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剛才,吳鴿剛才也正是因為拿不出身份證,有些猶豫,所以才出手反抗。

現在,犯罪現場只找到了吳鴿一個目擊證人,而現場的所有證據都指向吳鴿是最大嫌疑人。

所以吳鴿立刻被控制起來,等待接受進一步的審訊。

吳鴿也有些無語:

自己明明選的主角,

這回怎麼還成了兇手! 「懦夫!」

斷了腳的老毛子見牛仔國兩個傢伙一招就認輸,臉都綠了,忍不住破口大罵。

他有一種巨坑的感覺!

自己拼斷了腿,才贏得了機會,這兩個傢伙眨眼就認輸,夠無恥!

如果知道這兩個傢伙是外強中乾,自己這麼拚命幹什麼?

坑了,太坑了,鼻子長的牛仔國人果然靠不住。

被罵的兩個牛仔國特種兵臉色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身走了下了擂台。

確實有點丟人,可是總好過丟掉性命或者下半生子病床上度過。

老毛子見他們直接走下擂台,憋屈得要吐血。

不過,當他看到陳凌瞥自己一眼的時候,急忙喊道:「我認輸!」

之前擂台上,那個傢伙得對方連開口認輸的機會都沒有,死得那個慘。

老毛子記得非常清楚。

三打一,前後花費的時間不到2分鐘,結束。

果真是來去也匆匆。

松田盯著陳凌,冷漠地走出來,道:「下一場槍戰,我挑戰你狙擊!」

他是剩下的16人中,狙擊術最厲害的一個,連教官們都對他讚不絕口,認為他擁有的天賦只要在這個領域上在磨鍊幾年,一定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頂級狙擊手。

因此,松田相信自己一定夠幹掉陳凌。

陳凌道:「不用廢話,不服,來!」

干狗皮國是每一個炎**人最想乾的事情,不分任何行業,甚至是運動員都有一句口頭禪。

輸誰都不能輸給狗皮國!

霸王龍無聲一笑。

他非常清楚陳凌,這傢伙的狙擊術不提也罷,也不見得自己比他強,而最為恐怖的是他擁有戰爭第六感。

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能夠提前知道哪裡有危險。

這種可怕的戰爭第六感對一名狙擊手來說太重要了,而作為他的敵人,則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意味著不管潛伏在什麼地方,當你要對付陳凌下手的時候,他已經鎖定你的位置!

在大型戰場上,霸王龍無數次驗證過陳凌這種可怕的能力,正因為如此,不管是在多麼惡劣的環境,他都能一次又一次地脫離險境,並且成功完成獵殺任務。

很快,陳凌和松田挑選槍械完畢后,迅速進入叢林開始潛伏。

他們用的都是實彈!

這是一場生死較量。

松田不僅要奪得地獄勳章的榮譽,更是要為自己的戰友報仇。

狙擊對抗是非常漫長的一個過程,轉眼一個小時過去。

地獄營的指揮中心,一群教官以及學員,通過監控,在觀察陳凌與松田的生死決戰。

屏幕上,可以看到松田披著厚厚的偽裝,趴在灌木叢里。

如果不是視頻對焦,鎖定位置,以上帝的角度觀察,根本察覺不到這裡潛伏一個人。

而且松田的耐性確實非常強,一個多小時的潛伏,身體動都沒動一下,像是一具屍體。

體現出一名狙擊手強大的身體素質和心理承受能力。

松田不愧是教官們都稱讚的狙擊手高手,光憑這一點,他都比許多狙擊手要強得多。

堅持了一個多小時后,終於,黑糊糊的槍管伸出了一點點,正在緩慢調整。

這個動作非常細微,周圍一點動靜都沒有。

一個教官看到他的動作,原本環抱的雙手,馬上鬆開,眼睛亮了起來,低聲道:「看來,他發現修羅的位置了。」

唰!

林笑和岩石等人,立刻看著這個電子屏幕。

果然,就在他的槍口前方,陳凌確實躲在一亂石後面,身上是枯黃的乾草。

屏幕上,可以看到陳凌的眼睛,猶如鷹眼一般銳利,四處觀察。

顯然,也在尋找松田的蹤影。

終於開始對決了……

等了一個多小時的眾人,來了精神,雙眸死死的盯著兩人的動作,看誰能夠率先打出一槍。

在場都是高手,非常清楚狙擊手對決枯燥無味。

雙方第一時間尋找制高點,設置狙擊點,潛伏,尋找目標,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等對方露出破綻。

因此,一場狙擊戰,為了能幹掉目標,狙擊手提前埋伏埋伏一兩天的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在公布的信息中,牛子國的一名狙擊手為了幹掉一名毒梟,在對方的基地周圍潛伏在同一個位置,三天三夜,最後幹掉對方。

