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劉銘華道:「我們說『大戰』是下棋!你想什麼呢?」

劉銘華說完,接過裴淑暄遞給他的湯,喝了一口道:「好!爽嫩細滑清甜潤口啊。這肉色澤誘人香而不膩,不老不爛口感極佳。中藥的味道和雞湯味道融合起來,非常有特點。璇兒、婉兒,你們吃一點。」

「呵呵,放心吧,不會少吃!啊?怎麼這麼好吃?」上官婉兒笑道。

上官璇連連咂著嘴道:「是的,真是很好吃,淑暄,你可要教給我如何做!」

「好啊!」裴淑暄兩邊嘴角都向上翹了起來,眉眼彎彎,眼睛都在笑了。得到別人讚美,她心情當然非常好。

上官璇和上官婉兒風捲殘雲吃完,就出去看夜色了。

「銘華,你剛才只吃一碗,要多吃多些男人時常操勞又不注意補身可不行。」裴淑暄道。

「我嘛……」劉銘華一邊大喝大嚼,一邊漫不經心的道:「我也就是剛才操勞了一點而已,絕對沒事!我是鐵打的!」

「壞蛋!」裴淑暄先是怔了一怔,隨即噗哧一笑,臉紅了。

「你笑什麼?」劉銘華感覺受到了嘲笑,很有一點受傷的感覺:「難道你在鄙視我?」

「沒有!知道你是鐵打的!」裴淑暄仍是忍不住在笑,明眸撲閃,眼中似有一些驚訝的神情在閃現。

「還說沒有?」劉銘華祥裝大怒:「說,你心裡在想什麼?」

「沒什麼。好了,吃飯時不說這些……」裴淑暄又給劉銘華一碗湯。

「照這樣下去,我會很快發胖的。」劉銘華苦笑道。

「那豈非更加玉樹臨風光彩照人了?」裴淑暄一邊收拾著碗筷一邊回道。

「才不。我的審美與一般的人不同。肥頭大耳有啥好看的,我現在這樣,才叫帥。」劉銘華道。

裴淑暄笑而不語,只是搖頭。

「難道你是在否認我的帥?」劉銘華作不滿狀說道。

「要說長相,你的確不錯,不過用你教給我的話說……你就是個大色-狼。」裴淑暄說道。這新詞語,也是跟劉銘華學的。

劉銘華直撇嘴。

「不過呢……」裴淑暄話鋒一轉,又道:只不過:「就算是大色-狼,我也喜歡。」

「那是必須喜歡的!」劉銘華聽了裴淑暄這樣說立刻眉開眼笑。

三個人人都吃了很多,然後月下散步。

「哎呀,我長這麼大還沒吃過這麼多東西呢!」上官婉兒笑道,有些不顧形象的拍著自己鼓起的小肚腩。

上官璇也道:「就是,你們兩個為什麼要吃得那麼香,害我看著你們的吃相都食慾大增。脹肚子了,脹肚子了!」

「男人嘛,就是要能吃,才能有力氣辦事。」裴淑暄不懷好意看著上官璇壞笑道。

「那也是,淑暄真乃高手,真是很好吃!」上官璇笑道。

上官婉兒站起身來蹦跳了幾下,哼道:「哎喲,肚子脹死了!哥哥,陪我到樹林里走走好吧?」

劉銘華笑道:「正有此意。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劉銘華便起了身,上官婉兒嘻嘻的一笑,很自然的走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肘兒:「那快走吧!」

劉銘華笑道:「走,今天月色撩人啊,我們來個月下柔情!」

…………

PS:今天更新結束! 【今天第一更!】

裴淑暄和上官璇笑了笑,哼了幾聲以示不滿。

「哦,淑暄、璇兒,一起來啊!」上官婉兒臉上略微一紅,急忙說道。

「不去了!聽你的聲音,那是毫無誠意啊!我帶璇兒洗澡去了。」裴淑暄和上官璇笑道。

「嘿嘿,不去就不去!」上官婉兒沖她們吐了下舌頭扮起鬼臉,又轉過臉來得意洋洋的沖著劉銘華婉爾一笑:「她們不去,銘華哥哥,那我們走吧?」

劉銘華看著裴淑暄和上上官璇呵呵笑了幾聲,只好隨上官婉兒一起出去了。

樹林中落葉飛翩,一副蕭瑟景況,晚風有點涼。

上官婉兒身上穿著淺藍色的裙子,一雙小手兒卻是冰涼,於是她抱著劉銘華的胳膊不肯松,還有意貼著他的腰肋間取暖。饒是如此,身體還是有點發抖。只不過現在她非常興奮,小臉便如初熟的蘋果泛起一抹誘惑的酡紅,清麗之餘添了一絲嬌艷與嫵媚。

