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劉翰毫不猶豫的抱起王心怡的身體,正要出口跑出去時,轉身問道我:“張孽,你是道士?”

“滾啊,我的事情不要傳出去!”我背對着洞口喊道。

在我吶喊的那一刻,蔭毒殭屍眉心上的紫符自動燃燒掉,接着蔭毒殭屍又毫無損傷的站起起來,低吼了一聲,對着我跳了過來。

“趕緊!”我轉身喊道,劉翰看了我一眼,揹着王心怡的跑出了山洞口。

看着他們兩個走後,我微微一笑,現在就算死了也無妨。

我把銅錢劍從腰間拔出,此時的銅錢劍劍身上的紅光還沒有消散,我把銅錢劍放在手心,另一隻換成劍指。

劍指豎在眉心處,念道:“三清聚頂,通我神明,金錢劍隱,聽我號令,神兵火急如律令!”

劍指放下,點着手心的銅錢劍,喊道:“去!”

手中的銅錢劍自動飛往蔭毒殭屍,當銅錢劍插中蔭毒殭屍的身上的戰甲時,發出幾道電光,但是一直插不進去。

我站穩馬步,左腳在地上勾勒出一個半圓,右腳猛的踏在地面,雙手變化三清指決,喊道:“天關破邪星,破!”

對面的蔭毒殭屍用力一頂,結果把我的銅錢劍給頂了回來,而我遭到了反噬,喉嚨一股暖流要噴出來,我趕緊閉上嘴巴。

迅速的撿起地上的銅錢劍,但是蔭毒殭屍已經跳了過來,雙腳踢中我的後背,把我踢飛幾米外,撞到石壁上。

我捂着後背艱難的站起來,把銅錢劍那條紅線給拆開,八十一枚銅錢散落在我手中。

我捧着這八十一枚銅錢,把口中含着的淤血給吐在這些銅錢上,雙手蓋住,顫抖着嘴巴念道:“太上臺星,應變無停。祛邪縛魅,保命護身。 冤家宜結不宜解 雷公電母,見此陰魂,立斬無赦,敕!”

在蔭毒殭屍跳過來的那一刻,我把手中八十一枚銅錢拋向蔭毒殭屍的身上。

山洞內,傳來霹靂啪聲的聲響,蔭毒殭屍被我用銅錢劍給震退幾步,但是依然沒有殺傷力。

“玩大了!”我抹去嘴邊的淤血自言自語道。

蔭毒殭屍身體還冒着煙,但是身上的戰甲已經被我用銅錢轟的這裏爛,那裏碎,所以蔭毒殭屍的防禦下降了不少。

趁着這個時候,我把口中含有口水的淤血混合在一起,吐在手心上,然後在手掌中畫上一道八卦,衝向蔭毒殭屍。

一掌對着蔭毒殭屍的胸口跑去,喊道:“天地無極,乾坤借法,破!”

蔭毒殭屍被我這麼一拍,身體抖動了一下,我雙手換成雙劍訣,點中蔭毒殭屍的眉心,喊出一聲:“太極八卦劍指亂!”

接着雙手分開,兩隻手掌拍到蔭毒殭屍的太陽穴,喊道:“雙掌怒拍屍氣散!”

蔭毒殭屍被我這麼一搞,全身抖得更加厲害,我一腳對着蔭毒殭屍踹了過去,蔭毒殭屍身體撞到石壁。

“轟!”剛好這一撞,把巖壁給震了一下,洞口被掉落的石頭給塞住。

一股白煙散去,那蔭毒殭屍再次站了起來。

我冷笑着抹去臉上的髒物,把脖子上的玉八卦給拔下來,自言自語道:“五叔,最後一次請你了!”

隨後把玉八卦摔倒地上,一聲清脆的玉碎裂的聲音在山洞內響起,我拿起最後一張黑色召陰鬼將符出來貼在胸口。

念道:“孤魂從等,九玄七祖,四生六道,輪迴生死,救苦地上好修行,出離地獄,敬往人天……恭請邪魅附我身!”

