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劉穎之前很是討厭穿帆布鞋的男人的,覺得沒出息,至少也要穿旅遊鞋籃球鞋,或者叫運動鞋。

帆布鞋,覺得是垃圾中的垃圾,但是沒想到羅小冬老是穿帆布鞋。

接下來,又料到了金海市平安鎮的建設情況,劉廣才說道:「現在聽說第五期小區,已經開賣了,如果有錢,比如你羅小冬吧,現在有錢了,真應該把錢拿出來,投資到房地產上面去,總不會吃虧的。」

牛開山點頭,說道:「現在投資,應該是最好的時機,馬國麟的國麟集團的房子,應該說是只漲不跌的。」

羅小冬說道:「行啊,回頭我去看一看平安鎮國際旅遊區,看看情況。再做打算。」

劉廣才忍不住問道:「羅小冬,我真的挺想知道的,你的第一筆錢,是怎麼賺到的?」

羅小冬想了想,車廂內沉默了一會,羅小冬說道:「挖野海參唄!」

劉廣才心想,這挖也海參,也不可能挖一千萬啊! 逆劍狂神 真是奇怪了,但是沒好意思繼續問下去。 小童說完便轉身走了,也如她所說的那樣,林清風根本就沒有辦法去阻攔她。

小丫鬟面色難看,氣不打一處來,收回目光看著林清風的衣袖,說道:「小姐,我們還是先處理一下傷口吧。」

綜放手!我是你妹 林清風閉上眼睛,呼吸有些重。

小丫鬟知道,她這是真的氣死了。

用了許多的功夫平靜下來,林清風起身道:「回去吧。」

離開前看了窗外的於府一眼,這一趟,白來了。

林清風在京城並無固定住所,一直在幾家大客棧裡邊流連,今日高興住這裡,明日高興去住那邊。

回到客棧,衣袖攏上去,一道三寸長的口子出現在白嫩纖細的右前臂上,血塊凝在傷口周圍,傷口筆直細長。

小丫鬟拿了東西過來,要替她清洗包紮,林清風慣來怕痛,忍著淚花坐著,轉眸望著左手邊的座屏。

小丫鬟細心處理著傷口,抬眸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問道:「小姐,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她清楚林清風的性格是不會這麼白白受委屈的。

林清風卻拿不定主意了,腦子裡面都是那個小童所說的話。

到底現在身上有短板,把柄就在對方手裡,而且現在冷靜下來回想,這小童的刀法著實太凌厲,到底是誰?身後站著的是什麼樣的人物,給了這小童這樣的底氣?