所以,他們僅僅一個多小時便開始對決,算是非常早了。

大白鯊來了精神,道:「霸王龍,看來你的弟子,運氣不夠好啊,這次巔峰對決,他要輸了。」 軍帳中,顧川舒了舒了身子,運起秘藏世間一切根本法,瞬間精神煥發。

此時,耳畔恰好響起了系統的提示聲。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成功在「原初之地」佔領一片領域,獲得道具「萬里長城」】

「丁恢將人王旗插在烽火山上了?」

作為漠北戰部的第一將主,丁恢是有權調動人王旗的。

至於何為動用人王旗,在王路之地,只要不是如羊舌人族這般的異界來者,有一個算一個,全是王者。

人王旗作為人族人王的象徵,亦是人族疆域的象徵。

插旗,就相當於動物界中的撒尿行為一般,都是圈化領域範圍。

烽火台是內治象徵,人王旗是外伐象徵。

當然兩者之間,並沒有劃分的那麼細化。

只是烽火台除人王外無法動用,人王旗就成了人族疆域的象徵。

顧川當即點開系統面板,看着訊息上「原初之地」與「萬里長城」的八個字樣,摸了摸下巴。

原初之地,原始,初始,最初。

這倒是進一步證實了,他的關於王路之地的猜測。

「萬里長城?」

顧川眼中閃過一抹異色彩,隨即心念一動,領取了系統獎勵。

突兀的一團散發着厚重,血煞的胚胎出現在他的手中。

隨後驅使著,這團胚胎朝着地面碾壓下去。

那畫面,就好像一座城基碾壓而下,紮根大地。

「轟隆隆——」

一瞬間,就感覺到九州領地的範圍內,好似發生了地震一般,山搖地動。

不少駐紮在九州內的軍士,尤其是羊舌人族的臉上,都下意識地露出一絲駭然。

只見一團散發着璀璨神輝的胚胎,在天宇顯化,擴張。

很快,便將整座蒼穹遮擋,遮天蔽日般,一眼望不到邊際。

「轟!」

萬里長城的胚胎轟然而下,好似天傾地覆,滾滾而下。

讓許多羊舌人族感覺是否是滅世到來,那胚胎落下的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躲閃。

顧川也沒想到萬里長城的動靜會這麼大,急忙利用烽火傳音,安撫受驚的羊舌眾人。

也是提醒漠北戰部,無須擔憂。

「無須擔憂,此乃九州邊域之寶——萬里長城!」

萬里長城的胚胎還在繼續落下,但九州領域內的眾人卻沒了驚慌。

駐紮的軍士們四處巡邏,羊舌人族們則像是看待神跡一般,目光神異地盯着天穹。

儘管他們早已知道收納自己的這方人族,擁有仙法等神秘。

但親眼見到這種異象后,還是難免有震撼。

特別是那面虛幻的城牆,會讓人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安全感,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觸。

十分強烈!

這也讓他們更加堅信,自己能夠在這裏生活的很好,不用擔心異族的屠戮,未來可期。

在萬里長城異象震撼后,不少羊舌人族的內心變得更為堅定。

而讓他們變成這樣的人,也就是更高那道宛如天音的主人,這裏的人王。

羊舌人族們對其充滿了感激,不少羊舌人族更是雙手合十,面向軍帳的方向朝拜。

…………………..

而此時,另一邊。

軍帳中,顧川正在感悟萬里長城胚胎,融入九州領地的變化。

那胚胎好似虛幻一般,不管是觸碰到人還是建築,都是輕易的穿透而下。

根本不受阻攔,與大地碰撞在一起,彷彿魚入大海一般,消失不見。

但顧川卻清楚的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變化正在九州領地內發生。

萬里長城胚胎融入大地,並未消失。

而是矗立在九州領地的外圍邊界上,覆蓋整座九州領地。

但其城牆,卻宛如一座虛幻,不可見的城牆。

與九州八方四野的邊界完美契合,有依山而立,有傍水而建….

甚至在西北方向的九州邊界上,還將一座巨大的湖泊一分為二,城牆內是九州領域,城牆外是無主之地。

「轟——」

就在萬里長城,將整座九州領地包裹完時。

顧川體內的烽火台,有海量的氣運湧現,噴薄,化作八道璀璨耀眼的氣運神虹,朝着天際飛去。

自然而言的融入到了,那虛幻的萬里長城之中。

氣運相連,讓不可見的萬里長城綻放出絢爛的神光,漸漸顯露出了輪廓。

眾人只見,在九州的邊界,好似有一道神光組成的屏障,將整座領地覆蓋,掩護其中。

不過,這些異象,轉眼間又消失不見。

有膽子大的羊舌人族,跑到萬里長城消失的地方,想嘗試尋找那不可見的光牆。

但任由他如何七縱七出,都是不受阻擋地跨越而過,無法感受到那裏有什麼存在。

顧川看着這一幕,笑了笑。

人嘛,就要這樣活着才好,要向前看。

整天回憶往日的苦難,憶苦思甜也不是這樣玩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