此時,我的身體圍繞着煞氣,那隻許久不見的魔嬰飄在我的肩膀上,正是我的五叔。

“五叔,你來了。”我微笑道。

魔嬰看了看我,鑽進我身體,頓時一股強烈的邪氣從我的身體爆發出來,上衣都被這股邪氣給震碎。

“呵呵……”被魔嬰控制的我,冷冷的笑着!

雙眼通紅,雙手環繞極陰煞氣!

張家所承載的孽緣,我一人揹負着!

假如今日我張孽鬥殭屍而亡!我便爲陽間唯一一個:“!” 所以,這個人到底是誰呢?

「我知道了,我聽說他就是煉獄的主人,因為煉獄的主人有一頭獨特的銀髮!」

「不錯,我們也都聽說過煉獄的主人有著一頭銀髮,所以肯定就是他沒有錯了!」

聽著眾人的議論,院長心中震驚,然後一個個開始討論和觀察著帝玄胤。

帝玄胤優雅的邁步而來,渾身的氣勢溫和,但是他那一頭銀髮,還有他身上渾厚天成的強大氣息,掩都掩不住,讓人心驚。

「院長大人,在下帝玄胤,來自煉獄,今天特地攜學院的守護神來拜訪,不知道院長大人可否借一步說話?」

蛟龍學院眾人聽到這裡,一陣無語,他還好意思說,他攜帶著他們學院的守護神獸,他們的守護神獸是怎麼跑到他的手裡的?

這是一個謎團,但是院長看著帝玄胤,眯起眼睛,打量著眼前這個年輕人,他的談吐,還有他的企圖,氣度,都在讓他心驚。

但是他來了,卻並沒有直接攻破他們的學院,也沒有提白澤神獸是他的,也沒有說他搶走,又或者怎麼。

還有,他說單獨與他見面,這說明他是想給他留一條退路,院長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原來是煉獄之主大駕光臨,老夫有失遠迎,快裡面請。」

院長立即朝帝玄胤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對方要給他一個台階下,他又怎麼會不答應?

「胤,你就這麼跟他進去了?」帝玄御有些擔憂的在背後叫住了他。

帝玄胤轉過頭來,笑道,「大哥不用緊張,傳言蛟龍學院的院長大人高風亮節,絕對不會是那種小人。」

院長大人的嘴角一抽,然後說道,「那是,老夫豈會是那種小人?」

他倒是想把他留下,然後奪了守護神獸,但是他現在都這麼說了,真是絕了他的後路。

尤其是現在這麼多家族之人在這裡,如果他真這麼幹了,那麼這些人會怎麼看待他?

他這個院長也不要混下去了。

說實話,要不是因為這些原因,他對這個人,也是很欽佩的,因為他一個年輕人,居然敢單槍匹馬的進入他們蛟龍學院,像他這樣的膽子,還有他這樣的謀略,正是他欣賞的人。

可惜,他卻不是和他是一條道上的。

道緣儒仙(仙緣) 他想,此人要為蛟龍學院辦事,他們學院將來肯定會走上輝煌。

一瞬間,他的心中居然產生了一個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頭。

帝玄胤隨著蛟龍學院院長還有蛟龍學院的人一起踏進蛟龍學院后,但是各大家族的人沒有離開。

他們現在有很多疑點,等他們出來再說。

對方可是煉獄的主人啊,他們怎麼會離開?可看著對方,好像並不是傳聞中的那樣,總之他們更不能離開。

帝玄御等人也都站在了一旁等候著。

其實以剛才的形式,只要把白澤神獸說是他們的,蛟龍院長的謊言就會擊破,到時候院長就沒有什麼威信可言,這些家族的人也可以把他們的子弟給帶走,到時候,蛟龍學校就徹底廢了。 但是他弟弟卻並沒有這麼做,選擇了繼續麻煩和院長溝通,帝玄御雖然不明白帝玄胤這麼做的用意,不過也還是支持他的。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眾人紛紛耐心的等待著,等待著最後的宣布,終於在日落黃昏,院長和帝玄胤兩個人走了出來。

院長的臉色,不再是之前的陰沉,而是一片笑意,拉著帝玄胤,興奮的說道,「多謝帝公子為我們學院找回了神獸,我宣布,本院長將主動辭職院長之位,同時,帝公子將是下一任蛟龍學院的新院長,他將帶領我們蛟龍學院,發揚光大!」

什麼?!

