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剛才那四個人又慌忙站了出來。

「景瑜哥,我們真沒看到有人送茶過來,我們只在院外守護,院子里也沒用警戒。」

胡景瑜氣的一跺腳。「你們這幾個笨蛋。沒看到有人混進來,都有誰出去你們總應該看到了吧?」

「回景瑜哥,吳大廚剛剛開車出去了,說是今天人多,三爺又需要補身子,要親自補辦伙食。」

胡家人,自然有出入這裡的特權,不用每次都稟報管事的。

胡景瑜一擺手:「好了,不用解釋,我知道兄弟們辛苦,這些事不怪你們,現在首要任務,找到吳大廚,別的事都撂下。」

胡景瑜簡單的做了一下部署胡家人四散開來,各自分頭行動。

胡景瑜對胡家人真是寬待,竟然毫無責罰之意。司徒羽搖頭暗道:胡景瑜仁義待人,是一位好兄長,可惜不適合做統帥,統領胡家。

司徒羽另一方面也佩服胡家人的自律性,簡直太強了。任何一個團體,都必須有自己的制度,所有人都按照規章制度行事。 王謀妃算 這才是健全的社會體系。像胡景瑜這樣放任自由,胡家恐怕會是一盤散沙。

司徒羽何曾想到,胡家人之所以有如此表現,是因為經歷太多的生死離別,每一個正值青春的胡家人,都臨近終結。說白了就是一群將死之人。做兄弟的,有今生沒來世。他們會善待每一個投錯胎,來到胡家的人。

胡家眾人走後,胡景瑜把司徒羽安置在廂房。留兩個胡家人在門外把守。

司徒羽暫時擺脫嫌疑,胡景瑜沒必要咬住不放。但是事情沒水落石出之前司徒羽暫時還不能離開。

司徒羽也沒提出異議,畢竟這件事有針對自己的跡象,就是想離開,也沒那麼容易。

胡景瑜和楚陽兩人回到正屋。時間已經臨近中午。

胡家人只留下幾個人在院外把守。小大夫在院子里支起爐灶,開始給胡景瑜熬藥。胡家祖傳醫術,屬傳統中醫,由於像胡景瑜這種情況比較多發,控制血竭的中藥都隨身攜帶。

畢竟是大白天,胡景瑜也沒製造緊張氣氛。進到屋裡給楚陽拉過一把椅子。

「楚兄弟請坐,今天的事恐讓楚兄見笑了,沒想到胡家會出這種事?」

紅木椅份量太重,胡景瑜並沒拿起椅子,只是在地上拖了過來。楚陽看胡景瑜虛弱的樣子,趕緊接過木椅。

「景瑜兄不必介懷,發生這種事,不是我們能掌控的,真相沒找到之前,我們絕對不能妄下斷言。」

胡景瑜點頭說到:「不錯,吳大廚只是自作主張給你們送了一壺茶。單憑一壺茶我們也無法將他定罪,我已經查過了,茶水無毒。」

胡景瑜躺在靠椅上,臉上已經沒有血色。嘆了一口氣。感覺心力憔悴,但是在楚陽面前,心裡想著要盡量挺住。畢竟眼下還有個爛攤子沒收拾。

胡景瑜心裡很矛盾,身邊的人誰都有嫌疑。楚陽也不例外,胡景瑜開始時有理由懷疑楚陽故意把目標指向胡大廚,給司徒羽製造空隙。

可是剛才小天在紙上寫出不在場的名單,楚陽故意讓小天交給胡景瑜。楚陽選擇了迴避,楚陽這是留了後手,證明自己不是見機行事,臨時拉吳大廚當替罪羊。楚陽這是怕胡景瑜袒護胡家人。先堵住胡景瑜的嘴。

可見楚陽考慮的很全面。

說到底胡大廚只是有嫌疑,但是沒有足夠的證據,現在就希望三爺爺沒事,一切就都水落石出了!

「我只是想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這麼做?難道僅僅是為了阻止兩族和談?」胡景瑜說道。

一壺熱茶,引出吳大廚這條線索,胡景瑜絲毫沒有高興的意思,這說明吳大廚也不是一般的廚子。

楚陽問道:「要查他的動機,就要了解他的過去!」

胡景瑜聽到楚陽問起吳大廚,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不由得咳了幾聲。楚陽嚇了一跳,生怕胡景瑜再咳出血來。慌忙站起身來。大聲叫道:「景瑜兄你怎麼樣?」

胡景瑜擺擺手。「我沒事!」

胡景瑜咳了幾下,還好沒吐出血來,只是臉色更難看了。

小大夫聽到聲音,從院子里跑過來。在外面敲了敲房門。

胡景瑜抬頭說道:「進來!」緊接著又咳了兩聲。楚陽急的直轉圈,也不知怎麼才能幫上忙。

小大夫推門跑進來,用手在胡景瑜背上點了幾下,胡景瑜慢慢好轉。

小大夫攙起胡景瑜。

「景瑜哥先休息一會兒,太勞累會吃不消。」

小大夫說著話,把胡景瑜攙到胡三爺的床上。胡景瑜也許是太累了,也沒推辭,被攙到床上,慢慢躺下。

楚陽站在屋中,看胡景瑜慢慢好轉。說道:「楚陽先出去了,景瑜兄好好休息,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只有等,等見到吳大廚本人就會弄清楚了!」 胡景瑜躺在床上,側過臉來面向楚陽。「好,等你朋友回來,叫他來我這裡一趟,我有話要對他說!」

