。你說我能和他認識嗎?」

趙雲笑道:「認識有可能,但是進一步發展卻沒可能。」

「哦?」李真賢有些不服氣的說道:「你怎麼知道,我不可能和他有進一步的發展呢?」

趙雲道:「原因已經不是秘密了,張天的女朋友就是龍雲集團的外交部經理林詩韻,想必李小姐你應該聽說過吧!」

「哦!」李真賢恍然大悟道:「我以為那只是傳聞,沒想到是真的啊!」

就在三人聊的不亦樂乎的時候,掃興的事情發生了。一個看起來像二世祖的青年想李孝麗走了過來,他笑眯眯的說道:「這不是我們的李大美女嘛!聽說你從良了,找了小白臉,就是你身邊的這位白臉先生吧!」

李孝麗非常生氣的說道:「安慶炫!不要以為你爸是明皇集團的總裁,你就可以隨便侮辱我和我的男朋友。只會躲在父輩的陰霾下的人,就是社會的敗類、人渣!」

安慶炫不但沒生氣,反而笑著說:「敗類也好,人渣也好。總是好過你這個萬夫所指的淫娃蕩婦。」

安慶炫的話剛落下,趙雲就是一腳。

砰的一聲!將安慶炫踹飛出去。整整近五米的距離,過道上全是被安慶炫身體撞散的酒杯、水果之類的。而安慶炫落地之後並沒有站起來,當人們過去看的時候他已經昏過去了。

安慶炫的父親安真浩認為這一切都是由李孝麗引起的,便氣急敗壞的對李孝麗威脅道:「如果我的兒子有三長兩短,我定會要你賠命。」

趙雲笑道:「你兒子是我踹的,與李孝麗沒關係,你找她報仇幹什麼?有本事沖我來啊!」

安真浩眯起眼睛非常毒辣的看著趙雲說道:「哼!你以為你是誰?你的命夠賠我兒子的傷嗎?不要以為你綁上了李孝麗這個騷貨就了不起,在H國比李孝麗出色的女明星多了去了。別的不說,用錢我就能砸死你!」

趙雲說道:「安先生,我非常佩服你的勇氣,這個世界上敢說用錢砸死我的人,你是第一個,我想也會是最後一個。」

妃不好惹:戰神王爺請接招 張天掐算好時間走了過來,他笑著對安真浩說道:「安先生,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李孝麗小姐的男朋友是我的貼身保鏢,同時也是我的兄弟。而李孝麗小姐將會轉入龍雲集團,我們集團將會專門為李孝麗小姐成立一個娛樂公司。我想問一下,安先生的錢是否比我們龍雲會的錢還多?」

PS:各位筒子們,不好意思,油條提前更新了!!!請大家見諒!! 張天的一句話讓大廳內的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可是大新聞,H國還沒有跟龍雲集團正式合作,李孝麗就因為跟張天的兄弟交往而成為了龍雲集團的第一名簽約藝人。

趙雲對李孝麗說道:「高興嗎?」

李孝麗在眾人面前非常幸福的親了趙雲一下,點頭道:「高興!」

安真浩打死也不會相信張天說的話,說道:「不可能,不可能的!龍雲集團一向公私分明,你張天更加不會因為這騷貨是你兄弟的女人而專門為她成立娛樂公司。」

啪!

一巴掌清脆的響聲在大廳內響起,這次是張天出手的,他說道:「希望你不要在侮辱我們龍雲集團旗下的藝人好嗎?否則我不會介意當著金廳長的面殺了你。」

一句簡單的話就可以說明張天猖狂到極點。當著H國警察廳廳長的面殺H國人。如果是一般人大家肯定會說他在吹牛,但是從張天嘴裡說出來,沒人會說他在吹牛。

俗話說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這話真是不假啊。就在這時,明哲帶著他們經紀公司的負責人來到了張天面前,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說道:「張天先生是吧!有一點你需要搞清楚,這裡是H國,不是Z國,要猖狂也輪不到你。你剛才說我手下的藝人李孝麗去你們龍雲集團發展了,可是她跟我們還有合同呢!你怎麼解釋這個問題啊?難道你們想用強的不成。」

對於這種人,他只會蹬鼻子上臉,千萬不能慣著他,張天冷言道:「合同是嗎?李孝麗小姐的違約金是多少錢?你說的出,我就給的出。怎麼樣?」

這回沒等明哲說話那,那名負責人就說到:「一個億美元。」

廳內所有人一聽都笑了,估計世界上最頂尖的明星也不一定能值這個價格。他這是在胡亂要價。

這時李孝麗說道:「張天先生,他是在胡說,我的違約金在合同上清清楚楚的寫著3億韓幣。」

張天說道:「這位先生,你聽到李小姐說什麼了嗎?如果你識趣呢,就不要再妄想能得到什麼好處了。否則你的公司也許都不會挺過一個星期。」

就在這時候,安慶炫醒了過來,他看見自己的父親就在身邊,一下子壯起了膽。走向前去就要對李孝麗動手,這讓趙雲起了殺機。又是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安慶炫的肚子上,這次安慶炫再也醒不過來了。從嘴角流出的鮮血證明他已經死亡了。