這消息來的太突然,眾人不敢相信。

這些家族之人和煉獄的人也都是面面相覷。

蛟龍學院眾人都在想,這小子為什麼會這麼好運,他居然成了搖身一變,居然成了蛟龍學院的院長繼承人。

而煉獄的人,卻是在好奇,不明白他們蛟龍學院這個院長,居然還有如此遠見,把們帝尊大人這個大天才招攬,給他們辦事情。

家族的人更是震驚,這麼一來,煉獄帝玄胤與學院成了一家人,那麼他們是不是也不用把自己的家人給帶走了呢?

現在危機解除,關鍵的是,蛟龍學院的院長,還成為了一個更加意氣風發,有前途的人。

那麼他們還有什麼理由,把自己家族的子弟給帶回家?跟著他,以後豈不是會更有出息嗎?

他們的公子小姐在這有出息了,將來也會帶著他們家族更有出息。

「恭喜恭喜呀,恭喜新院長大人!」諸位家族的人,也都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一看這場面,便一句句的朝著帝玄胤恭賀的說道。

這些人高興了,但是那些城主可就不高興了,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原本是和他們站在一條線上的蛟龍學院院長,轉一圈,就直接投靠煉獄了,那他們怎麼辦?他們的財產,他們的城,都被帝玄胤給搶走了,他們豈不是一無所有了。

其中一個城主急的說道,「就憑他?憑什麼成為院長啊?就憑他找回了白澤神獸么?那又能證明什麼?神獸認了她為主人,又算什麼?」

「他要是不借神獸的力量,能夠打敗我,我就心服口服。」

「沒錯,他想要成為院長,也要過了我們這一關。」幾個城主不服的看向帝玄胤說道。

他把他們的家,把他們生活一輩子的地方都被搶走了,讓他們變得一無所有,他們又怎麼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呢?

之前,在他的逼迫下,他們才離開了家,出逃。

那是人多,但是現在只有他自己,他們也沒有見過帝玄胤出手,根本不知道帝玄胤的實力是多少。

蛟龍學院的那些長老們也都面面相覷,然後一副看好戲的神色看著這一幕。

確實,就這麼讓帝玄胤當他們的院長,他們心中當然不服氣了,因為在院長退休之後,他們也有可能能夠繼承院長之位,但是,憑什麼讓帝玄胤一個外人來當。

要不是白澤神獸,他會有這麼好的運氣嗎? 天若讓我死,我死不足惜!

魔嬰進入我的身體後,對面的蔭毒殭屍也開始發狂起來,我舔了舔嘴脣未乾的血,然後含着口水吞進喉嚨裏。

“吼!”蔭毒殭屍怒吼一聲,立定起跳,一躍便跳到我的腦袋上,我雙手抓住蔭毒殭屍的腳踝,然後一舉把蔭毒殭屍給摔到地上。

擡起腳正要踩中蔭毒殭屍的,蔭毒殭屍舉起手頂開我的腳,隨後立了起來,那十隻手指甲劃破我的胸口皮膚。

我被這疼痛激怒後,右手拳頭聚集濃濃的黑色煞氣,一拳對着蔭毒殭屍的胸口打去,這一拳夠厲害,直接把蔭毒殭屍給打飛兩米之外。

蔭毒殭屍的身體撞到石壁,石壁又是震動了一會兒,從上方掉落大量的碎石壓在蔭毒殭屍的身體上。

碎石把蔭毒殭屍完全掩蓋住,我站在原地扭了扭脖子,收回手裏的煞氣,此時的我被魔嬰控制着,完全不知道我下一步想要幹嘛。

“轟!”碎石一下子被震開,碎石飛的整個山洞都是,忽然對面的蔭毒殭屍兩步跳了過來,用腦袋撞擊我的肚子。

把我撞飛,撞到我身後的石壁上,這次我被反攻,我的身體沒有蔭毒殭屍這麼堅硬,不過還是有碎石掉落下來。

石壁被我撞得出現裂縫,我慢悠悠的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抹去嘴角的淤血,怒喊一聲,煞氣集於雙手。