「嘿嘿,這小樹林里好安靜!」兩個人都沉默的散著步,上官婉兒沒話找話,打開了話匣。

「你冷么?」劉銘華問道。

「還好,不冷。」說著,上官婉兒將身子貼得緊了一些,卻不經意的鼻子聳動了一下,原來是凍得鼻子快要流鼻涕了。長安城的夜裡晚風很涼。

「還逞強?」劉銘華笑著脫下自己的外衣給她繫上,說道:「晚上很涼,小心點。「

「哇,好大!從肩頭直到腰了?」上官婉兒咯咯笑著,雙手將那外衣扯緊了一些,臉上漾起滿足的笑容。她可是兩世為人,跟著劉銘華穿越而來,因此她比較能放得開。再一個上官婉兒現在非常享受她的少女身體,心理年齡都幾十歲的她,經常裝作少女對劉銘華撒嬌。

劉銘華對了上官婉兒笑道:「你啊,真的不像這個時代的小女孩,倒是想來自千年之後的……」

「千年以後的?銘華哥哥,我們能從數十年之後回到這個時期,那我們有沒有可能回到千年以後?不知道千年以後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啊!」上官婉兒說完看著夜空,一副非常嚮往的樣子。

「千年以後?說不定我真能帶你回去呢。」劉銘華說完開始沉思,上官婉兒也不說話,慢慢跟在劉銘華的身邊走。

此刻,林下月色,美人如花,好一番美景。

走了一會兒,上官婉兒抽了抽鼻子,然後偷偷將劉銘華的外衣挪到鼻間聞了聞,臉上頓時紅成了一片,芳心更是如同小鹿般亂撞,心道:「這是他的味道啊!這就是銘華哥哥的味道啊!」

劉銘華此刻回過神來,恰恰將上官婉兒這些細小的舉動收之於眼底,她差點就笑出聲來,心想怪不得人人都說女人是感情的動物。但凡遭遇感情,什麼樣的女人也會體現出她女性的本色來,不管是唐朝的女人,還是21世紀的女人。

「銘華哥哥,此生我都不想建功立業了,和你在一起過平凡生活很好啊。」上官婉兒突然道。

劉銘華聽完后靜了半晌,微然一笑打趣道:「平凡人的生活?你的命中注定是要干一番事業,我把你從以後的歷史中帶到這個歷史時期,本身就好像有點不符合天道。如果因為我又讓你的命運得到徹底的改變,我覺得這也不符合天道吧?畢竟按照你的能力不管在哪個時期,都是有大作為的,恐怕是我們無法左右的,這一點你應該清楚吧?」

「哎,歷史?天道?命運?有時候想起這些真的是很迷惑啊!為什麼會發生這些神奇的事情呢?現在回頭看以前歷史中的我真的是太傻了,忙來忙去到後來什麼結果?死後墳墓都要被那李隆基搗毀啊!」

上官婉兒說完,神情落寞。

劉銘華安慰道:「好了,這些不都是過去了?在這個歷史時期這一切都不會發生的。行了,不要像那些七老八十的隱士一樣想著躲避紅塵平淡一生,這不切實際,如果真讓你平淡,讓你嫁給一個沒有本領的男人碌碌無為一生你能幹?」

上官婉兒撇著嘴道:「只要是我喜歡的男子,哪怕他是個賣酒屠豬的我也嫁!哪怕他再窮我也跟他一輩子!再苦再窮,只要是我喜歡我就一定跟定他!那種趨炎附勢攀龍附鳳笨女人,真不知道她們是在嫁人,還是在嫁給一堆冷冰冰的黃白之物呢?簡直就是糟踐自己!」