安真浩因為來不及阻止他的兒子,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兒子去死。那種滋味真是太難受了,根本無法忍受住。他對著金廳長大聲喊道:「金廳長,他當著你的面前殺了我的兒子,難道這件事情你們警方不管嗎?如果你們不管我就要自己處理了。」

安真浩的話讓金廳長非常的不舒服,在H國一個商人敢這麼對自己說話那簡直是對他的一種恥辱。他說道:「張天先生是總統請來的貴客,他和他的保鏢在H國擁有殺人豁免權,這是總統親自定的,如果你有什麼不滿可以親自向總統提出。」

金廳長的話讓所有人都看清了形勢。H國政府根本就是在討好龍雲集團,所以誰要是想跟龍雲集團過不去,那絕對是找死。先不說龍雲會能不能插手,就是H國政府也肯定不會讓他好過。

既然金廳長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安真浩也不是傻子,如果還聽不出來這裡面的意思那麼他就白活了這麼多年。看來兒子的死他只能忍氣吞聲了。找個機會和妻子再生一個好過賠上一家人的性命。

明哲和那名經紀公司的負責人在聽了金廳長的話以後正準備離開,可是趙雲卻叫住了明哲,淡淡的說道:「明哲先生你是不是應該有什麼東西留在這啊?」

聽了趙雲的話,明哲顫抖的問道:「我不知道你的話是什麼意思!」

「哦!」趙雲笑道:「看來明哲先生的記憶力不是很好啊!我來告訴你好了,我早上的時候對你說過,如果你再出現在我面前那麼,我就會讓你死。不知道你還記得嗎?」

唰!

明哲的身上布滿了汗,立刻給趙雲跪下說道:「洪雲先生,你在饒我一次好嗎?就一次,我肯定永遠都不會出現在你面前了。」

趙雲說道:「機會,我給你了。可是你自己不把握,這怨不得別人。」說完一個閃步便到了明哲的身前。單手掐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捏。

嘎巴一聲!清脆的斷骨生在大廳內響起。所有人的心都隨著斷骨而顫抖了一下。這就是張天的保鏢啊!真是太厲害了,殺人對他來說簡直就像殺死小雞那樣簡單。

處理完兩具屍體后,金廳長說道:「咱們的酒會繼續,不要因為不開心的事情而影響了大家的心情。」

隨後所有人就跟沒發生過這件事情一樣,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李真賢現在對趙雲簡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了。眾目睽睽之下可以輕鬆的殺死兩人而面不改色,說明這個人肯定經受過血與火的考驗,才會有今天的這種手段。她興奮的說道:「雲,你能讓張天也把我簽了嗎?我也想去你們龍雲集團發展。主要是能去你們龍雲集團發展,就不會再有人敢打我的主意了。」

「這個你就要求你的孝麗姐了,只要她能同意,我想張天就會同意的。」趙雲將皮球扔給了李孝麗,悠閑地說道。

聽趙雲這麼說,李真賢就拉起李孝麗的手搖晃起來,撒嬌道:「孝麗姐,你說行不行啊?行不行?如果我也去龍雲集團的話,那麼咱倆就有伴了,你也不至於孤單一人,好嗎?」

李孝麗想了想,問道:「雲,真的可以嗎?」

趙雲聳了聳肩,道:「當然可以,只要你願意。」

然後李孝麗對李真賢說道:「好!我就勉為其難的讓你也加入龍雲集團吧,做第二名藝人。」

「好啊!」李真賢高興的喊道,生怕廳內的人不知道,她也上了龍雲集團這艘巨型航母。

李孝麗和李真賢的談話讓其他人非常的羨慕,剛才那些遠離李孝麗的明星們此刻都圍了過來,爭先恐後的向李孝麗道賀。因為她們都知道一旦加入了龍雲集團,那就意味著將不會再有人敢她的主意,除非那人嫌自己的命長。

祝賀的同時她們也非常嫉妒李孝麗。因為她找到了一位帥、權、錢三位一體的男人。這種男人就是所有女性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一堆女人在一起那談論的事情可就多了,趙雲可不想上去插嘴,然後成為所有人的攻擊對象,他走到了張天的身邊說道:「天哥,我發現你現在演戲越來越像了。要不你也去拍個什麼偶像劇一類的?」