楚陽點頭答應。 假面騎士ZIO的自我修養 這才想起威武哥出去這麼久了,怎麼還沒回來?心裡不由得有點不安起來。

胡景瑜臉色白的像一張紙。身體竟然不停的發抖。好像是很冷的樣子。小大夫趕緊拿出被子,給胡景瑜蓋好。

回頭對楚陽說:「楚大哥先在這裡照看一下景瑜哥,我去去就來!」

還沒等楚陽答應,小大夫一溜小跑,跑出屋子。不一會兒端來一碗湯藥。

「景瑜哥到了吃藥的時間,剛才有事耽誤了熬藥!」小大夫對楚陽說到。

「景瑜哥,把葯喝了!」

小大夫把葯端到胡景瑜床前。胡景瑜慢慢坐起來,接過湯藥碗,把湯勺從碗里拿出來,遞給小大夫,端起湯藥一飲而盡。

湯藥應該是很苦,胡景瑜喝下后咧著嘴,一臉無奈的樣子。用手抿了抿嘴。

「東子你熬的什麼葯,怎麼這麼苦?」

小大夫接過空碗,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瓶,遞給胡景瑜。「這些要都是穎姐姐開的方子,芷依姐吩咐我們出門時帶上些,以備不時之需。」

胡景瑜接過小瓶,翻來覆去看了一會兒:「這是什麼?」

「冥泉水?芷依姐姐吩咐過了,此藥方必須用冥泉水做藥引才會有效果!」

胡景瑜愣了愣神:「哦,我知道,只是沒想到芷依會想的這麼周到!」

胡景東年紀雖小,但是很勤快,一邊說話一邊收回葯碗。把葯碗放回到茶盤上,端起一碗溫水,遞給胡景瑜。

「每次有行動,芷依姐都會帶些出來,只是從來沒用到過,就一直帶在身邊!有幾次我嫌麻煩,打算不帶,芷依姐還發了脾氣,狠狠訓了我一頓。」

胡景瑜笑道:「原來還有這種事,我都不知道!」

「這些事平時都是芷依姐姐張羅,你不知道不奇怪!」胡景東調皮的笑了笑。

胡景東十幾歲的樣子,根本就是個小孩子。總會有些頑皮的天性,看著胡景瑜漱完口,笑著說到:「第一次見景瑜哥服藥,竟然喝的這麼爽!」

胡景瑜一副苦瓜臉,皺著眉說道:「景瑜哥從來都沒喝過葯,這是第一次,哪知道會這麼苦?」

小大夫調皮的樣子,使胡景瑜暫時忘記煩惱。竟然破天荒的露出笑容。

「那可不怪我,都是穎姐姐開的方子,下次你遇見她,告訴她給你開個甜一點的。」

胡景瑜突然愣了一下,目光獃滯,似乎想起了什麼。

胡景天無意中看了胡景瑜一眼,突然臉色一變,騰地站了起來。

「你喜歡的是穎姐姐!」

胡景瑜也瞬間反應過來,驚愕的看著胡景天。

為了不暴露穎兒,胡景瑜將秘密強行壓制。胡家人窺心之術,只要你不在他面前想起,

「臭小子,你窺探我!」

胡景天低下頭。「是你自己想的,又不怪我?」

胡景瑜說道:「不許對別人說!」

胡景天說道:「這件事穎姐姐知道么?」

胡景瑜仰頭躺在床上,「我這副德行,她知不知道已經不重要了!」

「那你們以後有什麼打算?」

胡家人血竭發作,按照慣例,下一步將會考慮傳宗接代。

胡景瑜嘆道:「動情則亡,我不想連累她!」

「老祖宗這關你打算怎麼過?」

「我這是剃頭挑子一頭熱,老祖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難道還要搶親不成?」

景天白了一眼胡景瑜:「感情這種事呢,很難說的,也許她也會考慮到這些呢?」

胡景瑜美滋滋的說道:「你胡說些什麼,穎大夫那麼純潔,那麼善良,天使一樣的存在……?」

胡景瑜像似想起些事,突然從幻想中醒來。

「小屁孩兒,不要說這些了!」

這看似嬉鬧的玩笑,發生在胡景瑜身上,確實另一番滋味。

胡景瑜罵完景天,突然面色漲紅,猛地咳了幾下。胡景瑜慌忙用手捂住嘴,指縫和嘴角都滲出血跡。

楚陽在一旁嚇了一跳。胡景瑜聊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吐血了?景天趕緊放下茶盤,在胡景瑜背上點了幾下,胡景瑜咳嗽慢慢停止。