「哈哈,好吧,你真是個超級奇葩!大唐竟然有這樣的女子?」劉銘華不禁大笑。

劉銘華說的這個什麼超級奇葩到底是什麼意思,上官婉兒好像有點明白,只不過沒有徹底明白。

「超級奇葩?什那是何意?」上官婉兒納悶道。

劉銘華壞笑道:「就是說你超級厲害超級牛超級另類超級變態的意思啊!」

「啊,銘華哥哥,你真壞,你這是拐彎抹角罵我呢!」上官婉兒嬌嗔道。只不過她現在非常享受這種氣氛。

劉銘華看到張牙舞爪的上官婉兒,笑道:「這麼可愛的妹妹,我怎麼可能會罵你?」

「我……我才不要做你的妹妹呢。」上官婉兒嘟囔一句,然後就挽著劉銘華的手。

劉銘華搖搖頭,就這樣被上官婉兒挽著手,在竹林的空地里來回走了三四圈。

上官婉兒現在心情大好!看起來,銘華也沒有說一定讓她做妹妹啊,她剛才在劉銘華面前直接說不做他妹妹,那言下之意就應該是做他女人啊。劉銘華肯定明白這個意思,但是劉銘華並沒有說什麼?不否認不拒絕,實際上就等於默認了。所以,上官婉兒現在沒有理由不開心。要知道,劉銘華帶她從以後的歷史中穿越過來時,劉銘華有沒有鄭重承諾她的身份,只是說會像哥哥一樣對她。

「銘華哥哥,我此刻好開心,此場景好似做夢一樣呢!在你身邊我覺得真溫暖,又心安,好像就是天崩地裂我也不怕!」

劉銘華笑道:「男人都是大壞蛋,大色-狼,你不怕?」 劉銘華微然笑了一笑,沒有說話。浪漫的花前月下確實是所有戀人追求的。只不過,男女之間要看緣分和感情,花前月下,並不是隨時都可以擁有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轉眼已是深夜。

裴淑暄此刻走了出來,對外面的小婉點了點頭,看到劉銘華和上官婉兒仍是相偎坐在那裡半點沒有起身的意思,裴淑暄就嘆息一聲道:「銘華,婉兒,外面有點冷吧?你們還是進來吧!可不能為了花前月下傷了身體啊。」

「啊,淑暄?你不是睡了么?」上官婉兒一驚,臉上滿面緋紅,有點害羞。

劉銘華笑道:「走吧,小心點,黑乎乎的,別又摔倒了。」

「哎喲……」話未落音,上官婉兒碰到一根竹子,一不小心又摔倒了!

劉銘華扶起了上官婉兒道:「小心點啊!呵呵,你可是答應我排練那個舞蹈,要是扭到腳可就沒有辦法跳舞了!」

「沒事,我可不會那麼笨,笨到扭到腳。對了哥哥,胡人舞姬那可是出了名的能歌善舞,你要排練什麼舞蹈來應對?」劉銘華的父親劉洎可是鴻臚寺的領導,等於後世的外交部部長。這一次幾個番邦的國家要和大唐切磋舞蹈?劉銘華知道之後就主動攔下了這個事情。參加這個舞蹈可以討好劉銘華的父親?這對也文華閣的美女來說可是一個大好的機會!因此小婉、上官璇、上官婉兒都要參加。武兒等人個頭太矮沒有辦法。

劉銘華笑道:「明天開始我教給你們動作,過幾天我帶你們去鴻臚寺舞台上現場排練。好了,趕快睡覺了。」

一個晚上,其實大家睡得並不是特別踏實。主要是一男兩女都在一個大的房間里,難免會想入非非。

第二天,劉銘華開始教幾個女孩子舞蹈和歌唱。

幾個美女都是非常聰明,劉銘華是一點就通啊。只不過劉銘華搞的都是後世的藝術,所以這讓習慣了唐朝思維的幾個美女還是適應了一段時間。

今天,劉銘華今天來鴻臚寺看小婉綵排。

現在綵排現場很多人,小婉還沒有出場,現場就嗡嗡地聲音不絕於耳,吵成一鍋粥,小婉畢竟是名動長安城的花魁,她登台獻藝,圍觀者怎麼可能不激動?今天是綵排是以小婉為主,那個神秘的舞蹈不用綵排,是直接登台的,為了就是保持神秘不能提前曝光。