敲門聲忽的響起,林清風抬眸看去。

小丫鬟道:「我去開門?」

「去吧。」

小丫鬟走了過去,門一拉開,她驀然嚇了跳,低聲叫道:「你怎麼變成了這麼一個樣子?」

中年大漢一身狼狽,鼻青臉腫,手上纏著繃帶,衣服上有一陣酸臭。

「林姑娘呢?」中年大漢叫道,「沒出去吧?」

「我在。」林清風的聲音響起。

中年大漢當即一把推開小丫鬟,大步沖了進去:「林姑娘,我這出了個事情!」

話音落下,看到林清風手上的傷口,他頓然愣住:「你的手怎麼也受傷了?」

而且受傷的位置還跟他差不多。

林清風朝他的手看去,也愣了下,說道:「你又是如何受傷的?還有你這臉,你被人打了?這失蹤的幾天,你去哪了?」

中年大漢本來一肚子火氣,看到林清風這白嫩嫩的手被生生劃了道口子,他反而不那麼氣自己這幾日所遇到的事了。

他在林清風對邊坐下,怒聲道:「我遇上了個多管閑事的小童,被整了一把,這幾日都不好受,那對兄妹現在跑了。」

小丫鬟關上門過來,聽到這驚奇道:「小童?你也遇上了個小童?」

「什麼叫也?」大漢眉目不善的看過去。

「我這手,也是被一個小童划的,」林清風垂眸看著自己的前臂,「而且這小童還知道了我們那批藥材的事情,連在辰白道都一清二楚。」

大漢一愣,瞪大了眼睛:「這是如何得知的?」

「我不清楚。」林清風搖頭。

大漢慌了,忙道:「這件事情得馬上想個辦法,現在有法子運出城嗎?」

「查的嚴,怎麼運?」林清風不悅道,「若是能運出去,我早先就運走了,實在不行,只能毀掉了。」

「你可別!」大漢忙道,「這花了那麼多銀子,毀掉不心疼么?將軍會殺了我們的,他們就在等著我們的銀子呢!」

林清風心下煩躁,起身朝另一邊走去。

「你再想想其他辦法,」大漢又道,「快要入冬了,我們能準備點銀子就多準備點,現在做的這些,都是在為日後建功啊。」

林清風沒說話,前臂上的傷口劇烈作痛。

「還有,之前的那些烏金,你轉手賣掉沒有?」

「我今天去於府就是想要找於成玉說這事的,便遇上了那個小童,」林清風說道,「如此又被耽擱了。」

「你們這到底是發生了啥?她一開始就專門在那等你?又是知道我們藥材的事,又是弄傷了你,這小童到底是個啥來頭!」

林清風抿唇,臉色越發陰沉。

遇見那小童真的純屬偶然,畢竟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找於成玉。

烏金的事情,一開始是想找宋家那條線的,後來聽說宋傾堂回京了,她便打消了這個念頭,改臨時去找於成玉。

雖說找人幫忙這點事情,驚動不了宋家的大人物,作為主家的嫡子,更是不可能有什麼閑工夫管這些,但偏偏宋傾堂是個雞毛蒜皮都要摻一腳的人,林清風不得不忌憚,寧可麻煩一些,都不想繼續跟宋家有牽扯了。

所以,在那邊遇上這個小童,真的是偶發事件。

可現在回想的話,那小童所坐的位置,卻也是自己挑中的,加之這小童又知道的這麼多,林清風無端覺得後背有一陣冷汗冒了出來。

「說話呢,在想什麼?」大漢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林清風朝他看去,搖了搖頭,問道:「你這幾日的情況呢,那對兄妹是怎麼跑的?」

大漢想到他們就暴躁,搭在桌上的手惡狠狠的拍了下:「狼心狗肺的東西,這些時日將我害的可苦,說來說去,也怪路上遇到的那個小屁孩多管閑事,下次被我遇到,我定當狠狠給宰了!這次也是被偷襲的,讓我一開始就落了下風,不然,這幾個小王八蛋都得死!」

他的手被那小童暗算,這些時日鑽心的痛,大夫說如若再晚點把那個木疙瘩給弄掉,他的手可能真的就廢了。

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這對兄妹引起的,他何至於受這麼大的苦,因而他看這對兄妹越看越討厭,可手不好,又只能依靠著他們。

結果,兩個兔崽子說反就反,先把他哄騙去藏煉山,再也跟著偷襲他。

他臉上的這些烏青腫塊,就是那對兄妹套了個麻袋給揍的。

然後兩個人就跑了,到現在都沒逮到。

唯一慶幸的是,那對兄妹只知道瘟疫是假,其他的就不清楚了,不知道他是幹什麼的,也不知道他跟林清風的往來。

而且,看那對兄妹,便知道根本不敢去告發他們,他們自己就在助紂為虐,拿什麼去告他?

可臉上的這些痛,還是讓大漢氣惱,又惡狠狠的拍了下桌子。 羅小冬等人,十點多點到了羅小冬飯館。

這時候的客人,不多。

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是飯點沒到,第二個原因是現在是國慶七天樂,七天假期,學生老師都放假了。

所以,來吃飯的人並不多!

羅小冬說道:「大家進來把!」

大家都左看看右看看,看到羅小冬的飯館裝飾的如此的精緻豪華,都很佩服。

劉廣才激動的說道:「這飯館真是好,這地盤完全屬於你嗎?」

羅小冬說道:「是啊!」

劉廣才忍不住問道:「那得多少錢啊?」

羅小冬笑道:「幾千萬吧!」

劉穎跟在爹劉廣才身後,心中也激動不已,心想,這羅小冬好有錢,而且裝修的,也蠻華麗的。

不過心中還存在著一絲鄙夷,那就是,裝修的太土豪了一點,不文青。

但是其實,羅小冬當時根本沒管裝修的事,完全交給了裝修團隊和胖子、郭大路。

這已經是好長時間以前的事了。

羅小冬自己對裝修的評價是,還成,中規中矩。

在包廂里,飯菜依次上桌,開了幾瓶好酒,分了一圈煙,大家開吃。

胖子本來就在飯館,所以也過來張羅,沒上桌,而是讓田開心上桌了,因為田開心現在負責羅小冬大型養豬場,是產品經理,所以,也上桌介紹給大家認識一下。

另外,牛文濤,牛開山,劉穎,劉廣才,老吳頭,吳大磊,等等,都上桌了。

大家談笑風生,羅小冬過了一會,就舉杯說道:「我這次請大家來,主要是感謝大家過去對我羅小冬的幫助,我不會忘了大家的,尤其是劉村長。」

說完,看著劉廣才。

劉廣才激動不已,說道:「客氣客氣,羅小冬啊,羅小冬,你是我提拔過的人裡面,最爭氣最能幹的一個。你看看你,這乾的,多麼漂亮的成績答卷啊!」

羅小冬說道:「一方面我自己也夠努力,另一方面,確實和劉村長您的幫助,息息相關的!」

劉廣才頓時覺得臉上增光,十分的興奮。

羅小冬又說了幾句客氣話,然後敬酒,一飲而盡。

酒是上千塊一瓶的高檔白酒,劉廣才識貨,看到酒和煙,都如此奢華,心中激蕩。

劉穎在旁邊,見大家如此捧羅小冬,而這時候,白珊珊起身去廁所了,不禁心想,這白珊珊有什麼好的,比的過自己嗎?