楚陽跑過去幫忙,胡景天搖頭制止。「這裡你幫不上忙,幫我拿些紙過來,再去廚房打些溫水,廚房鐵鍋里有現成的。」

楚陽不敢怠慢,一溜小跑跑到廚房。吳大廚今天出去一直沒回來,廚房裡冷冷清清,灶子里沒生火,架子上堆滿蔬菜。看來是準備的午餐。廚師沒回來,這些菜也沒清洗,規規矩矩的放在架子上。

鍋里的水還有點溫度,應該是小景天燒的。楚陽趕緊盛了一盆溫水,端到胡景瑜床前,景天已經用紙擦拭去胡景瑜臉上的血跡。

景天又迅速把胡景瑜手上的血擦凈。楚陽拿來毛巾,用溫水沾濕,交給景天,景天把景瑜身上的血漬清理。

胡景瑜臉色經過短暫的漲紅之後,又變的沒有一絲血色。只是意識還算清醒,配合著景天脫下外衣,裸著上身伏在床上。

景天掏出隨身攜帶的銀針,趕緊給胡景瑜施針。

胡景瑜身子虛弱,慢慢把頭扭過來,像是有話要說。

景天制止道:「景瑜哥不要說了,先養傷,這些事等景紳回來他自然會做,你就不用操心了!」

景瑜氣息不穩,小聲說道:「景紳也沒來電話,不知道三爺爺怎麼樣了?」

景天一邊施針,一邊安慰景瑜。

「沒事的,有芷依姐姐在,你不用擔心。」

胡景瑜閉上眼睛。

「跟家裡聯繫了么?」

「都聯繫了,老祖宗已經派人趕過來了,只是沒想到敵人會反應這麼快!」

胡景瑜喃喃細語,聲音小的景天勉強聽得見。

「敵人的反應時間不對,應該是和我們同時接到的消息。這隻能證明我們胡家內部出了問題!」

景天臉色變得難看。「你確定么?」

景瑜沒說話。

楚陽在一旁聽著,小聲說到:「也許這就是胡三爺遇刺的真正原因。」

胡景天用懷疑的目光審視楚陽。

「楚大哥說這句話可有根據?外面的兄弟可都是我們胡家人,我們一起出生入死,為解天罰世代憾血,今天你把矛頭直指他們,讓我們同室操戈,景瑜哥怎麼受得了?」

胡景瑜低聲呵斥:「夠了,不要說了,楚兄弟說的很有可能!」

胡景天愣愣的看著眼前的胡景瑜。

「你也懷疑他們有問題?我們恨異類不假,但是沒有人敢反對三爺爺的意見,也知道三爺爺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你居然會懷疑兄弟們殺了三爺爺?」

胡景天小臉變得很冷,對胡景瑜似乎產生了恨意。 胡景瑜慢聲慢語的說道:「景天,你不要著急,遇事要懂得變通,你想想三爺爺找到軒轅血脈,第一時間會通知哪裡?」

景天答道:「不錯,三爺爺一定會興奮的通知家裡!」

「家裡接到消息后才能做出反應,根本就遠水解不了近渴,調動周圍的兵力前來,需要多長時間?但是異族人竟然會反應的更快。你不覺得這裡面有問題嗎?」

胡景天說道:「你懷疑家裡有人透露了消息?」

胡景瑜默不作聲,但是沒有反對,就是證明他默認了小天的話。

「景瑜哥可曾想過家裡最先接到消息的人,都是什麼人?他們和異族勾結,可有動機?對他們又有什麼好處?」

「這也是我沒想明白的事!」胡景瑜說道。

「那和三爺爺又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要殺了他?」胡景天問道。

「也許三爺爺也想到了這一點,對方單純的只是為了滅口!」

「你是說這裡還有他的人?」

胡景瑜趴在床上,又用沉默回答了小天的問題。

楚陽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胡景瑜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如果胡家人當中真的有姦細,司徒羽說的話也不可全信。萬一姦細是司徒羽安插的眼線,那司徒羽一定會包庇他。

但是如果司徒羽沒有撒謊,而兇手也另有目的,那胡景瑜恐怕是被誤導,最終導致胡家內部出現矛盾。 無限造物主系統 問題就嚴重了。

兇手殺胡三爺的目的,表面看有三種可能。

第一種:私人恩怨,胡家內部矛盾,楚陽並不知情,所以這第一點楚陽就無從下手。但是如果有這麼大的仇怨,胡景瑜總該知道點信息,仇殺這種事根本就無法隱藏。

第二種:為了破壞和談。胡三爺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搞定了司徒羽就遭了毒手,這絕對不是巧合。

第三種:也就是胡景瑜所說的滅口。胡三爺掌握到兇手的信息,兇手不得已而為之。

至於情殺,發生在胡三爺身上的幾率,基本為零,可以忽略不計。

楚陽在一旁插嘴道:「兩位先不用考慮這些,我還有一件事要對你們說!」

胡景瑜說道:「什麼事,楚兄弟儘管說就是了!」

楚陽說道:「司徒羽說他們之所以參與進來,只是出於巧合,異族人到廢墟來,是另有目的。」

胡景瑜和小天奇怪的看著楚陽。

「什麼目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