綵排開始之後劉銘華一直站在後台與前台的交接處,邊欣賞著小婉激情的表演,邊凝神四周的情況。這個舞台是劉銘華設計的,因此很有現代感,所以,鴻臚寺的人幾乎是傾巢出動過來看熱鬧。

突然有卡嚓卡嚓,非常微弱的斷裂聲,但是劉銘華汗一下出來了,覺得這個不正常!劉銘華四處張望尋找著聲音的來源,可現場鑼鼓喧天太嘈雜,劉銘華無法斷定聲音方位,這讓他很著急。

小婉的表演讓忙碌了一天的工作人員心裡一陣安慰,都不由自主的停下手中最後零碎的活兒,靜靜的站著或坐著,看著台上仙子一樣舞動與歌唱的小婉,一天的疲勞也在這時得到了放鬆。

小婉現在衣著打扮非常前衛,這全是劉銘華的設計。看到劉銘華來看綵排,小婉更是使出了渾身解數。

突然台下觀看的人發出了驚呼聲,舞台上方一個承載了五個大型燈籠的木架,猛然傾斜,而下面正是跳舞唱歌的小婉,也許她太投入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頭頂上發生了什麼,因為這個年代的舞台最多只是搭一個平台,上方沒有什麼架子,因此小婉根本沒有意識到危險會來自頭頂。

不過,此刻台下的人發現了!不少人高聲呼喊和警告,還有些使勁揮舞著自己的手臂,但是舞台上樂隊聲音很大,小婉只能看見台下人的嘴在亂動,樣子有些激動,手在不斷的揮舞,她誤解為那些人是在為自己吶喊助威呢。

就在有人準備跑上去拉小婉離開的時候。

咔嚓……一聲巨響,木架子再也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塌落了下來!這時候小婉才感覺到不對勁,抬起頭來,只見巨大的木架砸向自己,事發突然讓小婉完全僵在了原地。

塌下來的架子讓所有想去幫忙的人,都停下了腳步,沒人願意搭上自己的性命,就在悲劇釀成的瞬間,一個黑影從後台沖了出來,直撲向台中央的小婉。

台下又是一陣驚呼,轟隆,木架子砸在了舞台的檯面上,沉靜片刻后,台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持續的卡嚓聲來自哪裡?剛才,劉銘華在不影響綵排的情況下到處找著,卻始終找不到準確的位置。不過,劉銘華的心裡很不安,感覺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

看了一眼舞台上的小婉,一切都很正常。這時,劉銘華突然發現台下面人的表情不大對勁,很多人都擔心的看著上方,並沒有看小婉的表演?

劉銘華慣性的隨著人們的目光抬頭望去–好傢夥,整個木架子都歪了過來?

小婉就這麼看著木架子無情的砸向自己,難道她傻了嗎?不是,她也想跑,但是地板上用一個釘子突出來掛住了她,牢牢扣住了她的鞋面,一時之間動不了了,脫鞋子完全來不急。她可不是像上官璇那樣的高手啊,一時之間就愣在那裡了。

就在小婉徹底絕望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極快向她撲了過來,抱住她的小蠻腰,奮力的撲了出去!劉銘華不但轉移走了小婉,還用腳踢開了那個伴舞的女歌姬。

抱著小婉撲出去的時候,劉銘華明顯感覺到她好象被什麼定在地面上似的?還好劉銘華力量夠大。

「轟隆!」木架幾乎是蹭到劉銘華的脊背落下!下一刻,小婉和那兩個伴舞女歌姬剛才呆的地方就被木架砸中了!只要晚了一秒,她們幾個人可就完蛋了!這一切,還是因為劉銘華的快速反應!