然後迅速的奔跑到蔭毒殭屍的面前,一拳對着蔭毒殭屍的腦袋砸去,蔭毒殭屍擡手擋住我的拳頭。

我的煞氣和蔭毒殭屍的屍氣碰撞在一起,一股強勁氣息在我和蔭毒殭屍手掌中間爆發出來。

ωωω ▪ttκá n ▪¢ ○

我被這氣息給震開幾步,蔭毒殭屍也是一個樣。或許是我身體裏的魔嬰被壓制着,我口裏開始吐出黑色的煞氣。

煞氣吐出後,我擡起手忽然咬住自己的手腕,接着把手腕的血吸入口中,只要吸入血,我就變得狂躁起來。

蔭毒殭屍似乎聞到了血液的腥味,也興奮了起來,開始蹦達蹦達的朝着我跳來,我貪婪的舔了舔手腕後,雙手再次聚集煞氣。

在魔嬰的操控下,騰空躍起,一拳對着蔭毒殭屍的腦袋打下去,我這一拳,恰巧的打中蔭毒殭屍的腦袋。

蔭毒殭屍晃悠了一下,倒在地面,我雙腳踩在蔭毒殭屍的肚子上,正要進行下一步動作時,蔭毒殭屍彈了起來。

我不甘示弱,跳起來勾住蔭毒殭屍的脖子,然後把蔭毒殭屍給放倒,蔭毒殭屍的雙手也正好掐住我的脖子。

“啊!”我怒目圓睜喊了一聲,把地面幾百斤重的蔭毒殭屍給舉起來,然後往石壁上甩過去。

蔭毒殭屍的身體撞到石壁後,身後裂開一條縫,我快速的衝了過去,單手掐着蔭毒殭屍的脖子,另一隻手插進蔭毒殭屍的肚子裏。

豪門無愛:蜜寵冷妻 蔭毒殭屍愣了一下,動作變得緩慢起來,我冷笑一聲,把手從蔭毒殭屍的肚子裏扯出來,然後張開嘴巴咬住蔭毒殭屍的脖子。

用力把蔭毒殭屍脖子上的僵肉給撕扯下來,蔭毒殭屍的身體再怎麼硬,再怎麼毒。

我魔嬰上身,這蔭毒殭屍在我的面前只是一個小渣渣而已。

撕扯了幾分鐘後,蔭毒殭屍被我分身,那些幹憋的碎肉塊全部散落在地,我抓起地上的碎肉塊咀嚼着。

身後傳來一聲巨響,那些碎石飛到我的後背,我嘴裏叼着一塊乾癟的殭屍肉,轉身看去,只見洞口被人轟開。

灰塵散去後,洞口站着一排特警,紛紛持槍指着我,而在那些特警的面前,站着的是魯三廿,黃山明和李玄清。

“你小子完蛋了!”魯三廿罵了一聲,拿出一張紅符出來,夾在劍指,唸了一聲咒語,然後衝着我跑過來。

我已經失去裏理性,見到眼前這麼多的活物,戰鬥力又恢復了過來,在魯三廿那張紅符甩過來時,我伸手抓住紅符。

結果魯三廿掐了一個指決,喊道:“敕!”

一股衝擊力把我給轟飛,接着身後又被人給重擊一下,我轉身一看,是黃山明。

黃山明手中也持着紅符,對我毫不畏懼的跑過來,一拳打在我的臉上,然後把我給踢倒在地上罵道:“讓你別衝動,現在誰也救不了你!”