忽然,這好像萌生了一股子醋意,但是隨即,劉穎認識到了這股子醋意,心想,我這是怎麼了?吃醋了?難道我也喜歡上羅小冬了?

夏璇沒有參加宴會,白珊珊參加了,夏璇之所以沒參加,是因為羅小冬這次宴請的人,基本都和自己的大肥豬養殖場有關,或者和村幹部有關,羅小冬不想讓夏璇老是陪著自己拋頭露面,這樣總覺得不太好,但是夏璇自己是覺得無所謂的。

接下來,上了一盤子一盤子的菜,菜品之中,有川菜,有粵菜,有本地菜,等等。

大家都很滿意。

應該說,這一切都是讓大伙兒滿意的,酒隨便喝,肉隨便吃,煙隨便抽。

而後,魚翅也上來了,鮑參翅肚,一樣一樣的。讓大家眼花繚亂。

劉廣才一輩子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而牛開山家裡稍微富裕一點,和牛文濤,也沒吃過這種菜品。

夏璇自然吃過,所以羅小冬也不用特意留著給夏璇什麼,白珊珊也吃過,不覺得稀奇。

而這裡面,最激動的,不是劉廣才村長,不是牛開山村支書,也不是劉穎和牛文濤,而是窮了八輩子的老吳頭。

老吳頭,家裡窮了八輩子,幾乎沒什麼農田之外的其他收入,而老吳頭已經六十多了,沒想到在自己晚年的時候,居然跟著羅小冬,混成了好日子!

老吳頭只有一個閨女,嫁給外地了,過的也很苦,是外地的農村,而老吳頭的老伴兒,有高血壓糖尿病,每天要打胰島素,老吳頭之前很苦的,結果,現在羅小冬給他開一個月一萬的工資,他拚命的想干好這個工作,不辜負羅小冬的期待。

現在,隨著田開心的加盟老吳頭變得高興起來。

主要是因為,之前他怕把羅小冬的兩千頭豬給養壞了,養死了,自己恐怕承擔不起這個責任,而現在,田開心過來擔任產品經理,他是副經理,也就是說,田開心是養豬場的總負責人,而老吳頭身上的擔子就輕了。而工資不變,老吳頭心裡當然高興了。

至於說多了一個人爭權,這老吳頭沒想那麼多。因為畢竟老吳頭年紀大了,算是公司管理層里歲數最大的人了,六十多歲了呢。

老吳頭吃著這些從來沒吃過的飯菜,十分的激動。

就比如這道佛跳牆吧,吃在嘴裡,回味無窮。

再比如這道九轉大腸,吃著也頗有回味。

能夠把豬大腸做的這麼好吃,老吳頭佩服不已。

羅小冬看出老吳頭的驚喜了,端起一杯酒,說道:「老吳頭,來,我單獨敬你一杯酒。」

老吳頭激動萬分,手都發抖,說道:「我,我,我!」

劉廣才急忙說道:「老吳頭啊,你這老來得志啊!」

老吳頭點頭,說道:「這要多謝羅總的提拔,知遇之恩啊!」

羅小冬笑道:「你們幾個歲數大的前輩,就叫我羅小冬好了。來,喝一杯酒吧?」

老吳頭點頭,一飲而盡。

劉廣才說道:「好酒量,來,羅小冬,我也敬你一杯,以後你成功了,可別忘了我們這些苦哈哈的鄉親們啊!」

牛開山上前,也舉起酒杯,說道:「羅小冬,來,我也敬你一杯。」

劉廣才說道:「牛支書,羅小冬要先喝掉我敬的酒啊!」

羅小冬笑道:「兩杯而已,我一杯一杯的喝。」

說完一飲而盡,然後又倒了一杯,這酒是三十來度的白酒,羅小冬一口乾,而倒進去的的,大概是三分之一杯。實際上也不少了。

大家齊齊稱讚羅小冬好酒量,羅小冬又幹了第二杯,加上之前敬老吳頭的那杯,這是相當於連幹了三杯酒,雖然都不滿,但是加起來也有不少了,白珊珊看到了,心疼,說道:「羅小冬,你別喝那麼多了。胃會受不了的!」

羅小冬擺擺手,說道:「沒事的!」

大家齊齊說道:「好酒量啊!」

這頓飯從十點五十分開始,一直吃到十二點半,大家真的是算是酒足飯飽了。

這十二點半,是飯點兒,外面的客人也蠻多了。

吃完飯,大家決定去國麟廣場散散步,秋高氣爽嘛!

於是出去,看到飯館一樓大廳里,很多的人,空位不是很多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