張天笑道:「我倒是想,只要你給我放大假,我肯定去拍偶像劇去。對了,說說你跟李孝麗的事吧!發展的怎麼樣了?」

趙雲笑道:「能怎麼樣啊,就那樣被!我現在都不知道怎麼跟芊芊和蓉姐交代呢。」

張天一臉的苦瓜相,說道:「你不知道怎麼交代,我更不知道啊!你是我領出來的,沒幾天就給她們弄個姐妹回去,我看芊芊和秦蓉非得把我吃了不可。」

趙雲安慰道:「沒那麼恐怖,我看芊芊和蓉姐不是那麼潑辣的人。」

張天道:「先不說這個了,你打算怎麼安頓李孝麗啊?不會直接把她帶回Z國吧?」

趙雲道:「我想先讓她留在H國,然後等龍雲集團的娛樂公司成立后,再將她接到Z國,這段時間,我也可以跟芊芊和蓉姐商量一下,看看她倆是什麼反應。如果同意的話,我再把孝麗接到一起去住。」

張天道:「現在也只能這麼做了。祈禱芊芊和蓉姐不會對你使用家法吧!」

趙雲笑道:「放心吧,她倆才不會像林詩韻那麼潑辣呢!你還是當心你自己吧!」

PS:三更到!!!請大家多給油條投票票,多收藏!!!多留言!!! 張天說道:「我當心自己做什麼?我又沒找別的女人,我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

趙雲說道:「你只是沒把別的女人帶回去,誰又能證明你沒找別的女人?」

……

酒會很快就結束了。臨走的時候,張天對趙雲說道:「小雲,咱倆明天回Z國,具體和H國政府交涉的條件都已經定下來了。」

「哦?」趙雲問道:「都定了什麼條件?」

張天道:「我答應給李名博一次龍雲會正面的幫助,一次暗中幫助。龍雲集團正常繳稅,沒有半點特權。至於H國方面我只要求一點,最近H國和Z國總有些小矛盾,我就讓李名博以Z國馬首是瞻了作為條件,今後不得對Z國有任何敵意。」

趙雲笑道:「這種條件一個國家領導人怎麼會答應呢,看來你又是一個甜棗一個巴掌。給李名博弄蒙了吧!」

張天驚訝道:「行啊!小雲,你不來做商業屈才了。」

趙雲道:「行了,天哥。我和孝麗走了,你自己多注意一些。」說完就摟著孝麗的細腰,消失在華克山莊的門口處。

回到李孝麗的家,趙雲將自己的想法和安排都跟李孝麗說了。李孝麗還是很善解人意的,只說了一句:「別讓我等太久,不然我會想你想死的。」

這句話所付出的結果就是滿室春光,愉快的呻吟聲一直唱響到後半夜。

第二天,李孝麗一早就給趙雲做了溫馨早餐,不過趙雲吃下去的時候已經全是糊的,但是趙雲依舊很開心的吃光了。別看糊了但它卻是一個深深愛著你的女人盡自己全力做的,那份溫馨、幸福等味道是外面吃的東西所不具備的。

當趙雲和李孝麗來到機場的時候,張天、金廳長、正太三人已經等候多時了。登機前趙雲囑咐李孝麗道:「拒絕所有娛樂公司的邀請,然後把現在住的房子賣了,還一棟新的。乖乖的等著我回來接你。」

張天則是跟金廳長和正太二人道別:「金廳長謝謝H國政府這幾天的款待,龍雲集團很快就會來H國發展的。」

金廳長非常客氣的說道:「張先生不要這麼說!用你們Z國話這叫外道了不是。」

哈!哈!哈!

金廳長的話把幾人都逗笑了。隨後張天又對正太說道:「正太先生,感謝這些日子你能為我做專職司機。等龍雲集團正式入駐H國的時候,你將會是我請的第二個H國員工,相信這天不會很遠。」

趙雲和張天一人準備了一張卡,趙雲的卡是送給李孝麗的。張天的卡是送給正太的。

趙雲二人走了以後,金廳長分別跟李孝麗和正太握手道:「二位好福氣,令我的羨慕不已。尤其是李孝麗小姐,相信你肯定會變成世界上最火的女明星。」

李孝麗和正太也非常客氣的說道:「謝謝金廳長。」

看著身影漸漸消失的李孝麗和正太,金廳長感嘆道:「我怎麼就碰不到這麼好的機遇呢。我估計那兩張卡里的錢肯定都不會少,尤其是李孝麗手中的卡。」

正太出了機場的第一件事就是查了一下卡里到底有多少錢,結果那個數字差點沒給他嚇壞。

一個億的韓幣,那可是夠正太掙上好幾年。他到現在還在感覺自己是在做夢。當他狠狠的掐了自己,給疼得夠嗆的時候,他興高采烈的開上他的計程車沖向家。他要將這種幸運與家人一起分享。

李孝麗卡里的錢是過了好幾天才知道的,她約了好幾個朋友一起去逛街、消費才知道的。那天她們五個女人買了很多的東西,最後李孝麗非要請客,當她問道服務員這張卡里有多少錢的時候,服務員的回答讓這五個女人都驚呆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