接着一張紅符貼在我的眉心上,黃山明的劍指點在中紅符符頭,我怒目圓睜看着黃山明,心頭憤怒之氣更加膨脹。

大喊了一聲,身體裏的煞氣爆發出來,眉心的紅符被我身體裏的煞氣吹開,黃山明則是被我轟開,跌倒在一旁。

見黃山明受傷後,我眼神變得貪婪起來,很想去吸食黃山明的血用來充飢,而此時身後又被人給勾住脖子。

然後把我扯到身後幾米外,我抓住那人的手,雙手一用力,把身後的那人給過肩摔,摔倒我的面前來。

“你個王八小子,醒一下!”倒在地上的魯三廿對着我喊道。

我完全聽不入口,擡起腳要踩中魯三廿的胸口,李玄清抓住魯三廿的腳,扯出我的視線,我擡頭看着李玄清。

似乎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雖然我心中認識是李玄清,但是在魔嬰控制我的大腦下,我現在是沒有人性,只有殺戮的張孽。

“張孽完全瘋了,鎖他魂魄,封他七穴”李玄清看着我說道。

“呵呵……”我冷冷的笑了笑,李玄清他們三人忽然散開。

把牆壁上有符咒的鐵鎖給扯出來,然後三人圍在一起,把我給綁住。

我被這沉重的鐵鎖給綁住後,還真有點掙不開,怎麼甩都甩不掉。

“你們別拿槍站着,都過來幫忙扯住!”魯三廿對着那羣特警喊道。

那羣特警收回槍,然後都過來幫李玄清他們三個扯住鐵鏈。

起碼三十個人扯我,都被我的力量給控制着,我身體搖晃到這邊,他們就被我甩到這邊,三十個人的力量都沒有魔嬰的強。

這時,我的後頸部被人用細針插進去,這一插,把我痛的怒吼了一聲,用力一轉身,把身後的魯三廿給甩飛。

魯三廿倒在地上,吐出一口淤血。

而在我攻擊魯三廿的時候,我的頭頂被人用細針插中,這突如其來的疼痛,再次讓我暴怒起來。

一轉身,身後的黃山明被我甩飛,也身受重傷,口裏吐出淤血。 所以眾人都瞧不起帝玄胤。

他們很是樂意這些城主把帝玄胤狠狠教訓一頓,然後讓他輸了,知難而退,離開這裡。

聽到這些人的話,院長並沒有插嘴管教。

誰也不知道他心中想什麼,但是他也看了帝玄胤一眼,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或許,其他人不知道帝玄胤真正的實力,但是他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的實力,有多麼令人心驚。

絕對不凡。

帝玄御和玉寒夕兩個人聽到了城主的話,什麼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哈哈大笑起來。

看著他們說道,「你們也太不自量力了吧,就你們這些三腳貓的小功夫,還想打的過胤?你們是來搞笑的嗎?」

帝玄御搖了搖頭說道,「根本不用我弟弟登場,我一根手指頭也直接可以把你們撂倒,信不信?」

幾個城主立即狠狠的瞪著他,「你不要太小瞧人了!來侮辱我們。否則等我們收拾完帝玄胤,再來收拾你們信不信?」

「哎喲,我見過蠢貨,但是卻沒有見過像他們這麼蠢的人,哈哈哈哈!」 北夜:半緣殤 看到這些人執迷不悟,根本不聽他的勸告,玉寒夕笑得都快直不起腰了。

「好,他們既然決定要找死,那麼我們也不用管了。」玉寒夕伸手拍了拍帝玄御,「就讓胤好好教訓教訓他們好了。」

煉獄的人站在一旁,他們臉上都是看好戲的神情。

帝玄胤走到他們幾個城主跟前,眼中閃爍著冷光,「既然你們不知死活,那就別怪本尊手下留情了。上次我放你們走的時候,說過的話,難道你們忘了么?」

聽了他的話,城主幾人渾身一顫。

帝玄胤勾唇一笑,「留下你們的遺言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