劉銘華抱著小婉腰橫飛了出去后,落地時他不忘轉身,讓自己先著地,讓小婉壓在他的身上。所以,這一下也夠劉銘華受了。

「小婉,你沒事吧?」仰面躺在地上,劉銘華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小婉關心的問道。還好,他剛才有那麼快的反應速度,要不然小婉可就和他陰陽相隔了。

「我……沒事!銘華,你真傻,這般拚命……」小婉壓在劉銘華身上愣了一下才說話。抵在劉銘華胸前的小手,緩緩爬上了劉銘華的脖子,腦袋枕在劉銘華的胸膛上,也不管下面那麼多人看著,不過現在沒人注意到這些,所有人幾乎都沉浸在剛才危險的一幕里。

周圍人上來了,有人問道,「你們無恙否?」

劉銘華笑道,「沒事。」心裡卻道,屁股痛。

裴淑暄這時推開人群沖了進來,蹲下要拉起小婉,嘴上還不停呼喊著,「婉兒,婉兒,有沒有受傷?這什麼破舞台?」

裴淑暄越說越氣憤,抬頭,對著人群中的一個搭建舞台的木匠罵道,「人要是有半點損傷,拿你腦袋!婉兒,我們走。」

小婉死死的抱著劉銘華,一句話也不說,劉銘華忍著屁股上的痛站了起來,小婉還是掛在劉銘華的脖子上,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裴淑暄拉了她一把,但是她沒有動。小婉小聲道:「淑暄,讓銘華抱我到後面吧,我腿發軟呢。」

小婉真是受到了驚嚇,可不管是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現在她只有在劉銘華的懷抱里才能感受到一種安全感。

裴淑暄看了劉銘華一眼,苦笑著對小婉說道,「你們二人如此這般……這可是大庭廣眾啊!」

如果說剛才劉銘華是為了救小婉還可以理解,但是現在小婉已經沒有危險了,劉銘華依然當著眾人肆無忌憚地抱著小婉,這就有點不妥。要知道,男女授受不親。

劉銘華苦笑著給裴淑暄一個眼色,意思就是現在小婉受到了驚嚇,只能是這樣了。至於男女有別,現在也顧不得了。

小婉小腦袋在劉銘華的胸脯上小小動了動道:「別人如何說我不管,我此刻渾身無力先靠靠。哦,淑暄,你就說我腳傷了,今日不綵排了。」鴻臚寺的劉銘華父親劉洎管轄,小婉也不想把此事弄大。

裴淑暄點點頭道:「好,我去和鴻臚寺之人言明。銘華,你先抱婉兒到後面查看一下是否受傷吧。」

劉銘華點了點頭,一把抱住小婉向後台走去。

身後又傳來裴淑暄犀呵斥聲,以及工作人員抬木架的聲音。劉銘華有點哭笑不得,這舞台設計是他的主意,非常巨大和震撼,只不過劉銘華沒有考慮到現在是唐朝,這個時代的木匠很難搭建好未來的舞台!所以,現在舞台的架子倒塌了劉銘華也只能自認倒霉啊。

劉銘華苦笑一下,然後將小婉抱進了後台。

劉銘華想仔細檢查她有沒有受傷,小婉卻依然死死抱住劉銘華不放,然後撒嬌道:「銘華,再讓依靠會。方才我可嚇死了!」

劉銘華無奈,只好彎著腰讓她抱。

小婉閉上眼睛享受了一下劉銘華的溫情,然後才道:「謝謝你銘華,這感覺真好!嗯,公子,今後你都會這般保護我可是?」

劉銘華溫聲道:「當然!保護你是天經地義的。好了,我先看看你的身體,沒有受傷吧?」

小婉這才離開劉銘華的懷抱,站起來轉了一圈道:「我?應該沒有吧?你看看,身體安然無恙!」

劉銘華上前仔細看了看小婉才放心道:「果然沒有問題。那我就放心了。」劉銘華說完,扭了扭腰,然後一陣呲牙咧嘴。

小婉看到劉銘華的表情,突然道:「啊,銘華,你怎麼了?哦,非常你抱我之時,是你先倒在舞台上?你是不是受傷了?」

劉銘華搖頭道:「受傷應該沒有。婉兒,你剛才太投入了,下面人的呼喊都沒有聽見?以後可不能這樣粗心大意了。」

小婉苦笑道:「我第一次在這樣的舞台上表演,有點恍惚呢。再說,舞台是你所設計,誰料到會突然倒塌?」

劉銘華只能訕笑一下,這事確實是一個意外啊。

小婉喝了口水,心情平靜了很多,抬起頭來后怕道:『銘華,你可是冒著生命來救我……你沒想過,那木架可能會砸到你嗎?」

劉銘華大義凜然道:「想到了,可是,我怎能眼睜睜看著你受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